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耻辱

  三班所有人垂头丧气的回了营地,全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没有说话的兴致,班里一片死寂。

  许三多坐在角落里流着眼泪,没有人愿意搭理他,就连史今都没有心思关心他。

  春训结束了,大部队开回了驻地,七连三班,钢七连里最强的一个班,在这次演习中第一个被踢了出去。

  班里长年挂在那里的流动红旗被七班取走了,班里的所有人都好像事情没发生一般,只是训练更加的拼命了。

  许三多的训练已经由史今接过去了,这次他实在不好意思在麻烦大伙了,他知道大伙的心里对许三多有怨气。

  而王学斌,现在越发的沉默了,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在学习室学习。

  七连各个班的训练已经交由各班班长负责,有问题的时候来找他咨询一下,平常已经不用在操心了,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训练上,每天都筋疲力竭的。

  他希望借此来反省自己,发掘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念头。

  都说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王学斌非常认同这句话,来到这个世界,他又犯了老毛病。

  他抱着磨练自我的心思来到这里,但是却始终未曾融入集体。

  没有办法,当一群群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在你面前演绎时,你很难有真实感。

  一个人物出现在你的面前,他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你的一切对他来讲都是神秘的。

  但是你却了解他。

  知道他的姓名,性格还有经历。

  你知道他的未来、知道他的成就,甚至连他的隐私都瞒不过你。

  你如何能不产生优越感?

  王学斌就把这优越感隐藏在自己的谦虚之下。

  但是谦虚……

  世界上没有谦虚这回事,骄傲的背面是没有反义词的,谦虚只是比骄傲更合适生存的一种骄傲。

  他不在乎荣誉么?

  不可能!

  他只是不在乎这个世界的荣誉罢了。

  因为在他潜意识里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荣誉,什么热血,什么死亡与牺牲,不是他不在乎,当年他看着一张三好学生奖状都能乐半天,他怎么会不在乎?

  但是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讲就像是一场游戏而已。

  他是来升级的,其他人只不过是NPC罢了。

  他下意识的感觉这个世界是围着他转的,因为只有他是最特殊的那个。

  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被他摆弄的工具,达成目的途中的调剂品,为的是增加自己穿越途中的趣味性。

  他还是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他是佩服许三多不假,但是他佩服的只是那电视剧里的许三多。

  他曾经最讨厌别人介入他的生活,而此时,他不仅介入了七连的生活,他还把钢七连当做一个工具,一个用来来满足自己的优越感的工具。

  实话讲这种感觉很是迷人,一不注意就会陶醉其中。

  你想象一下电视剧电影小说里的人物,无论他们多么优秀,全都一个个赞叹拜服在你的脚下,那种感觉非常美妙,而王学斌就陷入其中。

  这次春训他原本就没有重视。

  当时的他心里只想着这次演****许三多成长的养分。

  他没有考虑了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所有人都是活生生存在的,他们有思想,有感情,有信念,也有坚持。

  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成千上万的人为了这次演习殚精竭虑。

  但是!

  钢七连一百一十七人!

  在战斗开始前就已经报销了!

  这是钢七连的耻辱!

  自建连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

  而这耻辱,就是王学斌与许三多合伙钉上去的!

  许三多抡锤,王学斌望风,他二人一个都跑不了!

  高城的那声声喝骂,就像一把刺刀,直直的刺入他的胸膛,恨不得将他的心剖出来看看颜色。

  连里没有人怪他,大家还是很看重王学斌,没有一个人认为这场演习是他的错!

  这是必然的,毕竟他们是无知的凡人......

  但是王学斌知道!

  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这一切的一切让王学斌更加的压抑。

  他更加努力的训练,希望让自己变得更加忙碌,无暇顾及其他。

  而关于许三多,王学斌已经没有心思再去顾及了。

  高城和指导员是全连惟一有权力住单间的人,十几平米的一间房。

  不过因为连带家具都只放了简单的几件制式,反而显得空空荡荡。

  看见史今进来,高城拖过一把椅子说:

  “坐下!别这副标准检讨姿态,那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今儿是想跟你商量件事。”

  史今一边坐一边说:

  “连长您说。”

  高城说

  “演习完后,这周时间都挺宽松,也没旁的事,我想趁机把七连整顿一下。”

  史今一颗心马上悬了起来:

  “连长您说的整顿……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跟指导员商量,先叫你过来聊聊,你想想什么意思?”

  史今低头想了想,说:

  “我知道了。”

  ”前两天吧,炊事班那边,对了,还有生产基地,他们一直管我要人,我就说七连没人,但是你...有时候你也得应付一下!“

  “不行!连长!”

  史今一听就明白了连长的意思,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高城很是纳闷。

  “哦!谁去都可以,他去就不行?”

  “他去就是不行,我去可以,但现在让他去就等于否定了他作为一个战斗人员的价值!”

  高城看着史今,无奈的说道说:

  “我今天平心静气说话,你也平心静气听着,别瞎袒护他。

  我知道这人不笨,记性一顶一的好,而且做事认真,小节上极为把细,放在公务班绝对是把好手,可他也根本是个心理上的侏儒。

  钢七连是一线的一线,这话我不用再嚷了吧?谁都想在家过好日子,可我这要的是能用得上的兵!”

  史今想解说什么,刚抬头,高城连忙摆手。

  “你先别说。

  一连一百一十七个弟兄,谁到这连来都是个缘分,我也不是非要把他推上绝路,实在不行,你看这么着。

  鉴定上我会好好写,团长对他也有兴趣,我想想办法,咱争取给他弄到公务班做个像模像样的兵,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这次没那……那鸡蛋的话,他这次演习其实表现很好。”

  史今说道:

  “那次挖掩体,他一个人就挖了两方土。”

  高城有些憋不住火了。

  “我这是侦察连,不用工兵。

  说到鸡蛋,我可告你,我已经一个星期不碰鸡蛋了。”

  史今连忙解释着。

  “他现在慢慢地也能摸着靶了,那天回来他哭了一路,倒是没晕车,我本以为他一准得吐呢……”

  高城又急了

  “你干嘛非得把他留这?”

  史今说

  “他喜欢这个,他不愿意去别处,他现在已经慢慢上轨了。”

  “可这对钢七连来说是个理由吗?”

  高城问到。

  史今诚恳的说道:

  “不是……可对我是,我只是个小班长,朝夕相处的那十一个都是兄弟,我得想想他们以后的做人。

  许三多要走,不管怎么个走法,那都是一败涂地,照您的话,他这辈子就得在心理上做个侏儒。”

  高城说道:

  ”好,你对。

  可各班差距本来不大,而三班一直是拔尖的,这一下子,三班被拖成倒数第一,倒数第一做长了是要兵心大乱的,我怕这一个人拖垮了我最好的一个班。

  再说倒数第一的班,这一班之长,我托关系,想办法,想帮他进军校,让他提干,可现在彻底没戏了……

  就这个人呛走了我最好的一个班长。“

  史今有些惭愧。

  ”我没那么像样,我也没什么太拿手的。“

  高城头扭到一边,看着墙上的一张张相片说道:

  ”是,你没什么强项,可你这个班的每个兵都能跟着你去死,就这向心力,你让我还能要求别的好处吗?“

  史今犹豫了一会说:

  ”连长,就算是吧,可这向心力怎么来的?还不就仗着像现在这样,什么事情我都先想着他们吗?“

  这一下,高城噎住了,他挥挥手,站起身走进里屋,哑言地苦笑着。

  史今在门外敬了一个礼,走了出去。

第四十章 耻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