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交易(下)

    一片夜色沉暗当中,方知晓就看着慕容宙低声的对手下交代了几句什么。就一牵慕容秋的马缰绳,缓步朝他这里行来。他暗中理了一下拴在马鞍上的一个绳头,悄悄的将这个绳子抽了出来,在腰上面系得紧紧的,回头再朝谷内看了一眼。就看到祖月在一个树丛后面探出半个头。朝他做了个鬼脸,比划了一个就位的手势。他这次定下心来,嘴里不知道嘟囔着在向谁祷告。看着慕容宙就这样一人一骑押着慕容秋朝他布置完备的阵前走来。

  不管方知晓心里多讨厌这个巨大的铁家伙。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天生的豪胆勇猛。而且永远都冲在最前面。的确是一个不得不让人心折的猛将!

  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自信?在被摆布折腾了这么久,还敢单骑前来。难道不知道有几百支箭同时在对准他,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老实完成这个交易么?是对自己的破军剑太自信了,还是白凤璋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眼看着慕容宙越走越近,慕容秋的小脸也看得越来越清楚。女孩子眼中全是担心他的目光。让方知晓浑身的血又热了起来,他妈的来就是了。老子准备了这么久,还怕你不成?

  转眼之间两人就已经来到他身前,方知晓终于在不刀枪相向的情况下和慕容宙打了一个照面!不知怎么搞的,他却觉得慕容宙身上的杀气却加倍的浓烈了!

  慕容秋在他巨大的身影旁边,马的缰绳被慕容宙牵着。只是痴痴的看着方知晓。在星空下,可以看见她蓝色的眼眸如梦似幻,似乎浮动着一层雾气。他没有忘记他的承诺,一直在努力寻找拯救她的希望。期间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生死一线,从他身上甲上依然血迹斑斑就能看出。而他现在就挺拔的站在自己面前,昂然的和慕容宙对视。

  方知晓一团神全部贯在了慕容宙的身上,甚至忽略了女孩子如水的眼波。他僵硬的伸出手:“让秋儿过来,我就把白凤璋交给你……慕容宙,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把你打趴下。”

  慕容宙藏在面甲后的双眼精光一闪,却哈哈的笑了起来:“我命在天!你真以为,即使今天我放过你们,你们就能逃得掉么?”

  方知晓哼了一声:“走着瞧……别那么多废话了,交人!”

  慕容宙不以为意的松开了左手缰绳,放慕容秋的马走过来。他呛啷的又将破军剑拔出:“白凤璋呢?”方知晓催马上前,一下就倾过身子搂住了慕容秋。当女孩子的躯体在他怀里颤抖的时候,他才真实的感到这一切不是做梦!他救回了慕容秋!

  他扬起了手中的白凤璋,大喊了一声:“拿去!”

  慕容宙伸手来接。这么近的距离,他不怕这小子飞到天上去!只要白凤璋到手。他就再无顾忌了!这区区数百人的箭阵,又能奈他如何?

  大火姵的火之力已经被他完全吸收,现在身体状态正是颠峰。只要拖住一瞬,身后猎军涌上,就再不会有让这小子逃掉的机会!

  谷内突然传来了嘭啪一声闷响,然后慕容宙就看见方知晓握着白凤璋的那支手突然就在他面前消失了踪影。抬头一看,他果真抱着慕容秋飞到了天上!这时在火光下,他才看到方知晓背后拴着一根长绳。拖着他疾如流星的朝上直飞!

  方知晓也觉得自己腰要断了,可怜他还搂着慕容秋,手里握着死沉死沉的大火戟,还牢牢的抓着白凤璋!

  在谷口两侧高地山头上,两株大树的弹力加在一起,就让他当了一回空中飞人!守在树旁的陈衍他们才砍断拴住大树的皮带,目瞪口呆的看着方知晓他们被甩上来。似乎还听见方知晓一声惨叫。他们可也是第一次玩这个玩意儿!

  速捷军和猎军都傻傻的看着这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变故,大家都打仗打老的了。可还都没见过这种奇景。就听见方知晓在半空中惨叫:“放箭!放箭哪!快给老子点火!”

  谷口两边的速捷军战士这才反应过来,数百张弓顿时应弦而射,箭如雨下,支支都朝着慕容宙招呼。大蓬大蓬的柴草推下谷口山道,点燃的松明火把一个接一个的掷了下去。谷道两边的山林也熊熊的烧了起来,照得山川大地一片火红!

  慕容宙一声恼怒到了极点的长啸,震得所有人的耳朵都是轰轰直响。他破军剑一挥而出。那些呼啸而至的利箭都被剑气劲风激得四下乱飞而出!在谷口那些速捷军弓手就看见慕容宙身上,似乎迸发出了比正在燃烧的火把草堆还要浓烈的红色!

  “我要杀了你们!”

  “打起来了?”远处大树上的小小黑影看着突然升腾而起的火光。

  “总算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小小的身影利索的顺着树干朝下溜。嘴里还在嘟囔:“这样就像堵住慕容宙?虽然招数挺新鲜的,但是也太小看这个燕国猛将了吧。他发起疯来,可连本大小姐我都害怕呢……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出马,拜托你们早点到秦国吧……”

  突然这个身影僵住了,她有些滑稽的象个树袋熊似的紧紧抱着树干。僵硬的抬起头来朝上面望去。

  在她曾经呆过的那个树枝上面,一个比夜色还要幽黑一些的影子,正随着树枝起伏,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

  “小妹妹,你是华阴老人的门下么?”那个影子的声音响起来了,正是那个出现在慕容宙身边的神秘人物!

