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老A(感谢书友:化为情鱼的万赏 )万赏加更2/2

  老A是一只秘密部队,真正的秘密部队,他们没有确切的番号,老A是他们给自己起的名字。

  老A并不是什么第一的意思,在他们看来一支部队没有经历过战场就往自己脸上标定第一,实在是有些自娱自乐的意味。

  而经历过战场得得部队就更是愚蠢的,你怎么评定?

  在老A的人看来,这些都是太平盛世给惯出来的臭毛病。

  老A其实就是打扑克牌时得藏着掖着的那张牌,藏着掖着,才能赢得更多。

  老A也真是跟那些爽明爽亮的兄弟部队不一样,他们最大的习惯就是藏着掖着。

  其实部队有些时候真的很有意思,每个人都会说我跟别人没什么不一样,每个人又都从心里希望跟别人有点不一样,细到起名字这种事情上。

  王学斌他们四个是来的最晚的,其他人都已经来齐了,都是各个部队千挑万选出来的宝贝。

  在这支部队里,尉官已经属于底层的存在了,而王学斌他们四个士官那简直就是国宝了,稀罕的不行,这一路上他们四人光顾着敬礼了。

  袁朗带着一行四人来到受训人员的宿舍,语气和蔼的对着他们鼓励道:

  “到了,你们的临时宿舍,我住在对面,我希望你们能很快的搬过去!”

  成才自信地告诉他:

  “是,您放心,我们一准尽快搬过去!”

  除了成才没人应和,就连许三多都不想搭理成才。

  成才还是抛弃了战友,抛弃了马小帅,抛弃了许三多,虽然他事后对许三多百般解释,但是许三多还是冷漠相对,没有理会他。

  不过依照许三多性子,恐怕没两天就和好了。

  袁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齐桓!”

  一个中尉闻声跑下来。

  “到!”

  “欠收拾的南瓜齐了没有?”

  “报告,四十三个,已经装满三十九个!都已经安排了住处。”

  袁朗指着王学斌一众说道:

  “这里是最后四个,你负责安排住宿。”

  “是!”

  袁朗回头对他们吩咐道:

  “把你们送到了,我这就算交代啦。”

  他看着许三多和成才很想说话的样子便说:

  “什么都别说,我希望很快能在对面那栋楼里看到你们。我在那边。”

  袁朗悠哉游哉的走了,留下了四个‘南瓜’。

  “姓名?单位?”

  齐桓问道。

  原本他是想给新兵来个下马威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王学斌就有些发虚,不自觉地解释了一句:

  “这是例行公事。”

  王学斌他们不知道内情,以为都是如此,分别报告之后,随着齐桓上楼,往宿舍走去。

  一路上,到处都是卫兵的把守。他们心里都知道,这是一个不可自由出入的地方。

  一进宿舍楼,齐桓便开始宣读纪律:

  “这里九点钟熄灯;

  六点钟至六点半,洗漱,早饭;

  十二点和下午六点,午饭和晚饭教官有权随时对此做出修改。

  不许私自下楼,外出要得到教官或我的批准;

  不许私自前往其他宿舍;

  不许与基地人员交流;

  不许打听你们在特训期的得分;

  不许使用任何私人通讯器材与外界联络;

  你们的信一律交给我寄发;

  训练期间称呼名字一律使用编号……”

  听后,成才的脸上出现了不满:

  “就是说这几个月我们只能在这栋楼上活动了。”

  齐桓目无表情地看着成才:

  “还有,除教官和我之外,你们不能跟任何基地人员私下交流。有意见吗?”

  王学斌率先回答道:

  “没有意见。”

  伍六一也连忙喊道:

  “没有意见。”

  齐桓点点头继续说道:

  “伍六一四十,成才四十一,许三多四十二,王学斌,你是四十三号。

  内务方面不对你们过多要求,因为相信你们的兵龄至少都在两年以上,知道该怎么做。”

  齐桓将他们带到宿舍,伍六一许三多和成才他们在三楼,而王学斌一个人在四楼。

  “晚饭前领发作训服和日常用品。”

  齐桓说完这句话人就不见了。

  只留下王学斌一个人看着这空荡荡的宿舍吐槽道

  “怎么还是一个人呐......”

