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摘桃子?想屁吃!

  千原凛人快步回到了《世奇》本部,也不顾几个女文员惊诧不安的目光,大步流星直接就钻进了屏风后面。

  白木桂马正在那里等着,见他来了马上站了起来,焦急道:“千原老师,我刚才听到有人说石井桑要接手咱们的剧组,而且还有人说村上小姐在编成委员会那边说了很多过激的话,编成委员会让她公开道歉,她拒绝了,搞不好不是停职那么简单,还要受到严厉处罚……”

  千原凛人一摆手,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细节无关紧要,对他说道:“白木君,帮我呼一下村上小姐,让她回电话。”

  “是,千原老师!”白木桂马愣了愣,赶紧就奔着本部的座机去了,虽然他内心依旧焦躁不安,但看到千原凛人似乎挺镇定,突然又安心了一些。

  千原凛人则径直去了他书桌那里开始翻,把所有带字的纸包括他日常使用过的大量速记本全翻了出来,好大一堆,顿时没敢烧,烧了非浓烟滚滚不可,回头给扣个准备纵火的帽子问题就大了去了——他找了几个抽屉把这些纸啊本子全放了进去,浇上水就开始揉!

  揉成纸浆,和烧了效果一样——他不敢带走的,这么大一堆要装一个大箱子,万一在大门口被扣下了怎么办?揉了一了百了!

  就是不谈个人原则,不谈同伴间守望相望的义务,他也不喜欢井石次郎那种人——抢别人节目?这真的犯忌讳的!

  而且《世界奇妙物语》是他和村上伊织的交易,一个不用说出口的交易,村上伊织帮助他进入这个半封闭的圈子,给他良好的待遇,他则回报一部热剧给村上伊织,助她在制作人这行崭露头角。

  当时他一无名气,二无经验,还是个肄业大学生的尴尬身份,是村上伊织有大魄力选择相信了他,选择了和他真诚合作,那保着村上伊织继续干,哪怕多拍个一季两季的都可以,他认了,因为他觉得这交易十分公平,但石井次郎是什么玩意儿?看到自己几个人把第一季干得红红火火就想来摘桃子?

  想屁吃!

  他不想和石井次郎这种人一起工作,哪怕之前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想,他信不过这种人,那村上伊织不能恢复制作人的职位,他留在《世奇》剧组本身就毫无意义了。

  三个月时间而已,损失得起,虽然挺心痛的,但计划出意外也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也不是全无收获,钱弄到了不少,也小有名气了,勉强也能接受!

  千原凛人面色严肃的在那里“揉纸浆团”,很快就把办公桌上弄得汁水淋漓,带污渍的纸浆横飞,和没翔的化粪池差不多,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成果直接毁于一旦。

  白木桂马跑进来后看了十分震惊,有点怀疑他精神失常了,嚅嗫道:“千原老师,村上小姐回电话了……那个,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怎么了?”

  千原凛人擦了擦手,然后拍了拍白木桂马的肩膀,微笑道:“白木君,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我要离职了,以后不会再过来,可能很难再相见,你自己多保重。”

  白木桂马呆了呆,有些不知所措,他打听了一肚子八卦却并没真正了解到这件事的真实情况,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跟在千原凛人身后走了几步才迟疑道:“那我该怎么做?”

  千原凛人微笑道:“这事和你无关,白木君,你什么也不用做。”他觉得没必要把助理也搅进来,说完了这句话他就拿起了电话,向那边关切地问道:“村上小姐,你在哪里?”

  “我在……千原,我被停职了,在哪里无关紧要了。”村上伊织的声音很黯淡无力,接着又勉强笑道:“抱歉,当时我心里很乱,没能及时通知你们,今早的会也没去参加……人事课大概会和你们谈谈,你们不要担心,这是正常流程,应付一下就可以了,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了。”

  千原凛人叹了口气,估计她不知道躲在哪里舔伤口呢,尽量也笑着回话,“仓田专务已经和我谈过了,我想见见你,你在哪里?”

  “那你现在见我更不合适了,高层会对你有意见,我当时办了一件蠢事……”

  “没什么不合适的,到底在哪里?”千原凛人也不想在东京放送TEB久留了,直接打断她的话追问。

  村上伊织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谢谢你了,千原,我在港区洋馆二町二道后巷的蓝点酒吧,你进了巷子就能看到指示牌——你真的没必要过来的,我自己可以。”

  “等我。”千原凛人回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最后打量了一下他这个初入圈子奋斗过的地方,穿上外套就走了——可惜电脑不能带走,回头还要自己再买一台,石井次郎你个王八蛋,本来我们好好的,你非要来搞破坏,社会上就是有你这种才显得格外混蛋!

  电脑里面没什么资料,留给石井那小子练打字好了,他也懒得折腾了,直接甩手走人,而白木桂马魂不守舍的跟在他后面。

  我的拜师愿望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千原凛人也没阻止他,相处三个月了,虽然经常找不到这家伙在哪里,但也算有份交情,对方想送送也是情理之中,但他刚到了大厅,石井次郎竟然从楼梯间里跑了出来,领带都歪了,见追上了千原凛人后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才勉强维持着风度放慢了步子,远远就笑道:“千原老师,请稍等!”

