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马步

  马步是所有传统学的基础,马步不仅是为了锻炼腿部力量,更重要的是为了让人养成脚下有根的肌肉记忆。

  不要小看脚下有根这短短四个字,它是所有传统武术的根基。

  所有传统武术的格斗假想对象都不是一个人。

  没错,所有传统武术的对格斗环境的预设都是以一个人对敌多个人。

  在这里他与现代格斗思想是有区别的,传统武术不考虑公平,因为它不奢望敌人对自己公平,所以它们也不会对敌人公平。

  这就造就了传统武术的观念——倒地即死亡。

  除了地躺拳等极少数的拳法,所有拳种在倒地时第一选择就是鲤鱼打挺,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不考虑地面技的使用。

  所以马步便成了所有传统武术的基础。

  马步又分为高位马、中位马和低位马。

  高位马是为了体会大松大软的感觉,在对敌中所学的一切招式都是随意而发,没时间思考,只靠条件反射,但是人在肌肉紧绷的时候条件反射速度会变慢,所以才有高位马这种练习方式。

  中位马通常是格斗中最容易发力姿势,高位马脚下借不到多少力,而低位马发力速度太慢,因此中位马不是人们练习马步的最佳选择,但却是最常用的马步。

  低位马又叫四平大马,多为练功所用,双脚脚尖朝前,两膝外分,大腿与地面平行,松腰沉胯,挺胸拔背,上身正直,目视前方,舌抵上腭,气沉丹田,双手平伸,呼吸缓而沉。

  孙禄堂坐在树凉下,看着王学斌扎着四平大马,手里拿着一根浸过油竹杖,时不时的上前去指点一番,

  “不要撅屁股,上身正直,呼吸放缓,气沉丹田,手别动,有汗让他流,这只香烧完之前,你动一下就加一炷香。”

  王学斌听着耳边的吼声,忍着身上那指指点点的竹棍,一动不敢动。

  他健身三年了,虽然没特意扎过马步,但是还是能够忍受的,只不过因为他体质颇招蚊子,短短半炷香的功夫,他被蚊子吃了个饱。

  孙禄堂看着徒弟强忍着难受站着桩,很是满意,因为练武不怕笨,不怕懒,就怕滑。

  笨的人大不了多教几遍,懒的人多多督促也就是了,最多练不成才。

  但是滑的人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表面勤勤恳恳,背地里找捷径,练武不像其他,找捷径的人是最容易出问题的,或存筋、或岔气各种问题层出不穷,治都不好治。

  还好王学斌本人只是贪吃,为人还是比较踏实的,再加上这些年坚持的锻炼,养成了健身的习惯,这才上的了孙禄堂的眼。

  “好了,起来活动活动腿脚,走一走,活络气血。”

  孙禄堂眼见一炷香烧完,叫起王学斌指点道。

  “以后每天早上四点半起来要围着武馆跑两圈,然后扎一炷香的马,这是每日必须的功课,今天就先到这里了!”

  王学斌点头称是,接过赵叔递过来的毛巾道了一声谢。

  赵叔一直就在树荫下,一边剥花生,一边乐呵呵的看着王学斌扎马步,眼见王学斌练完,拍了拍手,把肩上搭的毛巾递过去,劝道:

  “别着急,练武三年桩,都是从这时候过来的,你底子厚,练得也快,慢慢习惯了就好。”

  王学斌听到,赵叔说的话,一边挠痒痒一边回道:

  “没事,我不着急,慢慢来呗!”

  王学斌是真的不着急,反正回到现世世界时间也才几天,年龄又不变,权当十里坡剑神,练去呗。

  实在不行什么时候腻歪了,扭头提交任务,大不了以后不再来了,去别的世界学,能碍得着谁?

  但孙禄堂不知道其中的道道,见徒弟心态放得正,也是很欢喜,开口说道:

  “没事,明天教你三体桩和抖大枪,马步练腻了练三体式,再腻就抖大枪,不会让你闲着。”

  说完背着手向里屋走去,孙禄堂毕竟七十岁的人了,即便是练武之人,但仍逃不过生老病死,精力不足,回屋小憩去了。

  赵叔见孙禄堂回屋了,便对王学斌说:“你也回屋歇一歇,一会咱做饭去。”

  王学斌答应一声,回到房中洗漱一番,换了身衣服,来到厨房。

  在厨房寻摸了一圈,然后对赵叔说道:“那一会就我来,您也先歇歇,我去买点菜回来。”

  赵叔说了一声好,就抬手从兜里摸钱。

  王学斌见状连忙制止道:“别,这是我打算孝敬师傅的,您这不合适,再说我这富裕,万八千儿的我这真不叫事儿。”

  赵叔一听也不再坚持,反而笑着调侃道:“嚯,你介还真是个少爷。”

  少爷这个词只是赵叔对年轻小伙调侃的称呼,并没有什么尊卑意味,他管孙禄堂也一直叫师傅,不清楚其中是否有什么渊源。

  王学斌听到调侃,也笑这应和了一句

  “可不咋滴,正儿八经的!”

