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第一天

  史今正在野战的车场上调整车上的高射机枪,同时安装激光发射器。

  扭头看到王学斌把迷彩涂得满脸都是,笑着说道:

  “少涂点,这玩意可不好洗,弄不好能挂半个月!”

  “没事,多涂点,防蚊子!”

  王学斌涂得是野战伪装迷彩油,除了伪装还有防虫作用,据说美国有先进的甚至能防红外、热成像侦测。

  不过这个实在不好洗,有的会搭配专用洗涤剂。

  用香皂洗也能洗,但是得洗不少遍。

  王学斌不是第一次涂了,但他这次涂得格外认真。

  其他人还在嘻嘻哈哈的整理装备,只是把这场演习当做平常训练似的。

  王学斌在一旁看着,他不止一次提醒过他们说这次演习很重要,但是没人在意。

  他希望用自己严肃认真的态度感染别人,但是大伙都以为他是第一次参加演习紧张而已,伍六一还劝他别把这当回事。

  因为以前的演习大家都参加过,就跟演戏似的。

  红蓝双方模拟作战,红军经过艰苦奋斗打败了蓝军,然后大伙一块吃顿饭喝个酒,下次红蓝双方对调,又是一场演习,没有例外。

  没有人会想到这次要玩真的。

  实话讲钢七连表现还算好的,好歹大伙在做战斗准备,有的连现在还在休息,没有进入状态。

  清晨,第一发绿色信号弹在森林间悠悠升起。

  随着低沉的引擎声,七连的步战车迅速抢占了林地间的主要通道。

  车上所有的枪炮全部对准了林地外那片未知的空地。

  连长指挥车里,高城正在几个武装的士兵中用车内通话系统呼叫着:

  “各班注意,各连于三分钟后向453方向发起冲击,我们的任务是以最大机动速度抢占蓝军防区的034高地建立阵地,如果可能,对敌纵深进行火力侦察。各车准备,看红色信号弹行事……”

  七连所有人闻令而动,但蓝军一直没个动静!

  指导员在一旁猜测:

  “他们不会准备打阵地仗吧?”

  高城摇头否定:

  “咱们是装甲步兵,他要有阵地咱们就有靶子啦。”

  一发红色信号弹终于升上了天空,高城立刻兴奋地呐喊着:

  “冲击!”

  钢七连的两杆连旗,八面威风地打了起来,十辆步战车以五十公里的时速射了出去。

  然而,那发红色弹还没落地,从七连侧面的山峦间,几架直升机已经贴地爬升,后发而先至地冲向高城连冲击的山头。

  “发现蓝军!发现蓝军!”

  车里的通话器响成了一片。

  车上的射手迅速把高机摇低,瞄准。

  “别打啦!根本就在有效射程之外嘛!”

  高成气得砸车上的钢板

  “这事就透着不公平!他妈的冲击速度比咱们快了整整六倍!”

  王学斌听着通话器里凌乱的声音,心里也有些发紧,他是见过战场的,尽管当时只是小规模低烈度的抗日敌后战场,但依旧是残酷无比的。

  当时十六人的队伍只有九支枪,有四只还是他带来的,一场战斗,半小时,只剩他一个人侥幸活着,那种残酷远不是现在这演习能比的了得。

  就这一会的工夫,直升机已经沉入山峦,明显是占领了七连要占的那块阵地。

  这时,通话器里传来了团长的声音。团长发火了:

  “七连长你胡咧个啥呢?乱我军心!”

  高城知道不对,忙应了一声:

  “是!”

  团长在通话器里大声地嚷着:

  “原定计划!你记住,指挥室里的人要的就是这种不公平!”

  “是!继续冲击!”

  高成命令钢七连,插向那处莫测高深的山头。

  现在所有人都发觉了这场演习的不寻常。

  领头车刚接近山地,从林地里一声轰响,车体上的激光装置感应到激光光束,冒出了白烟,那杆“装甲之虎”的旗顿时被白烟淹没了。

  “下车!下车!各连协同进攻!”

  高成指挥着。

  一辆车的舱门还没打开,又一股白烟冒出。

  士兵们骂骂咧咧地从车里钻了出来,一个一个地都翻出了白牌。他们都“阵亡”了。

  “散开!五十米间隔推进!”

  高成看那两辆车上的兵,气不打一处来:

  “平常说什么呢?上车要猛,下车要快!没下车折损五分之一!躺下,你们现在都是尸体!”

  话音未落,一声怪异的枪声传来,高城下意识地闪了一下。

  “连长,你也挂啦?“

  有人喊道。

  高城说

  “没打中。”

  又是一枪。这一次,高城顾不得叫喊了,只是使劲地把身子伏低。

  机枪手和狙击手扑了上去,伍六一支开枪架对着目标区域就是一顿猛扫。

  但在甘小宁的瞄准镜里,除了摇晃的草丛,空无一人。

  战场忽然沉寂了下来。

  七连也算是训练有素了,两个班迅速从左右掩了上去。

  几名士兵从不同方位扑进目标区域,也是一通扫射,但什么目标也没有,看到的只是他们自己的弹壳在纷飞。

  但七连很快就学乖了,他们的步兵随时在前沿警戒着。

  这时的高城,正看着一个空筒发愣。他身边的士兵也没见过,便问:

  “这是什么,连长?”

