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在黑潮笼罩的武道世界,他是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无敌人仙;在神秘复苏的黎明世代,他是先知,亦是真理的承载者;在钢铁的都市里,他是欧米茄级的异能者,也是窥探禁忌领域的疯子。……他是环绕世界的大蛇,亦曾以凡人之身弑杀神灵;是横剑截断天河水的白衣道人,也见证世界树上黄金国度的落幕;是翡冷翠的圣子,却也在魔神之柱刻下姓名……——他,是游戏在高维宇宙的寻道者。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戈玄白.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最强佛陀.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洛叶枫非.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游戏异界小说推荐

我的战魂有亿点强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由魔种和战魂者主导的平行世界。 魔种盘踞山林,虎视眈眈,人类蜗居城池,依靠战魂者庇护,艰难生存。 方曜携带游戏中的对抗路烙印穿越到这个世界,觉醒战魂,学习孙策、兰陵王、李信……众多英雄的技能,踏上无敌之路。 …… “我,就是太阳!”
悬天月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大数据世界在线阅读
新书《传奇大英雄》已经上传,各位看官多多支持。(拱手)
墨乡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在游戏异界肝属性在线阅读
陈羽偶然间获得一枚游戏异界的钥匙,里面只有他一个玩家,发现属性能带回现实后,从此开启了肝属性之路……
吟屋外雨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拜托,这个游戏超害怕的在线阅读
一款名为《往生》游戏…… 不通关就会死…… 为了拯救即将倒闭的游戏厅,他在网上购买了一副VR眼镜,谁曾想,这居然是连接游戏的钥匙...... 当进入到游戏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
灯火通明夜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帝国崛起全面战争在线阅读
开局穿越到一个流亡王子身上,却意外获得了金手指全面战争系统,且看理查德如何凭借全面战争系统光复家族统治,并一步一步建立起强大国家。 (PS1:前面有小毒点,有的人可能没感觉有的人会有意见,请做好心理准备) 新书:《我是穿越者之子》发布,欢迎捧场
泪曲.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我,怪谈制造者在线阅读
【第四天灾】+【制造怪谈】 主线是制造怪谈对抗玩家。 又名《我在第四天灾制造怪谈》 穿越未知世界,夏木得到了一本书。 他能在其上撰写怪谈,并让怪谈化为真实。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就此踏上利用怪谈惩罚罪恶的道路。 直到有一天,不速之客降临,他才明白了世界的真面目…… “什么?这是个游戏世界,我只是NPC吗?” “正好我想到了新的怪谈,就拿这群玩家试验一下……” 公寓房间里,夏木喝着肥宅水,拿起羽毛笔开始撰写…… 他咧开嘴,露出兴奋的笑容。
黄纸朱砂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邪神的自我养成计划在线阅读
问:穿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答:谢邀,人在异界,刚下马车,世界太危险,还好我是带着手游穿越的。异世界的人很不友好,我说我可以帮助他们,他们让我滚。不说了,大佬太多,匿了~
时间法师1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全民领主:我打造了不朽文明在线阅读
天地异变,红雾降临! 全球人类都被拉入了这场游戏。 红雾席卷世界。魑魅魍魉、古神、超凡种族等等,遍布迷雾当中。 其中有危险,也有奇迹。 来到这个世界,觉醒出了全球最弱天赋:雪花 却没想到,穿越前玩的放置手游,旅游青蛙现在成为了他的外挂! 而且居然能够周游各种异世界,并给他带回来了冰冻果实! 白鹿:????? 紧接着,更多离谱的事情发生了 “叮,你的蛙崽旅游回来啦!给你带回来了特产【冰雪系最强斩魄刀·冰轮丸】!” “叮,你的蛙崽旅游回来啦!给你带回来了特产【剑神传承·木马牛碎片】,传承无上剑术!“ ”叮,蛙崽的好友来了……“
一青楠玉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斯坦索姆神豪在线阅读
父慈子孝二傻子; 二刀流龙瓦里安; 无尽船王吉安娜。 或许你们不信,其实以上黑霉龟都是麦当肯的败家对象而已。 败家的日子,就是这么枯燥无味,人生总是要有点追求的,当法神之路在前面打开时…… 等等!是谁告诉我天赋是1点【光亮术】,然后全点【冲锋】、【狂暴】、【泰坦之握】的? 还有……谁把沙雕玩家放进来的!? ------------- 老牌作者,著有《暴风法神》等多套精品小说,完本保证。此外读者群:551430919,欢迎来灌水
余云飞
日更千字
游戏异界
当前位置: 游戏 游戏异界 高维寻道者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穿越

