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原来汉堡是这个味道啊!

  千原凛人在路上耽误了一点时间,赶回剧组本部时都超过四点了,一见了门便发现美千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她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长外套,戴着一个白色的贝蕾帽,长发扎了双马尾垂在脑后,还绑了铃铛头饰,看起来是精心打扮过的,很乖巧的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不声不响,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皮鞋。

  千原凛人和她打了个招呼,笑问道:“你妈妈呢?”

  美千子抬头见是她,连忙站起来鞠躬问候,然后才答道:“她说六点在大门外等我。”

  “这样啊!”千原凛人觉得南部良子挺识趣,没借机想在电视台里乱晃。他直接往他的地盘走去,同时招呼道:“跟我过来吧!”

  他在本部是有一块专属地盘的,由一块小屏风专门格出了一个角儿,算是代表创作组和工作组身份上的差别。他把美千子带了进去,指着一张小书桌说道:“这张给你用,平时你在这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打扰别人工作就好,要是有事我不在的话,就去找外面的文员,她们会帮助你的。”

  美千子又鞠了一躬:“谢谢师父。”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谢谢您肯帮我。”

  “没什么!”千原凛人笑了笑,自顾自去书桌前坐下了,把本子一摊就准备继续忙他的——帮忙归帮忙,自己的事不能耽误,这弟子放置着就行了,爱看漫画看漫画,想翻花绳翻花绳,就当放假好了。

  “那个,师父,这个请收下。”美千子把提着的纸袋子放到了桌上。

  “这是什么?”千原凛人笔头没停,分心两用,只是斜眼看了那袋子一眼,本来他以为这袋子是装着美千子的随身物品,现在看来不是。

  “是妈妈准备的和果子。”

  千原凛人扯过纸袋子看了一眼,发现是些粘糕、羊羹、铜锣烧之类的点心,用来配茶吃的,大概是他不收学费,南部良子觉得不好意思,就送点小礼物。

  他笑道:“放在这里,你平时吃吧!”

  他又不准备真教这“弟子”学什么东西,那就不好意思吃人家的点心——也许确实是年龄不到,节操值竟然还是很高,实在让人头疼。

  美千子站在他书桌前,摇了摇头:“我不能吃这个。”

  “不能吃?哦……”千原凛人恍然明白过来了,对要追求上镜完美效果的人来说,重油、重盐和糖都是身材杀手,确实不能吃。

  无论是动物油还是植物油,每克都会产生九千卡左右的热量,一但消耗不掉,就会变胖;盐则会让身体吸附太多的水份,还是会变胖,而糖更不会用说,那玩意只要是人吃就会胖。

  南部良子对女儿的期望很明确,就是成为明星,那日常肯定要进行身材、容貌管理的,免得女儿吃着吃着就吃残了,长大不好看,但这么对一个小孩子……

  他又忍不住心升同情了,问道:“那你平时吃什么?”

  “低盐营养餐。”美千子脑袋一低,留海又给大眼睛蒙上了一层浅浅阴影。

  营养师配的,不会影响身体正常发育,微量元素齐全,营养刚好足够,但绝不会产生一点脂肪,让体脂率维持在合理的低幅度不变。

  千原凛人不用尝就知道味道肯定不佳,不过也不奇怪,这也算是演员的必备条件了——好的女演员一天到晚吃低盐蔬菜沙拉,和兔子差不多,就像优秀运动员需要长期吃白水煮鸡胸肉和西兰花一样,都是成功的代价。

  他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迟疑着说道:“你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吗?或者你可以在点心里挑两样在这里吃。不用担心什么,我在这里说话还管点用的,没人会向你妈妈告密。”

  也许不太对,但让个小孩子偶尔过一下嘴瘾,这勉强也算是人性吧!反正让他十一二岁时天天吃没什么味道的营养餐,那是一定要造反的。

  美千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怨气稍减,但小脸上表情很犹豫,接着又低下头,小声道:“我来时看到路边有一家汉堡店,我从没吃过……”

  千原凛人懂了,拎起了纸袋子,笑道:“那我用汉堡换你的点心好了。”

  他直接起身离开了这个半开放式的小格间,四处扫了一眼,没找到忍者助理,只能叫了一声:“白木君?”

  白木桂马从会议室的角落里冒了出来,快步走了过来,满是期待地问道:“千原老师,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吗?”

  莫非终于可以让我辅助剧本创作了?

  千原凛人把纸袋子递给他:“这个过会儿你给大家分一下,就说是美千子第一次来,带给大家的伴手礼,然后你给这条路上那个……大胖汉堡吧,你查一下是不是这名,然后打个电话,订份汉堡套餐,让他们快点送过来。”

  “是,千原老师。”白木桂马有些失望,但服从指挥,任劳任怨,接过袋子就去办了。

  千原凛人转身又回了格子间,坐下继续写他的剧本,同时示意美千子别拘束,去她书桌那儿坐下就好——分心两用真的是神技,怎么也耽误不了正经工作。

  美千子很听话的去书桌后面坐下了,然后就开始低着盯着桌面发呆。

  千原凛人随口笑道:“做你想做的事就好,没关系的。”

  美千子迷茫的看了看他,摇头道:“我不知道做什么好,以前都是妈妈给我安排时间的。”

  她当时只是突发奇想,觉得千原凛人是在同情她,她可以借机给自己谋求一点自由时间,但现在真有自由时间了,她又搞不清该干什么好了。

  “这样啊,那你真名叫什么?”千原凛人随口问了一句,反正也不影响工作,那就顺嘴聊一下天。

  “南部千早。”

  “千早?所以才取了美千子当艺名吗?”

