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魂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唐朝第一道士在线阅读

唐朝第一道士

历史 / 架空历史

323.6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3-01 15:08

书籍摘要: 《山海经之仙途妖路》新书已发。..............他是一名道士。他也是一名穿越客。他叫钟文。他也叫九首。救人命时是道长,杀人之时是钟馗。且看他如何游历天下。~~~~~新书《皇朝青甲》已发布!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夕凪八云.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书友20190513083637356.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任大舒.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只想当亡国之君的我昏成大帝在线阅读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 当这些人迎来了一个只想当亡国之君的皇帝后,又会释放出怎样的光芒?这是一个亡国之君碰上盛世臣民的故事。 不正经简介: 宦官专权不是弊政吗,为啥到我这那群宦官不搞事啊? 女真人不是很能打吗,为啥我送了那么多盔甲,工匠,他们却成我的忠犬了? 青苗法不是朝廷给穷人放高利贷,激起了大量民变吗,为啥我的青苗法让商贸大兴呢? 郑和下西洋不是公款旅游吗,为啥我派个太监出去旅游,他给我带回来那么多珠宝不说,海上贸易怎么又起来了? 大踏步改革不是会扯到蛋吗,为啥我都收个人所得税了,就没人造反呢? 穷兵黩武不是会亡国吗,我这都成日不落帝国了,怎么国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那么多昏君干的事我都干了,为啥我还昏成大帝了? 我真的只想拿一个亿回现代社会打游戏啊,为什么这么难? 因为总有一些人想让大乾变得更好,无论皇帝的初心多么龌龊。 (架空宋朝文,乾朝就是一个北伐成功的大宋,西夏、辽国、大金都在,请读者老爷放心阅读。)
大脑开洞思路广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在线阅读
“爹,敢不敢干票大的?” 李世民:“老子有啥不敢的?” “爹,小心点李世民,那家伙不是啥好鸟!” 李世民:“…………”
笑看风云再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贾宝珺在红楼梦中的救赎在线阅读
他穿越红楼贾珺,他手持改命卡,改运卡,改财运成了经济巨鳄,改官运成了第一奸臣,改荣宠成为荣国府第一位荣亲王,改生死做他帝王之命,做族长革新弊病,做奸臣抢了当今皇后,做大荣帝国太祖皇帝……在贾玕看来,都不及把女强人老婆改成小鸟依人。 他开局夺了秦可卿的枕头,他的商会暗中大观园的总布局的工程;他强改贾政的姨娘排序,他强抢林黛玉的手绢。 他是青龙会巨龙首,他是青衣楼总瓢把子,他组织了红楼蹴鞠帝都联赛。他让T台走秀运用到了古代。 朱由检:朕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你在操控,朕忍无可忍! 张嫣:倾城一笑,等你归来! 贾琏:哈哈……!皇上是你自己去西北,还是臣送你去西北。百万贾家陆军,百万家骑兵,二十万贾家海师,是不是很兴奋。 文官:你会被文官写进历史,遗臭万年! 武将:被压了一百年,咸鱼终于翻身了,这还要感谢皇上当年的恩典。 大荣帝国开国太祖皇帝贾琏:宁可我对不起天下,天下人绝不能对不起我,手持天子剑,平后金,剑斩李自成,刀砍张献忠,灭十八路叛军。 “太祖扫群合,虎视何雄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挥剑决浮云,叛军成芽菜。灭金起尘沙,大同天下来。”
欧阳川雪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手眼通天在线阅读
【新书《不跪即是神》已发!】 一盘大棋,南北相衡。 天下众生,皆进局中。 有单车直撞,有马踏连营; 有炮打两岸,有百将争雄; 有国士无双,有大象无形。 乱世狂澜里,有一袭白衣渡江,如小卒过河,一人一剑,一往无前。
暗形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狂野北美1846在线阅读
19世纪中叶,华人淘金者在北美大陆风云激荡中趁势而起,建立圣唐,再创海外华人辉煌篇章。
葡萄无牙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一梦雪中行在线阅读
身入红楼中,却似是而非。 虽说他不是资深红学成员。 但此红楼中怎么多出了一个不知名的藩王。 这个剧本有种好熟悉的感觉。 随他吧,反正自己都来到这个时空了。 他如是说道。 …………
极致平底锅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逍遥红楼在线阅读
金陵十二钗的绝世奇才,终逃不过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命定前生。  而惊世的顽石,也不过是一块无法补天的石头!  红楼轰然倒下,梦醒而碎,青灯古佛的云空未必空,随经文诉出曹雪芹满腔幽怨。  红楼无梦,只余梦影残痕!  PS:建了个Q群115435584,欢迎加入红楼大家庭!!
徐十五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人在大夏真不想加班在线阅读
眼一闭,再一睁,来到大夏。 以为摆脱打工人的身份,没想到加班这个事永远逃脱不开...
窗外天晴啦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抚宋在线阅读
兄妹三人,因缘际会,各据一方,制霸天下。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唐朝第一道士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魂穿

  道?何为道?人?又何为人?