  “你这泼皮,二少爷要的肉芝呢?还不给端过去!”

  天光方方乍破,一轮暗哑月牙还悬在孤空。

  竹园主楼处,一个偌大庭院平铺在眼前,园中有数座丈高的黄石假山。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林木葳蕤,小亭从树丛里微微露出半个飞檐,正是暮春时节,有馥郁的水香自近端传来。

  暗紫色的薄雾像轻纱飘带般,缓缓在低空流淌,氤氲在整个松阳郡。

  紫雾……

  这样的紫色天象已有小半年了。

  白术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来了,来了。”

  他左手是一方乌檀木托盘,盘上盛着一盏青花瓷器的小瓮。

  “王大娘说这肉芝是百年的好东西,要多下点火候。”

  “那还不快去!”管事的老婆子扬扬拳头,“还在这跟我甩嘴哩!”

  白术嘴角一抽,连忙小步跑远,这要挨上一拳可不是闹着玩。

  “要敢迟了,铁定没你好果子吃!”

  四下僻静无人,老婆子也格外放肆,声音遥遥传来,震得白术耳鸣头眩。

  “这算什么事!”

  经过一处小桥,木质的桥板上,不知何时跃上一条金丝鲤鱼,尾巴使劲扑棱,白术抬脚将它踹回水里,长叹一声。

  在几个月前,他还在畅饮肥宅快乐水,狂撸肥宅快乐兽,与沙漠之鹰们开心冲浪,也被舔狗聊天记录感动得泪如雨下,一切都很美好,直到……

  白术眨眨眼,一幕简陋的属性面板就出现在面前。

  【姓名】:白术。

  【武学】:无。

  【属性值】:0。

  言简意少,直截了当。

  在车祸身亡后意外穿越到这世界,占据了这具躯壳后。

  记忆里,这是个武学昌盛的大世。

  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原身一家子都是汾阴赵家的家奴,父亲是马厩马夫,母亲是赵家二夫人的婢女,还有一个哥哥,大名白柱,小名铁柱,在给掌勺王大娘当下手。

  而原身姓名,那就他娘的香蕉棒棒皮奇怪了。

  原身大名白术,倒是与自己同名同姓,相差无二。

  小名,却是铁蛋……

  这两兄弟名字合体,是能召唤出什么不可描述的神龙吗?

  当今天下三分,郑、卫、楚三足鼎立。

  赵家是郑国松阳郡的武学世家,家中子弟人人习武,在松阳地界,也是一霸。

  其奴仆众多,待遇也分个三六九等。

  原身父亲不过一马夫,母亲虽是赵家二夫人的身边人,却并不得宠。

  似原身这般出身,大多没什么资格被授下武学,在穿越来,发觉脑海中的系统面板后,他绞尽脑汁,却依然找不到获取武学的方法。

  而关于属性值的获取,也是一无所得。

  白术曾尝试杀鸡、杀猪、杀鹅,杀狗,就差没杀人了,属性值一个没有,掌勺王大妈的好感度倒是上涨了不少。

  这玩意要是能具现,王大妈头上估计会不断飘出+1、+1、+1……

  他也曾去菜市口,围观过武者的斩首,属性值依旧是0。

  半个月前,趁着城西突然大火,又有喊杀声传出,府里躁动时。

  白术还以扫撒为由,趁机溜进赵家二房少爷的书舍,触摸那些年代久远的古董字画。

  但,还是不行。

  相反,王大妈和白术因为杀鸡的交情,日益熟络起来。

  原身哥哥对此乐见其成,他不止一次怂恿白术拿下她,这样,全家就都有好日子过了。

  前身相貌长得文弱俊美,在府里一群干事的人中,倒显得格外出挑,如鹤立鸡群。

  说不定真能攻略?

