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本心

  三人谈时事论武功正聊得尽兴,宫羽田的一个弟子跑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宫羽田一听,无奈的向二人致歉道:

  “实在是不巧,我家那不更事的丫头来了,说有要事要找我过去,你看着......”

  丁连山摆了摆手道:

  “你去你的,正好我跟学斌唠会。”

  宫羽田闻言向二人拱了拱手,起身离去。

  王学斌站起身来待宫羽田走了,提起酒壶,给丁前辈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来说道:

  “丁前辈,我再敬您一杯,杭城那事是晚辈心急了,因为晚辈之前曾挑过日寇黑龙会武道馆,害怕这批人是冲此事来的,要不是您帮忙,这还不知道会留下多少后患。”

  丁连山也举起酒杯,一口饮尽。

  “这点小事别放在心上,你要是过意不去呢,就帮我个小忙。”

  王学斌也将茶一口喝完,说道:

  “前辈您吩咐,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学斌所说确实出于真心,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大喜欢欠人情,再一个就是他不怕死。

  当然,他虽然不怕死,也不至于去找死。

  系统曾说他如果在电影世界死亡,只会导致这个电影无法再次进入。

  他是相信系统的。

  因为他不觉得系统有什么理由来欺骗他。

  他没有把自己想的多么重要,他相信有很多人得到这个系统,能把系统能玩出花来。

  而王学斌得到这个系统,也只是从一个佛系青年变成了一个会穿越的佛系青年。

  王学斌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归属感的根本原因也在这里,拥有金钱不需要为生存奋斗。不害怕死亡也就不珍视生命。

  连生命都不珍视就更不珍视其他,这一切对于他来讲就像是开了挂的游戏一样,总有一种虚假的感觉。

  如果王学斌看不穿的话,迟早有一天他在现实世界也会感到虚假。

  这也是系统里标注的一条当宿主死亡或者主动要求系统脱离时,系统才会提交实验数据的原因。

  也多亏的王学斌的经历,让他为人很踏实,再加上他师父的去世为他在电影世界的旅程增添了一份厚重的真实感,这才让他意识到其中的危险。

  这也是他到现在都没有提交任务的原因,他希望在这里有始有终,希望把任务世界当做一段旅行,见识各种的人物风情,收集各种的“土特产”,把任务当做旅行中的调剂,而不是把自己当做完成任务的机器。

  丁连山听到他诚恳的语气,摆了摆手

  “言重了,不至于。

  这事吧就是之前认识的一个世交,东北的,小伙人挺不错是个热心肠,也是练拳的,练的是家传的八极。

  因为他家出点事,没学完,本来我寻思说是让他来,完了我指点指点他,这不是碰见你了么,知道你会的拳种多,比我更合适,看能不能让你指点指点他,也不用多教,就是看着他别练出岔子就行。”

  王学斌闻言放下茶杯说道:

  “没事,您给我个地址和联系方式,过了这些天我就去一趟。我在沧城时曾蒙一位老前辈传授八极拳,学了金刚八势,六大开和小架,枪棒器械也有所涉猎,单纯指点是不成问题的!”

  丁连山举杯致谢:

  “我替孩子谢谢你了,你说个地方,我让他去找你。”

  王学斌制止道:

  “没事,晚辈这里居无定所的,再加上四处游历,实在不好找地方,还是我去找他吧。”

  “那成,回头我联系了孩子,给你地址。”

  话分两头,宫羽田回到房中见女儿一身黑底蓝边的麻布长袍,梳着一个大马尾辫,坐在桌子旁的圆凳上,双手捧着茶杯,不知想些什么。

  宫若梅正在出神,见到父亲回来,站起身来将父亲迎到沙发上,坐下来劝道:

  “你在北方的老哥们,都不赞成这场比武,让他搭手多大的面子,姓叶的不识抬举,咱可不能坏了规矩。”

  宫羽田听到女儿这话,便知道她是被东北的那帮老哥们撺掇来的,当年他为了整合形意门和八卦门,为了调和各方关系,和那帮所谓的门派宿老结了拜,为的只是给他们一个台阶,减少一些阻力。

  可那帮宿老却没有自知之明,一个个借着资历打压小辈,见便宜就上,见麻烦就推,全都是借着宫家的名声狐假虎威的货色。

  女儿不明真相,还当他们是为了父亲着想,却不知他们只是害怕宫家的牌子倒了,折损了他们的利益罢了。

  “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老人死守着规矩,新人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啊。”

  宫羽田语重心长的向女儿解释道。

  “叶问是个好材料,就看他这次能不能出头。”

  “宫家没有败绩,你又在这,他凭什么出头?”