  说完笑着出门了。

  出门来到之前的菜市,买了菜和调料,然后又买了一些卤味,回到家中,将菜放到厨房,看到赵叔正在泡花生。

  王学斌将菜放在案板旁,把调料归置好,洗了手开始切牛肉,赵叔见状也上前帮忙,问道:“怎么切,咱一块来!”

  王学斌也不推辞,说道:“芹菜切丁,海蜇切丝,土豆茄子滚刀块,豆腐切正块,鲤鱼改花刀,青椒西红柿都切块。”

  赵叔一听,知道这是真会做饭的,便不再说什么,用心切菜。

  王学斌见赵叔来帮忙,便把火点着,加水葱姜片料酒,然后把洗过的牛肉块放进去焯水。

  锅开撇去浮沫,稍滚一会,起锅捞出牛肉,然后干锅下油,加冰糖炒糖色,下牛肉,下生抽黄酒老抽,翻炒挂色,加热水没过牛肉然后整锅倒入砂锅里,加入葱姜香料,小火慢炖。

  赵叔看着他熟练的动作,点点头道:“是个好小伙儿!”

  王学斌熟练的煎炒烹炸,不一会码出了一桌子菜,四凉四热,还做了一锅疙瘩汤,一起摆上了桌子。

  转身叫师傅吃饭,孙禄堂听见徒弟招呼,也是跟着来到饭桌旁,一看桌上的菜,也是惊讶道:

  “嚯家伙,这一桌子菜,老赵?”

  孙禄堂抬头看向赵叔,赵叔点点头确定道:“没错,小王做的,是把好手。”

  孙禄堂笑呵呵的说道:“我就说老赵这两把刷早该歇息了,一天到晚就会做面条,不是炸酱面就是打卤面,瞧瞧人家学斌,多跟人家学两手怕什么呢。”

  四人笑着落了座,孙禄堂坐主位,王学斌和赵叔分别做两侧,坐赵叔旁边的是李妈,负责打扫浆洗之类的活计,因为这里人不多,所以也在一起用餐了。

  饭菜用罢,李妈、王学斌二人将盘碗刷洗干净,擦了桌子。

  孙禄堂招呼王学斌过来,说道:

  “咱们在上海还有待一段时间,等这段时间我登报这事了结以后,我带你回京拜师,你这里缺什么东西,就给老赵说,让他给你采买。”

  说着把赵叔叫了过来,嘱咐道:“老赵,看看学斌还缺什么,你给他置办一下,然后月钱按十块给。”

  这个时代一个普通三口之家一个月的花销也不过二十块大洋,城里花销可能大一些,但是王学斌吃住都在武馆,衣食住行也都不用掏钱,这十块只是王学斌的零花而已,孙禄堂对这个徒弟也着实不薄了。

  “师傅,不用的,我这些年下来余财确实不少,我花还花不完,月钱就不用了。”

  孙禄堂摆了摆手道:“你的是你的,这是师傅给徒弟的,给你你就收着,以后用心练武也就算了报答我了。”

  王学斌闻言没再反驳,心下想着以后买东西孝敬回去就是了。

  归根究底还是现代的年轻思想,不愿意欠人情,虽然来这里三年,但是生活交际简单,没什么历练,看不透。

  孙禄堂见他没有反驳,继续说道:“你可以在附近逛逛,但不得沾染那些声色犬马的东西,不得粘赌、不得粘烟草。”

  说着孙禄堂厉声说道:“若你敢沾染这些,趁早收拾东西滚蛋,听到了吗?”

  王学斌也是一脸肃穆回道:“师傅放心,弟子绝对不敢沾染这些。”

  孙禄堂闻言神色渐缓,解释道:“练武之人一旦沾染这些,就算废了,多高的功夫也使不出来。”

  说着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说道“好了你也去歇息吧,明天记得早起!”

  王学斌口中称是,回身来到屋里,将箱子里的衣服挂到衣柜里。

  然后又从箱子里取出一把黑布紧紧包裹的勃朗宁M1910手枪,这是他刚来的时候花了八十块大洋买的。

  当时因为初来乍到,没有安全感,便通过洋行买到的一把手枪,还有二十一发子弹,除了当时试射的时候打了七枪,之后便没再用过。

  起初他还随身携带,但是后来时间长了各方面都熟悉了,便没再带过,这几年也只是偶尔拆卸擦拭一下,一次都没用过。

  他将枪装进衣柜里西装的内兜里,然后把箱子塞到床底下,又洗了把脸,把衣服换下,躺在床上。

  回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今天他幸运的拜了师,原本他打算要是没拜成师,就去国术馆去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就到佛山去找武馆拜师。

  他其实并不看重传统武术的搏击功用,因为他有更好的选择,例如武侠世界、玄幻世界数不胜数,只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不学点功夫回去,总觉得缺点什么。

  好在他拜师成功,而且师傅对他也不错,这个世界也算是没白来。

  不知不觉王学斌就睡了过去。

第十章 马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