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守营

  王学斌独自将所有卫生区清扫了一遍,并不脏,七连的内务标准是相当严格的,即使是即将离开七连的人,也不会忘记把自己的卫生保持干净。

  收拾好以后,他来到连长宿舍,本打算叫高城一起去吃饭,但是来到门口发现门锁着,屋里放着声音很大的交响乐,在音乐里纠缠的还有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他敲了敲门,里面立马没声了,王学斌见此便没有再打扰。

  这时,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他迅速跑过去接起电话。

  “报告!”

  “命令:即日起钢七连留守人员在六连食堂吃饭!”

  “是!”

  王学斌挂掉电话,再次来到连长宿舍,使劲敲了敲门。

  “报告连长,即日起我连战士与六连一起吃饭!”

  “我知道了!我不太舒服,你自己去吃吧!”

  高城门也没开,大声喊着,尽管他努力压抑,王学斌还是听出了哭腔。

  “是!”

  王学斌没再说什么。

  有些事情说与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设想与现实也有着很大的差异。

  王学斌预料到了自己会守营地,每个连队只能推荐一人参加老A选拔,而钢七连能够达到标准的人够一只手了。

  他猜到了自己会留下,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他才发现一个人撑起钢七连是多么的艰难。

  他站在六连门口,六连一百多人,三个排,十个班,按顺序拉歌进食堂。

  到了他这里,只有一个人,这时他才真切的体会到许三多一个人看守七连时的执著与信念,许三多做到了,他也不会差。

  “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

  王学斌一个人站在那里嘶吼着,唱的很难听,尽管跑调跑的很厉害,但是声音非常大。

  他不愿意!

  他不愿意被六连盖住他的声音!

  六连的连长过来拉他,想要把他拉进去,但是拉不动,王学斌的脚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似的。

  唱完歌,王学斌向六连长敬了个礼,拿着饭盒走了进去。

  一进食堂,六连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一道道目光好像一把把利剑,直刺他的脸庞。

  他没有在意,找到一个空位,立正站好,目不斜视站的很直。

  六连长跟在后边,见他如此很佩服,也无奈,六连长知道,现在无论给他什么优待都是对钢七连的一种羞辱。

  “准备凳子!坐下!吃饭!”

  王学斌坐了下来拿起碗筷大口的吃起来,桌子上的其他人稀罕的看着他,王学斌他们都听说过,连长不止一次拿王学斌做榜样,现在人坐在面前,都觉得很新鲜。

  王学斌吃饭很快,以前就很快,现在就更快了。

  吃完了饭放好碗筷,带着饭盒来到饭馆,要了点吃的,带了回去。

  到了连里。王学斌将饭盒放到了宿舍门口的地上,敲了敲门。

  “报告!连长。饭打回来了,记得吃!”

  屋里没有回话,他也没在意,回到三班的宿舍,看起了书。

  看的是英语单词,这些东西他早还给老师了,学的本来就不好,再加上这么多年没看过,现在捡起来很吃力。

  他学这个到不是为了考试,只是在为将来出国打基础,因为他总归是要到国外去闯一闯的,他现在就在做准备。

  因为学习的目的不同,现在的他可比当初在学校用心多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卡车声,一名尉官带着几名士兵走进七连的宿舍。

  他们是来接收物资的。

  王学斌听声音走了出来,见到有人来了,敬了个礼!

  “首长好!”

  上尉回了个礼。

  “你们连长呢!”

  高城听到有声音也出来了,穿的板板正正。

  那尉官见到高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们是炮营的,团部让我们来接收物资!”

  “想啥拿啥!清单在活动室的柜子里!”

  高城的口气很不好,但是上尉没有在意,敬了个礼,跟着王学斌走了。

  王学斌把他们带到了活动室。

  很快,除了墙上的锦旗和奖牌,他们把七连的东西都搬光了。

  什么都没有留下。

  最后,还有八张高低床,打算明天搬。

  临走的时候,上尉很内疚地说道:

  “我们并不想拿,真的,团里下的命令。”

  王学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外边的空地上,停了三辆卡车。

  各连各营的兵,将各种想得到想不到的家什,不停地搬到了卡车上。那样的情景,看上去真是有些凄惶。

  七连只剩下了两套桌椅,几张床,别的都没了,锦旗和奖牌王学斌收了起来,等待着再次取出的那天。

  王学斌看着空荡荡的营地,叹了口气,又笑了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叹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情绪,没有任何的刻意与伪装。

  回到屋里呆呆的坐在桌子前,眼睛无神的看着课本,思绪分飞,坐了很久。

  慢慢的天黑了,王学斌也没有开灯,而是直接躺到了床上,准备睡觉。

  这时屋里的灯被打开了,来的是高城,抱着被褥站在门口,没有进来,但表情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那什么...我就是...今儿晚上我能睡你们宿舍么?这个吧...这连长宿舍住烦了吧...有时候,就...就想到新兵宿舍来住一宿!”

