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近藤爱理决心很大,一路竟然追着千原凛人坐电车到了目黑区北桥町,似乎认定了他根本没什么事,就是在随口敷衍她,要一直追到他的公寓去死缠烂打。

  千原凛人也真的服了,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对这种女人你打不能打,骂她她不在乎,瞪又瞪不死她,真的没什么招!

  他不想把这女人带回公寓去,也没朋友能叫来临时顶一顶,正琢磨着该怎么办之际,突然看到便利店里有熟人——上次在料理店认识的那三个女高中生正坐在便利店的落地窗前喝奶茶!

  他步子顿时一顿,转头向近藤爱理说道:“我约的朋友已经到了,拜托你别跟过去打扰我们。”

  “你的朋友?”近藤爱理环顾四周,目光直接从二之前圣子三人的身上一掠而过,没发现什么特别显眼的人,狐疑道:“在哪里?”

  千原凛人指了指山神爱子等人,“就是她们。”

  “她们……还是学生吧?”近藤爱理不肯相信:“你和她们要谈什么事?”

  “谈什么事和你无关,近藤小姐!”千原凛人的忍耐也快到极限了,轻声道:“请不要再跟过来了,那样非常没礼貌。”

  说完,他转身就真往便利店而去了,而近藤爱理犹豫了一下,感觉不像是假的,双方至少是认识的,顿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要是千原凛人回家,那她跟回去死缠烂打没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些话有些事反而比在街上好说,能用的手段也更多,但千原凛人要真是约了朋友,自己再跟过去的话,不但什么事也谈不了,万一坏了千原凛人的事,怕还要引起他极大的不快!

  本来她就是来求人的,死缠烂打就是极限了,根本不敢惹得千原凛人发大火,此时此刻眼见他要走,赶紧一把拉住他,楚楚可怜道:“凛人,先别走,我其实是有件事想求你。”

  她样子可怜,但手上的劲倒是不小,差点把千原凛人的袖子撕下来,而千原凛人也真的无奈了,他是想尽量不动声色就处理掉这件事的,免得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对方脸皮太厚了,找尽借口都不行,好像不可能了,直接认真说道:“近藤小姐,你还没看明白吗?无论你有什么事,我都不想帮你——你也二十多岁的人了,这种事你非要别人说了才能懂吗?请适可而止吧!”

  ”为什么?你还在为以前的事生气吗?”近藤爱理也急了,眼圈又开始泛红:“你也替我考虑考虑啊,你那时那个样子了,你让我怎么办?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家里穷,爸妈又不管我,我只能靠自己,但我一个人在东京真的很难……我需要一个人依靠,真的是没办法的!那个,以前的事你就别生气了,再帮我一次吧,好不好?你就答应了吧!”

  她也不说什么事,打算像以前那样先拿到一个承诺,而千原凛人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近藤爱理在当女人方面,还是有点强的,她这种能摆低姿态,能软语相求的样儿,确实能满足大部分男性的虚荣心,再配上她颇带娇艳风情的漂亮面孔,柔弱的语气,也容易让一般男性心生保护欲和占有欲——这家伙总能找到当前环境里相对优秀的男性当男朋友,借助他们过上舒适的生活或是获得光明的前景,这也不是没原因的,确实有点本事。

  只是这和他有什么相关?

  这女人也许真的受过苦,想找个依靠,想轻松就获取一切,那就去找好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他完全可以理解,也管不了,但这不能构成他被利用的理由——你弱,你惨,我就该帮你吗?

  不,我会帮助那些有过善举的人,尽量让好人能得到好报!

  不,我会帮助那些我亏欠过的人,让自己能良心安宁的活!

  不,我会帮助那些自强不息的人,未来可以相互守望相助!

  我只是个表面好人,并不是圣母再世——帮助有困难的人确实是种传统美德,但永远别忘了农夫和蛇的故事。

  ……

  所以,他从本心里就完全不想帮助近藤爱理这种“物质女”,感觉这种人和“蛇”也差不了多少。这种人,你别指望她有什么节操,你帮完她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无数次,最后发生升米恩斗米仇的惨事也不是不可能……

  哪怕他是可以从这种帮助中获得好处也不想帮!现在同意帮助近藤爱理,他敢保证,哪怕条件是睡她,这女人连犹豫都不会有,马上就能跟他回公寓。

  他不想这样,因为他就是不喜欢近藤爱理这种人,这种人和他的理念、三观不合,也不想做这种交易,他有喜欢的人,有明确的恋爱结婚目标,哪怕现在不可能做到了,选个替代品也不会选这种货色。