  中午吃完饭,所有受训的学员被带往礼堂,这里不像常规部队,各单位自己带队前往。

  这里所有的行动都有两个以上的老A随行,一切都在对方的监视下行动。

  就连在礼堂列队,都有一圈老A围着,很是别扭,就好像他们不是来当兵的,而是一群待审讯的犯人,没有自由可言。

  齐桓扫了一眼列队的军官们,开始照老规矩打击一番学员的傲慢情绪。

  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干部,最差也是个尉官,虽然这回有几个例外,来了四个士官,但是这群士官更了不得,一个师里最强的四个人,甚至比普通的尉官还难得。

  要是不打击他们一下他们的性子,用不了两天就没法管了。

  全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那个不是个性满满?

  这里很多兵都是挖来的,例如军事外语双学士学历的吴哲光电硕士,空降兵蓝天骄子拓永刚,都是各个部队的精英。

  但是精英归精英,并不是所有的精英都适合老A。

  而齐桓他们的任务就是筛选,反复的筛选,把所有不适合这支部队的兵剔除出去,再把适合的锻炼成自己的战友,迎接战斗。

  “南瓜们,都到齐了。讲一下!”

  “稍息!”

  齐桓在台上背着双手,看着这群新兵说道:

  “论关系,我们是战友同志关系。

  来到这里,要共同学习,共同训练,共同达标!

  论职务,你们有得是我的上级,有的是我的下级。我希望,你们把你们的官架子,兵的牛气,都扔到一边去。

  记住几句话,这里的人,不知道痛苦!

  这里的人,不知道休息!

  这里的人,不知道饥饿!

  只知道勇往无前,只知道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下面的人有的认真听着,有的满脸不屑,还有的在东张西望,不一而足,齐桓站在上面看得清清楚楚,但他也没在意,自顾自的说道:

  “论位置,我站的是教官的位置,你们站的是学员的位置。

  我会对你们一视同仁。

  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以后,你们留下来的或被淘汰的,都会一辈子记住我的。

  训练期间,没有军种,没有军衔。

  领到作训服后,你们什么都不是。

  是零,知道零是什么吗?”

  “知道!”

  这是王学斌在喊,也只有王学斌一个人在喊。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王学斌自己也有点不明所以,在他看来这不是应该喊着回答的么,为什么没人呢?

  王学斌一个人守了半年的营地,他很坚强,也很有信念。

  但是,无论他再怎么坚强有信念,该有的后遗症还是会有。

  理解与表达能力的退化就是其一。

  这半年,王学斌很少与人交流。

  他很是清楚长期不说话的后果,可是没人陪他说话。

  他每天在读书的时候会大声地念出来,训练的时候偶尔碰见战友打两句招呼,再也就没什么了。

  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就假装战友还在,点名、开会,自己跟自己玩,玩的不亦乐乎,但是每次到最后,还是会落得落寞收场,沉默着掩盖心中的凄凉。

  久而久之,他对语言的判断能力就有些退化了。

  齐桓盯着他看了一会,回头喊道:

  “除了四十三号,其他人耳朵都聋了吗!”

  “知道!”

  这回所有人都在喊,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王学斌就成了所有人瞩目的存在。

  四十三号,也成为了第一个被大家记住的号码。

  “发作训服!”

  “一号!”

  “到!”

  “二号!”

  “到!”

  ......

  拿到作训服,回到了宿舍,开始享受他们最后的安宁。

  夜色如墨,凌晨三点钟,正是人们睡得香的时候。

  突然,远处一声枪响,随后是点射和连发,最后枪声连成了一片,紧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暴风一般,中间间杂几声闷雷般的震爆。

  这是老A的例行打靶,在这里平均每人每年都要练费好几支枪,精准,从来都不是平白的来的。

  王学斌听到枪响,瞬间从床上翻到床底下,警惕的看着枪声传来的方向。

  忽然想起这里是老A,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凄厉的哨响,随后是齐桓的喊声:

  “紧急集合!”

  王学斌立刻爬起身来,一手拿起武装带,一手扣住头盔,飞一般的跑出门,他昨晚压根没有脱衣服。

  紧急集合这是在影视剧里被演烂了的,王学斌不可能不防一手。

  他一边跑一边扣上武装带,来到楼梯口,他直接抓住楼梯栏杆翻了下去,循环往复,仅仅三秒的时间,他就从四楼来到一楼,迅速跑到指定位置,站好。

  这时距离齐桓吹哨才过了不到十秒钟,无论是齐桓,还是在一旁躲着的袁朗心里都有些不平静。

  甚至齐桓还没来得及躲起来,他看了王学斌一眼,没有说话,比划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朝着一旁松树后面躲过去。

