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夜探(下)

    方知晓怀里搂着小丫头,两个人头上都是一层细汗,都是极力的屏住呼吸,身子尽力的朝树上贴去,连一点轻微的颤抖或者声响都不敢发出。

  小丫头狠狠的用眼睛瞪着方知晓,看着他搂着自己蜷缩成一团。真是恨不得用身上佩戴的分光瑶冰刃一下子结果了他!大家各自凭本事躲,这个混帐怎么能钻到她的木纹遁衣里面来?但是偏偏这个时候不能发作。老头子传下来的木纹遁衣虽然隐蔽效果好到了极处,上面木纹色彩精心安排调配,将人伏在树上本来有的凹凸感都能在人视线当中消失。但是外面还有苻登这么一个身经百战,千锤百炼,恐怕已经踏入先天境界的大高手!

  她极力的运用着师门传授的呼吸方法,放软了身体,一口气在体内慢慢循环,试图能支撑久一些。一边却不甘心的在黑暗里看着方知晓。这小子居然有本事在苻融转过来之前,潜进她的木纹遁衣里面,动作柔滑得如同流水一般。身子朝大树上面一贴,就没了呼吸的声音。搂着自己的身体温温的,软软的,浑身如铁的肌肉在这一刻奇异的完全放松。隐约间,似乎连他的心跳都放轻放缓了下来!

  她自己虽然因为贪玩本事不算很强,但是老头子是天下一等一的人物,她的眼界也不同寻常。上次替方知晓诊治大火姵劲力的后患,已经大概了解方知晓能吃几碗米饭。虽然他体内气劲蓬勃强悍,殆如天授。但是紊乱暴烈,大火劲的运劲法门也不过是才修行没多久。加上大火姵乱流为患,正是乱七八糟的时候,什么时候突然就变得这样自然冲淡,气息悠长,宛然就是一个初窥门径的先天好手?

  到了后来,小丫头都忘记了羞恼,只是诧异的看着黑暗中方知晓亮闪闪的眼睛。

  方知晓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得这样灵活,举动自然敏捷,仿佛天然就该这样做的。苻融绕过大树,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就一下钻进了小丫头的怪布里面。他自己心里有数,自己不像是钻进去的,倒有些如流水一般的渗了进去!体内原来暴烈勃动的气劲,却自然而然的在体内若续如断的流动,一贴上大树,立刻就屏住了气息,甚至连生理反应都全面的变得微弱了!

  他的举动,居然没有惊动离自己不过数步之远的苻融和苻登,让他都觉得难以置信。处于这个境地,虽然身体反应变得微弱,仿佛封住了自己感知周围的能力。但是心里却是出奇的平静,虽然知道随时可能会被苻融和苻登发现,但是每一种应变的方法都流水一般的在脑海中有条不紊却如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头脑从来没有如此清明,也从来没有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

  他甚至感觉到了苻融的手指在头顶堪堪擦过他和小丫头藏身之处,然后就立在和两人呼吸可闻的地方悠悠自语,微微长叹。而那个苻登就侍立在不远处。两人这时面部什么表情,自己仿佛都清楚的能感觉得到!

  苻融悄立良久,最后却是淡淡一笑。摆摆手就朝山下走去。苻登恭谨的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这个阳平公府无人敢靠近的土山。走出几十步,他突然疑惑的转过了头。看向他们刚才站了良久的那颗巨大的枯树。轻轻的摇头,按着剑步履稳健的走了下去。

  又过了良久。

  突然树上木纹遁衣一掀,那小丫头已经对着方知晓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乱打:“色狼!登徒子!淫贼!你今天占了本姑娘多少次便宜?还抢了我的乌头针!”

  方知晓正忙不迭的在那里喘气,虽然身体感觉变得诡异,但是提心吊胆的藏那么久还是很累人的!刚才又听到那么多密辛,虽然还来不及消化。但是胸中也是一股怒气一直在勃勃的燃烧,刚才忙着藏匿行迹还不觉得,现在一口气呼出来,这火轰的一下就不知道腾得多旺!

  老子最他妈的就是讨厌你们这么一副上帝般的嘴脸安排老子的命运!苻登要杀了老子?那就等着瞧吧!你们两个混蛋想干成什么,老子偏不让你干成!

