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演习

  士兵们解散自由组队,老七连的人再次凑到了一起并肩作战。

  伍六一看着大伙说道:

  “又一起干了,这回打的是连长的兵,有信心么?”

  大伙听了都笑了,甘小宁举着他那把85狙,大声喊道:

  “当然有了!看这回能不能把连长给毙了!”

  王学斌在一旁提醒道:

  “哎!收收心,这回的任务是野外生存加侦查,情报上是直径一百公里,具体到实际,估计得翻出一半去,也就是我们每天都得行军七八十公里,而且还要考虑敌人和补给问题,只有四十八小时,任务非常艰巨,做好心理准备吧!”

  大伙听到这里也都严肃了下来,任务难度是超越大伙想象的,偶尔开两句玩笑,那叫活跃气氛,要是一直嬉皮笑脸的,那就是没有逼数了。

  所幸,老七连还没有这样的人。

  车来了,七连的人凑到一起排队登车,这时,成才也凑了上来。

  之前他就注意到了王学斌他们一伙,也知道他们的战斗力,看着他们说笑心里羡慕不已。

  他也想加入进去,但是他知道,自己过去除了许三多没人会理他,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抱着他心心念念的85狙,看着。

  终于到了登车的时候,他鼓起勇气,凑上前去,上了一辆车,他实在是不想再回三连了。

  成才到了三连以后,三连连长如约的给他转了士官,但是在分配去处的时候,没有哪个班想要他。

  恰巧三连五班的李梦被调到了团部当干事,于是成才就被调到了那个许三多曾经待过的地方,草原五班。

  他想要借着这次演习的机会离开那里,离开他的噩梦!

  而他明白,如果想要赢得这次演习的话,老七连的人是他不得不借助的力量。

  “学斌,我的能耐你是清楚的,这次演习咱们得团结,这样才有机会打败老A。”

  成才知道这伙人里王学斌是最有威望的,只要王学斌同意,其他人不会多说什么。

  可是王学斌是最清楚成才会做什么的,他曾想过改变成才,但是事实证明,他没自己想象的那么能耐,除了自己,他谁也没改变。

  许三多还是成为了尖子,史今还是走了,七连依旧解散,他改变的只是自己对自己的看法,只是更明白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了。

  现在他唯一的念想就是伍六一,就是改变伍六一的残疾。

  在王学斌没来之前,伍六一的锻炼方法很单一,就是各种力量训练,加上跑步,他能通过这种不科学的训练方式成为尖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拼。

  拼到后来他的身体已经是千疮百孔了,曾经王学斌还警告过他,要是不想残疾的话必须修养,伍六一也听了他的意见,改变了自己的锻炼方式,身体情况好很多。

  可是可是前几天受的伤还是给王学斌蒙上了一层阴影,他害怕,害怕剧情里的一切再次重演,因此他一直关注着伍六一的情况,压根没理会成才。

  许三多见状拉了拉王学斌的袖子,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他,看着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他无奈的说道:

  “队伍就我们几个人,只要你能跟得上就跟着,大路朝天,没人会赶你,但也别指望我们会帮你!”

  成才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是骄傲的人,话到这般地步他也说不出什么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就连许三多都没再说什么。

  他也没法再说什么了,这半年的班长生涯让他知道了什么叫人情世故,他知道,这样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车停了,王学斌率先跳下车,据着枪警戒。

  其他的人一个个跟在他后边跳下,构成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防御圈。

  风从草原上吹过,四周静得出奇,而王学斌的心里却跳得厉害。

  这时其他连队的一个个士兵从几辆卡车上跳下,当跳到一半时,忽然一声尖利怪异的枪响,一名士兵还没落到地上就冒烟了。

  枪声顿时炸开了,来自四面八方,纷杂不一,把士兵们还击的枪声都压了下去。

  车边立足未稳的几个士兵纷纷冒烟,就地躺倒。

  成才紧张地报着:

  “三点方向……五点方向、八点方向……六点方向也有!”

  甘小宁有些慌张:

  “全是重火器,咱们根本干不过!”

  “我掩护,撤!那边!”

  王学斌指了一个方向,他开枪掩护,伍六一也在激烈开火。

  几个人向几十米外的一条干沟冲去,对方的射手显然训练有素,跑到半截,一阵扫射,因掩护落后的王学斌和伍六一被堵得往无法汇合,只能从另一边跑开了。

  二人跑到了一个土丘后面,略微观察,随即向着东南方向的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枪声渐渐消弭了,两人找到一个干沟,观察一番,没有发现敌情,这才有功夫喘息一番。

  两人喘着粗气,相视一眼,皆是掩不住的庆幸。

  “许三多他们怎么办?”

  伍六一回过神来看着王学斌问道。

  王学斌靠在一旁,一边仔细听着动静,一边随口回答道:

  “自求多福吧,好歹他们有四个人,应该能相互照应着点。”

  伍六一一听也是,这个时候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王学斌听了一会,没发觉异常,掏出表来看了看时间,又拿出指北针比对一番。

  “走吧,东南方向,已经过了四十分钟了!”