  伍六一、许三多、成才、他们也迅速地跑了下来,不出意料的看见了站在那里得王学斌,没人打招呼,都迅速入列站好。

  其他的人基本速度都差不多,都络绎不绝地冲了下来,大家自行地开始列队。

  齐桓已经躲起来了,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这支刚集合的队伍已经有点骚动,更多的是莫名其妙。

  队伍里有了说话的声音,就连伍六一都忍不住想要问问怎么回事。

  只是他刚有扭头的迹象,就被王学斌推了一下,伍六一明白事情不对,忍住了问话的冲动,站起了军姿。

  大家交头接耳得正是热闹的时候,一个人影慢吞吞的从树丛后踱了出来,那是袁朗,众人从讶然中沉默下来,显然袁朗已经在树丛后呆了很久了。

  “各位聊得好吗?我也来个介绍,我叫袁朗,是你们的教官。我很遗憾地通知你们,今天这第一道考题,绝大部分人过不了关。”

  袁朗就是袁朗,尽管他满脸笑容,但是仍然给人一种欠揍的感觉。

  齐桓拿着记分册,站在袁朗的身边。

  “每人倒扣两分……”

  齐桓流利地在记分册上一一地打叉。

  “四十二号表现不错,不扣分,四十号,四十一号东张西望,扣一分。四十三做小动作,扣五分!”

  伍六一忍不住了,他刚想迈步就被一旁的王学斌拽住。

  但是这动作显然没有瞒过袁朗的眼睛。

  “四十三号又做小动作,再扣五分。”

  袁朗故意不去看伍六一,只盯着王学斌扣分。

  伍六一的脾气本来就很直,人又讲义气,他仍旧想上前解释,可是又被王学斌狠狠的拽了一把。

  袁朗看着他俩,继续说道:

  “四十三号屡教不改,扣十分!”

  终于,伍六一沉默了,他知道王学斌是不会放手的,这样的欢迎仪式让他感到无比的委屈。

  这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来的地方,第一天就给了他沉重一击。

  看着伍六一沉默了,袁朗靠近王学斌小声的问道:

  “王学斌?有什么想说的么?”

  “没有!”

  袁朗笑着点点头,回头对着齐桓再次说到:

  “回答问题没打报告,再扣两分!”

  袁朗是故意的,为的就是看看王学斌的性情,得出的结果他很满意,当然,分还是要扣的。

  越是优秀的士兵。就越会受到他的关注,而关注的方式就是扣分。

  袁朗扭过头看看这支沉默的队伍,王学斌这只鸡已经把这群猴吓住了。

  “做好事没分加,做错事扣分,100个积分,扣完,走人。”

  “这里是我支配的,在接下来几个月,你们受我支配,你们没有提出问题的权力,只有两个字,服从!”

  “立正,向右转!”

  队伍带到了训练场,齐桓站在主席台上开始宣讲训练内容。

  “早中晚十公里负重越野各一次;

  早晚俯卧撑、引体向上、仰卧起坐、贴墙深蹲各一百个;

  早晚四百米越障、徒手攀援各一次;

  全部项目要求全负重高于二十五公斤;

  全部项目要求在用餐时间前做完,因为,不能影响每天的正常课目训练。”

  齐桓说完,袁朗宣布:

  “现在开始我们的第一天吧!”

  这支怒气冲天的队伍跟着他跑了起来。

  “跟上我!跟上我!在我后边的全部倒扣五分!”

  袁朗开着车在前面引路,不时地回头喊两句。

  这支队伍的磨难就这样开始了。

  他们经常刚刚解下背上那要命的背包,就靠在了一张张课桌的旁边,接着听教官讲课。

  他们的座位前,总有一滩汗水在不停地流。

  而且,每天课后作业的成绩,也会记入总分。

  慢慢地,学员最后连愤怒的力气都没了,他们只是无力地看着袁朗。

  有人在暗暗地掐着自己的大腿。

  有人在狠狠地拧着自己的人中。

  累是你们自己的事,课,却是不能不听的。

  时间无比的漫长,但没有一个人放弃,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星期天的休息,那可以补充消耗殆尽的体力,迎接下一个星期。

汝当谛听说
感谢书友:化为情鱼;的万赏,感谢书友:夜乌冬;恶魔之主;的打赏,这是加更的第二章,另外,这是大章,四千多字的大章,作者表示,可以名正言顺的求票了,各位尽管用推荐票砸死我吧!

第五十九章 老A(感谢书友:化为情鱼的万赏 )万赏加更2/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