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长逝

  1933年冬天大雪初停,保定的一个院子里,竖着一个个高低不一的木桩,一个身穿薄衫的健壮小伙在木桩上闪转腾挪,步履稳健。

  旁边一个老人身上穿着棉袄,坐在凳子上,一边烤着火盆,一边看着小伙子练武。

  “好了,在练一遍剑法就去吃早饭。”

  说着拄着拐起身向前院走去,他知道这个徒弟会不折不扣练完。

  这二人就是孙禄堂师徒,

  三年前孙禄堂在上海登报收徒,一共收了四个徒弟。

  但是没过多久就发生了9.18事变,时局动荡,人心惶惶,其他三人相继离开了。

  只剩王学斌一人继续学武。

  孙禄堂便带着王学斌一路游历回京,历时一年。

  这一年孙禄堂将一身所学全部传给王学斌,还带他拜访各路高人。

  历经一年才回到北平。

  而后孙禄堂就摆香堂收了这关门弟子。

  当时王学斌送的拜师礼是一个玉雕的桃李摆件。

  而孙禄堂给了王学斌一块雕刻着王学斌名字的紫檀木牌和一把龙泉剑。

  剑长三尺六寸,重二斤八两,剑上铭刻中和二字,取其“拳术之道,首重中和,中和之外,无元妙也”之意。

  王学斌现在就一直使用这把剑,他曾和师父游历至武当山时,得授太乙玄门剑,因其动作潇洒飘逸,颇为喜爱。

  他师父以为他喜欢剑法,便把太极剑,八卦剑全交给他,从此他早课便又添一门。

  王学斌回屋拔出宝剑,出来起了一个架势,从太极剑开始演练起来。

  这三年王学斌收获不小,一路走一路练一路交流,而后又经历了一年的沉淀,他一身功夫已经融会贯通了。

  其实早在当初他形意拳有成时,就已经难寻敌手了。

  毕竟这是无魔世界,一切的一切都要靠身体素质说话,而王学斌已经把他当前的身体潜力开发到极限了。

  他现在身体素质评价全部到了一百分。

  他现在能够举起两百二十公斤的重量,百米能够跑到十秒,还能够以两个半小时跑完全程马拉松。

  根据娜娜的说法,他本人的身体的潜力已经开发到了无魔世界的极限了,除非将来进入有魔世界,才能继续提升身体潜力。

  这里的有魔无魔不是指的魔法,而是以现世世界为基准,世界观不超过现实世界的叫无魔世界。

  超过现世世界的无论是科技魔法,还是武侠玄幻,统统都叫有魔世界。

  当前他的身体已经开发到巅峰,在这个民国时代,几乎没有可以匹敌的人了,但是他的功夫却始终差了那么一丝味道。

  他师父曾对他说他的拳不诚,若是倚强凌弱还好,若是两人身体素质一样时,他的拳只能放不能收。

  其实王学斌心里明白症结在哪。

  他始终是生活在一个安定的时代,学拳终究不是为了安身立命,只是基于一种收集癖罢了。

  就像他玩游戏,从来不在乎输赢,只要里边的人物或武器收集齐了就好,其他的随便。

  他学武也只是基于一种收集的癖好,当初他想要拜孙禄堂为师也是因为他查阅资料显示,孙禄堂三大内家拳全部融会贯通,才查的他的资料。

  他对功夫始终少了那么一份热诚,缺少那一份感动。

  孙禄堂走在前院心里也说不上什么滋味,要说悲吧也说不上,毕竟教出这么一个聪慧的徒弟,要说喜吧也说不上,教出的徒弟并不是那么诚于功夫。

  他去年曾让他徒弟去游历交流,结果他徒弟可好,一路回来,功夫学的不少,什么披挂、八极、地躺、三皇炮锤之类的学了一堆,竟然没有跟人交过手。

  一问才知道,王学斌一路金钱开道,每到一个地方,先是准备一份厚礼,奉上拜帖,那些武师毕竟拿人手短,便教他一招半式,他也不挑,见功夫就学。

  碰上一些好为人师的,就连整套拳法都倾囊相授,临走时还一直嘱咐他常来。

  这一通下来,国术界都知道了孙禄堂的这个武痴弟子,便是跟孙禄堂不对付的人对他这个弟子也不好说出什么恶评。

  毕竟礼多人不怪嘛。

  孙禄堂听得是哭笑不得,原想让徒弟一路打下去,但毕竟年纪大了用词比较委婉,只说让他去交流。

  没想到他弟子这么谦逊,一路金钱开道,学回来一堆手艺。

  但是孙禄堂不知道的是,他的弟子南下挑了六家黑龙武道馆,每次都是蒙头去,进去就打,打完就跑。

  最后所有的武道馆都风声鹤唳,开始备枪,王学斌这才消停。

  这一路交流也是王学斌有意为之,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的功夫能放不能收。