  宫若梅看着桌上的茶壶,倔强的说道。

  宫羽田看着女儿这幅姿态,心里多了几分暖意。

  “你这脾气啊,就是爹年轻的时候。眼睛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

  说着宫羽田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规劝到。

  “人要往远看,过了山眼界就开阔了,但凡一个人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是没有容人之心,咱们宫家门槛高,但是不出小人。”

  “爹!”

  宫若梅听到父亲这么说顿时撒娇到。

  “哈哈,这江山辈辈出英才,天下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爹老了,有新人出头,是好事!”

  “您说的哪里话,您的功夫又岂是劳什子新人能比拟的。”

  “别这么说,一会爹就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青年才俊。”

  “哦,哪位才俊能入的您老的眼?莫不是那叶问?”

  “不是,这个人你曾见过的。”

  宫羽田买了个官司,出门问了个小厮,得知王学斌在金楼听戏,便带着女儿往金楼走去。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

  宫羽田带着女儿来到二楼,听着屋里荒腔走板的歪调,宫若梅调侃道:

  “这就是您说的青年才俊?”

  宫若梅是会唱戏的,平时也会私下唱两句,聊以自娱,今天听到屋里的声音她才知道原来,这戏曲的腔调竟能歪到这种地步。

  宫羽田闻言也是有些尴尬,他实在不知道王学斌爱唱戏,而且还唱的这么不堪入耳。

  宫羽田假装没听见,目不斜视的向前走。

  两旁是金楼里的姐儿们,一个个穿着金底绣花的丝绸旗袍,描眉打鬓,搔首弄姿的,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分外妖娆。

  王学斌听到门外有动静,起身打开房门,探出身去,见到宫羽田和她女儿二人一前一后向这里走来。

  王学斌见了来人,出门拱手将他二人迎进屋里,见过礼后给二人到了茶,又叫了一些瓜果点心,这才又落了座。

  宫羽田指着女儿向王学斌介绍到:

  “这是小女若梅,跟着我学过几招八卦掌,不成气候,以后你可得照应着点。”

  王学斌也站起身来抱拳施礼,口称不敢。

  宫若梅暗自打量了一番,心下有些奇怪,这青年身量一米九不到,身穿一身纯黑色长袍,看样貌不过二十出头,气质温和,也不像是练武之人,但是面上不显,也是抱拳一礼。

  宫羽田说完又向宫若梅介绍到:

  “这位是王学斌,福全公的弟子,一身功夫尽得福全公真传,在江湖上可是有一个武平王的称号,当年他来东北跟爹我请教八卦掌时,你也曾见过的,你要叫师兄。”

  宫若梅听到父亲的介绍,有些吃惊,练武之人总会不自觉地,带一些习惯,例如走路脚下借力往起送,而不是像一般人大腿使劲带着小腿往前走,还有上臂会不自觉地紧贴两肋,这是因为沉肩坠肘养成习惯。

  而在王学斌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像这种人不是初学,就是宗师大家。

  初学者是因为功夫不到家,而宗师大家却是因为自成一派,行走坐卧无不成拳,这也是返璞归真的道理,因为他们把拳法练到了自己最舒服的发力方式,所以看起来自然无比。

  宫若梅又是恭敬一礼,喊了声王师兄。

  王学斌也制止道:

  “宫姑娘别听宫师吹捧,那是老爷子调侃我,你就直接称呼我名就好。”

  宫羽田见两人交流也不制止,还趁机向王学斌说道:

  “怎么样,我这姑娘可还上眼?”

  “她自幼跟我学武,练的是我的六十四手,到今天已经有些火候,但终究不圆满,你这个做师兄的眼界开阔,得指点指点,可不能藏私啊!”

  “瞧您老这话,什么指点不指点的,互相交流便是了!”

  宫羽田闻言心里也是颇为欢喜,玩笑道:

  “怎么,八卦掌学全了还不够,还惦记着我家的六十四手啊?”

第十六章 本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