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倒霉孩子

  千原凛人的坚持很成功,画的饼也够大,成功把村上伊织和藤井有马绑上了战车——通往一番的战车,只要成功,立地成仙,白日飞升!

  藤井有马很不乐意的,倒不是说不想拿一番,那东西谁都想要,但片场这边归他负责,回头来一帮只会唱、跳、卖萌的偶像,他估计头得大三圈,只是制作人和编剧都同意了,他反对的余地并不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要是有效果,那他当然没话说,承认千原凛人确实有一套,以后只要这人再说话,他一定加倍认真对待,但要是没效果,偶像再进他的片场,他就直接一个窝心脚踢出去。

  在九十年代初,偶像不如演员的一根手指头,也就配在后街地下室里待着。

  村上伊织是坐言立行的性子,虽然她搞不清千原凛人为什么这么急,但他们利益是一致的,同伴想要积极进取,这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别发疯就行——千原凛人并不像疯子,理论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还是能自圆其说的,那就有尝试的价值。

  也许只是野心太大?但这仍然不是什么坏事!

  谁不想更成功呢?她还想成为第一个进入电视台编成委员会的女性呢!

  她一但坚定了信念,马上去试着联系偶像团体的经纪公司了,准备试探一下那边的反应,打听打听价格,拿千原凛人的理论去搞搞“双赢”,藤井有马则继续拍摄,为了保证质量,为了所谓的一番,要求更加严格了,一帮小演员被他骂得死去活来。

  你们要敢输给偶像,就把你们全吊死在摄影棚!

  千原凛人依旧不急不躁,坐在导演后面写剧本,虽然馊主意是他出的,但他早有准备,之前提交的多个剧本就很适合偶像团体,完全不用急——不用多好的演技,只要本色出演就能凑合着拍的那种,以校园风为主。

  一个团队是必须统一意见的,而且明确了大家要争取一番,能感觉出村上伊织和藤井有马的精神状态又不同了。

  之前他们有点放松了,现在重新斗志满满,一如当初,而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怕村上伊织又肿成小猪头。

  不过说真的,他挺喜欢领导一个团队的,可以为整个团队制定计划,确定目标,感觉超爽的,要不是制作人是制作局的精英组,非名校生不要,他当初就想办法直接当制作人了。

  他又在摄影棚混到了下午快四点,看了一天藤井有马的拍摄,听了藤井有马一天的怒吼——片场里千头万绪,导演就是核心,事事都和他相关,他没那个耐心也没那个时间细声细气和每个人说明,最快的办法就是吼着大家干!

  我自有打算,你听令行事就行了,少啰嗦,快干活,赶紧赶进度!

  在片场,导演的气场也很重要啊,要培养权威感。千原凛人把这一点记在心里,琢磨着自己的天赋“严肃注视”在片场能不能好用,然后就往本部去了。

  按计划,这两个小时,除了放置大弟子以外,他主要是用来看报纸搜寻信息,这个就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干了,不然一边写剧本一边看报纸,过于夸张,容易被定义成精神有问题。

  他想找找投资渠道,解决一下生活质量问题。这一过了年,交了95年上半年的房租,他领的30万円签字费集体阵亡,而12月的薪水还没到帐,他手头又没几个钱了。

  挖了这么久了,第一桶金还是没挖到,真是愁死人了,想投资都没本钱。

  他一边盘算着多久能攒够以钱生钱的钱,一边进了制作局所在的附楼,搭上了电梯,但电梯门刚要合拢,又被人用手挡开了,接着就进来了两个人。

  他也没在意,还是在低头想自己的事,但那人按了一下电梯按扭后,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你是村上剧组的那个……那个谁来着?”

  千原凛人抬头一看,发现真是冤家路窄,和他一起在电梯里的正是石井次郎和他的“前女友”近藤爱理。其实也不能说是冤家路窄,大家剧组本部都在这栋附楼里,这快一个月了才碰上一次,算是频率相当低了。

  他不喜欢这个人,更不想和“前女友”再有什么瓜葛,但他也不想给村上伊织惹麻烦,随口道:“我是千原。”

  石井次郎对他有点印象,态度倒不像对村上伊织那样苛刻——村上伊织是他的后辈,他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训两句的,千原凛人可不是,但他比千原凛人年纪大不少,自觉身份也高,说话也不怎么讲求礼数。

  他笑道:“对,千原,我对你有印象,上次你跟在村上后面吧?你就是她特意找来的那个编剧?我在制作人圈子里听人提过。”

  “是我。”千原凛人表情淡淡。

  他不想多事,但对这人也喜欢不起来,表现得很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差拿单身狗之瞪瞪他了——这里是职场,喜怒不露于颜色是基本要求,没必要恶声恶气——他本以为对话就到此为止了,算是路途偶遇说几句闲话,没想到石井次郎站在那里打量了他一会儿,突然满是兴趣地问道:“我说,千原,有没有兴趣四月来我这边?我下一季刚好需要一个分集编剧。”

  千原凛人无语了,你这连前戏都没有,就直接挖墙角吗?你脸这么大?他直接摇头道:“谢谢,我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不打算换。”

