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搭手

  宫若梅见两人这般交流,也是心有不解,她确实是不太理解宫羽田的苦心。

  宫羽田知道自己老了,没多少年的活头,他只要在世一天,门派就不会乱。

  可是一旦他去世,自己的女儿和徒弟却是压不住阵脚。

  他现在施恩于王学斌就是在为女儿和徒弟铺路,有这么一个宗师照应着,在他们成才之前却是不用担心外患了。

  原本托付给师哥丁连山是最稳妥的,可是师哥自己的仇家遍地,还和阁命党不清不楚的,实在是让宫羽田放心不下。

  宫羽田的心思王学斌是能猜到一二的,因为他的母亲当年也是这样为他铺路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宫若梅不解其中门道,也是笑着打趣起父亲

  “您带着亲闺女逛堂子这是怎么个说法?”

  宫羽田笑着看看二人感慨道:

  “这天底下的事,你不看他就没啦?”

  “看看无妨!”

  说着站起身来看着这金碧辉煌的金楼感慨道:

  “我第一次来这金楼是二十年前,一晃这二十年过去啦!”

  “人活着一世,能耐还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

  王学斌听到这话想起了丁连山的过往,也是感慨不已。

  宫羽田看着窗子,发着呆,说道:

  “这都是时势使然,这次让你们来,是想求个始终,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退下来的。”

  说着扭头看向女儿:

  “你从小,是看着我跟人交手长大的,这是最后一次。”

  “你是定了亲的人了,江湖的事,和你没关系,当个好大夫,平平安安的就是尽孝心了。”

  说完看向王学斌:

  “学斌呐!我这丫头性子倔强,将来若有个什么沟沟坎坎的,还望你看在我的薄面上,照应一把。”

  宫羽田为了女儿,却是把面子抛在了地上,厚着脸皮请求王学斌的照应。

  这些天接触下来,他看得出王学斌为人正派,而且有情义,这才下定决心求了这份人情。

  王学斌听到宫羽田的请求站起身来,郑重说道:

  “宫师言重了,今天在这里我就认了这个妹子,以后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人欺侮了她。”

  宫若梅站起身来看着宫羽田郑重的向王学斌抱拳一礼。

  王学斌也是郑重还礼。

  宫羽田转头对着宫若梅说道:

  “若梅,你也给你这哥哥,行个礼。”

  宫若梅闻言看了看父亲,不愿辜负父亲的苦心,挤出一抹笑脸,起身施礼说道:

  “小妹这里就先谢过兄长,往后还请兄长多多照应了。”

  “哪里话,宫师与我有授艺之恩,谈不到谢字。”

  说完引着二人坐到座位上道:

  “来来来,咱们继续听戏,我最喜欢的一出戏就是四郎探母,尤其是这坐宫,在南方很少听到这么地道的京剧......”

  ......

  次日中午宫羽田在金楼摆下宴席,王学斌和宫家弟子都在旁厅观看。

  宫羽田手握一把折扇,双手交叠坐在主位,看着叶问一步步登台豪迈的说道:

  “江山代有人才出,幸会叶先生是有缘,今日是我最后一战,咱们不比武功,比想法,如何?”

  叶问身穿一身黑色印暗花的长袍,脚下一双千层底的布鞋,面带微笑,语气温和,但字带锋芒。

  “上门都是客,主随客便。”

  台下众拳师均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台上二人。

  旁厅里的宫门弟子也是一脸紧张,王学斌此刻正饶有兴致看着别人脸上的表情,确实有些喜感。

  宫羽田站起身来,从桌上取了一块饼。

  然后一步一步走向叶问,边走还边回忆道:

  “那年中华武士会成立,从南方来了一个人,话不多说,手中拿着一块饼,让我大师兄李存义掰开。

  我师哥李存义没有说话,还让他当了武士会的第一任会长。

  他凭的不是武功,是一句话。”

  说着宫羽田顿了顿,加重语气道:

  “拳有南北,国有南北吗?”

  “这位先生就是你们佛山人,叫叶云表,是位人杰。”

  “想不到25年之后让我在佛山又碰到另一位叶先生。

  我想以前辈的话问一句。”

  说着将手中的饼举到叶问的面前问道:

  “叶先生你能掰开我手中的这块饼吗?”

