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贫困(下)

  王学斌坐的是头车,开车的是郭庆,他是个很活跃的人,他们来这里的一路上,郭庆一直在聊,总有话说。

  但是现在,他安静了,车上也安静了,见到之前的那一幕,他们实在是活跃不起来。

  王学斌照着手机寻找下一家,大约找了半个小时,他们拐进了一个小胡同。

  有不少村民,房子规格不一,有的是新建的红砖水泥房,有的是七十年代的青砖房,还有的是泥坯房。

  这里地面倒是硬化地面,应该是村里修的,还有一个凉亭,看起来有些不大和谐。

  路有些窄,堆积了不少红砖、沙子之类的,应该是有的人家准备盖房子的。

  他们一行人一边走一边问,顺着小路走到了最里面的胡同,左拐进去,看见了一个小院。

  这个小院不像他们之前碰到的那户老太太家。

  这里的院墙中间低了一块,没有修补。

  “有人么?我们是‘善行天下’慈善协会的,使来送助学金的,请问李春晓在家么?”

  “有人!”

  回话的是一个小姑娘,她就是李春晓。

  她的父亲有些残疾,原本靠着母亲生活,后来母亲因病瘫痪在床,为了治病家里所有的家底都填了进去。

  王学斌他们来的时候李春晓正在写作业,尽管是冬天,但她还是在院子里写,因为家里没有电。

  院子了散落着一堆玉米梗和木柴,是用来生火做饭的,堆得很满,也很凌乱。

  郭庆率先问道:

  “姑娘,你父亲在么?”

  李春晓摇摇头,他父亲去了镇上打零工,一时半会回不来。

  残疾人就业的门槛很窄,而他父亲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工作,因此不敢出一点差错。

  王学斌弯下腰询问了他父亲和老师的电话,打了过去。

  老师的电话没有打通,但是联系到了她的父亲。

  “喂!您好,请问您是李春晓家长么?”

  “是,我是!”

  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从他的语气就能听的出他这个人脾气不好。

  王学斌没在意这些,继续说道:

  “您好,我们是‘善行天下’慈善协会的,是来送助学金的!”

  “谢谢,谢谢!”

  那个男人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他的嘴很笨,不会说什么好话,只是在一直重复着谢谢。

  王学斌按照流程继续问道:

  “大哥,我们就是咨询一下,您现在的工资是多少?”

  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实说道:

  “每个月六百块钱,管我吃!”

  一旁的郭庆点点头,和小姑娘说的能对的上。

  王学斌继续问道:

  “那孩子他母亲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过去了,有仨月了!”

  语气里有一种复杂的轻松感。

  尽管这样说很不人道,很不近情理,但是母亲的去世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摆脱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王学斌没有再问其他,挂掉电话拿出纸笔,记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小姑娘。

  “拿着,这是我的电话,以后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就打我的电话,好好学习,这真的是你改变命运最好的方法了!”

  中国的教育制度很多人在批判,僵化、资源不平等、唯考试论等等。

  但是有一点,是所有人都无法反驳的,那就是公正!

  公正不是公平,公平是平等,是一般高、一般齐,公正不是。

  公正是你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你考高分就能上好学校,考低分就很难上好学校。

  虽然上好学校并不能决定人的成功与否。

  但这意味着他的下限不会太低,这份下限已经是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了。

  王学斌无法再提供更多的帮助了,这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这需要的是制度,保障制度,但是我国现在还没有能力提供这样的制度。

  王学斌也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去实施帮助。

  他们给小姑娘拍了照片,小姑娘很难为情,虽然她没有拒绝,但是看得出来,她很抗拒。

  王学斌没有阻止。

  这件事他不大喜欢,但他不能阻止,因为钱不是他捐的。

  这是在为善款负责,在为捐钱的人负责,也是在为更多的需要捐款的人负责。

  他在一旁默默看着,看着小姑娘红着眼睛拍完照片。

  他挤出一抹笑脸走上前去说道:

  “春晓啊!你得体谅体谅我们,我们是出来跑腿的,拍两张照片是为了证明我们工作了,要不然回去跟老板没法交代!”

