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比武生情

  三人来到金楼,姜叔和王学斌入偏厅就坐,宫若梅一人上台,坐在主位上,不一会叶问到来,见宫若梅身旁空着一把椅子,也抬身落座。

  小厮见状给二人端来茶水,二人谁也没有动。

  宫若梅打量了叶问片刻,心平气和的说道:

  “三天前,我爹就坐在这个位置,今天咱们就从这开始。”

  叶问闻言微笑着说了一声请,宫若梅打量着四周的摆设,说道:

  “可惜了这一屋的精致。”

  叶问听到这话谦让的说道:

  “功夫是纤毫之争,真打坏了东西,算你赢。”

  宫若梅没有说话,站起身来走到台子中央,叶问见状也紧跟其后。

  二人一人使用咏春,一人使用宫家六十四手,在台上稍稍对峙。

  宫若梅见叶问不出手,她也不着急,只是脚踩趟泥步围着叶问试探,姜叔在一旁偏厅里紧张的看着,旁边的王学斌因为没有吃晚饭,正在桌上寻摸水果吃。

  姜叔回过头来见王学斌一会揪个葡萄,一会啃个苹果一点也没把外边的对决放在心上,便开口问道:

  “先生,您看他们二人交手......”

  姜叔话只说了半截,但是王学斌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回道:

  “这场擂,无论谁胜谁负都是宫师想要见到的结果,你就放宽心吧。”

  没错,这场比武无论是叶问胜还是宫若梅胜,对于宫羽田来讲都是满意的结果。

  若是宫若梅胜,能让叶问领会到人外有人的道理,更能让他体会到宫羽田之前的那番话。

  若是叶问胜,也能压压宫若梅的性子,毕竟太傲的人是不讨人喜欢的,姑娘毕竟是定了亲的人,将来要出嫁的。

  再加上这里有师哥和王学斌照应着,终归出不了差子。

  王学斌也是之前见到丁连山提起宫若梅才意识到,宫羽田留女儿在这里不是什么都放心的,索性便从了两位老人的心思,和宫若梅一起回奉天。

  一路上照应一番就是了。

  叶问见宫若梅只是试探,也不出手,便一拳攻了过去,宫若梅一闪身让过一拳,便开始施展六十四手与叶问交起手来。

  宫羽田的六十四手在于稳,一招一式都正面进攻,让你无从躲避。

  而宫若梅的六十四手原本也是如此,但经过王学斌指导,再加上九天八卦掌的印证,如今她的掌法如同蝴蝶穿花般,一沾即走,不计方寸得失。

  而叶问的拳却是刚中带柔,看起来只有摊膀伏这三板斧,但是三三组合,衍生出了无穷的变化。

  二人交手好似跳舞一般,宫若梅左手在眼前虚晃,右手一招白蛇伏草,直探叶问的祠堂。

  叶问感到下边有风声,左手向下一摊,架住宫若梅的手腕,然后顺势一拳推出,把她推出两三步的距离。

  向下看了看,嘴角微抽,他前几天与宫羽田搭手之前,曾承蒙金楼的各家前辈指点套路,当时那位八卦掌的女前辈也是好拆祠堂,此时见宫若梅使出这招,不知是八卦掌的原因,还是因为性别的原因。

  转眼二人又打在了一起,拳脚相加宫若梅此时开始以刚对刚,正面交手,比之刚刚又激烈了几分。

  见宫若梅一个穿掌被叶问架住,借势施展擒拿,将宫若梅的胳膊翻过,宫若梅一个翻身,挣脱擒拿,左手一挥,借机前踏,越过叶问,然后一招回身掌打向叶问。

  叶问见她转到自己身后,便知有异,也是借力向前一步,躲开宫若梅的回身掌,然后一记寸拳打出,正中她的追身掌,宫若梅不敌退后一步,紧接着双掌打出,叶问接住来掌,借机一扭,想要再次擒住宫若梅。

  宫若梅见两只手被抓住,接着叶问的力道,跃到空中,两人脸庞相贴,互相凝视着,紧接着,宫若梅便借着叶问的力道跳到桌子上面。

  王学斌在旁厅看得清楚,宫若梅此时的脸红了,肩膀撞了姜叔一下,笑着打趣道:

  “你说老爷子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姑爷。”

  姜叔闻言误会了,尴尬的说道:

  “这...这得老爷拿主意,您要是有心,我可以帮您给老爷子提一下。”

  王学斌听到这话也是尴尬不已。

  “我说的不是我,是台上内个。”

  姜叔闻言反应过来说道:

  “嗨!您又说笑了,姑娘是定了亲的人,就算没定亲,也不会找一个有妻儿老小的人!”

  姜叔肯定的说道。

  王学斌看着台上交手说道:

  “嚯!那老爷子这笔算盘可是打砸了,保不准连姑娘都得赔进去。”

  姜叔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看叶问的眼神又认真了几分。

  二人战场越发的扩大,从台上打到了走廊,再从走廊打到了楼梯。

  二人虽然交手越来越激烈,但是二人的火气却慢慢的消下去。

  王学斌看到这里,知道胜负已分,以叶问的性格,若是没有火气,是不会赢一个女流之辈的。

  王学斌跟姜叔打了个招呼便提前离去了。

  再次来到后厨,见丁连山还在熬汤,问道:

  “前辈,这锅是什么汤?”

  丁连山见王学斌来了问道:

  “怎么?前边分出胜负了?”

  王学斌从旁边取出一个汤匙,舀了一勺汤尝了尝说道:

  “分出来了,叶问不会赢。”

  然后看着丁前辈说道:

  “丁前辈这汤确实有味道,下次再来还望前辈能不吝赐教。”

  丁连山看着认真的王学斌嘴角慢慢露出笑容:

  “只要你肯学,我一点不拉的全教给你!”

  王学斌闻言双手抱拳道:

  “那晚辈就谢过丁师了!”

  说完躬身一拜。

  丁连山也不阻止,宽声道:“一路小心!”

  然后看着王学斌顺了两个包子,留下一块大洋,便走了,他留在原地笑着说骂了一句“小狐狸”说完摇了摇头,继续添柴看火。

  王学斌当时吃饭的时候就听懂了丁连山的隐喻,只是当初他打算看完隐退仪式就回归的,便装傻假装听不懂。

  只是后来又应下这些人情,索性就再等两年,反正也不差这两年,一晃也就过去了,现世世界也不过多待一天罢了。

  王学斌回到旅馆,见姜叔正在收拾东西,问道:

  “怎么样,出结果了?”

  姜叔见来人是王学斌回到:

  “姑娘赢了,叶问把楼梯踩坏了。”

  王学斌听到这话笑了笑问道:

  “今儿晚上就走?”

  “嗯,我这里收拾东西,姑娘在楼下等着。”

  王学斌想到刚才回来时看到的两人,没说什么。

  回屋收拾好行李,拿起宝剑,下了楼。

  见到宫若梅和叶问聊完了,便放下行李,上前抱拳招呼道:

  “叶先生!”

  叶问听到招呼,温和的笑道:

  “王先生!”

  “哦?叶先生知道我?”

  “呵!武平王的大名我还是听过的。”

  王学斌听到这话笑了笑,说道:

  “此次机缘不足,没能和阁下交流,待到下次还望能和叶先生交流一番。”

  叶问闻言抱拳诚恳的说道:

  “随时恭候大驾!”

  王学斌也是一抱拳:

  “告辞!”

  说完三人上了马车一路向火车站走去,宫若梅坐在车上回头看着那伫立的身影久久不散。

第二十章 比武生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