  说着王学斌带头走了。

  伍六一闻言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A10点,高城臭着一张脸看着老A正在清点阵亡人数,他本来就看不惯老A,又被命令着来剿灭自己的老部下,心情就更恶劣了。

  这时车载通话器响了,他拿起通话器汇报任务。

  “喂,指挥部,A10点的伏击已经结束了!”

  “情况怎么样?”

  “淘汰!”

  “淘汰多少?”

  “淘汰二十五个,接近半数了!”

  高城的语气很不好,但指挥部却不在意,继续命令道:

  “好的,继续追击!”

  高城一听顿时不耐烦了。

  “已经向B15,B21方向追击了,完毕!”

  说完就把通话器撂了,扭头看着这群老A心里更生气了,也不管在旁边正准备上车的齐桓,一挂挡,自个一个人开车走了。

  “高副营长!”

  齐桓在后边追着喊着,高城连理都不理,一踩油门,加速离开了,留下齐桓在原地无语的叉腰看着。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伍六一和王学斌沿着干沟跑着,耳边时不时还会传来零星的枪声。

  “学斌,跑了多久了!”

  伍六一上气不接下气的问着,王学斌看了看时间,挥挥手示意休息,找到一个灌木丛,钻了进去,伍六一躺在那里喘着粗气,汗水不住的往外冒。

  王学斌在四周观察了一下,也靠过去,喘着气说道:

  “有小十公里了,前边我看见有伏兵,估计是避不过去了!”

  伍六一一听,顺着王学斌指的方向看去,大约一公里左右,有五个人正压着两个兵,正在往他们的方向来。

  伍六一暗骂一声,扭头问到:

  “什么打算?”

  王学斌正算着距离,听到伍六一问话,随口答道:

  “干呗,看能不能找点补给,咱们可是什么都没有!”

  伍六一点了点头。

  “听你的!”

  说着,展开了枪架,架在地上,瞄着那一群追兵,王学斌也侧身趴在地上,据枪准备着。

  300米

  200米

  100米

  50米

  “开火!”

  王学斌一声命令,顿时枪声大作,两杆八一杠,加上两个侦察尖兵的结果就是五个敌人瞬间报销。

  他们上一秒还在有说有笑的聊着,下一秒就全部牺牲了,战场就是这样,一瞬之间分生死。

  伍六一在原地架枪警戒,王学斌走上前去搜集物资。

  他来到六人面前,笑了笑说道;

  “哥几个,对不住了!”

  说着把他们身上的弹夹,水壶全部收走,又摸索一番,发觉一点吃的都没有,就连那个参演的战士都没吃的,王学斌纳闷的问到:

  “你们的干粮呢?”

  参演的士兵苦笑道:

  “我早上就没吃饭,早就吃了。”

  其他人看着他说道:

  “别费力气了,我们有炊事车,回去吃!”

  王学斌见此也是无奈。

  “得,你们哥几个先躺一会吧!”

  说着回头招了招手,叫上伍六一走了。

  留下六个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王学斌二人开始了他们的逃亡生涯。

  之前那一场战斗就好似捅了马蜂窝似的,一路上围追堵截,他们连跑带打一共接敌六次,击毙了十余人。

  后来他们学聪明了,能躲就躲,绝不开枪,这才避过了大部队的搜捕。

  两人窝在一个小树林里,身上披着灌木叶子,嘴里嚼着折耳根。

  原本伍六一逮了一只沙鼠,说要两人分着吃了,结果被王学斌踹了一脚,把沙鼠扔了,毕竟是野生的,不知道安不安全。

  伍六一拗不过他,只得和他一起捡了一堆野菜,当兔子。

  二人就着水,啃着野菜吃了个饱,吃饱了肚子的王学斌靠在树林里歇息,而伍六一却抓耳挠腮的。

  王学斌看着有些奇怪问道: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伍六一听到问话,才缓过神来,有些担忧的说道

  “没事儿,我这没事儿,我就是有些担心许三多!”

  王学斌有些无语。

  “你担心人家干什么?”

  伍六一解释道:

  “许三多跟一群油子在一块儿,就他那脑子,我怕他受欺负!”

  王学斌听完个无语了。

  “你还担心他先顾好你自己吧,许三多已经不是那个新兵了,他现在是七零二团的尖兵,而且他也是一名老兵班长,人家比你强,我可听说过人家的班长可比你当得好,不要老用老眼光看人!”

  伍六一摊着身子,说道:

  “班长临走的时候给我说过让我照顾他的!”

  王学斌一听有些不耐烦了:

  “婆婆妈妈的,自己都顾不好,还顾别人,走吧,争取今天找到敌指挥部,我还跟团长订好了,第一名就能给七连再挣个荣誉!”

  伍六一看着闹情绪的王学斌,笑了笑。

  “走吧!”

汝当谛听说
感谢书友:我是一匹独行的孤狼;文刀焱军;恶魔之主;的打赏,你们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写作的动力!

第五十五章 演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