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拜师求艺

  十里洋场,纸醉金迷,上沪是民国时期中国最繁华的城市。

  如果说杭城是一个素净少女,那么上沪滩就是那妖娆的少妇,总是让人流连忘返。

  经过三天的舟车劳顿,王学斌来到了这座城市,换上西装,拦了一辆黄包车,找到一个不错的酒店入了住。

  站在房间窗户边,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发着呆,一会想着水生叔和王婶,一会想着21世纪的生活。

  不一会,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转身打开门,接过服务员手里的一沓报纸,笑着道了声谢,并取出一块大洋递给他:“多出来的是小费。”

  看着服务员感恩戴德的走了,他自嘲的笑了笑,关上房门开始查阅报纸。

  他给小费并不是习惯或是炫耀,而是单纯不想拿零钱,大洋作为基础货币单位,他向来是花多少取多少,除了水生叔的私房钱,其他的钱搁在身上嫌累赘。

  他坐在沙发上打开报纸一份份的查阅,终于在一份报纸上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孙禄堂登报收徒,报纸上的招徒条件有三:

  1、本人酷爱武术,三年之内不准备从事其他事业者。

  2、念过书,有文化。

  3、面试合格。

  看到这条消息,他将别的报纸推开一边,把这张报纸展开铺在桌子上,看了看登报日期,是昨天的报纸,便放下心来。

  这个时期是国术的黄金时期。

  就在前年,也就是1929年,他还去看过江浙国术大会,当时他也曾想拜师学艺,但是人家说他体形太胖,练不得武,索性他当时也没报太大期望,只是碰碰运气罢了。

  他在决定穿越这部电影的时候查过民国武术名家的生平。

  在无数的国术大家里,孙禄堂绝对算得上是一颗璀璨的明星

  孙禄堂,名福全,字禄堂,晚号涵斋,别号活猴,孙式太极拳暨孙门武学创始人。在近代武林中素有武圣,武神,万能手,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之称。

  而孙禄堂是唯一一个曾登报收徒的人,使他印象颇深。

  而王学斌这次来到上沪目的,就是看能不能学到一些能耐,来到国术电影的世界要是不学点国术,总跟出门旅游没拍照片一样。

  看到这则声明,他的心放宽下来,这毕竟不是他原本的世界,搜集的资料管不管用还两说。

  地址抄好后,将报纸这一页折起来装了起来,换了件衣服后,出门拦车到了理发馆,理了一个精神的发型,刮了刮脸,一切收拾好后,在茶叶店买了一提陈年普洱,回到酒店,为明天的面试做准备。

  ......

  第二天一早,梳洗完毕的王学斌换上长衫,赶到了报纸上登的地址,来到这里,看到前方有二三十人围在那里,上前一问,都是来面试的,便在人群后面等待了起来。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小院里出来一个身穿长袍马褂的大爷,看了看排队的众人,挥了挥手,把大家都让进院子里。

  进了院子,王学斌四处打量。

  院子里靠墙角有一排武器架,和几个石锁,武器架上只摆着几杆长枪,长枪有两人来高,没有枪头。石锁凭借他的经验判断,小的有二十来斤,大的得四十来斤。

  院子前方有一架方桌和一把太师椅,桌子旁边站着一个身量不高,但很精神老人,看年纪应该就是福全公。

  孙禄堂此时也正在打量这些人,忽然似乎感到有人在打量自己,扭头顺着视线来源望去,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看了看没发觉异样,便开口说道。

  “老夫孙福全,此次登报实乃不得已为之。

  老夫一生身兼太极、形意、八卦三家之长,却未能替祖师传道,在传弟子要么难通三家真意,要么英年早丧。

  此次登报实为寻一天赋慧达者,能够尽受老夫技艺。

  所以老夫在此立下了这些规定,诸位若是不能遵守,还是早些回去吧!

  倘若有一心向武,三年之内不事他职,且进过学、读过书的,可进得内堂,与老夫详谈。”

  说完不顾人群的嘈杂的议论声,径直走进内堂。

  王学斌看着周围的人,有的在抱怨条件太严,有的在畅想未来的学武生涯,还有的嘴里默默念叨着,仿佛在组织语言。

  他看周围没人先进去,就提着茶叶率先走了进去,在进门的过程中,他能感到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有的人在看他,有的人在看他提的茶叶。

  孙禄堂坐在内堂喝茶,见有人进来,放下茶碗,伸手示意王学斌坐下。

  王学斌见状抱拳尊了一声福全公,将茶叶放在桌上,坐在下首位置。

  孙禄堂打量了一下王学斌的样貌,见他五官端正,目光清亮有神而不斜,满意的问道:“小伙子是哪里人啊?”

  王学斌拱手回到:“晚辈王学斌,原是洛河人,因兵灾逃到杭城,在杭城几年算是攒下一份家业,因前年目睹国术大会盛况,念念不忘,恰逢此次前辈登报收徒,便慕名前来,想要求得真传。”

  孙禄堂听闻,点了点头问道:“你家中父母可同意你学武么?”

  “晚辈父母已不在此世了。”

  孙禄堂闻言转移话题道:

  “有道是炼武三年桩,你这三年可能保证一心练武?”

  “晚辈这些年也算是有些余财,三年时间还是不打紧的。”

  孙禄堂闻言摆了摆手:“唉~拜了师这三年不需你的花销,关键是能否专心。”

  说着站起身来说道:“来,你站起身来,双臂平举。”

  孙禄堂走上前去双手从他的头顶、颈椎、双臂、肋骨一节一节的捋下去,最后还掐了掐他的脚掌。

  孙禄堂站起身来见他好奇,便解释道:“头顶不正者,大龙不顺者,双臂不等者,肋骨不全者,双脚不稳者均练不得武。”

  解释完问道:“你在这里可有住处?”

  王学斌回道:“晚辈现在客居旅馆,还无定所。”

  孙禄堂听见这话说道:“你去收拾东西吧,先在后院住,过了这两天,我给你开拳,至于拜师,等到了北平再办不迟。”

  王学斌闻言喜形于色,回道:“是师傅!”

  然后躬身一揖准备回去收拾行李。

  “等等!”

  孙禄堂叫住他说道:“把桌上的物件带回去,等你正式拜师的时候再送不迟。”

  王学斌也不反驳,回身说道:“是,师傅!”

  见孙禄堂没再说什么,便提起茶叶反身走出内堂。

  孙禄堂见他走了,也是面露笑意。

  回身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碗来喝了一口,满意的笑了笑。

  这次登报收徒他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权当一试罢了,实在是没想到找到一个素质这么好的苗子。

  看他言谈举止,是念过书的人,而且高大健壮,手上有老茧,不像是懒惰的人,呼吸深沉,但是没有明显的频率,是没有练过气功的,条件这么好的人在这个年代着实不多见。

  他一边喝茶,一边琢磨着怎么调教这个苗子,让他成才。

  正想着,见门外又走进一人,随即放下茶碗笑眯眯的问道:“小伙子是哪里人啊?”

  ......

  王学斌出得门来,门外的一群人看到他进门刚一刻钟就出来,而且手提着东西也没送出去。

  一些人故意用王学斌能听得见的声音酸道:

  “切我说对了吧,孙老前辈是何等人物,哪里会看得上他这种市侩人物,要我说还是得靠真本事。”

  王学斌听到这话笑了笑,没说什么。

  这世界上总会有人不经你同意便把你当做竞争对手,他们从不去考虑你失败了他会得到什么好处,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你过得比他好罢了。

第七章 拜师求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