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交战老A

  幽暗的森林里,一个警戒的哨兵忽然被身后的一束红光套住了,随着,一声轻微的枪声,哨兵也死去了。

  几乎与些同时,车灯刷地全打开了,枪炮声顿时响成一片。

  照明弹中,有人影在树林中飞蹿着撤退,但所有的枪炮都追随了过去。

  随后,又沉寂了下来。

  三班向假想敌撤退的方向搜索而去。

  “肯定收拾了四五个!这回算是把他们狠狠地搞了一下子。”

  洪兴国有些暗暗地兴奋。

  跑回来的史今却说:

  “报告连长,报告指导员,他们又把尸体背走了。”

  高城有些无奈地笑了:

  “这倒是个好作风!连尸体都不留给敌人?

  背吧背吧,一个人总得有两个人背,咱们的要诀就是多给他制造几具尸体。”

  “可咱们还不知道他们是谁。”

  史今担忧道。

  高城的脸色沉了下来,这确实是个问题。

  “应该是特种部队,常规部队里咱们应该是最牛的那一批了!”

  王学斌在一旁蹲着,看着脚下的枪说到

  高城闻言猛地一抬头问道:

  “怎么个意思,特种部队?”

  高城是知道特种部队的。

  他家弟兄两个,他是老二,大哥高龙好武,练得一手少林拳,十六岁参军上战场,作战英勇,后来好像就进入了特种部队,因为保密条例,他知道的也不多。

  “你说说,你怎么判断的?”

  王学斌捡起九五式步枪说道:

  “这种枪我见过,咱们国家产的!”

  说着看了看枪身。

  “QBZ-95应该是九五年制造的,九七年回归的时候,咱们的人就拿着这把枪,咱们还没列装,那肯定是秘密部队用的!”

  史今接过枪比划了一下说道:

  “你知道这支部队么?”

  高城也看着王学斌等着听他的解释。

  哪知道王学斌摇摇头。

  “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个部队,具体的东西那都属于国家机密,我一个大头兵哪知道啊,但是无论怎么样咱们再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努力做到最好,输了就认头呗,那还有别的办法?”

  指导员在一旁听到王学斌说这个,赶忙喊道:

  “王学斌,你是军人,怎么能说这丧气话,你这是扰乱军心知道么!”

  说着还看了高城一眼。

  高城却没注意这些,只是拧着眉头看着那把枪,不知在想些什么。

  “指导员,真不是我说丧气话,咱们到现在了,他们的番号、建制、装备、人员数量啥都不清楚,就连他们的作战目标咱们都不知道,只能庆幸这是场演习,这要是实战......”

  王学斌的未尽之意大伙都能听懂,所有人都看着漆黑的树林沉默了。

  第二天,士兵从各自的隐蔽地点醒来,因为怕被打夜袭,都根本不聚在一起休息。

  王学斌睁开眼睛,缓了缓神,看了看其他人,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昨天晚上在树上眯了一会,没睡踏实,好在体格壮,影响不大。

  他跳下树来拿出背包里的压缩饼干,直接往嘴里塞。

  这压缩饼干又干又硬,没水很难吞咽,但是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水源了,喝的水都要省着,洗漱就更别想了。

  王学斌吞了两块饼干,感到胃里有点饱腹感就没在吃,这玩意实在是吃腻了。

  他从包里取出两块,走到伍六一旁边,递给他。

  伍六一此时正犯烟瘾,见到王学斌递过来的压缩饼干,站起身来,在身上使劲蹭了蹭手,接过饼干,打开就吃。

  他一边吃着一边想要说些什么,突然感到对面草丛有反光,他下意识推开王学斌,同时大声喊道:

  “卧倒!”

