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保密守则

  “同志们好!”

  “连长好!”

  高城听着这震耳欲聋的回答很是高兴。

  “好家伙,这家伙回答都带炸子音的啊!”

  史今与伍六一坐在一旁,听到连长肯定他们的训练成果,也是开心的很。

  高城佯装被喊声震到耳朵,一只手掏着耳朵,夸奖到:

  “不过你们现在有点兵样子了。”

  “都走烦了吧?”

  高城乐呵呵的。

  “不烦!”

  “不烦?不烦才有鬼呢!”

  高城笑着打趣道:

  “我都烦!”

  新兵们听到连长打趣,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跟你们说呀,你们这个队列要走不好,你们就是当一辈子兵,这个军队里也不会把你当个兵看。”

  “但有一点啊,别跟家里人写信就说当兵就是走队列啊。那过几天分到作战部队去那眼花死你们。”

  闲话说完高城开始炫耀。

  “别的不说啊,我那个侦察连,啊,九辆车,三个狙击组。那全是尖子兵啊!那都是像那个史排长这样的!哎,史排长!”

  “到!”

  高城说着把史今叫起来问道:

  “去年四月反坦克演习,你们班收拾掉多少辆坦克?”

  史今闻言答到:

  “报告连长,五辆!”

  高城得意的说道:

  “听见了没?五辆!你看这就是现代军人加科技含量的结果嘛。”

  说着他开始给新兵炫耀。

  “我今儿给你们讲讲我的侦察连的这个训练科目吧,啊!

  各型号枪械射击,当然是各种地形,啊包括夜战环境的。

  枪械原理、保养和维修,战车驾驶,车载火器的掌握,战车维修。

  单兵反坦克和反战车的训练,单兵反坦克导弹和防空导弹的掌握!”

  高城在上边介绍,许三多在下边小声的默背。

  “唉!那个那个兵!那个兵,你你,就你,你站起来。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高城刚开始讲话时就看见他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因为今天是周六,他也没有苛刻要求纪律。

  但是那个兵自从他开始讲话后嘴一直没停过,高城看着他嘟囔都忘了自己要讲什么了,高城便把他叫起来问到。

  许三多站起身来木讷的回答道:

  “报告连长,我,没说什么!”

  高城看了他一眼,以为他在说小话,没说什么,然他坐下了,接着继续讲解。

  “坐下吧。咱们接着讲啊。各型步炮的射击,团营属火炮的射击目标指示,无线电。那个兵,你站起来,第六个。你到底在那嘀咕什么呢?你能不能告诉我?”

  高城再次被许三多打断,他没想到这个兵胆子不小,刚被点名,坐下后还继续嘀咕,便再次把他提溜起来。

  许三多站起身来答到:

  “报告连长,我在背!”

  高城奇怪道:

  “背什么?”

  “就背你刚才讲的那些话。”

  许三多答到。

  高城闻言很是惊奇,他当连长那么多年,头回见到这样的士兵,感兴趣的问道:

  “哎哟哟哟,好啊好啊,那你背背,背我听听。我刚才都、都说什么了?”

  许三多闻言听话的背到:

  “各型号枪械射击,当然是地形,包括夜战环境的;还有那个...”

  背到这里,许三多有些记不清了,成才坐在他后边小声的想提醒他。

  高城想看看这个兵到底能记住多少,制止了成才的提醒。

  “你接着说,接着说,那个兵别说话。”

  许三多继续背到:

  “枪械原理、保养和维修。战车驾驶,车载火器的掌握,战车保养及简单维修,单兵反坦克和战车的训练,单兵反坦克导弹和防空导弹的掌握。”

  高城见猎心喜的问道:

  “哦哟哟,这个兵叫、叫什么名来着?”

  史今兴奋的站起身来答到:

  “报告,许三多。”

  史今也在为许三多露脸而感到高兴。

  高城此刻觉得这个士兵很是厉害,夸奖道:

  “许三多可以呀。不是,你、你懂不懂这都什么意思啊?”

  高城打算看看这个兵对这些理论性的东西了解有多深,准备以后重点培养。

  许三多楞楞的答到:

  “不知道啥意思。”

  高城心里好奇道:

  “噢不知道什么意思啊。那不知道什么意思那你背它干什么呀?”

  许三多闻言回答道:

  “我、我背会了,到时候好写信寄给俺爹。”

  高城和史今顿时犹如一盆冷水浇在头上,熄灭了所有的热情。

  高城顿时兴致全无:

  “噢……史今!”

  “到!”

  “你过来!”

  “是!”

  高城命令道:

  “你们排啊,今天晚上把保密守则抄写三遍啊!”

  史今立正回道:

  “是!”