  不行,怎么可能!

  我还要奋斗!

  我白术怎么可能吃软饭?!

  白术心中一阵恶寒,打了个哆嗦,连连摇头,将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逐出去。

  脑中羞耻的想法一闪即逝,白术以可达鸭的姿态,急吼吼往前狂奔。

  一路上遇见的人,对白术这幅姿态倒也见怪不怪,并不以为意。

  二少爷赵修素来待下严苛,酷虐无比,说是草菅人命亦不为过,侍奉赵修,没有人是不如履薄冰。

  一路上,赵府却是罕见的愁云惨雾,几个大管家皆是行色匆匆,脸色阴沉,对白术的问好也懒得搭理。

  而如白术一般的下人们,虽然不明所以,却也被这气氛感染,都有些无精打采。

  显而易见,今天,所有人脸上都有一抹深深的忧色。

  是因为前日小金姐姐的事吗?

  白术端着托盘,默默思忖,脚下动作不停。

  转过一个花园,他险些与另一个行色匆匆者撞上,两人抬头对视眼,刚要喝骂,却不禁笑了起来。

  瘦猴……

  这是重生以来,他在赵府结识的第一个伙伴。

  瘦猴去给三少爷赵舟,也就是赵修的嫡亲弟弟送兵刃。

  两个姓赵的此时都在演武厅,算起来,他和瘦猴亦是同路。

  “大家都怎么了?”白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身侧同样狂奔的瘦猴问道。

  “前日有人疯了,是恒少爷的贴身丫鬟,小金姐姐,可知道?”

  白术连忙点点头,示意自己听说过。

  这件事情,即便不想听说都难,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在传,皆是惊惧。

  与半月前城西的大火一般,小金姐姐的事,成为了府里新的谈资。

  瘦猴面沉如水:“我亲眼见她突然发狂,还端着茶水,步子就不动了,恒少爷上去推她,被小金姐姐咬掉了半边脸!”

  “你亲眼见?”白术吃了一惊。

  “眼珠子变白,身上也传出死人的臭气。”瘦猴摇摇头:“小金姐姐好好一个姑娘,就撒泡尿的功夫,人就变了。”

  白术看见瘦猴深深吸了口气,面容是掩饰不住的惶然。

  即便隔了几天,回想起那一幕的瘦猴,依旧是不寒而栗。

  方才还好端端一人,偷偷嗑瓜子讲笑话的朋友,突然,只是一瞬间,就变成了疯狗般的恶兽。

  天上的紫雾蓦得在小金口鼻嘘唏,所有人都来不及讶异,忽得,那个圆脸大姐姐,身躯就僵直了。

  瞬间腐烂的面容、锋利如犬齿的尖牙。

  还有,那森白的招子……

  恒少爷去推,却险些被生生咬死!

  所有家丁都唬住了,变了模样的小金力气大到可怖,即便三五个大汉一齐上,亦还是压她不住。

  最后还是护院武师赶来,用足以粉碎石砖的拳掌,才轰爆了小金的脑袋。

  这件事情,白术也隐隐听说过。

  只是未在现场,终究不真切。

  小金被护院武师打杀后,她的尸身亦很快被专人抬走,自此没了音讯。

  “不止小金姐姐,活人变怪物的事,大半个月前就有了。”

  瘦猴面沉如水:“以前分我们果子吃的旭老爷,还记得吗?他也变了!”

  “什么?!”