  这时,只听对面三声点射,打中了王学斌刚才站立的地方。

  七连所有人听到枪声,都下意识的找到掩护。

  王学斌倒在一旁,有些发愣,伍六一就这么牺牲了。

  王学斌看着伍六一摔在那里,身上冒出一股白烟,脑袋嗡的一下就蒙了。

  此时的他有些分不清演习和战争,心跳加速,气血上涌,一股压抑已久的暴戾再次涌上了心头。

  其他人正对着对着假想敌方向开伙。

  瞬间枪声大作,但是却没见对方到伤亡。

  枪声慢慢停了,所有人都不敢探身,没人知道敌人在哪。

  一时间战场安静无比,没人敢发出声音,场面十分的压抑。

  王学斌默默的地闭上了充血的双眼,集中注意力,试图听见什么。

  他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心跳也越来越快。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心跳突破一个阈值,大脑思维瞬间变得无比灵活,周围的时间仿佛慢了下来。

  敏锐的直觉瞬间发现对面的一丝不和谐。

  回身,开枪!

  对面冒出一股白烟,干掉一个。

  其他人乘胜追击,顺着白烟的方向扫射,阻止他们带走尸体。

  只听对面远处一声枪响,一个排长瞬间被白烟淹没。

  “狙击手!”

  史今大喊一声,推着许三多躲到树后。

  而王学斌却提着枪,从树后走了出来。

  史今见状连忙喊道:

  “回去!有狙击手!”

  王学斌此时面无表情,眼皮微微下耷,看人好像看一片空气似的,但骨子里却流露出一股凶悍的气场。

  王学斌摇了摇头,声音不大,但很坚定。

  “跑了!”

  说完,他看着连长,也不吭声。

  此刻大家都发觉王学斌的陌生,所有人都感觉心里毛毛的。

  高城看着王学斌,眼神里也是一片凝重。

  他知道这是杀气,他父亲和他大哥都有这股子气质,他现在感到的这种危机感,是生命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

  他深深的看了王学斌一眼点了点头。

  史今也明白他俩的意思。

  “三班都有,跟我冲!”

  许三多听到命令撒了欢似的就冲了出去。

  史今和白铁军他们也都跟上了。

  王学斌看了看自己的装备,利落的将狙击枪摘下来,递给成才。

  成才接过狙击枪,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他

  “会用么?”

  王学斌问道。

  成才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点点头,拿起了那把他做梦都想得到的狙击枪,熟练地检查枪况。

  王学斌见他接过枪,没再说话,向着敌人逃跑的方向奔去。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就看不见人了。

  “呼,妈呀太凶悍了!”

  甘小宁此时才松了口气,刚才他看着王学斌连声都不敢出。

  其他人也没想到王学斌还有这一面。

  平常王学斌总是好言好语的,从来都没发过脾气,即使他在骂你的时候你都能感觉到他开玩笑的意味,他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文人似的。

  你总能感觉到他的礼貌,他的文质彬彬,就连他骂人的词语都是那么的委婉,脏字都不带,甚至有时候都会忽略他是功夫高手。

  就连最了解王学斌的伍六一都无法把他与刚才那个暴徒联系在一起,七连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王学斌此时戾气上涌。

  史今是三班的班长,人非常好,脾气温和,对人诚挚,能力也很强,可是王学斌来了三班以后,他跟史今却总是隔着点什么,许三多来了以后尤其如此。

  反而是伍六一,他对王学斌是真的交心了,他们可以说得上是不打不相识。

  平常无论有什么好处,他总会惦记着他这个小老弟,是真真正正把王学斌当弟兄了。

  而王学斌也没辜负这情谊,但凡是伍六一的事,他从没驳过面子,无论是训练格斗,还是训练许三多,只要他说出来的,王学斌从没打过一点折扣。

  因此见伍六一牺牲他才会如此愤怒。

  王学斌不多时就追上了史今他们。

  他们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对面树后面隐约能看见两个人影。

  “就俩人么?”

  史今点了点头:

  “就只有他们俩,再往前是死路,堵住了!”

  王学斌闻言仔细的看了看,顿时发觉有异。

  “不对,只有一个,另一个跑了!”

  白铁军听到这话有些不敢相信:

  “不能吧!死路他跑哪去呀?”