  这种女人只可同富贵,不可共患难,绝非良配,就算再漂亮也不如一张草纸有价值——至少在他眼里是这样的,哪怕被某拳指责是一种精神变态,他也要这样。

  他不想再纠缠下去了,目光瞬间冷漠了下来,慢慢把她的手指从手臂上用力掰开,哪怕有可能引来麻烦也顾不得了,沉声道:“你缺人依靠就去找别人,别找我,事情也不用说,无论什么事我都不会帮你,你困难不是别人必须帮助你的理由。”

  近藤爱理听着这绝情的话,真的呆愣住了,真的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完全变了,除了脸以外,和以前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但她呆愣了几秒,发现千原凛人已经转头离开了,连忙又追了上去,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先让他先答应了再说了,赶紧哭着说道:“凛人,你别这样,我现在除了你真的没人能依靠了……石井他停了我的戏,明明不是我的错的,我已经尽力在演了,但他就是停了我的戏,当时导演和编剧都在为我说话,说已经这样了,不如坚持下去,别前功尽弃,但他坚持要改,和导演大吵了一架,而且还第一个就把我的戏停掉了,也不肯再给我安排新戏,我……我这两年多的努力怎么办?我人生中最好的两年啊!”

  “而且他还变了,现在脾气好坏,你看……”她拉开了领口,露出了青肿淤痕的一角,哭泣着说道:“他现在还打我,晚上经常疯了一样折磨我,他那个人本来就非常自私,现在又成了这样,我怎么办?本来我能当电台主播的,是他让我去演戏的,说一定可以红,现在又怪我,我只能来找你了!”

  她哭着说话,心情又急,有点语无伦次了,理由都没说顺,“你帮帮我吧,就算只看在以前的情份上也好啊!你的片子火了,你又是主创,你帮我量身打造一部短剧,要能出彩的那种,让大家看看我还是能演戏的,之前真不怪我!现在我都找不到剧组要我了,我的演艺事业快毁了,你就帮帮我吧,好不好?”

  “你为什么不说话,还是不行吗?对了,我们可以复合,对,我们可以复合的!以前是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我们回到过去怎么样?我和石井分手,我们重新在一起,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的,一样像以前那样伺候你,怎么都可以。”她哭得睫毛膏都花了,眼看千原凛人越走越快,伤心又愤怒地叫道:“我们之前是有过感情的,你全忘了吗?你说句话啊!”

  千原凛人步子终于停下了,转头漠然道:“近藤小姐,你弄错了一点,那不是感情,那只是一场交易,早已经钱货两讫——那是以前的‘我’和你的一场交易,你得到了想要的奢侈品,‘我’得到了一位女朋友,谁也不欠谁的,但那绝对谈不到感情。”

  他的耐心已经清零,连原主留下的那一点小小的面子也不管了,越说声音越冷,“你要被家暴了,该去找警察,不该来找我!你演艺事业不顺了,那就转型或是提升演技,用实力重新证明自己——你要能被村上和藤井看中得到试镜的机会,我不会故意阻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没那么无聊,但帮你量身打造一部剧,你想都别想了,我有自己的计划,你凭什么让我改变计划?”

  量身打造一部剧,凭的是什么呢?脸大吗?

  谁会用给自己的事业添麻烦为代价来帮助一个本身就品性靠不住的人?

  “你……”近藤爱理一时说不了话了,终于确定之前千原凛人不是在说虚话,对他卖惨没有两年前好用了,愣了片刻后,伤心道:“你为什么要这样狠心,这对你根本不是难事的,我都打听过了,你在剧组里说话很管用,只要你找制作人好好……”

  千原凛人打断她的话,直接问道:“你这是又要搞道德绑架了吗?对我不是难事我就得帮你?”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近藤爱理无言以对了,她和千原凛人谈感情谈悲伤,千原凛人却和她讲道理,这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千原凛人略等了几息,看她没话说了,又轻声说道:“近藤小姐,我们早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该明白这一点,所以请你回去吧,别把场面搞得太难看。当然,你可以因为我不想帮你就记恨我,将来也可以报复我,这些都没关系,只是我约了朋友,请不要再纠缠不休了,保留点最起码的自尊自爱吧!”

  这是最后的忠告了,他说完转身就进了便利店。

  该说的道理都说了,双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也没有利益冲突,他希望尽量成熟的处理这件事,能和平相处,真的尽力了,但这女人要再纠缠不休,他也绝非软弱可欺之辈,或许眼前是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但他能保证将来他在这圈子里有多大的影响力,这女人就会倒多大的霉。

  真是晦气,遇到这么一个不识数的麻烦精!

  

第四十九章 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