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 “咚”的一声

  试试就试试!

  千原凛人也没多在乎傻鸟系统里的那点钱,加上也确实急了,直接就投入10000元把【发现特殊人才一名】给买了,然后得到了一条信息——21:09,东京都足立区,山谷寿町园桥头,安田慎太郎。

  而看完了这条信息,千原凛人就觉得一阵心脏疼——港区在东京都南头,足立区在东京都北头,这天都快黑了要穿过整个东京吗?而且足立区的山谷地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是东京的贫民窟!

  聚集在那里的人,一般都是些失业、无家可归、自我放逐或是刑满释放被社会遗弃的底层民众,而且不良少年也喜欢往那里凑,治安相对较差,大晚上的去那里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不过,还是得去!

  他叹着气和吉崎、白木打了声招呼,让他们接着忙,自己穿上外套就走了,而刚离开电视台不远就看到近卫瞳骑着自行车迎面而来,大概被派出去办什么事才回来——她最近一直跟着村上伊织,在受社会锤炼的同时也算是有了个榜样,整个人看起来精明点儿了,少了许多那种刚到东京时的土里土气,傻头傻脑。

  近卫瞳遇到他很高兴,双手离把挥舞着老远就打招呼:“千原老师,你要去哪里?”

  她叫着骑车就冲到了千原凛人身前,差点玩了个倒栽葱,而千原凛人无语的看了她一会儿,笑道:“去办点事。”

  “远吗?”近卫瞳一调车头,乐道:“要不要我送您过去?”

  千原凛人也没瞒她,笑道:“挺远的,我要去山谷一趟,得搭电车,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去山谷?”近卫瞳是外地人,没听过那地方,感觉用不上她,又把车头调了回来,乐道:“那您慢点,我回电视台了。”

  她骑上车子就走了,千原凛人也没在意,继续往车站走,这比搭出租车要快的,马上东京就要到了每天堵车环节了,真给堵到半路上,能给人憋尿了裤子。

  但他刚下了地下通道,近卫瞳又追了上来,将一个传呼机递给他,喘着大气说道:“千原老师,村上小姐让你带上这个。”

  近卫瞳不知道山谷地区是什么样子,村上伊织做为本地土著肯定是知道的,虽然那里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只是治安比别的区差了许多,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准备和千原凛人保持联系,至少能隔一段时间问问他怎么样了。

  千原凛人没拒绝,把传呼机接过来直接放到了兜里,觉得自己有必要买部移动电话了,而近卫瞳又说道:“村上小姐还说,要是您不是打算去办什么私事的话,让我跟着您……她说去那里,两个人比一个人强,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千原凛人想了想也是,那里没什么常发的恶性犯罪,毕竟是一国首都,警察还是够的,治安相对较差也不至差到那种地步,就是小偷小摸、打架斗殴比较多,那带上近卫瞳一个小姑娘也可以,两个人作伴怎么也比一个人安全,至少一起叫救命声音会响亮点,而且目前只有一个姓名和地点,万一需要四处寻找,两个人也比一个人强。

  他笑道:“行,那就走吧!”

  他带上近卫瞳就乘上了电车,要进东京内圈再转乘去北边。等两个人上车坐好了,他关心地问道:“阿瞳,最近你怎么样?”

  他最近忙,没顾上多管近卫瞳,而近卫瞳其实过得挺不错的,她算是从小渔村进大都市彻底站稳脚跟了,有稳定的工作还有前途可期,反正挺好的。

  她直接乐道:“很好啊,千原老师,全是托了您的福,我现在在剧组里工作,还客串过两次素材拍摄。收入也挺好的,工资高而且加班费也多,我都准备攒攒钱换个地方住了,住在麻将馆的阁楼上天天吵到睡不着。”

  “那你现在还想当演员吗?”千原凛人是真有点关心这傻姑娘的,同时也算是路途闲聊,又问道:“其实一直做做幕后工作也很好,比演员要轻松多了。”

  “想,这是我一生的梦想,我还是想当演员!”近卫瞳没有被安逸的生活消磨掉进取心,还在努力中,乐呵呵道:“我最近在研究表现派、体验派和方法派,千原老师指点我一下,你觉得我走哪条道路比较合适?”

  她说的是表演艺术中的两个主流流派——表现派和体验派,而方法派算是体验派的一个延伸支派。

  表现派的代表人物,大概周星驰能算一个,那种是在理解角色灵魂的基础上,通过道具、特定的表情、标签式的动作语句等外在形式表现诠释角色;

  而体验派的代表人物,比如像是《黑暗骑士》中小丑的扮演者希斯莱杰就是,这种演员必须让自己变成角色,彻底融入进去,思角色所思,想角色所想,不过这种流派有人格分裂、患抑郁症之类的危险,用的人很少。

  至于方法派嘛,则很像体验派,但不怎么要求融入角色中,只要表达出和角色类似的情感就可以了,比如表现失恋时的悲痛,可以代入自己幼年时的狗狗死了,同样也是悲痛,那拍出来的效果差不多。

  千原凛人对追求上进倒是从来不反对,真替近卫瞳好好想了想,建议道:“我觉得你往表现派靠拢比较好,但也不用过多强求,绝大多数演员都是演得多了,自然而然就有了自己的表演风格。你只需要平时多注意观察生活,多模仿各类人的特点,初期这样就可以了。”

  “多模仿各类人的特点吗?”