  本书讲述的是道士的事儿;

  看客们,知其事,莫妄言;

  道人非电视剧中的道人;

  真假之说,看客们且自行与道人深聊,知其事,看其道。

  ……

  ……

  夜半三更,距利州城三五十里外,一座道观外远处的茅草农舍中,住着一家四口,农舍一角边的茅草席上躺着一名中年汉子,一名妇人,还有他们的一双儿女,此刻正呼呼大睡。

  中年汉子名唤钟木根,妇人徐氏无名,小名叫秀,钟木根那十岁大的儿子名唤钟文,四岁的女儿小名唤作小花。

  昨日白天,不知怎的,钟文帮着道观抬一根木头时,木头顺势而落,把钟文的脑袋砸出一个大口子,这不,此时躺在草席上的钟文,脑袋已被包成一个印渡阿三的模样。

  “嗯?我这是怎么了?脑袋为什么这么疼?”钟文伸手摸着刺痛的脑袋,心里暗道,难道昨天与那伙人干架时,挨了一板砖了?

  钟文隐约记得,昨晚与朋友在大排档刷夜时,正撸着串儿,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几个小痞子,无缘无故的对着钟文他们叫骂,钟文他们顿时火冒三丈,也不顾对方人多,趁着酒劲,抡起板凳就开干了。

  但具体结果如何,谁把谁干趴下了,朋友有没有受伤,自己有没有挂彩,最后是怎么收场的,钟文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去,难道又喝断片了?钟文一边回想,一边睁着眼睛,可是两个眼皮子像挂了千斤石头,怎么都睁不开,再加上头疼的厉害,怎么都想不起后来的事,迷迷糊糊中,钟文又睡过去了。

  一夜过去后,钟木根夫妇二人从茅草席上爬了起来,查探了一下钟文的伤势后,摇了摇头,出了屋外。

  “夫君,小文他如何了?今天还要不要请观内的道长过来看看?”钟文他娘满脸的担忧之色。

  “无事的,昨天李道长过来看过了,也上过药了,说是过几日就能好起来的。”钟木根一边回应着他娘子,一边从灶房边上,拿起一把木锄头,抗在肩上,准备去往自家佃的地里干活。

  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氤氲缭绕,滋养着这大地之上的万物,田地里的稻禾与田埂边的青草上,都沾满了露水,晶莹剔透,宛如珍珠般亮丽。

  “哥,你醒了吗?”小花伸出小手晃了晃躺在草席上的钟文,皱着小眉头,盯着钟文被包成阿三模样的脑袋瞧了瞧。

  此时的钟文,从早上醒来后,睁着双眼,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耳朵里传来鸡鸣,狗吠,以及小孩的哭闹声,两眼无神的望着茅草屋顶,钟文却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这个样子?难道干架也能干到农村?可这眼下又是个什么情况?啊,头好疼。”钟文心思活动,可依然抵不住脑袋的头痛欲裂,双手立马伸向脑袋抱住,想把这股疼痛感挤出脑袋之外。

  “哥,你怎么了?头还疼吗?我给你吹吹,娘亲说吹吹就不疼了。”小花望着自己哥哥痛苦的表情与动作,想来自己哥哥的脑袋又开始疼了。

  钟文已然被这钻心的疼,折磨得想要自杀了,一副副的画面涌入脑中,犹如快进的电影般播放,庞大的画面与记忆涌入,使得钟文更是痛不欲生。

  仿佛一个世纪般,实则只过了两刻钟而已,这痛不欲生的折磨,才渐渐的停止了下来,钟文放下抱住脑袋的双手,似乎感觉历经生死,渡劫重生般的快意,想睁开眼来,可这眼皮却重如泰山,渐渐的陷入昏睡当中,隐约之间,似乎听见一个软糯的声音在呼喊着哥,哥的。

  “哥,哥,你怎么了?还很疼吗?”小花一直趴在草席边上,静静观望着钟文,虽然小花不知道自己哥哥如何了,但却一直默默的守护在自己哥哥旁边,心里想着哥哥快点好起来,担心的双眼之中,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昏睡中的钟文,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中,前世与今生的记忆相撞,如两军交战般,又快速的融合交织在了一起,使得钟文的脑域得到了极大的开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如果正常人的脑域开发只有百分之一至二的话,那此时钟文的脑域开发,估计得有百分之十了,甚至有可能会更高。

  “水,水。”一两刻钟后,昏睡中的钟文终于有反应,轻声的呼唤着需要喝水的声音。

  “哥,你要喝水吗?那我去给你打来。”默默守护在钟文身边的小花,看见自己哥哥有了反应,抚着钟文被包裹的脑袋轻声的回应。

  小花爬起身来,兴冲冲的小跑着去了灶房,端着一个破陶碗,从水缸中舀了小半碗水,小心翼翼的端了过来,把撒的所剩无几的小半碗水,端着凑近钟文的嘴边。

  “哥,水来了,你喝水。”