  这个解释很苍白,但是王学斌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话了,他们安慰了春晓一会,就离开了。

  小姑娘将他们送到门口,站在那里注视着他们离开。

  下一家很好找,在省道边上,离得不是很远。

  王学斌他们来的时候家里没有人。

  他们在门口等了约有二十分钟,一个老太太蹒跚的走了回来。

  老太太有些驼背,脚也有些跛,她拄着一截木棍,提着一个塑料袋子往回走。

  袋子里装着一兜子小白菜,是她刚去地里捡的。

  见到老人,郭庆走上前去打招呼。

  老太太不会说普通话,只会说方言,口音很重,他们都听不大懂。

  老人领着他们来到家里,也是一个农家小院,但是非常的破败。

  院子的门是用布条绑起来的,没有门锁,院子里到处都是废品,是老人唯一的经济来源。

  屋子里只有两张床,没有别的东西。

  院子里有一张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个电磁炉,这应该是这个房子里最值钱的家什了。

  电磁炉上架着一个锅,锅里有一些剩的玉米面粥,还煮着一些菜叶。

  老人现在吃不了别的东西了,只能煮点粥,放点捡来的菜叶,凑凑合合就是一天。

  王学斌硬着头皮上前问道:

  “奶奶,我们是来送助学金的,蒋丽丽在不在家呀?”

  老太太耳朵有些背,她侧着耳朵努力听着。

  “奶奶,蒋丽丽呢?”

  她抬起头说道:

  “丽丽呀?在上学!”

  郭庆点点头拿起手机,照着资料上的电话打了过去,不一会电话接通了,是一个女孩子接的。

  “喂?蒋丽丽么,我们是来发助学款的,现在需要了解你的学业情况。”

  郭庆在一旁询问,王学斌也在一旁陪着老人聊天。

  孩子的父母走得早,她老伴也很早就去世了,小姑娘是他一手拉扯大的。

  前两年老人身体好的时候还能做点手工活,但是今年身体突然就不行了,一下子就没了精气神。

  一旁的周彤彤有些好奇的问道:

  “奶奶,你怎么没有申请低保啊?”

  老人听到这话有些气愤。

  “他们说我够不上低保的条件!”

  其他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生活在市区里,不知道低保到底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一旁的周华春制止了彤彤的话,摇了摇头,很多时候,国家的政策是比不上村干部的好恶的!

  这时郭庆走了过来,把大家叫到一边说道:

  “小姑娘在撒谎,她应该已经辍学了,你看咱们这里......”

  郭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学斌干脆地说到:

  “这钱是人家捐的助学的钱,咱们不能随意处置,照实写吧!”

  其他人都沉默了,这时王学斌从兜里拿出钱包,拿出一千块钱,走到老人身边弯下腰说道:

  “奶奶,这是我们这里发的帮助孤寡老人的善款,您收好!”

  郭庆看到王学斌的举动,也掏出钱包想要拿钱,但是被王学斌制止了。

  他们聊了两句就离开了。

  “你这样做帮不了那个大娘的,你只能帮一时,帮不了一世!”

  离开的路上,坐在王学斌后面的人突然说道。

  王学斌听到这话表情淡漠的说道:

  “碰上了就是缘分,能帮一时就帮一时吧,现在都快过不去了,还想以后?”

  汽车着高速上快速的驶离着,王学斌看着窗外的飞快后退的道路,心里跟娜娜交流着:

  “娜娜,系统提供的货币确定经得起查么?”

  “货币来源是没有任何问题详实可查的,但是经不起查的是主人!”

  是啊,如果是自己花钱,没有任何人会在乎你,舆论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关注。

  但是一旦涉及到慈善这个事情,各方面的眼光都会聚集到这里,无事都能搅三分。

  如果他的资金来源无法解释的话,恐怕某些机构会第一时间会查封他,并把他的资金用于某些‘贫困’人群的福利待遇上。

  因此,他虽然不缺钱,但是他还是需要赚钱!

  “我,需要一份事业!”

  (PS:各位书友,在这里向大家推荐一本武侠类的书,名字叫《相见江湖》是一个喜欢水群的作者写的,喜欢武侠的可以去看看,文字很有味道,已经六十万字了,比我强得多。

  这回奶他一波,看看能不能把他祭献了,如果能的话,以后我就天天推书,争取把起点的书全推一遍,等到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没人嫌我更得慢了......)

汝当谛听说
感谢书友:杦鶴;禾呈將軍;阿布1250;书友20190910181804117;书友20170212210548952;输赢为本;的打赏

第七十八章 贫困(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