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猛了吗?

  千原凛人想着想着,酒意上涌便睡着了,等天色蒙蒙黑了才醒过来,隐约记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拼命想抓住什么东西但就是抓不住,痛苦非常,但至于是什么东西,他用力想了一会儿,还是没记起来。

  那种感觉有点像他刚被强制丢到这个世界时,毫无心理准备,突然没了熟悉的环境、师长、同学和朋友,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令人迷茫又慌乱……

  他坐在榻榻米上发了一阵呆,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半晌后哑然失笑,觉得是自己文青病犯了——多愁善感可不是好习惯,环境越恶劣,人就应该越坚强,越理智,越有敢拼命的狠劲,这样才可以寻求改善环境的机会,迎来更好的未来。

  他爬起身洗了把脸就奔着料理屋去了,直接要去找白马宁子。不谈以前,现在他未娶,她未嫁,他对她有好感,那去接触一下增进一下双方的了解,这总不能算错吧?

  很快他就赶到了这间不知名的街头小料理店,推开狭窄的门钻进去顿时就感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店里很热闹,有不少食客正在吃饭。

  他四处看了看,捡了一张离厨台较远的位子坐下了,目光直接落到了正当服务员的白马宁子身上,而白马宁子也很快注意到了他,抱着托盘快步过来打了个招呼,似乎对他印象不错,微笑道:“千原桑,要吃点什么?”

  千原凛人保持着一本正经的镇定姿态,笑问道:“有什么推荐吗?”

  “今天有牛肉丼。”白马宁子笑起来有点眯眯眼,给人很亲切的感觉,热情建议道:“要不要尝一尝,千原桑?”

  千原凛人对吃什么不关心,马上从善如流,连连点头:“好,那我就试试。”

  “请稍等。”白马宁子替他去给厨师下单了,然后又送来了麦茶和毛巾,又笑了笑便离开了,毕竟现在店里很忙,她也没办法一直停在一个地方说话。

  千原凛人也不在意,耐心等待着可以闲聊的机会,可惜不久之后是位中年妇人把牛肉丼送了过来,而千原凛人觉得这位应该就是白马宁子的阿姨,不由自主就加倍客气,可惜人家不认识他,算是白献了殷勤。

  他暂时没找到机会,同时也有点饿了,主要是中午那河豚吃得担惊受怕的,根本也没敢放开肚子吃,于是就低下头开吃,准备等吃饱了再找机会。

  牛肉丼其实就是牛肉盖浇饭,丼字读dǎn,通井字,原本是华夏的一个姓氏,传到曰本后,曰本人抄也不肯好好抄,看看这字像便当便直接挪到料理上用了——井是便当盒,里面那个点是铺在上面的食材,类似的还有猪肉丼、烧虾丼之类,算是料理屋里的常见定食。

  不过味道不错,牛肉煎煮得嫩嫩的透着咸香,配有快火煎过的香甜洋葱圈,淋上浓郁酱汁的米饭,还附赠有味增汤和七味粉,竟然意外合了千原凛人的口味。

  这是不是某种心有灵犀?

  他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白马宁子的动向,虽然越看她越顺眼,但眼神反而越加冷静了,就像扑向猎物前的猎手,不过吃着吃着,突然发现原来看好白马宁子的不只自己一个,这料理屋里明显有一个年青的熟客也有歹心。

  他突然有种自己喜欢的事物被人觊觎的焦躁感,感觉自己是得早点追求白马宁子了,不然被人抢先了就大大不妙。他顿时加倍认真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位疑似竞争对手的家伙,又观察了一下白马宁子的反应,判断她对这个人是什么态度,而看了一会儿,渐渐放下了心。

  白马宁子对这个人态度很客套,礼貌中带着疏离,敷衍了几句话就转进了后楼道,直接人都消失了,结果别说那位有歹心的家伙了,他这个有歹心的家伙吃完了饭磨蹭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白马宁子出来……

  这顿饭基本是白吃了,不过他也不灰心,这世界上只要是美好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轻易到手,必然是要经过反复努力,甚至经过激烈争抢才能到手的,像白马宁子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能没人喜欢,自己只要想个办法把别人全淘汰出局就可以了——他是从来不怕竞争的,反而享受竞争的乐趣,顿时动力更足了。

  他直接又回了公寓,坐到了书桌前就开始列计划——如果我要追求白马宁子,就当在这个世界展开一段新恋情的话,我该如何接近她?

  他虽然有过一段初恋,但那更像一种朦胧青涩感情,还没往实质转化他就被雷劈到这个世界来了,所以他其实算是母胎SOLO出身,恋爱经验基本为0,这一涉及到具体操作,第一个问题就把他难住了。

  以后日常就不吃泡面了,下了班就去那家无名小料理屋解决伙食问题,但这样大概只能变成熟客吧,再进一步怎么接近她呢?