  高城兴致缺缺的走了,留下了许三多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对。

  史今看着傻站在那里的许三多,无奈的命令道:

  “全体都有,起立,以各班为单位整理内务,一排都有,全体抄写保密守则三遍,晚上之前交给我,解散!”

  王学斌见到这一幕,什么话也没说,起立喊道:

  “二班全体都有,先整理内务,然后抄写三遍保密守则,然后交到我这里!”

  “班副,他一个人犯了错,凭什么呀,大家伙都要罚三遍,这不公平啊!”

  说话的是白铁军,是唐山的,说话带口音,是二班人,平日里有些油滑,但是各项训练完成的都不错。

  王学斌经常督促过他训练,但是他却老是耍滑头,逗贫嘴,好在他成绩在新兵连来讲还行,没有拖过后腿。

  王学斌听到这话训诫道:

  “大家都是战友,他不知道保密守则是他的错,作为战友团结互助是应该的,没有教会他就是咱们责任没尽到。

  所有人,抄的时候认真抄,这次要引以为戒,以后要时刻遵守保密条例,警惕泄密行为,明白么!”

  二班全体立正答到:

  “明白!”

  其他人听到这话虽然心里还有些不忿,但是都不好在说什么。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

  许三多出这样的洋相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队列训练分不清左右,向后转站不稳,立正腿并不拢,把伍六一急得嘴上直冒泡。

  伍六一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他和成才、许三多是老乡,他虽然嘴上说最讨厌搭老乡、攀人情的兵,但是他对这二人确实要更上心几分,尤其有王学斌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在前。

  许三多和王学斌一样几乎每天都要加练,只不过王学斌是觉得训练量小,练得是军事技能,而许三多练的是基础队列。

  伍六一每天加训许三多时候都恨不得把自己掐死,尤其是看见王学斌也在训练,尤其如此。

  而且王学斌每次训练的时候,他班长还会跑到伍六一面前说风凉话。

  “哎呦!你看着这新兵一个比一个了不起,瞧瞧人王学斌的身体素质,哪怕放咱们师里也是尖子,怎么样伍班长,看看我这兵,给指点指点!”

  “滚滚滚!”

  伍六一不耐烦的挥手道:

  “怎么着用我指点指点你么,看你能耐的,咱俩练练?”

  刘班长咧嘴笑着摇头不搭茬。

  “王学斌,王学斌,过来!”

  伍六一懒得搭理

  正在武装越野的王学斌听到伍班长的命令,跑过来立正喊了一声。

  “班长好!”

  伍六一看着他问道:

  “身体不错,以前干嘛的!”

  王学斌闻言回答道:

  “报告,以前是学生,但是练过武!”

  伍六一一听来劲了:

  “呦!练过啊,练得什么呀?拳击?散打?还是自由搏击?”

  王学斌笑了笑说道:

  “班长我练的功夫,老祖宗传下来的!”

  “哦,我知道,少林寺嘛,去年大比武的时候第一名就是武校的,听说从小就是练武术的,你练得怎么样?”

  伍六一听闻王学斌是练武术,顿时来了精神。

  王学斌缅怀的笑了笑。

  “练了小十年了,根基是孙门拳法,比较擅长的是三大内家,咏春八极,还有刀枪剑棍棒,长兵短打都能使唤两下。”

  刘班长听到这里也是惊叹道:

  “好家伙,还是个武林高手,怎么样伍班长,来指点指点?”

  “来来来,比划比划,别看我们钢七连是装甲侦察连,但是格斗水平照样拔尖,来,过两招。”

  伍六一说着摘下常服帽子,松了松领带,说道。

  王学斌看了看伍六一的着装,说道:

  “班长,你这衣服,也不适合剧烈运动,要不然咱下次再来,反正时间还长着呢,也不用急这一回。”

  伍六一一寻思也对,一个是穿着常服不大合适,另一个是许三多还在这里站着呢,最重要的是人家王学斌背着背包刚跑了五公里,这不是欺负人么,便说道:

  “也是,那这么着,明天下午吧,明天咱们练练,比完我教你点新鲜的,侦察兵的战术训练,比你们新兵训练有意思的多!”

  王学斌立正答到:

  “是!”

  刘班长听到这话就不干了。

  “我说伍六一,我好心好意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班的尖子,你这是恩将仇报,怎么,想挖墙脚不是,我告你,没门!”

  说着拽着王学斌就要离开。

  “走,别搭理他,就他那点东西我也会,咱去玩点不一样的!”

  伍六一笑呵呵的看着他俩走了,喊道:

  “明儿下午别忘了啊!”

  说着扭头看见许三多露着白牙在那里笑,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到现在队列都站不好,还笑,立正!”

第二十八章 保密守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