  本来在脑海中纷乱而无从联系的长安城现在局面,错杂的各种势力,还有自己的境遇。现在在这席窃听之后,已经慢慢的连在一起,大致的浮现出一个轮廓。虽然还有一些疑问要解决,但是已经完全不是茫无头绪的感觉了。

  身边那个小丫头还在鼓着脸包着眼泪在他身上乱敲。方知晓不耐烦的一把抓住她两只手站起来。他手长脚长,小丫头最多不过一百六十公分的样子。娇小的她顿时就脚不沾地的和他两眼对视。

  饶是现在这个还身在阳平公府腹心之地的紧张时候,看着那小丫头一呆,眼泪汪汪,鼻子脸上全是乌七抹黑的雪泥,又被眼泪冲得乱七八糟的样子。方知晓差点就要笑出声来。小丫头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这下眼圈变得更红,咬着嘴唇双脚乱踢。她穿着一身紧身水靠,看着她青春娇小的身子这样乱扭。要不是这死丫头双脚招招奔自己要害而来,天知道方知晓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一把丢下小丫头:“咱们扯平!好歹在水渠里我还救了你一次。刚才你又想刺死我。现在我借你那怪衣服脱身,咱们两不相欠!”

  小丫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大闹的场合,面前这个讨厌家伙更是师兄无比看重的人。被方知晓丢在地上坐在那里恨恨的看了他一阵。爬起来就朝山上走。

  方知晓在后面喂了一声:“小丫头,还给你。”女孩子绷着一张包子脸回头一看,就看见方知晓举着那支乌黑的针,和解的微笑着:“拿去吧……刚才你是不是真想刺死我?”

  看着方知晓在那里有点傻傻的但是自然就显得单纯坦然的笑容。小丫头满肚子的委屈不知道怎么就消除了大半,但是还是冷着一张脸接了过来:“谁有空刺死你?乌头针是浸泡曼陀萝花汁的,只是让你这笨驴睡一会儿……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方知晓哼了一声,理直气壮的道:“偷东西!”

  两人压低了声音在这里交谈,小丫头抬头看看已经在不远处的独楼,他也是为那个东西来的?自己也是才从师兄那里听说老头子在那里,偷偷的瞒着师兄来偷这个最被师兄记挂的宝贝的。省得那个沮渠老看不起自己。却没想到这个笨驴好像也知道宝贝在这里!

  想到这里,小丫头顿时多了三分警惕。但是转眼又不屑的看了看方知晓,就凭这个笨驴,想在老头子那里偷东西,真是门也没有喔。

  “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管我!不是说好了么?咱们两个互不相干!”

  独楼之上,那个葛衣老人却坐在廊柱之下微微摇头,看着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朝上摸:“这么远两人闹出来的动静就吵得老头子睡不了觉,真是……不过方知晓居然这么快就自己踏破了面前的这一关?到底是两辅汇聚灵宝自身互相生克妙用无穷,还是他真的是天命神授?”老人微微摇头,嘴角浮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就让它继续走下去吧,到现在为止,似乎一切还算顺利呢……虽然不太如我的预期……”

  随着他喃喃的低语,老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黑暗当中。一如他从来就不曾在这里一样。

  两个人各怀鬼胎的来到了独楼之下,小丫头四下警惕的张望,仔细的观察老头子有没有布置下什么禁制。转头一看,却看见方知晓一副老手模样的那着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隔着紧闭的门缝去挑门栓。

  这笨驴真是不知道鬼谷一门机关禁制之术的厉害!她还来不及招呼,卡嗒一声,就听见门栓已经被方知晓挑开。小丫头绝望的闭上眼睛,等着机关或者老头子布置的阵法发动。结果能听见的只有方知晓推开大门的轻轻支呀声音。睁开眼睛一看,什么也没发生。

  真是侥幸!

  踏进室内,却看见两盏灯台数十点灯头将独楼之内照得清楚。一楼厅堂布置陈设精洁。但空荡荡的杳无人迹。绷紧了神经准备必要时候杀人越货的方知晓踏足进来。茫然的四下环顾。他没有看到通向楼上的盘旋木梯,那个苻融曾经无数次拾级而上的通道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踪影。独楼上下,似乎从来都是分隔的一般。

  他的目光落在了案头之上,那幅曾在苻融手中展开的手卷,就静静的躺在那里。灯火之下,拖出了一抹短短的阴影。

  好运气啊!第一次做贼虽然有个小丫头碍手碍脚,但是还这么顺利!