  “不是!我是路过的啦,看着这里风景好,所以爬树玩儿,你也喜欢爬树么?”小黑影抱着大树,激烈的表示否认。可惜她的借口的确比较烂。

  树上的那个人影轻轻的笑了,依然是那种分不出男女的低沉声音:“华阴老人的大徒弟,已经摧垮了我们的后赵天下,他的二徒弟,又想吞燕并代,经略天下。他的三徒弟,更是连河南之地我们这小小一隅的经营都不肯放过。难道真的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么?”

  这时倒回谷口已经响起了猎军山呼海啸一般怒吼的声音,火光越来越大,照得树影一片婆娑闪动。但是树上那个人的影子,却始终隐藏在黑暗中,看不出轮廓来。

  抱着树的那个小小人影,觉得自己背上的汗都渗出来了。自己一向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凭借着师门那些通天彻地,夺鬼神之造化的绝学。从来没被人这样找上麻烦。现在却被那个家伙牵在这里,要是方知晓和慕容秋那里出了什么麻烦,那她可就没办法和师傅师兄交代了。师傅那老头子可以管他去死,要是师兄对她也失望,那可就大大的不好玩啦!

  她暗暗准备,一边开口道:“你是弥勒宗的?中原大势变迁,向来是我们自己人的事情,你们这些化外之人来掺合些什么?要是没有你们老祖宗佛图澄,石虎的后赵也没那么快垮掉!怎么怪我们头上来了?我可没功夫陪你在这里吹风,大家就当没见过面好啦!下次请你喝茶哦!”

  小黑影话音才落,人影就在大木之上杳然无踪,似乎一下就沉到了木头里面!

  “鬼谷一脉木遁之术?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华?”树上人影冷喝一声,接着就是一蓬银粉铺天盖地而下,这些银粉洒在周围。就看到一个被奇异木纹斗篷包住的小小身影被沾满。一下就变成了显眼的目标。她正盘到了大树的另一面,快速的朝下直溜!

  方知晓悬在半空的人影被两侧山地上面的速捷军将士飞快的朝上拉。他已经赌咒发誓,下次再也不玩这个空中飞人了!山上陈衍的大嗓门最响:“快把家主拉上来!大家撒丫子快逃吧!”谷口已经大火熊熊,加了松香油脂的大蓬大蓬柴草将倒回谷谷口几乎烧成了火山喷发的模样。速捷军还在不断的朝谷口倾倒柴草。猎军的喊杀声已经连天彻地的响起。慕容宙的吼叫更是直震他的耳膜!

  不过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慕容秋正在他的怀里!随着两人快速升起,女孩子也从最初的震惊反应过来了。一下子就没头没脑的亲在他的脸上。在万分绝望的境域下,一个男孩子带着她破空飞去,将她救出生天。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幻想么?在此时的慕容秋看来,头上的星光点点,脚下的大火熊熊,远处的杀声震耳,身在方知晓有力的怀抱中。他脸上的轮廓被火光照得分外深邃。这个时候除了用热吻,已经无法表达她的心情了。

  而在谷道中的祖月,也同样抬头看着飞舞在空中的这两个人影。慕容秋裙倨飘飘,宛若飞天。大火照得她身形在明暗之间,更加的修长挺拔。但是看着眼前这一切,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猛的一跺脚,转头看着身边正躺在马上担架的祖锻:“爹爹,咱们走吧!看到了秦国,能有什么变故,祖家坞,我会帮您看着的!”

  方知晓一边享受香吻,一边焦急的等着自己被拉上去。转眼间他就接近了谷顶。被几只大手七手八脚的拉了上来。才一站下来。他就向谷外望去。大火已经吞没了谷口,完全看不见慕容宙的身影,连他的吼声也已经停歇了。猎军正山呼海啸一般涌来。但是两边都是险峻的谷顶山地,他们一身重甲,又是骑兵,如何能冲得上来!就只有谷口那一条通路,现在也被大火隔断。等他们扑灭了这火势,自己早就带着速捷军和慕容秋走远啦!

  计划B,全胜!还干掉了慕容宙那个凶神!自己真是玩阴谋的天才啊!方知晓正准备发号施令,招呼分布各处的速捷军将士快撤下去逃走。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就看见谷口的熊熊火势象从中间被分开了一样,一个巨大的身影冲出了火墙,手中寒光耀眼的破军剑展开,就直冲了出来!而他面前不远处,就是祖月护持着的祖锻等等数人。慕容宙的吼声也同时如雷般响起:“这种伎俩,如何伤害得了我?你们就算用尽百般鬼计,在我破军剑前,也只有粉碎一途!”

  这还是不是人?

  祖锻突然在担架上面坐了起来,像是焕发了以前的全副精力。他同样厉声喊道:“天王的大火姵果然在你这里,慕容宙!”

  ~~~~~~~~~~~~~~~~~~~~~~~~~~~~~~~~~~~~

  推荐票好少,看在奥斯卡最近更新还勤奋的情况下,大家投点票票啦…………谢谢哦…………

  

第五十一章 交易(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