  别说本身就很烦这个人了,哪怕看在近藤爱理的面子上,打死他也不能去,更何况他现在主创干得好好的,怎么可能转回头去干个分集让别人蹭他的功劳——这人是脑袋有坑吧?乱挖墙脚?莫名其妙……

  石井次郎被拒绝了也不在意,表现得挺有风度,好像今天心情不错,压力不大,微笑道:“那真是可惜了,我看今天报纸上对你评价不错,感觉你可以更有前途的,想给你个机会试试,你不愿意就算了。”

  顿了顿,他又笑道:“你还年轻,来大剧组会成长得更快,将来成就会更高。等你在电视台时间长了就明白了,干编剧这一行,人脉很重要……这邀请长期有效,哪天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要去的楼层不高,说了几句话的工夫就到了,门一开他就直接往外走去,相当潇洒,一派春风得意,而近藤爱理很惊讶的看了千原凛人一眼,赶紧拎着小包包跟上——她真的搞不懂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家这“前男友”不但成了编剧,竟然还能被大制作人亲自邀请了。

  你有这本事你早说啊,咱们也不是一定要分手的!

  你送我的包包我还留着呢,那都是情谊啊!

  …………

  电梯门又关上了,千原凛人独自站在电梯里,暗骂了声晦气,不过也没怎么生气,和这种人生气都不值得。

  可惜现在《世奇》收视率没起来,自家腰板不够硬,不然话题拐一下,聊聊收视率高低,保证能呛死他。

  在电视台,收视率永远是根本,那除了沾一沾偶像的光,还有什么办法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收视率呢?

  他又低头考虑了起来,打算借先知优势,再动点歪脑筋。他是迫切需要一部成功作品的,还不能是一般的小成功,只有真正的大成功才能让他在这异国他乡站稳脚跟,能在这儿毫无人脉的圈子里腰板挺直。

  很快,电梯“叮”的一声响了,他的楼层到了。

  他一迈步走出了电梯,抬眼就看到了南部母女——美千子正低着头站在那里,南部良子正一脸怒容的低声训斥她。

  千原凛人很奇怪,直接往那边走去,南部良子耳力不错,也很警觉,听到电梯铃声后往这边看了一眼,瞬间脸上的怒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又变得和蔼可亲起来,远远就笑着鞠躬:“千原老师,您好。”

  千原凛人回礼,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美千子——他们已经很熟了,这小丫头已经在他面前懒得装乖巧人设了——他没提刚才的事,那毕竟是她们母女间的问题,谁知道在说什么私密事,搞不好男人一问很尴尬,便只是问道:“南部女士,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是想帮美千子请几天假。”南部良子先答了问题,但马上又殷勤道:“当然,还有恭喜千原老师的作品取得了很好的反响,我都在报纸上看到了,真的恭喜您了。”

  “谢谢。”千原凛人有点好奇报纸上说了什么了,但这个过会儿就能知道,不着急,道谢一声之后直接问道:“为什么要替美千子请假,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南部良子笑得更灿烂了,满是喜悦地说道:“是托了您的福,美千子在今天得到了两个试镜邀请,我想这几天让她好好准备一下,您看……”

  你女儿才十一二岁,一天只能摸两个小时的鱼,你还要剥夺掉吗?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爱玩的时候吧?

  但,这也无从反对,毕竟不是她的监护人,也不是她真正的师父,没办法对她未来前途负责任的,而且哪怕真的反对,他也找不到任何理由不让美千子去试镜——反对了,依南部良子一心想把女儿捧成明星的样儿,估计宁可让她以后都不来了,也非要她去试镜不可。

  唉,帮不了,帮不了,这倒霉孩子……

  他暗叹了口气,勉强微笑道:“那就暂时停几天,先好好准备试镜。”

  “真是太感谢您了。”南部良子连声道谢,然后向美千子吩咐道:“好好跟师父学习,我六点在门外等你。”

  美千子没吭声,只是点了点头,看来心情大坏。

  随后,南部良子很识趣的走了,千原凛人则带着他的大弟子回了他的地盘,直接道:“抱歉,帮不了你了。”

  “没关系,她就是这个样子的。”美千子没有卖惨的打算,说着话就自动去她的书桌那儿坐下了,盯着桌面开始看,同时轻声说道:“稀父,恭喜你作品取得了好成绩。”

  你这发音又变了啊!千原凛人怀疑她是故意的,不是偶尔的口齿不清,但没证据,只能谦虚了一句:“成绩还称不上好,只能算普普通通。”

  “您别客气了,都有人找到我妈妈那里去了,成绩能不好吗?”美千子怨气满满道:“而且报纸上都在夸你,你可以自己看。”

  得了,她现在心情极差,不惹她了——她明显不想去试镜,估计找理由反抗过却被她妈妈骂了,这会儿没哭没闹,已经算是相当成熟的表现了。

  就是有点惨!

  千原凛人去自己书桌那儿坐下了,开始翻看白木桂马给他准备好的报纸。

第三十八章 倒霉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