  宫羽田一身功夫早已臻至化境,普普通通的一个动作,到了右手,却凝着一股整劲,是他练了一辈子的阴阳磨盘劲。

  两脚踏地,一脚一个劲道,原本这股劲道是借着游龙桩使出的,取其动静结合,阴阳转换的韵味,但是宫羽田双脚站定,却使出这么一股劲道,着实是把八卦掌练到了骨子里。

  叶问原本没发觉什么,抬起右手准备接住饼的另一端。

  宫羽田也不说话,面带考究的看着他。

  可是就在叶问将要触碰到饼的一刹那,感觉有些不对,抬头看了一眼宫羽田,见他全身大松大软,但是拿饼的那只手却纹丝不动,顿时发觉有异。

  随即收回右手,转过身扎了一个钳羊马,再次尝试去接那块饼,结果发现还是不妥。

  咏春擅长方寸之间发力,虽然是女子创的拳,但是用的全是刚劲,若是女子使来还好,因为女性气力弱,更容易体会刚柔并济的意味,但是男子气力壮,若是一味地使用刚劲,确是会出现能放不能收的窘境。

  若是叶问以此桩接招,怕是片刻之间饼就会脱手。

  叶问自幼练武终究不是庸才,只见他前踏一步右手前探,架住宫羽田的手腕,使出听桥的功夫,来试探宫羽田的劲道。

  两人手腕交叠,推拉横撤,脚下步伐不乱,一人走趟泥步,一人走进退马,看的王学斌兴致高昂,手里还不时比划一下,旁边的宫若梅见状问道:

  “兄长,不知这家父和这叶问谁的功夫更强?”

  王学斌想了想说道:

  “若论气力自然是拳怕少壮,但是若论劲道的话,还是宫师有底蕴。”

  宫若梅听完又期待问道:

  “那不知兄长认为二人谁会赢?”

  王学斌闻言沉默了片刻,看着台上你来我往的交手,回道:

  “这次比武,宫师不会赢的!”

  宫门其他弟子对王学斌怒目而视,他们不认为宫羽田会输给一个无名之辈,宫若梅却是猜到了什么,深深的看了叶问一眼。

  台上宫羽田与叶问交手却越发激烈了,推拉环送,抽撤横截,无所不用其极,宫羽田看了叶问一眼,下定决心,脚下一顿,卖了个破绽。

  叶问双目紧闭,全神贯注的使用听桥探知劲道,发觉宫羽田劲道断了,立时抓住饼,手中劲力一吐,停下身形,松开手,睁开双眼,说道:

  “其实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

  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在你眼中这块饼是一个武林,对我来讲是一个世界。

  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有进步,真管用的话,南拳又何止北传呐,你说对吗?。”

  叶问不知道的是,这块饼,在宫羽田眼里,不是武林,是家国。

  宫羽田出身东北,经历侵略,他一生的目标就是传承功夫,强国强种,无论是北拳南传,还是南拳北传为的都是传承血性。

  他看的出,现在的叶问未经挫折,所思所想,大而无当。

  不过他清楚的知道,能说出这番话,意味着这一思想在叶问脑海里种下了种子,终有一天,会在叶问身上生根发芽。

  “说得好!”

  “宫某赢了一辈子,没有输在武功上,没成想输在了想法上。”

  宫羽田双目紧盯这叶问,手里的饼碎成了两半。

  宫若梅痴痴地看着父亲的最后一场比武,旁边的王学斌却听得明白,宫羽田这是在叮嘱叶问,这思想要比功夫重要多!

  可惜叶问前半生顺风顺水,没有听懂宫羽田的意有所指,只是沉浸在挽救了佛山武行的名声的喜悦之中。

  宫羽田知道此时多说无益,只是提点道:

  “叶先生,今日我把名声送给你,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擂台,希望你像我一样,凭一口气,点一盏灯,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

  说完又是一拱手,回首向外走去。

  王学斌在旁厅里悲哀的看着外边喜气洋洋的金楼众人,对于他们来说今天的谈资就仅仅只是南方拳师力胜北方拳师,却不知道这一切是用宫羽田的心血、名声、期盼换来的。

  想到这些,顿感无趣。

  “唉!”

  王学斌叹道:

  “走吧!”

  说完也跟着宫羽田,向外走去。

第十七章 搭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