  正跑得气喘吁吁的白术惊愕失声,连步子也停下。

  瘦猴嘴里的旭老爷,是护院武师的头领,修为更是打通了练窍的天地之桥,即便在偌大赵府里,也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那怪物是什么?”白术狠狠皱眉。

  “我姐在黄家当差,她偷偷告诉我,城里的大人已经准备走了。”

  “去哪?”

  “不知道。”瘦猴摇摇头。

  “他们为什么要走?”白术吃了一惊:“是因为小金姐姐吗?像小金姐姐这种事例,难道有很多?”

  “很多,只是你我都不知晓。”瘦猴深深看了白术一眼:

  “听我姐姐说,半个月前城西突然起大火,就是为了镇压小金姐姐这种怪物,你看看外面,好几个大户都已经搬走了!”

  “那你呢?”

  “我倒是想走。”瘦猴苦笑一声:“可如你我这般奴籍,没有主人家允许,连大门都出不去,又谈什么逃?”

  在小金姐姐的事后,赵府的守备,却是愈发森严了。

  远远,甚至邻府的街道上,都鲜有喧哗声传来。

  一瞬间,整个汾阴城,都仿佛陷入了死寂之中。

  “小金姐姐和旭老爷,他们究竟……”白术抹了把额角的汗,低声问道:“他们究竟,变成什么东西了?”

  “好些世族都逃了,怎么主家还是死活不挪窝?”

  瘦猴仿佛没有听到白术的问话,只是闷头狂奔,声音喃喃传过来:

  “这是疫病吗?”

  白术沉默了下去,没有接口,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话。

  紫雾……腐烂的面孔和尖牙……

  这是武道版的生化危机吗?

  我才刚穿越,不会这么背吧?

  白术深吸口气,按下心底的不安。

  过了约莫小半柱香,一堵三四米高的白墙映入眼帘。

  数百根儿臂粗的牛油蜡烛熊熊燃烧,把演武厅照得煌煌,又有不少小厮举着火把。

  数十个穿着黑衣的教头目光炯炯,太阳穴高高凸起,心跳跃动如同鼓声,咚咚作响,场上还有二三十个面容稚嫩些的赵家少爷,正在打拳,教头们不时上前纠正一些错漏。

  只是现在,在白术偷偷观察下。

  那些黑衣教头脸上,同样挂着无法掩饰的忧虑和焦躁之色。

  有几个教头正聚在一块,嘴唇微动。

  显然,他们知道些什么……

  “铁蛋。”遥遥有人冲他喊了一句。

  还不等白术躬身上前,就有一道身影劈手夺过托盘上的青花小瓮。

  赵家二少爷,赵修。

  白术见赵修一仰脖子,就将小瓮的滚烫肉芝汤吞下,武道修行,不仅要上乘的心法功夫,还要天材地宝来充盈肉身。

  “铁蛋。”

  赵修随手将喝完的小瓮扔在托盘,几点残存汤汁溅在他手上,白术倒抽一口凉气。

  “去我书房,把那副《春林山雀图》拿来。”赵修凑过身子,把钥匙塞进白术手中。

  “机关是石狮子,往右旋三下,快些,小心少爷我抽死你!”

  赵修淡淡一笑,却看得白术心底发寒。

  赵修又回身,对一个少女和煦微笑。

  “表姐,我从烈风门少主那得了幅好画,今儿,就借花献佛了。”

  少女容颜娇俏,身材高挑,只是略一颔首,就不再理赵修。

  白术不敢再看,连忙抱住托盘朝东边跑去,赵修绝非开玩笑,原身不就是被他活活抽死的么,不然自己又哪能借尸还魂。

  出了演武厅,抬头。

  那氤氲的紫色轻雾,似乎愈发瑰丽了……

  足足大半刻钟,白术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到东府。

  一路无人,像是所有的人,都统统消失了一般。

  连声音,都没有了……

  他匀了半响气,有些愕然抬起头。

  周遭,突然静得有些可怕。

  人声、鸟声、风吹草叶的窸窣声……这一切突然消失了,紫色的雾莫名低下来,像一条静默流淌的大河,窒息感从头顶重重压来。

  白术犹豫着往前挪步。

  扑——

  脚下传来柔软的触感。

  那是一只断手……

  “救命!救命!!救命!!”

