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偶遇孤狼 (感谢书友:恶魔之子的万赏 )万赏加更1/4

  直升机在空中前进着,袁朗和齐桓看着王学斌心里的感慨不住翻涌。

  齐桓凑到袁朗身边问道:

  “老大,你跟头再好好说说,咱就把王学斌给扣下怎么样?这样的兵便宜一个什么什么会,那不是浪费么?”

  袁朗斜着眼瞥了他一眼无奈道:

  “就你能?我和咱们头想了多少办法,人家就是不放,他们早早地就把王学斌的档案调走了,压根没过咱们的手,就是防着咱们呢!”

  “MD!”

  可惜的看着躺在座位上打呼噜的王学斌,忍不住骂出了声,这样的战友谁不想要,可惜,有缘无分!

  直升机一直飞到武警边防部队,本就是从这里临时调用的,而且这里有卫生队,可以为王学斌提供临时治疗。

  这几天的刑讯虽然给他用了消炎药,但还是需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治疗,以免留下后遗症。

  直升机停靠在武警部队的停机坪,外面有一个尉官早就在等待。

  直升机停稳了,齐桓和袁朗正准备搀着王学斌下去。

  还没等碰到他,王学斌就睁开眼睛,眼里充满了血丝与警惕,眼睛充血是熬夜造成的,而这种警觉性,却是这次演习留下的心理阴影。

  王学斌警惕的盯着二人看了一会。

  齐桓他俩也不敢碰王学斌,这时候的王学斌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了,全在凭本能,如果他俩上手的话,王学斌绝对会反击的。

  过了片刻,王学斌定了神,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放松下来。

  “到了?”

  齐桓点点头,扶着王学斌下了直升机,直接拿担架给他抬到了卫生队的医务所,挂上葡萄糖,做起了检查。

  这里的女兵们看见王学斌的惨状吓的叫出了声,甚至还有的忍不住吐了。

  这里的班长是一个叫做林晓影的女兵,她看到王学斌身上密密麻麻的痕印也是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袁朗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兵说道:

  “这位同志,不该问的不要问,我希望你先把我的战友治好再说其他!”

  一边的副班长名叫杜菲菲是个蛮横的性子:

  “你是谁啊,你为什么进这里,这是我们的医务所,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们治疗,请你出去!”

  一旁的小影连忙拉着她。

  “菲菲,别这样!”

  菲菲没理她,盯着这两个穿着怪异迷彩的军官,菲菲他外公可是战区副司令,什么人没见过,一个校官还吓不到她。

  齐桓刚想发火,被一旁的袁朗拦住了,他看了看这两个女兵,皱着眉头说道:

  “先看病,好吧!”

  说完带着齐桓出去了,留下两个女兵给王学斌治疗。

  菲菲见他们乖乖出去了,才满意的对一旁的女兵大声说道:

  “小影,遇见这种人啊,你就不能对他客气,以为自己是个中校就了不起呀!”

  小影又拉了她一把,菲菲这才安生,专心给王学斌处置伤情。

  而门外,齐桓和袁朗站在医务室门口,黑着脸,像两个门神似的,守在那里。

  中途王学斌又醒了一次,发觉是医生给自己看病,便又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两天。

  清晨,卫生所的女兵们正在列队,齐桓带着一饭盒米粥走了进来。

  进了医务室,看见王学斌坐在床上,正在看报纸,齐桓把粥放在桌上,打开饭盒晾着,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看着王学斌问道: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王学斌瞥了他一眼,叠起报纸扔在桌上,不客气的拿起饭盒‘吸溜’一口。

  齐桓看着笑道:

  “小心,烫!”

  “怎么?火气还没下去呢!”

  王学斌三两口将粥喝完,随手将饭盒递给齐桓。

  “洗碗去!”

  齐桓看着王学斌理直气壮的模样,噎得说不出话来,指了指他。

  “行,我去!”

  说着拿起饭盒走了出去。

  王学斌又躺回床上闭目养神。

  说实话,他这回怨气很重。

  不是因为被审讯。

  如果单单是审讯,他是有觉悟的,从成为老A第一天起他就做好了准备,他可以坦然迎接各种身体上的伤害。

  但这种心理的折磨却恰恰是王学斌的弱点。

  身体的疾病王学斌有的是办法治愈,那么多世界,哪怕是残疾他都能治好,但是心理的伤害却是无法治愈的。

  审讯他的人只有十几位民兵。

  不是说民兵不好,相反,特种部队最头疼的就是大规模的民兵。

  但不可否认的是,单从单兵实力来讲,民兵是没有办法与特种部队的战士相比的。

  消耗的资源都不一样,怎么比?

