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杀伐

  王学斌打着伞,跟在宫羽田的身后有些奇怪,宫羽田自喝完汤以后就急着要来金楼,二人顺着后门直接进了后厨,没有惊动其他人。

  后厨里一位老头正坐在板凳上看火,身形微微有些佝偻,宫羽田看见老人的面貌,脚下一个酿跄,上前两步跪倒在地,声音有些颤抖。

  “师哥,宝森来看你来了。”

  那位老人听见动静,扭头看了过来,表情一愣,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两步走到宫羽田的面前,扶住他的胳膊,面露笑意的说道:

  “东北那么大都容不下你了,非要来佛山?起来!”

  说着双手使劲将宫羽田搀起。

  宫羽田不敢看那老人的眼睛,低着头道:

  “我是来接您回去的!”

  老人闻言收敛笑意反问道:

  “回去?能回去吗?”

  “现在的东北是日寇的天下”

  说着回身走回灶台前,打开锅盖

  “在太阳旗下,能容下我这只鬼?”

  老人放下锅盖,取了一个汤匙,在锅里舀了一匙汤,轻轻的吹了吹,送进嘴里。

  老人品了品汤,摇头说道:

  “还不是时候。”

  宫羽田看着这锅汤,劝道:

  “这么炖汤是很耗神的!”

  那老人反驳道:

  “这不是炖汤,是蛇羹!”

  王学斌站在一旁看着两人说话。

  那个老人他认识,当然是在现代。

  王学斌从小看他的小品长大,直到刚才他看着老人一脸严肃的说话时,还觉得有些喜感。

  但当他听到这锅里是蛇羹时,顿时惊叫出声。

  “什...什么,锅里是蛇羹?”

  两个老头听见有人喊叫,顿时扭过头来,奇怪的看着王学斌。

  王学斌打小在北方长大,从小到大只见过三回蛇,有两回还是在动物园,他实在不能想象把这种冷血爬行动物吃进肚子里是什么感觉。

  二人看到王学斌这幅表现,都笑了,气氛为之一松。

  宫羽田给师哥介绍到:

  “这位是......”

  没等宫羽田介绍完,老人抬手制止

  “呵呵,大名鼎鼎的武平王我还是认识的。”

  宫羽田听到老人说这话,抬头看向老人,有些诧异。

  王学斌听到老人的说法,也是不好意思的拱手施礼道:

  “不敢不敢,什么武平王不武平王的,那都是别人抬举,晚辈当不起!”

  “什么当得起当不起的,年纪轻轻别太谦虚,不说别的,就冲你杀的那六个日寇特务,你就当得起。”

  王学斌一听这话,浑身汗毛乍起,身体微蹲,双目紧紧盯着那老人,双手抱于胸前,摆在了最适宜发力的位置,抱拳拱手,面色慎重,一字一顿的问道:

  “敢问前辈?”

  宫羽田有些吃惊的看着王学斌,这一路上他从没看到这孩子这般模样。

  总是见他知书达礼,笑眯呵呵的样子,却不曾想这孩子一发起火竟有这般威势。

  老人见王学斌如同炸了毛的老虎一般,心里也是毛毛的,年前它曾得到消息,有一伙东北来的特务进到杭城,不知执行什么任务,他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连夜赶路前往杭城。

  原想趁晚上去打探打探消息,哪知道刚到那院门外,就听到屋里有交手的声音,老人听的奇怪,就在街角隐藏起来。

  只见不多一会,一个年轻小伙子从院里出来,还锁上了门,四周环顾了一眼,不紧不慢地走了,老人见他走了,便跑到门前,贴在门口听了听,屋里一片死寂。

  老人便跟在那年轻人后边,打算探听探听他的底细。

  也亏得老人是刺客大家,一身隐匿的功夫确实不浅,这才没被王学斌发现。

  后来经调查才得知那年轻人就是名声鹊起的武平王。

  而那六个特务全都是一击毙命,那现场看的老人也是头皮发麻。

  宫羽田听到老人解释才知道,王学斌还有这般英雄事迹,见到他戒心未消,便上前介绍到。

  “学斌啊!这位是我的师兄。”

  老人名叫丁连山,其实,形意八卦的掌门,本来应该是他的。

  因为当初,街上来了一个叫“薄无命”的日本浪人。这个日本浪人当街划了个圈,并扬言,进圈者杀!

  在街上,他杀了很多国人。

  当时,丁连山就看出来事有蹊跷,没明着跟他硬来。

  经过一番探访之后,得知。这个日寇是张左林特意安放在这的棋子,目的是想借这个日寇,把阁命党骗出来一网打尽。

  这个日本浪人的武功极高,明着来包括宫羽田在内,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暗事好做,明事难成。”

  为了救国,丁连山与宫羽田商量后决定,自己来当里子,师弟来当面子。由宫羽田代理掌门之位,自己则隐匿身份退出帮会,来强杀这个害人无数的“薄无命”。

  结果,日本浪人被丁连山强杀了,阁命党也没有中了张左林的圈套。

  可这么一来,他把日寇和张左林彻底惹毛了。

  无奈,丁连山遭到各种追杀,才走上了亡命天涯的南下之路。后来他不得不隐名埋姓,藏到了金楼当了伙夫。这才终于安顿了下来。

  王学斌闻言消了戒心,放松身形,拱手躬身致歉道:“晚辈失礼了!”