  耳边突然风声呼的一响,就看见小丫头的身影已经越过了方知晓,直朝那幅手卷扑去!不仅如此,她左手朝后一摆,十几道黑光直射过来,他妈的这小丫头身上带着那么多乌头针!

  大骇之下的方知晓一头仆倒在地,乌头针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飞过。朵朵朵朵的扎在身后敞着的门板上。再一抬头,那小丫头已经抓着了那卷手卷。左手还背在后面,变魔术一样指缝间已经又满是黑沉沉的乌头细针。看来准备靠这针阻挡自己,拿着手卷就跑!

  方知晓恼恨得几乎大吼出来,顾不得那些小针的厉害,一个挺腰就扑了过去。拼着挨上几下,也要把这个死女人拖住!

  奇变陡生。

  身子还扑在空中的方知晓,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小丫头的手抄了那本手卷。但是就像想抓起影子一样,手从那幅手卷的中间穿过。拿在手中的,只有空气!而那幅手卷,仍然躺在案头!

  扑通一声,方知晓已经扑在了呆住的小丫头身上。方知晓一把勒住她的手腕,微一用力就制住了她。小丫头似乎也没感觉到痛楚,呆呆的道:“师傅的庚申易影阵法!老头子,你知道我们要来?”

  方知晓猛的将她扯过来对着自己,恶狠狠的道:“你为什么也要抢这个手卷?王猛让你来的么?”

  小丫头这才反应过来:“痛啊!”

  这下方知晓可不怜香惜玉了,好容易才制住这个狡猾丫头。这个手卷可是他性命攸关的东西。如果王猛想得到它,就代表他也想在更大程度上面控制他。也和苻融是一丘之貉!而且王猛是怎么知道它存在的?

  小丫头在方知晓的手劲下脸都变白了,却只是抬头看着无路可通的头顶。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最后才咬牙道:“这本来就是我们师门的东西!这副手卷是鬼谷一脉的传代之宝。我只是来从师傅这里借来看看,你才是没资格拿这个东西呢!”

  方知晓还是不松手,鬼谷这玩意儿他从苻融那里听说过。收藏这副手卷的第一人就是那个鬼谷子,叫王衍还是什么东西的。这小丫头是他这一脉的传人?那他师兄王猛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更别说冒出来一个老头子师傅了!

  他当即就选择不信,这小丫头狡猾着呢!他哼了一声:“你说是你家的我就信了?我还说这东西是我爹留给我的呢!反正今天你害了我多少次了,刚才又拿针扎我!现在这玩意儿是我的,你再乱来……我……我……我那个什么了你!”

  说着他手劲总算松了一些,但是还是抓着她的左手脉门。小丫头痛得好些了,嘲笑的看着他:“反正你也拿不到了,老头子那么小气。就摆在这里给咱们看看,他可是用了庚申易应的阵法。今天咱们都是一场空,回家去吧!”

  方知晓一下想起了刚才看到那幅景象,转头看看手卷,还是那么真实的躺在那里。灯火一动,阴影也闪烁不定。

  “……修道之人都要守庚申,鬼谷一脉是道家自然也是如此。庚申时一到,哪怕是在荒郊野外,闹市通衢都要静修。为了不让人打扰,才有这么一个庚申易影的阵法。只要有人物干扰,它永远不会在原来的地方。反正你是碰不着啦!除非他让有缘的人能够接近……你和我师傅很熟么?”

  方知晓对小丫头的解释却充耳不闻。他已经发现了,在手卷周围,的确有几个淡淡的符号线条。这就是那个什么阵法?

  自己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东西已经太多了,并不缺这一个。

  他慢慢的伸出了手去,如果说这个时代有什么人和这副手卷有不解的缘分……除了自己,还有谁呢?

  入手之处,是微微泛着凉意的绢帛。但是却真实的存在着。他的手指停顿了一下,微一动作。那幅手卷已经在手。

  小丫头停住了话语,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方知晓却是苦笑:“我果真是躲不过这个命运啊…………”

  ~~~~~~~~~~~~~~~~~~~~~~~~~~~~~~~~~~~~

  进入VIP的日子不远了,大家愿意支持的,就请继续支持吧。

  奥斯卡深谢。

  PS:近期将提速更新。

  

第八十三章 夜探(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