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新兵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火车停了,车厢从外面被打开,所有人站在车厢里等待指示。

  一辆坦克缓缓从火车前驶过,站在最前排的许三多下意识的举起双手,身子向后躲。

  “那,那个兵!把手放下!你干什么呢你!你以为自己很幽默啊!”

  来人是高城,钢七连的连长。

  他是来押运这一批战车的,老的战车要运走,更换新装备,恰巧看见许三多的样子,实在是看不惯!

  “你下来!”

  高城见许三多没有动,再次强调了一遍:

  “下来!!!”

  许三多笨拙的跳下了车,脚下一个酿跄,向前跌了两步,撞到了高连长的身上。

  “哎呀!你站好了!你慌什么!”

  看着许三多的头垂着,怂不拉几的样子,看的高城气不打一处来,上手把他头扶起来,嘴里喊着:

  “把头抬起来!抬起来!”

  说完扭头看了一眼,见坦克连的坦克慢慢悠悠的走着,火气又上来了:

  “把那个破坦克给我开走了,坦克连别在这碍我事!”

  这时,指导员上前解围道:

  “所有人下车列队,快点。”

  高连长这才想起正事,说道:

  “欢迎大家来702装甲步兵团昂,大家小心点。”

  说完也懒得在这里浪费时间,继续检查装备去了。

  王学斌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

  他来之前看过这部电视剧,剧情也大致记得,他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制止。

  王学斌看过很多无限流或者同人小说,许多同人主角都会去拯救故事的原著主角或者配角,挽留遗憾,给他自认为更好的人生。

  但是王学斌确很不喜欢这样,这样的主角是高贵的,他们高高在上的品评你的人生,介入你的人生,把你的人生变得符合他的胃口。

  临了还要装摸做样的感叹一句

  “我看你过的太惨了,帮帮你,不用谢!”

  这样的人是他厌恶的,他对自己的评价只是一个运气很好的普通人,有着金手指的他才能够有资格跟这些原著主角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没有系统的他,可能也只能庸庸碌碌的过完一生,曾经的他把自己都弄得一团糟,他又何德何能去指点别人呢?

  他从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

  作为一个幸运儿,王学斌很有自知之明,他看过很多的小说。

  他自己对自己的处境也有所猜测,他也猜想过,自己的存在很有可能像那些小说主角一样,是小说里的人物,可能自己就是小说里的主角、配角或是反派。

  但是在此时此刻,在他自认为逻辑三观还独立自主的现在,他仍旧想要活出自己的精彩。

  哪怕要一天他的故事走到终结,起码他来过,活过,经历过,努力过,也奋斗过,走到最后,他会笑着迎接自己的结局,哪怕结局他不喜欢。

  他对自己的看法就是学习者、参与者、体验者。

  若有一天他改变了别人的人生,他相信是自己感染了别人,而不是自己拯救了别人。

  所有新兵下车列队,待到火车开走以后,所有人准备蹬车前往营地。

  “所有人都有,向右转!齐步走!”

  所有人跟随口令列队前进。

  高连长看着这群新兵没精打采的扭头喊道:

  “那谁,史今!”

  史今班长听到连长叫喊,立正答到,然后跑步上前。

  高连长见史今来了问道:

  “怎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这个,唱支歌唱支歌!”

  史今闻言答到:

  “报告连长,只会一首团结!”

  “团结就团结,唱起来唱起来!”

  高连长脾气比较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史今听到命令,起了个头: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团~结就是力~量......”

  新兵们在歌声的振奋下蹬车前往了营地。

  新兵下连之前都会先集中训练三个月,这三个月的训练内容是各种条令条例,军事理论,内务整理,队列训练,以及体能训练为主,旨在为日后下连队打下基础。

  这些东西对于王学斌来说没有任何困难,理论性的东西只要理解记忆就好,内务整理与队列训练有军训时打下的基础,上手也很快。

  而体能训练与擒拿格斗对于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因此,他轻而易举的成为了新兵连最突出的一个。

  他由于训练量达不到他的极限水平,在每天的训练结束之后还会自主加练,这种行为着实是很引人注目。

  部队编制以十一人为一个班,其中正副班长两名,新兵三个月都以班为单位进行训练,王学斌在二班,许三多与成才在三班,都是一排的,排长是史今。

  王学斌他们的班长叫刘志军,是石家庄人,人是六连的老兵,各项技能在他们连里也算不上拔尖,人是个慢性子,他们连长派他来也是为了了解新兵情况,留一手资料。

  王学斌是副班长,大伙是选出来的,因为他各项技能拔尖,而且为人随和,但凡有请教的他都知无不言。

  三班的班长是伍六一,班副是成才,由于都是副班长又都是尖子,所以成才总是和王学斌憋着点苗头。

  但成才毕竟年纪小,经的事少,也使不出来什么手段,只是平常在言语上挤兑一下,再使些恩惠,笼络笼络战友,再也就没什么了。

  这些小别扭王学斌未曾理会过。

  他能理解一个村长家的小公子哥从娇惯的环境走向部队这个熔炉里,成为普通的一个新兵战士那种落差感,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大家瞩目的对象,这并不为过。

  他那拙劣的手段无不昭示他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罢了。

  或许他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一道脊梁还需要时间,需要经历。

  但是成才还年轻,他还有充分的时间来成长,时间会让他像许三多那样,成长成一棵大树,能够为祖国遮风挡雨的大树。

  成才的那些小手段王学斌从来不曾点破。

  只是在每次训练的时候他都会压成才一头,经常在五公里越野时在成才前方晃晃悠悠的跑,抻的他没气力时就轻轻松松的套他两圈。

  成才也知道他是故意的,每次气的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因为王学斌的体能是公认变态级别的。

  五公里越野王学斌只需要16分钟就能完成,即使是伍六一班长也需要18分多才能跑完,而且王学斌跑完步看起来轻轻松松,让人摸不着底。

  自从王学斌来了以后,伍六一的成绩就从全师第二就变成了全师第三。

  在部队周六一般组织集体活动或学习或娱乐,高城连长也在这天来到新兵营,向大家介绍七连整体的情况。

  这是他招尖子兵的惯用手段之一,先用丰富的装备与连队训练项目勾住,然后找准尖子,待到分兵的时候,一网打尽。

  这招屡试不爽,虽然很招人恨,但谁让人家既有本事又有背景呢?

第二十七章 新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