  一路之下,他只能求学,不敢跟人交手,他曾试过,大腿粗的树干,他两脚就开裂了,一脚能将人踹出三四米,在那之后他就不太敢跟人动手了。

  毕竟无冤无仇的,心里过不去,最后才决定拿武道馆的人练手。

  回到武馆问了师父才知道是因为不诚的原因,他也不知道怎么解决,便继续练了。

  剑光霍霍,舞起来如同一匹白练。

  他的剑法是下了苦功夫的,当初师父教他练剑时,曾在木桩上画了五个硬币大小的圆圈,让他必须练到每一剑都刺中圆圈。

  他天天练,刺坏了十来个木桩,直到能每次都刺中硬币大小的圈,才停止。

  然后又给了他一把香,让他用香练,点着的,削,要削灭火不能削断香,劈,要劈开香不能灭火,他足足练了两年才有所成就。

  现在他用剑如臂指使,指哪打哪。

  练完剑,起身收势,回到屋里收了剑,擦了擦汗,洗漱一下,又添了一件衣服,出得门来。

  冬天的太阳升的晚,现在天还是一片黑,但是武馆的人已经活动起来,前院有几个人一起站桩,他们也都是前来学艺的,但是还没有收入门墙。

  当初刚来北平的时候,师父的其他弟子也有不同意师父收他为徒的,因为这年纪差着辈分呢。

  但是见他练过武后,就没人反对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沙袋打的前后飞起,有这么个师弟也绝不算辱没名声。

  这一批弟子如果入门的话就是三代弟子了。

  当初王学斌拜师时,师父就已经说了他为关门弟子,这一辈不在收人,着实是没有精力再教一个了。

  亏得王学斌算比较省心的,说了就做,不打折扣,不然这一个都够呛。

  王学斌来到前院找到师父,他师父坐在大堂里饶有兴致,看着前院的弟子们练拳,脸上已经皱纹丛生,胡子干枯没什么光泽,见王学斌来了,伸手招呼他道:

  “来,陪我走走。”

  王学斌见状赶忙上前扶住师父,师-父今年七十三岁,一辈子虽然练武强身,但是与人交手免不了受伤,今年秋天师父就曾说过自己年终将逝。

  他和几位师兄也曾带师父去医院检查,但大夫说老爷子身体比一般年轻人都健康,中医问诊也说老爷子六脉调和,没有疾病。

  师娘和师兄虽然担心,但也无可奈何,便陪着老爷子回了保定。

  王学斌也知道,师父的大限将近,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每天多陪陪师父。

  “学斌啊,我练了一辈子武,你要让我说武是什么,我也是说不清,但是要让我练,我知道这就是武。”

  孙禄堂说着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胸口。

  “你底子好,也肯用功,但你不知道为什么练武,没有根,走多远都不正,你要找到自己的根,等你有了根,你就知道功夫是什么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份易经手稿,递给王学斌,说道:

  “我这一辈子功夫终究没跑出这本经,你师兄他们会将我门发扬光大,门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管练自己的拳就是了。”

  说着停下身子,扭头看着他。

  “你小子虽然面上恭敬有礼,但是心里傲的恨不得把尾巴翘上天,日后得长记性。”

  “练拳就是做人,人傲了,拳就沉不下来,你连自己都制不住,还想制住自己的拳?”

  孙禄堂回过头来继续走着。

  “你向来一派公子哥的作风,花钱大手大脚的,有多少余财也不够你败的。

  我给你师兄交代了,我走后,你可以留在武馆教习,或去国术馆也行,你不爱搭理俗事就只管教拳,别的自有人打点。

  要是有自己的想法呢,也行,有想法就去做,拳打到最后就是一个想法的高低,别的我就不给你什么了,就把这本经就留给你。”

  “记得无论何时,都别放下功夫。”

  说着使劲攥了攥王学斌的手,然后摆脱他的搀扶,独自迎着朝阳走去。

  王学斌看着师父蹒跚的背影泪流满面,

  低头翻开书,只见卷首写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次日一早,孙禄堂与世长辞。

第十一章 长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