  王学斌起身看着高城,皱了皱眉头。

  “就一宿!”

  高城不知道为什么,见到王学斌皱眉头就有些发憷。

  王学斌却是没在乎这个。

  “手受伤了?”

  高城自己都没注意,他的手被剌了一个口子。

  王学斌接过被褥放在了上铺,拽着他的胳膊来到了桌子边,拿出了碘酒纱布,给他消毒包扎,高城僵在那里不敢动。

  上午王学斌刚吼了他一通,他以己度人,总觉得王学斌现在还没消火,但是硕大的连队就他们两个人住,他害怕,怕寂寞,更怕黑。

  他来时已经打定主意了,他就说一遍,王学斌只有漏出一丝嫌弃的表情他立马就走,哪怕一晚上不睡觉也不看他脸色。

  他已经寻思好了,设计了好几种方案,要是王学斌露出不屑的表情他怎么办,要是露出嫌弃的表情他怎么办,要是再吼他他怎么还嘴,就连词都想了好几套,结果一来全打在了空处。

  王学斌给他包扎好手以后,帮他铺展褥子,说道:

  “连长,你在上铺睡吧,我准备熄灯了,已经吹过号了。”

  高城楞楞的点了点头,王学斌的表现不在他设想范围之内。

  其实王学斌根本没有高城想象的那么生气,今天上午不仅高城在找茬发邪火,其实王学斌也一样。

  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让他肚子里攒了一肚子火,这股火气是没来由的,是一股无名火。

  恰巧高城撞枪口上了,便被王学斌逮着发泄了一通,发泄完了也就完了,不会去记挂什么。

  若是明天高城要是还记挂的话,王学斌绝对会主动去道歉,他拉的下这个脸。

  在王学斌心里这些都是小事,记仇什么的不值当。

  他是典型的天蝎座,是那种原则卡的很死的人。

  触及不到,那就一点事没有,一旦触及,那就是不共戴天,报仇不隔夜不说,什么时候回想起来,还会在想办法再给你一下,不存在和解这一说。

  高城躺在床上有些噎得慌,他已经做好再吵一架的准备了,现在整得这不上不下的他着实有些难受。

  他越想越不得劲,在上铺探出半个头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王学斌问道:

  “我说,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王学斌闻言睁开眼奇怪的问道:

  “说什么?”

  高城翻过身趴在床上,脑袋完全探出来。

  “就比如骂我两句,或者吼我一通......”

  王学斌笑了笑:

  “骂你干嘛?”

  高城来劲了:

  “你上午可不是这么干的啊,我可还记着呢!”

  王学斌嘴角翘着:

  “怎么,要不我给你道个歉?”

  “哎~别别别!”

  高城说着把头爽了回去。

  “其实吧,我觉得你说的也挺有道理,上午那事吧,你得理解,对吧,我那不是冲你,就是,就是心里有火,真不是冲你!”

  王学斌能理解他的意思。

  “其实我也一样,知道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是为了国家,为了大局,可是这事落到头上谁能无动于衷呢?”

  高城也沉默了良久。

  此时高城不再是连长,王学斌也不再是班长,他们更像同病相怜的战友,一起经历着动荡的变局。

  “我哭过了,以前我打死都不相信自己能说出这四个字,我来你这就是睡不着,想找一个能说话的人。”

  高城坐了起来,点了根烟。

  “你见过我这种光杆倒霉蛋连长么?”

  王学斌笑了笑:

  “你是第一个!”

  高城只是为了找个人倾诉,因此也没在意王学斌的反应。

  “我...我给你说个事啊!我跟别人都没说过,我是那个,被别人,叫做将门虎子的那号人!”