  “谁?!”

  “救救我啊!”

  轰!!!

  数十个满身血污的人以扭曲的姿势急速跑来,他们瞳孔一片森白,嘴角咧到耳后根,露出沾满碎肉的尖利犬齿。

  前面两个人跑得跌跌撞撞。

  丧尸?!

  干!这么快!

  “死!”一个黑衣教头猛得回身,噼里啪啦的爆响从他身体里传来,他一掌拍去,发出长鞭破空的嘶响。

  一个离他最近的丧尸头颅碎开,身躯远远跌飞,教头方欲回身,就被三五个丧尸团团抱住。

  他们穿着丫鬟、管事的服饰,瞳孔森白一片。

  “不!不!”

  见那一双双满脸血污的脸离他愈来愈近,教头死命发劲挣脱,接连又拍杀围上前的五头丧尸,但终究独木难支,被听闻声响,从四处源源不断涌进来的尸潮淹没。

  惨绝人寰的尖利哀嚎从尸潮里传来,在黑衣教头不远处,一个憨头憨脑的少年两腿一软,就跪倒在地。

  他怔怔看着血肉残肢横飞,一动不动。

  刚刚,明明还是好端端,生气勃勃的人。

  怎么……

  怎么一瞬间……

  转眼的功夫,还在一起说笑的同伴突然就变了,他们身躯僵直,面容急速腐烂,像地狱里的恶鬼,瞳孔也森白一片。

  铁柱张了张嘴,眼泪流了下来。

  “走!”

  巴掌刷得打过来,铁柱左脸一烫,一个清秀少年拉着他大步跑了起来。

  “铁蛋!”铁柱又惊又喜。

  两人一路左转右绕,丧尸们正忙着啃食黑衣教头,也无暇理会两人,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跟了上来。

  咚!

  白术一脚踹开赵修的院门,角落处,几个满头鲜血淋漓的丧尸抬起头,地上躺着早无声息的侍女。

  “挡一下!”

  两人跑进里间,赶忙关上木门,白术扔给铁柱一根长棍,“我打开书房。”

  杯盏破碎的一片混乱声响中,白术跑到那张紫檀木大桌上。

  “该死!该死!”

  他一连打开数个抽屉,里面皆是空空如也。

  那边的嘶嚎声已愈来愈大,四下不断有人影摇晃着走来。

  “铁蛋!铁蛋!”

  铁柱干嚎,他用长棍死命抵着:“顶不住了!”

  “马上就好。”白术掀飞一盒银票,白花花的纸劵在天上乱飞,“顶不住也要顶!”

  嘭!

  突然,用手在桌底摸到一个暗扣,他用力一拉。

  “找到了!”

  白术又惊又喜,一个精致小巧的石制狮子静静躺在暗箱中。

  他一把抄起,踢飞几步远的蒲团,将石狮子印在地面的纹扣上,往右旋了三旋。

  硌吱——硌吱——

  脚下的地面猛地扩开,露出一个大圆状的孔洞。

  白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孔洞下的软梯,这才没有跌下去。

  “过来。”他朝铁柱招呼一声。

  在铁柱松开长棍的刹那,木门轰然倒塌,一张张狰狞的脸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滚蛋!”

  见其中一个探进半边身子,白术发狠捏住它脖颈,铆足了劲,往边壁死死贯了五六下,腐臭的恶气充斥鼻腔,红白之物爆开的时候,白术几乎要吐出来。

  死!

  而这时,精钢打造的地面终于在眼前合拢。

  “铁蛋,铁蛋?”

  见白术攀在软梯上,目光怔怔,一动不动。

  铁柱疑心他惊了神,大惊失色,用手在白术眼前用力晃了晃。

  “原来……”

  白术将意识投向系统面板,内心情绪说不清也道不明。

  【姓名】:白术。

  【武学】:无。

  【属性值】:1。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