  钟文迷迷糊糊当中,喝下小花打来的这小半碗水,使得他身体的精力稍有恢复,但依然陷于昏睡与清醒之间。

  小花紧张的看着钟文喝完了小半碗水后,可钟文还是处在昏睡当中,心里的担心,挂在她那小脸上。

  小花把陶碗放在一边,伸着小手抓起了钟文的手,感受着自己哥哥手掌的温度,希望自己的哥哥可别发烧。

  “哥,你要快点好起来,阿爹和阿娘昨天都快要担心死了,要是哥你有事的话,阿爹和阿娘他们就得伤心死了。。。”小花坐在钟文的身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自顾自的说着话,从以前的事,一直说到昨天钟文受伤。

  昏睡中的钟文,脑袋开始渐渐清醒了过来,莫名的被一些记忆涌了上来,暂时占据着他的脑海。

  “我去,我……我穿越了?还是魂穿?”闭着眼睛的钟文,脑海之中快速的闪着各种画面,实在没办法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不科学啊,除了一些网文小说有这种情节设置之外,哪里还会有什么穿越之事,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劈了,机率之小,难以相信。

  “原来这副身体也叫钟文,还好,还好,没有窜名,至少不用再改名字了,可这家里也太穷了吧?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这哪是人生活的地方啊,连个茅草屋子也只有一间,这。。。”钟文脑中闪现着这世钟文生活的各类场景画面,而这些画面,钟文顿时有种被老天戏弄的感觉,如此艰苦的生活,令钟文顿感辛酸。

  小花一直默默的坐在钟文的身旁,虽然嘴里念叨着自己的话语,但眼睛却从未从自己哥哥身上移开半刻,此时瞧见自己哥哥眼皮动了几下,心里大为高兴,俯下身子,凑着小脑袋到了钟文跟前,高兴的看着钟文。

  “哥,你好了吗?头还疼吗?”

  “小花,哥不疼了。”钟文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小花就是这世的小妹了,小脸脏兮兮的,头发蓬乱,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褂子,下身套着一件小短裤模样的裤子,赤着双脚。

  “小花,阿爹和阿娘他们呢?”钟文从草席上缓缓的爬坐了起来,转着头环视四周。

  小茅草屋中除了一张破旧的矮桌子,角落里一个关了门框的破旧柜子,还有三两个陶缸,地上摆放着几床破旧的草席,草席之下铺就着一些稻草,草席上放着几床破旧且脏的被子,其他的也就再无他物了,钟文瞧着这个家中寒酸的样子,心里难过的流了一把辛酸泪,以后这里将是自己生活的居所,是贫是富,至少也算是一个家吧。

  “哥,阿爹阿娘去地里干活了。”小花学着娘亲的样子,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探了探钟文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受一下自己哥哥有没有发烧,随后,满脸紧张的模样轻松了下来。

  钟文被眼前的小丫头一连串的动作,搞有些迷糊,随后才想到,小花是在给自己试体温,想想就被这小丫头给逗乐了,这么小的小人儿,就会试体温了,不会是自己看错了吧。

  “哥,你还渴吗?我去给你打碗水来吧。”小花爬起身来,端着缺了几个口子的陶碗,去了灶房打了半碗水过来。

  “谢谢小花。”钟文一口气喝下这小半碗水后,才感觉到自己灵魂归位了,肚中的饥饿感也稍稍有所下降,可肚中依然有些轻微的绞痛,浑身有些无力,好似能吃下一整头牛来。

  钟文伸手摸了摸脑袋,心中已是知道,昨日被木头给砸破了脑袋,而且伤口还不小,流了不少的血,不过被砸之后不久,钟文就昏迷过去了,再往后所发生的事,却是不知了。

  “哥,昨天你流了好多好多的血,你不要再摸脑袋了。”小花见钟文伸手摸着脑袋,紧张的出声阻止钟文,生怕自己哥哥不小心触动了伤口,再流血起来,小花对于昨日钟文流血的场面还心有余悸的。

  “小花,没事的,哥知道该如何的。”钟文脑中一直在寻思着一些事情,更或者说是想探一探自己魂穿过来之后,是不是有个什么系统的,有个金手指什么的,前世所读的小说当中,就是这样写的。

  钟文心里想着,前世所读过的小说之中,都说有系统或金手指的,那自己魂穿过来后,肯定也是有的吧,这才想探查一下,自己的金手指在哪里?

  (道人一词来原到底是和尚还是道士?据史记,我华夏之地无佛,到了汉左右时期,佛教才传入华夏,而我华夏道家早已存在,因这佛教是外来之物,所以民众依黄老道家术语,因与道士均是方外之人,所以喊佛教徒为道人,以示与道士区分,而到了西晋时期,为了正式把佛教徒与道士区分,才开始有了和尚的叫法,所以,道人本就是道家的称谓,这没必要争论。)

  PS:前40章节进度稍有些慢,如不喜欢看的可以跳至46章节阅读。

  群号:756035974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