  “是的,比如你要演一个出租车司机,只要你说话的语气语调、走路姿态、表情、工作习惯、肢体小动作等等细节全都模仿像了,那你自然就是个出租车司机了,观众也会认可,也就自然而然有了所谓的演技。”

  “千原老师说得有道理啊……”近卫瞳若有所思,轻声道:“那我平时也要锻炼演技,就先从模仿开始!”

  千原凛人感到很满意,笑道:“没错,演技这东西本来就是要日常积累的。”

  “那就一个月模仿一种人,先从哪种人开始好呢?”近卫瞳彻底陷入了沉思,“先从正面角色开始怎么样?”

  千原凛人无语了一会儿,伸手就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笑骂道:“正经点,你都工作了,也不小了,别说不上三句话就不着调了!”

  近卫瞳被打得脖子一缩,委屈道:“我是认真的啊,千原老师,我真的想有演技,想能有一天被大家夸我演得好,是个好演员,让家乡的人都用仰慕的眼光看着我,再也不敢笑话我了!”

  “那你加油吧,不过平时少作怪,职场可不是玩耍的地方,小心惹到别人生气。”千原凛人笑道:“要是再闯祸被人踢走了,我可不会为你说话了。”

  “是,我知道了。”

  他们就这么一路说说笑笑到了足立区的山谷地区,而近卫瞳能算是个小开心果,哪怕她本意并不想当这个开心果,但她仍然挺有喜感的,千原凛人和她闲扯了一路,这两天的焦躁感竟然很神奇的没了。

  改天再请她吃顿饭,喝一杯吧,这海女用解压倒是真好用,一派天真欢乐,好像从来没什么愁事……

  对着近卫瞳,千原凛人都感觉自己有点老了——这海女是在享受追求目标的快乐,而他只想把目标攥到手里,享受得到的那种满足感。

  算是两种人吧,但他有点羡慕近卫瞳。

  …………

  等他们下了车,这会儿天色已经全黑了,然后沿着路标一路找到了寿町园,而这里是个公园……算是公园吧,但里面满是流浪汉,还布满了用硬纸板、塑料布、塑料袋胡乱搭起来的帐篷,零零散散一大片,同时树木也残了,枝叶也败了,简直像是突然从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到了某个非洲战乱地区。

  自从92年初泡沫经济破裂后,像是建筑、采掘、运输、炼钢之类原本能提供大量短工、零工的行业一起跨台,造成了不少人想打零工苟活都很难,而这些人渐渐就无家可归了,不想离开东京的,都被有意或是无意间的集中到了足立区的山谷地区。

  这些人原本是应该享受一定社会救济的,按法律规定他们可以有每月八到十万円的社会救助金,原来不用这么惨,但曰本政府又很神奇的规定了必须有固定住址才可以领救济金……结果就造成了法律规定有,但这些人实际领不到的情况。

  这该算是泡沫破裂时代的一景了,官僚体系和政客们搞出来的奇葩事。

  千原凛人和近卫瞳小心翼翼在公园里寻找具体地点,而这些流浪汉都很麻木的望着他们,没有乞讨也没有攻击的意思,仿佛只是肉T在,灵魂早已经消亡,如同行尸走肉。

  一路看下来,对这种情况该怎么说呢?

  千原凛人什么也说不了,他管不了这种事,甚至连发发善心都不敢,只是找了几个还算体面整洁的问了问路,很快便找到了寿町园桥,而且站到了桥头路灯下。

  这里已经很偏了,桥下是流经公园侧面的一条河,名字倒挺吉利,叫寿河,而千原凛人四处看了看,没什么特别显眼的人,又看了看表,20点45分。

  近卫瞳面色很严肃,东京在她眼里一直是个华丽又壮观的超级大城市,对她来说就像座梦幻之都,没想到还有这么阴暗的一面,简直可以说是触目惊心了——她感觉这里的人生活的还不如他们那个穷困小渔村呢,至少那里他们自给自足,生活快乐,不用躺着等死。

  她感觉长见识了,默默无语的陪着千原凛人在昏暗的路灯下站了好长一会儿才问道:“千原老师,我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等人。”

  “等谁?”

  “一个叫安田慎太郎的人。”

  “他是什么人?”

  千原凛人沉默了一会儿,没答,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个安田是什么样的人,又看了看表,21:09了,便转头四处找着——这也到时间了,不是那个傻鸟系统有毛病吧,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他一直觉得那系统基本纯废物,根本信不过它,这只是希望能有奇迹出现决定一试,但他还没有腹诽完,就看到对面桥头冒出来一个黑影。

  那边路灯坏了,千原凛人刚要提声问一下对方姓什么,但见那个人仰头拿着个瓶子猛灌了两口,翻身就跳河里去了。

  干脆至极,“咚”的一声,水花冲天!

  千原凛人原本手都抬起来了,话都到嘴边了,现在直接无语了——你跳河没什么,先让我仔细看一眼啊!

第九十二章 “咚”的一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