  而在这次任务里,如果不是这些漏洞让他怀疑是演习的话,王学斌绝对会暴起反抗,他不会把主动权交到敌人手里。

  但就是这些漏洞,打在了他的七寸上,让他束手束脚的,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这等于把自己的脖子放在对方的铡刀下。

  凭借少的可怜的筹码,来赌对方不会下刀。

  这种心理上纠结与煎熬才是他最难受的地方。

  他等于逼着自己去让别人审讯自己,又不是变态,怎么可能没有气!

  王学斌闭着眼睛,听着外边的笑闹声假憩,这时齐桓又推门进来,一脸贼笑,对着王学斌说道:

  “唉唉,我在外边看见一个他们的女兵班长,长得特别标志,怎么样,我给你牵个线?”

  王学斌不搭理他,齐桓走上前来晃了晃病床。

  “哎,说话呀!有气别冲着我撒呀,这可不是我们计划的,是你的新单位计划的,就连执行都没经我们的手。”

  王学斌扭过头看着他说道:

  “我就是迁怒,怎么着,有想法?”

  齐桓连忙摊着双手说道:

  “没有,你老大!这也就是你,要搁别人,我早削他了!”

  齐桓放下心来,只要肯开口就好。

  忽然他想到什么,试探的问道:

  “对了,你想去他们那个不靠谱的组织么?”

  “你放心,你要是不想去谁都不能把你怎么着,“

  “在老A待着可比他们那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地方强多了!”

  王学斌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看看吧!”

  实话来讲,他对老A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感情,从到老A那天起,那股疏离感就时刻伴随他左右,并没有像他待过的钢七连那样的刻骨铭心,难以割舍。

  外边传来一阵喧闹,齐桓走过去探出头看了看。

  “哎哎,王学斌快来,有一群男兵在那里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呢!”

  王学斌没有过去,齐桓又开始嘚嘚:

  “哎,你看最漂亮那个被人领走了,你没机会了,倒是还有一个,不过脾气不大好!”

  王学斌受不了了:

  “我说齐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这么碎呢?”

  齐桓扭头嘿嘿笑了笑:

  “怎么样说话了吧,说话了就是没事了。”

  说着拿起帽子墨镜带好。

  “家里头事多,老大昨天就走了,接我的人来了,我马上就得走了,赶飞机。”

  “你身上都是皮外伤,一会也有人来接你,送你去火车站,去别的地方修养,这里只是一个卫生所,医疗条件比不上医院,随后你在做一个体检,报告要上交的。”

  说完向门口走去,王学斌躺在那里,懒得去送,虽然他都是皮外伤,但照样疼。

  可是谁知齐桓刚推门出去就立马弹了回来,还顺手把门甩上,靠墙隐蔽。

  见到这一幕的王学斌也下意识的翻下床去,不顾身上的伤口,滚到墙边隐蔽起来。

  王学斌看着齐桓小声问道:

  “什么情况,一惊一乍的!”

  齐桓把王学斌往里推了推,说道:

  “有枪口对着我!”

  而这时,外面的人也吓了一跳。

  这群人是西南军区狼牙特种大队的孤狼小队,是特种侦查小队。

  他们在前两天通过“中华利剑”行动打掉了盘踞在这里的最大的贩毒网络,原本应该今天晚上离开这里,回到驻地。

  但是他们的突击手庄焱的女朋友在这个卫生所服役,所以他们商量着趁时间还充裕拐到这来,就是为了让小庄见见他女友。

  而毒枭马云飞恰巧也在此地受审,为了逃脱罪责,自残弄伤了自己的胳膊,期望能够借助治疗的时机逃跑。

  哪知道刚来到这里就被孤狼小队的队员发现,他们不明情况,只是发现敌人下意识据枪。

  而齐桓恰巧在这时出门,刚看到枪口就下意识跳回来了,压根没看清怎么回事。

  王学斌在一边看着紧张的齐桓问道:

  “有枪么?”