  说想要探出头观察一下,可是头刚露出了一点,一声枪响,白铁军僵住了,一股白烟遮住了他欲哭无泪的表情。

  王学斌见此不为所动,向着史今他们打了个手语,示意他们先走。

  史今关心的看着王学斌,有些迟疑。

  王学斌再次示意他们先追,自己掩护。

  史今看了一眼许三多郑重的点了点头。

  王学斌用手比划。

  “3”

  “2”

  “1”

  王学斌一攥拳头,瞬间伸出枪口顺着敌人的方向火力压制。

  史今趁机带着许三多从左边坡下的盲点绕了过去。

  而此时在,对面的是老A的齐桓。

  原本袁朗带着齐桓和另一名特种兵来侦查情报,原想着看能不能摸掉这支连队的主官。

  哪知道刚到那就被发现了,本来想摸掉主官,结果主官没摸着,自己还搭进去一个。

  他们的兵可比排长什么的值钱多了。

  无语的袁朗和齐桓只得掉头就跑。

  就算是特战队员也很难在正面战场干掉那么多精锐,跟何况他们还有装甲车呢,就他们两个人几把枪,一点重武器没带,留下纯属送菜。

  他们之前考察过地形,在正前方有一个六米左右的峭壁,很陡峭,一般人没有安全绳很难爬上去。

  但是作为特种部队的他们,攀个峭壁小菜一碟,为了保证安全,他们还做过几个伪装,万一要是有人追的话可以借助伪装把敌人引到岔路上去,而他们选择最难走的路,从峭壁攀登上去。

  可是谁知道这回碰到一个愣头青,也不辨认痕迹,径直的往前追,关键跑的还倍儿快,没多久就逮住他们俩人的踪影了。

  史今倒是发现痕迹了,但是他担心许三多,便叫其他队员去岔路,他和白铁军继续追。

  齐桓见后边有人追来,主动要求留下来牵制。

  反正演习已经快要结束了,他还想着看能不能趁这机会再捡两个人头。

  袁朗也是相信战友的实力,嘱咐了一句小心就走了。

  留着齐桓在这里牵制。

  此时,齐桓正趴在树后面默默数着,八一杠的装弹量只有三十发,即便是单手换弹也需要两到三秒,这时间足够他冲上去了。

  一梭子子弹打完,王学斌收枪换弹,齐桓趁机摸了过来。

  王学斌听着脚步声,心里也不慌。

  旁边的白铁军眼睛看着王学斌滴溜溜的转,王学斌撇了他一眼,伸手抄过他的枪,看也不看,伸出枪口就冲脚步声处扫射过去。

  齐桓急忙找掩体。

  按说死亡人员的红外发射器是不管用的,但是齐桓不敢赌。

  而王学斌此时却趁机翻出来,拿着白铁军的枪一边压制,一边逼近。

  二人距离不过三米,但是齐桓不敢露头。

  王学斌慢慢的逼近着,突然听到拔栓的声音,瞬间猜到对方要扔手雷。

  他立时暴起,两步跃到了齐桓身边,踢飞了他的手雷,一把攥住他的枪,把枪口推到一旁。

  齐桓手雷被踢飞,也不着急,他顺势后倒,想要借体重的力量把枪抢回来。

  王学斌却不给机会,左手使劲拉住枪身,一只脚顺着枪身别住对方的胳膊,顺着对方关节一跪,锁住了一只手,将对方的长枪向着旁边一扔。

  齐桓用力挣扎着,另一只手抽出手枪,想要反抗。

  王学斌双臂别住对方的手,顺着他的关节锁住,而两只手却习惯性的搭在了齐桓的脖子上,想要用力一扭。

  就在这时连长带着指导员赶来了,高城看见王学斌的手搭上了俘虏的脖子,急忙大喊一声:

  “住手,这是演习!!!”

  王学斌听到喊声身子一震,双手的力气松懈下来。

  慢慢的放开齐桓,连里的战士急忙赶上前来拿住齐桓。

  而齐桓也是一身冷汗,刚才他是真的感觉到对方想要杀了他,他已经感觉到对方手上的力量了,再晚一秒他就没了!

  此时的他真的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靠坐在那里的王学斌,想要记住他似的。

  高城看了一圈,没见到史今和许三多他们,扭头问到:

  “他俩呢?”

  王学斌闻言勉强的抬了抬头,伸手指了指峭壁方向说道:

  “那边,还有一个!”

  高城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命令道:

  “指导员,你在这守着,我过去支援!”

  指导员点了点头说道:

  “放心,这里有我!“

  高城又看了一眼王学斌,带了几个人走了。

第四十四章 交战老A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