  高城说:

  “是一次性使用的火箭发射器。”

  指导员指导员就惊讶了:

  “他们用的不是四零火吗?”

  高城马上翻了翻手上的弹壳:

  “他们用的也不是八一杠,这根本不是七点六二的子弹。

  他们打的全是三发点射,八一杠是没有三发点射功能的。

  刚才那两个点射明显是冲我来的,先打车,把人逼下车再打指战员,这需要极好的观察力和心理素质。”

  “咱们到底在跟哪个国家的军队打仗?”

  指导员不由问道。

  “当然是中国军队!”

  指导员说:

  “那就等主力部队到达再推进吧?”

  “那是老美才能干出来的事情,海陆空三军协同对抗小小游击队。”

  高成死死盯着前方,对指导员说:

  “我推进,你在这里接应。”

  沉寂的战场忽然又响起了爆炸和枪声,那是来自七连的后方。

  七连的士兵以班为单位,在林地间推进着。

  他们现在已经弃车就步了。

  丛林间山峦间不时冒出些零零星星的枪焰,弄得七连想还击的时候都晚了。

  甘小宁的头盔上忽然冒出白烟,他只好摘下头盔,躺倒在了地上。

  “我没听见枪响啊?”

  他倒在地上大声抗议道。

  “微声的!各班化整为零,发挥个人优势!”

  高城用手势指挥道。

  伍六一的机枪顿时打得震耳欲聋。

  “连长说什么?”

  甘小宁问道。

  他就躺在伍六一和王学斌的身边。

  “微声的!”

  王学斌对他说。

  “你死了,枪我用一下!”

  王学斌趴下捡起狙击枪,连上激光,将八一杠背到身后。

  “你会用么?”

  甘小宁好奇的问。

  “死人别说话!”

  甘小宁翻了个白眼,躺下不动了,时不时的还翻个白眼,假装死人。

  大部队终于到来了。

  指导员望穿秋水,终于望出了满脸的喜色。

  这时,打头的车忽然冒出了一股白烟。

  坦克连连长乖乖地从车上跳下,很守规矩地翻出了自己的白牌。

  “让人家摸啦!又是地雷又是炮,炊事车、补给车都让人给炸了!指导员,要不先让炊事班埋锅造饭吧?他们活着的不让吃,咱牺牲的可还会肚子饿呀?”

  指导员气得一挥手,道:

  “我还没牺牲呢!”

  说完向着等候的步战车跑去。

  王学斌的瞄准镜里,找到一个淹没在树丛后的人影。

  枪声清脆一响,将树丛后的人影打出了一股白烟。

  王学斌猛地跳了起来,窜到旁边的树后,换出八一杠据枪警戒。

  “去看看!到底是哪支部队!”

  高城命令道。

  伍六一跟王学斌他们冲了出去。其他人成散兵线在后边跟着。

  可他们挑开树丛一看,后边空空如也。

  白铁军不满地喊了起来:

  “他们违规了!被打中了还跑!”

  没有违规,是两个人,活的把死的背走了。

  王学斌看着脚印说到。

  这时伍六一看见地上的九五式步枪,想要俯身去捡,还没起身就被王学斌拦下,伍六一不解的看着他,他指了指地上那根纤细的饵线。

  王学斌走上前去,顺着饵线找到一颗手雷,安全栓已经拔出,只是用线绑着,一旦触碰立刻炸响。

  王学斌攥住安全栓,解开线,挥手向没人的地方扔去,轰的一股白烟冒出,映得伍六一的脸白了,后背一股冷汗冒了出来。

  ”我的天,要不是你我就交代了!“

  伍六一苦笑着说:

  除了几个通信员以外,高城周围坐的都是已经战死的人。

  高城看了看,不知说什么好。

  其他的死者也很是瘆得慌。

  几个士兵气急败坏地跑过来:

  “报告连长!”

  一边喊,一边给他看手上一个牌子,上边写着

  “水源已投毒”。

  “什么意思?”

  “咱们去打水,就看见这个牌子了。”

  高城看着牌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大家嚼压缩干粮吧。”

  回头看了一眼死者们。

  “你们可以去喝水。”

  甘小宁几个却不去,而是带头拿出野战口粮艰难地嚼着。

  高城有点看不过,嘀咕着说:

  “这事你们不用讲什么义气。”

  甘小宁做了个鬼脸,一口一口艰难地咽着。

  这时指导员从步战车跳下,往这边走来,他告诉高城:

  “刚跟指挥部联络过。主力攻击部队改变计划移师回防,原地固守,推进三十公里的目标恐怕是没法完成了。”

  高城只好合上了手里地图:

  “咱们不是攻方吗?怎么现在倒打成守方了?”

  指导员说:

  “团部的决策是对的,装甲部队的弱点就是难以隐藏和依赖后勤,冒进绝不是个方法。”

  高城说:

  “那就布防吧!”

  说着他看了看周围的士兵,满腔的怒气没处发。

  “今天晚上看来得在这里过夜了。”

  战地上的夜,连车影都看不清楚了。

第四十三章 第一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