  齐桓此刻注意力全在门上,听到王学斌问话无语的说到:

  “我看个病号还得全副武装?”

  王学斌没在意他的语气继续问道:

  “我的衣服呢?兜里有把手刀呢!你们放哪了?”

  齐桓随口说道:

  “衣服扔了,刀在你枕头下面!”

  王学斌闻言立刻翻上床抽出手刀,悄悄走到门后边,不过他越想越不对,开口问道:

  “咱们这是边防部队的卫生队吧!”

  齐桓点点头,还没意识到问题所在,王学斌收起手刀,无语的看着齐桓,又瞅了瞅身上撕裂的创口,一巴掌呼在自己脑袋上:

  “孽障啊!”

  这时外面的人也在高度紧张,他们本来正瞄准着毒贩,突然听见旁边的门响了,下意识据枪瞄准,还没等看清目标。

  只听咣当一声,门又关上了。

  这一声可把他们惊着了,除了狙击手,其他人都默契的转换目标。

  小庄也把女友护在身后,据枪警戒着。

  小影见状连忙喊道:

  “别开枪!屋里是病人,不是坏人!”

  小庄却不管这些,动也不动!

  这时孤狼小队的队长耿继辉反应过来,向着屋里喊道:

  “屋里的是什么人!”

  王学斌回答道:

  “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是哪个部队的,为什么拿枪对着我们!”

  孤狼小队一听,微微松了一口气,耿继辉喊道:

  “同志你好,我们也是中国陆军,为了避免造成误会,希望你们出来说话!”

  王学斌听到这里,就准备开门出去,可齐桓在一旁拉了他一把小声的问道:

  “你就这么出去?”

  王学斌奇怪的看着他:

  “你还得挑个日子?”

  说完,不再理他。

  “我出去了!”

  说着推门慢慢地走了出去。

  一旁的齐桓也是不情不愿的跟了出来,身为老A,就这样被俘虏似的逼了出来,他觉得挂不住面。

  孤狼小队警惕的看着屋门慢慢打开,一个身穿病号服的人慢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穿着常服的中尉。

  他们送了一口气,继续指回了毒贩。

  而耿继辉走上前敬了个礼,交涉到:

  “抱歉,二位,因为有突发情况,造成了一些误会,还希望你们能够配合一下。”

  齐桓抬起右手竖着一根食指,刚想顶一句,就被王学斌踢了一脚。

  “安生走你的,接你的车来了!”

  齐桓刚酝酿好的情绪就被踢没了,抬着手半天说不出话了。

  “回见!”

  好容易挤出一句话,灰溜溜上了一辆军车,走了。

  耿继辉看着齐桓离开没有阻拦,因为那个这个人他认识。

  耿继辉也是首都军区的兵,A大队来挑兵的时候他见过齐桓,只不过他的长辈曾在狼牙服役,因此他才拒绝A大队来到这里。

  一旁的王学斌看到现场的一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跟孤狼小队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小影说道:

  “抱歉,这位同志,能不能帮我再重新包扎一下,我伤口好像又裂了。”

  “啊!”

  小影听到这话无意识的叫了一声,反应过来后,不顾小庄的阻拦,来查看王学斌的伤口,一边看还一边埋怨:

  “你这个兵,怎么这么不小心呀,自己受伤了还乱动,快跟我来医务室,我再给你包扎一下!”

  王学斌点点没说什么,率先向医务室走去。

  一旁的耿继辉狐疑的看着王学斌的背影,不知道他是不是A大队的兵,便开口叫住了王学斌。

  “这位同志,你是咱们武警边防部队的么?”

  王学斌闻言止住脚步,扭头看了看这群特种兵,正经的回了一句:

  “少尉同志,不该问的不问!”

  说完扭头走了。

  耿继辉恍然的点点头不在询问,王学斌刚才说的是保密十条里的内容,是每一个军人必须牢记的。

  而不该问的不问上一句是,不该说的不说!

汝当谛听说
存稿是一点都没了,现在只能写一章发一章,今天应该还能再发一章,剩下的只能明天来了,再次感谢恶魔之子的万赏,谢谢了!四千大章,求票!

第六十四章 偶遇孤狼 (感谢书友:恶魔之子的万赏 )万赏加更1/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