  说着高城将烟熟练地掐灭在床沿,随手扔到地下。

  回身靠坐在枕头上。

  “我爸...我爸是...我,先声明啊,我,从来没靠过他,团里也没人知道他是谁......”

  高城在强调着什么,下铺的王学斌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人争一口气,有多少条路,我就走最难的那条,才是自己的,对不对。”

  高城又探出头来寻求认同,王学斌回答道:

  “没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捷径好走!”

  高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开始继续说了。

  “我从军校毕业那年,他正好当军长,那个军的我就不跟你说了...”

  “咱们军的!“

  高城听见王学斌的话窜了起来,差点没摔下来。

  “你怎么知道?”

  王学斌平静的说道:

  “班长告诉我的!”

  高城愣了一下。

  “史今?他怎么知道”

  “全团人都知道......”

  高城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怎么可能全团人都知道呢?”

  “班长说的是怎么可能全团人都不知道,也就是你自己以为全团人都不知道!”

  高城有些受打击。

  “这么说,我像只猴子啊,对着太阳活蹦乱跳,还以为自己天天向上呢......”

  王学斌听出了高城的失落。

  “你觉得呢?”

  王学斌在下铺问道。

  “什么?”

  “我是说你觉得自己靠他了么?”

  “我这......”

  “怎么?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

  高城沉默了。

  “以前吧我一直觉得钢七连是最牛比的连队,可是......”

  “可是什么?“

  王学斌问道:

  “可是这次演习......”

  现在的高城有些怯懦,不敢面对这些。

  “输了!”

  王学斌干脆的说到。

  高城闻言再次探出头看着他。

  而此时王学斌也盯着高城的眼睛,黑暗中高城却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盯得有些刺痛。

  “我们输得一塌糊涂,输掉了一切,钢七连改编,现在只有你我两个人了!”

  王学斌话说的很直白,高城听了有些刺耳,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

  “可是那又如何?钢七连重建过多少次,那一次不是输了以后,爬起来继续拼命,输了又如何?凡是打不死我的,都会使我更强!我可以输,但我绝不会投降!”

  高城沉默了,过了好半晌他才说道:

  “你比我爷们儿!”

  说到这里高城有些好奇。

  “我怎么感觉你跟原来不一样了,跟俩人似的!”

  这回轮到王学斌沉默了。

  “或许吧......”

  “我听许三多说啊,他特别怕你,他说感觉你特别危险,感觉你见谁都在防着,以前我一直以为他在说笑,但今天你一发火,我立马体会到他的感觉了,就是那种说不上来的,毛毛的感觉!”

  王学斌自嘲的笑了笑:

  “我说呢,许三多每次见了我话就特别少,闹了半天......”

  王学斌话没说完,高城却听出了他的未尽之意。

  高城知道了,他的猜测是真的,王学斌心里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王学斌...你知道么,我...托人查过你父母的信息,先说明啊,我不是为了调查你或是怎么着。

  就是因为你不是烈属么,我原想查到你父母的服役部队,然后再告诉你呢,可是调查结果保密,我托我爸查的......”

  王学斌一开始还没听明白,到后来才知道高城又误会了,王学斌不自觉防备别人的原因是因为系统,而高城却误以为是他父母的原因。

  当初王学斌调整身份的时候特意要求过,但是来了以后他是真没在意过这些,此时高城提到了他才想起这些。

  高城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王学斌,你说实话,你信任过你的战友么?”

  王学斌不想撒谎,坦诚的回答道

  “危急的时候我只相信自己!”

  高城听到这不出意料的回答,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王学斌此时的气质显露出一丝峥嵘:

  “你知道最顶级的医生最害怕什么吗?”

  “什么?”

  “他们最害怕生病!”

  高城诧异的问到:

  “为什么?”

  “因为他就是最好的医生,找别人来帮他治病他是信不过的!”

  高城若有所思

  “同理,我自己就是最强的单兵,我解决不了的问题,别人是帮不了我的!”

  “你觉得就凭你自己就能解决所有困难?”

  王学斌笑着回答道:

  “我不是相信自己能够解决所有困难,而是相信自己的气量,能够接受一切失败带来的后果”

  这样的王学斌高城有些接受不了。

  “你一点都不像当初那个谦虚的王学斌了!”

  此时的王学斌,锋芒毕露。

  “谦虚?老子天下第一!”

汝当谛听说
感谢书友诸事、氪不出货的打赏,你们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写作的动力!

第五十一章 守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