  “是的,妈妈给我取的。”

  “挺好听的名字。”千原凛人翻了一页纸,继续聊天:“今天演戏觉得辛苦吗?”

  “辛苦,又冷又累,而且还挨骂了。”

  “还是不想从事演艺事业?”

  “不想,但我反抗不了。”

  “不好好演,是会挨打吗?我记得你说过不想再挨打了。”

  “小时候会,现在只是偶尔了,通常是功课加倍,妈妈也会让我进壁橱反省。”

  “还是有点过分啊……”千原凛人停下了笔,想像一下自己十一二岁,被强迫干着不情愿的事,要怎么反抗。

  绝食?离家出走?和父母拧着来?

  这小丫头很早熟,知道现在造反八成没好果子吃,是正虚与委蛇,静待良机吧?这种要是走了偏激道路,不就真和《为倒立少女而弹的演鸣曲》中的吉野点儿一样了,在最成功的关头死给妈妈看?

  卖力的演奏,在成名前的那一刻,用死亡让她妈妈感受到最深刻的痛苦?

  就算这小丫头比较聪明,不会走上偏激道路,但这样下去,等这小丫头再大点,早晚会闹到法庭上去吧?

  她没说,也隐藏得很好,但其实她有点恨她妈妈吧?这有可能吗?

  也许该开导开导她,但村上那厚肩白骨精说得也有道理,在职场上,心软是个毛病,最好别多管闲事。

  那是劝还是不劝呢?

  他一个劲尬聊,美千子其实早就受不了了,不过她现在有求于千原凛人,摆不了黑化小脸,只能有问必答,现在见他闭了一会儿嘴好像又要说话,赶紧抢先说道:“师父,你不用管我,我这么呆着什么都不干就很好,您请工作吧!”

  千原凛人一时无语,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闷吗?不过她都这么说了,他也就真不管了,开始低头猛写。他之前试过同时写两份剧本,但可耻的失败了,分心两用不代表他左手也能顺利写字,还是一次只能写一份剧本。

  不过他也没打算练习一下左手书写能力,他准备再攒攒钱去买台电脑。他还是习惯用键盘打字的,用手写总觉得特别不舒服——回头还要学日语输入法,但那个该算磨刀不误砍柴功吧,毕竟电脑上无论是写还是改都很方便。

  他一边写剧本,一边扯过了一张报纸看了起来,算是别浪费了神技,瞄一眼报纸,写上两行字,看起来就像在抄报纸一样。

  这报纸是他让白木桂马给他准备的,他得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虽然主业肯定是在娱乐圈干了,毕竟正是电视娱乐业黄金十年期,在这里完成原始积累还是很划算的,但未来的互联网风潮也不能不关注,不然总不能把对大势的先知优势浪费了吧?

  哪怕暂时不能参与进去,也要先了解一下动态,免得事到临头了措手不及。

  他在那里忙,美千子在那里发呆,转眼过了十多分钟,白木桂马进来了,把汉堡可乐炸鸡块之类往桌上一放,说道:“千原老师,您订的餐到了。”

  千原凛人停下了笔,掏出了钱包,笑道:“麻烦你了,白木君,一共多少钱?”

  “一共980円。”白木桂马报了帐,然后犹豫了一下说道:“您不记到剧组帐上吗?”

  “还能记到剧组帐上?”千原凛人小吃了一惊。

  白木桂马点头:“您有茶水费的,千原老师。”剧组中只有创作组的几个人有,算是补助性质的,可以喝好一点的咖啡或是买点好茶叶,以示身份上的不同。

  原来还能公款小吃小喝一下,这不太好吧?千原凛人想了想,把钱包又装回去了,笑道:“那记帐吧,还有回头有时间了,把我的茶水费都买成巧克力。”

  他爱吃巧克力,那反正有钱不花白不花,干脆吃掉算了。

  白木桂马应了一声就走了,千原凛人把汉堡给美千子放到了桌上,然后找了个杯子把可乐倒出来一大半,这玩意就是纯糖水,比汉堡可猛多了——给这小丫头解解馋就行了,这真让她吃成个球,回头也没办法和她妈妈交待。

  他把丑话先说在了前面,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顶多偶尔这么吃一次,回去你自己想办法把热量消耗掉,别害我被你妈妈骂。”

  “是,师父!”美千子嘴上应着,小手颤抖着拿过了汉堡,剥掉了包装,顿时双层的牛肉汉堡出现在了眼前,透着一股浓浓的油脂香味。

  她眼睛猛然就亮了,赶紧抬手抹了抹小嘴,咽口水的声音特别响,紧接着狠狠一口咬了上去,挤得沙拉酱都沾到了嘴边,眼圈直接红了。

  原来汉堡是这种味道啊,看了那么久广告牌,终于吃到了!

第三十一章 原来汉堡是这个味道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