  还有,自己也不了解她的过往,日常也很难和她说得上话,难道要隔一天旷半天工在家里等她来打扫卫生?那样她就是傻子也该明白过来了,会不会直接被吓跑了?

  自己得找人来帮忙,让人帮自己搭个桥牵个线,那找谁帮忙好呢?

  他在纸上慢慢写上了山神爱子的名字,直接画了个圈,感觉这未来的小姨子可以利用一下,顺便又在后面写下了二之前圣子和西野雾纱的名字,感觉这两个小姑娘整天和自己小姨子在一起,应该也和白马宁子也相熟,至少能替自己说点好话。

  然后问题就变成了怎么诱惑这三个家伙帮忙,而且里面还有一个爱说谎的,得防着她点别被坑了。

  他花了大半个晚上,在公寓里又揪头发又转圈,准备展开自己的恋爱大计,和对待工作一样认真——做什么事都应该认真的,哪怕恋爱也是,这没什么毛病。

  等草拟了计划后,他突然感觉心情极度振奋,气息极度舒畅,像是突然在这陌生的世界更稳固了,如同浮舟有了锚点,除了在工作上追求事业的成功,生活上也有了明确的好目标,真是可喜可贺。

  他心满意足的就睡了,第二天早早醒来,心情极好的赶去了关东联合电视台,先和村上伊织开完了碰头会,让她把正协助拍摄《人间观察》的吉崎真吾交出来,准备让吉崎帮着做一下镜头台本。

  现在已经是五月中旬,那如果要拍好《半泽直树》这种大制作,起码也要提前大半个月开拍,也就是最迟六月初就要把镜头台本准备好两集以上,同时也要完成初步的选角工作,把演员档期协调好,制作好拍摄计划。

  而且他做为剧组的总负责人,他还想试着自己掌掌镜拍一拍。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原世界的《半泽直树》起码是三个导演拍的,多了可能算是四个——这种大制作都是多集一起开工或是一集同时多场景开工,以一边为主,多边为辅,所以他也想顺便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总负责的同时也当一下分场执行导演,毕竟这种机会不是平平常常就能遇到的。

  总之,事情还是很多的,时间也没宽裕到可以慢慢干的地步,放了一天假后需要更加忙碌了,而且晚上还要去料理屋吃饭,要做到工作生活两不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他直接把吉崎真吾揪了过来,让他开始读剧本,自己则直接动工开始画《半泽直树》第一集的镜头台本——剧本很重要,台本算是二次创作同样很重要。

  多边开工,为了保持整体风格统一,叙事节奏一致,别把一部电视剧拍得支离破碎让观众看晕了蛋,那一众导演就要都按照统一的台本进行拍摄,可不能谁灵机一动就胡干一气,毕竟电视制作行业并不是在搞艺术,反而更要求团队协作性和集体一致性。

  当然,要是有了突发灵感,导演团队也可以聚在一起商量着修改台本,这种情况拍摄时也是经常发生的,只是不准单独行动而已,并不是让导演们丧失了主观能动性。

  吉崎真吾先读了文学性剧本,又仔细看了场景剧本,坐在白木桂马的书桌前感叹道:“千原,你确实有点厉害,这故事真不错。”

  他算是在拍千原凛人的马屁,但也有三分真心实意,看完了剧本后心里确实感慨颇多——高压力的职场,不争就败,不逆袭就被人永远踩在脚下,这真是太真实了,而更重要的是,主角的人设很吸引人,三观非常正的同时又很有草根英雄的色彩,感觉不输给好莱坞商业大片的主角。

  他感叹完了,马上又顺嘴泼冷水:“就是这主角必须要出彩,能演出那股子味道,这种演员可不好找。”

  千原凛人抬头笑道:“村上小姐已经去做演员初选了,等名单出来,我会一个一个去看,直到找到合适的为止,这个吉崎君不要担心,要是看完了剧本,马上开始工作吧!”

  他叫吉崎真吾来,只是需要他这种有经验的导演帮着把把关,毕竟他也不是照抄的原著,而是根据当前年代做了一定的修改,那再做分镜头台本就不可能完全照抄原版,有些地方可能会有变化,极有可能出现一些小BUG,所以还是需要有个人帮着他仔细审一下和补充一下的。

  “好,没想到我吉崎也有参与大制作的一天,这真是没想到!”吉崎真吾很看好这剧本,而且这又是高投资的大制作,顿时兴趣极浓,马上趴到桌上开始研究千原凛人参考着原版《半泽直树》绘好的第一版分镜台本,并且根据他的想法进行补充和备注建议。

  不过他看了几页,帮着在重要部分上了一点色后,感觉又不太对了——现在这年轻人这么猛了吗?这分镜好老辣成熟啊!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天才这种怪物!

第八十八章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猛了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