  千原凛人也没逃避什么,直接站定了脚步,等他走到了面前,不等他开口就先问道:“我请仓田专务转达的话,你收到了没有?”

  石井次郎收到了,他害怕出现在当时的场合会让千原等人觉得心里不舒服,被他们当成了“胜利者”在炫耀,表面屈服却怀恨在心,所以想等仓田安抚好了几个主要成员后才接手剧组,但没想到第一个就不顺利,反应十分过激,三句话没对上,钱不要了,奖不要了,节目也不要了,爬起身就走人了。

  他没接这个话茬,十分诚恳地问道:“千原老师,为什么要离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什么误会!”千原凛人表情很冷硬,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这也不是在办案,不用讲什么证据,是你干的瞎子都能看出来!

  这节目对石井次郎关系重大,他已经容不得第二次失败了,虽然被千原凛人这毛头小子呛得及不舒服,但还是忍辱负重道:“看样子千原老师确实是误会了,这只是制作局内部的人员调整,村上受到处罚是因为她……她指责编成委员会歧视女性,还针对了同为女性的高山典子理事,说了一些讽刺的话——她受到处罚完全和我无关!”

  “不是你先想抢她的节目,她能反应过激?”千原凛人一挥手,直接道:“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些,那还是省省力气吧!”

  石井次郎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笑道:“我并没有抢她的节目,我也只是接受编成委员会的命令而已。她的资历还浅,经验不够丰富,而且身为女性工作能力也有些问题,有很多事不方便,我听说她在上一季就犯过不少错误,错过了很多好机会,如果是我的话,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保证,我能做的比她好十倍……”

  千原凛人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问道:“收视率没出来前,你在哪里?是她在抗压,是她赌上了职业前途,是她在低声下气求这求那,是她一天向着各部门跑几十趟,连高跟鞋都不敢穿了!拍摄时预算不够,伙食不好,抱怨连天时你在哪里?是她一个一个细心安慰,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还绞尽了脑汁让大家能吃好,赔着笑脸一次一次去找便当店,说尽了好话!后期制作时间紧,她一夜不回家,在那里守着生怕人家插了队,白天还要装成没事人一样继续忙这忙那,脸都浮肿了,那时你又在哪里?!”

  “你这种只会抢夺别人劳动成果的废物,也配说比她好十倍?你给她提鞋都不配!”千原凛人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平时温和只是没触动到他的底线,这时越说越怒,最后接近破口大骂了,“我为什么离职?我就是不想和你这种人合作,你让我觉得恶心,而且你放心,这事还没完,咱们走着瞧!”

  骂完了街,出了口恶气,他转身就走,而他的声音很响亮,大厅里的人基本都听到了,不过没人凑过来看热闹,纷纷装没听到没看到,只敢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第一手热瓜,但这还是让石井次郎脸上青一片红一片,像还没蒸熟的大螃蟹。

  哪怕有再合理的理由,他摘桃子就是摘桃子,就是在抢别人的节目,而这很犯忌讳,所以他才想尽量低调平稳的入主剧组,结果遇到村上伊织不识数,不但没像以前一样隐忍退让,反而大吵大闹一场,弄得流言四起,现在这个主创编剧也不识数,还在继续大吵大闹,生怕这事别人不知道!

  他面子上挂不住了,他感觉自己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说声礼贤下士也不过份,顿时保持不了精英风度了,盯着千原凛人的背影恨声道:“真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玩意儿了,你也就一时运气好,没你我也能把节目做起来,下一季别忘了看,看看我怎么比你们更成功!”

  千原凛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懒得再说什么,冷笑了两声就走了——虽然以后不在这工作了,骂骂街无妨,但和这种烂人对骂起来,仍然有损格调!

  你这王八蛋做去吧,真当第二季好做,真当摘了个好桃子,等死吧你!

  他很潇洒的飘然而去了,只留下了个“化粪池”,原本还想和白木桂马好好道别的,但骂了街过于兴奋,不小心忘了,到了港区洋馆町才想起来,不过……晚了,白木桂马人早不见了。

  他准备以后要是能再见到,就好好道个歉,然后开始寻找蓝点酒吧,结果顺着指示牌下了一个防空洞或是下水道改的地下通道,左拐右拐顺着指示像走了一个迷宫,这才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脸,终于到了蓝点酒吧门前。

  你这还真是躲到洞里来舔伤口了,不就是被人,不对,不就是被个王八蛋暗算了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失败又不可怕,咱们哥儿俩重头来过呗!

  他在心里嘀咕着就推门进去了,这里相当狭窄,就一个吧台和吧台前的一溜儿座位,灯光也相当昏暗,估计偷着哭只要别出声别人也很难发现,而这时间基本没客人,就村上伊织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吧台的最头上——那里最阴暗,她本人身上更像是蒙着一层灰雾。

  千原凛人直接大踏步走了过去,而村上伊织从发呆中惊醒了过来,转头向他笑道:“千原,我真的没事,你不用专程来看我。”

  她笑得很难看,千原凛人径自在她身坐下了,真的无力吐槽——你有事,你又浮肿了!

第六十二章 摘桃子?想屁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