  丁连山看见王学斌躬身道歉,连忙制止到

  “不碍的,都是误会,说开就好。”

  王学斌对这事是颇为紧张的,他练武四年一共伐了十一条人命,有两人是他挑黑龙会武道馆时重伤不治的,有三人是他碰见的人贩子。

  那是他学武一年后,奉师命游历时,当时他还没出北平,碰见一伙打把势卖艺的,两男一女还有两个小孩。

  他原本喜欢曲艺,再加上这打把势卖艺确实没见过,新鲜,就留下来看了一会,当时见那两个小孩子功夫灵巧,还打赏了五块大洋。

  结果出城后又碰见这一伙人赶着车,他还想上前结识一下,结果看见他们车上的一个布袋动了一下,他心里就提了一根弦。

  毕竟来自现代,资讯接触得多,留了个心眼,在后面一直跟着。

  到了偏僻的地方,见他们打开布袋,确实是一个小女孩,长得挺水灵,三四岁的样子,看穿着家境不错。

  王学斌没动声色,一直跟到夜里,见他们一伙人将孩子绑起来后就休息了,王学斌等了片刻,才悄悄上前,将他们一脚一个踹飞,然后将三个孩子抱开。

  制伏后一一逼问才得知,他们已经拐了三十多人了,男孩买给别人当儿子或戏班,女孩儿通常是买到堂子里,也有买来当媳妇的。

  跟着他卖艺的两个孩子是因为不会说话,没人要,才留下来当个使唤,尽管这样,每晚睡觉也要将他们绑起来。

  王学斌听闻顿时义愤难填,一拳一个灭杀了事。

  事后将尸体直接抛到林子里,然后带着三个孩子,回到武馆,他师父听他杀了人,也没说什么,三个孩子,女孩送了回去,男孩不知来历,便留在孙府,学点能耐。

  也是因此,王学斌对金楼这种所谓的英雄地一点也看不上眼。

  那六个特务却是王学斌回杭城小院看望水生叔和王婶时发现的。

  当时王婶提起说有人打算租这个房子,王学斌也没在意,打算把这房子和家里的东西直接送给水生叔和王婶。

  但是他二人坚决不要,只说是要替王学斌把这房子租出去,房钱给他留着,将来万一生意败落,有这笔钱也能维持生活。

  王学斌也没阻止,只打算等他走的时候把房契留下,之后便不再回来了。

  结果来租房的人身量一米五左右,一口的东北口音,走路下盘颇稳,右手食指上还有老茧,王学斌心里顿时起了疑,于是将人打发走以后,打听了一下这些人的底细。

  听人说,他们东北来的,一共六个人,在城里租了一个院子,平常也是早出晚归的人。

  王学斌问清地址,找到了那个院子,趁他们都出去的时候,通过邻居家的墙翻进他们的院子。

  进屋搜索一番,只搜出了两把手枪和一个写满日文的本子,手枪他不知道型号,但是枪身上也刻有日文。

  王学斌见此确认他们是日寇无疑,于是就在院子里等待,他们回来一个,王学斌就击掌毙一个,一直到六个人全部击杀,才施施然的锁上门,回到家中。

  王学斌紧张的原因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害怕连累水生叔他们,毕竟他不会什么反追踪,也不懂怎么毁尸灭迹,害怕走漏消息牵连他人。

  宫羽田和丁连山坐在饭桌上,一边吃喝,一边听他讲述前因后果,还不时赞叹到

  “好汉子!”

  丁连山听到王学斌的担心也是笑道:

  “这个你不用操心了,我们这已经扫清手尾了!”

  王学斌闻言,顿时以茶代酒敬了丁前辈一杯。

  丁连山也举杯喝了一杯,喝完笑道:

  “你这小伙子的手艺是不错,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学学做蛇羹的手艺?”

  宫羽田闻言深深的看了师哥一眼,也是劝道:

  “怎么样,我师哥这手艺可是天下一绝,别处可没地方学去。”

  王学斌一听顿时打了个机灵,说道:

  “算了吧,晚辈一见蛇就瘆得慌,这手艺学不来。”

  宫羽田和丁连山对视一眼,没有在劝。

  丁连山又盛了一碗蛇羹,递给王学斌说道:

  “我这话一直有效,什么时候明白这个滋味了,再来找我学。”

  王学斌双手接过汤碗,口中称是,拿勺子崴了一勺就往嘴里送。

  宫羽田看着他的吃相,笑着问道:

  “这蛇羹怎么样?”

  王学斌一口气喝完,满足的呼了口气说到

  “真香!”

第十五章 杀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