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终焉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就是要横练在线阅读

我就是要横练

玄幻 / 东方玄幻

120.81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新书:从殡葬大佬到禁忌巨头我于梦中醒来,睁眼看见地狱!一横一竖,不服就干!这是一个匹夫平头哥,肌肉暴君揍穿一切妖魔诡异的故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姓龍名傲天.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翻滚吧猪猪侠.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3名:沧流133.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遮天之逆袭在线阅读
穿越遮天世界,成为前期反派刘云志。 自此开始他一路逆袭的证道之路!
楚南狂士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霸皇纪在线阅读
我的敌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跪着的,一种是躺着的。 我叫高正阳,诸天万界中,最霸道最任性的那个。
踏雪真人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莽荒纪之问道长生在线阅读
三界缥缈,浩瀚虚空,整个混沌宇宙,注定将因为一个穿越者而改变! 漫漫修行路,唯有我一人问道,只为长生! PS:随风第二本小说,《莽荒纪》同人! 虽是同人,但随风更是拿来当自己磨炼笔力的新书来写,所以没看过原作也不影响观看,甚至体验感可能会更好些。 最关键的是,随风承诺: 绝不太监!绝不太监!绝不太监! 稳定更新,上架后时常爆发,请放心入坑!
落寞随风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长生界在线阅读
世上谁人能不死?  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任你一代天骄,坐拥万里江山,到头来也终将化成一抔黄土。  不过,关于长生不死的传说却始终流传于世。  故老相传,超脱于人世间之外,有一个浩大的长生界……
辰东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异域神州道在线阅读
自寻道向前找  自有人间道  水和山走了多少数不着  天不老保我家乡永远的好  看尽尽是青山  青山处处雨急风高  故园路竟是走不尽长路  道人道道神道  自求人间道  妖与魔都说自已好  风起雷暴天地鬼哭神号  旧日疆山为什么变成了血海滔滔  故园路怎麽是不归路  旧日疆山为什么变成了血海滔滔  故园路怎麽是不归路  问人间到底道在哪里找
知秋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神道丹尊在线阅读
(新书《重生:大帝归来》已经上传)  绝世强者、一代丹帝凌寒为追求成神之路而殒落,万年后携《不灭天经》重生于同名少年,从此风云涌动,与当世无数天才争锋,重启传奇之路,万古诸天我最强!
孤单地飞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恶魔果实供货商在线阅读
供应诸天第一站:斗破苍穹;契约人:萧炎;恶魔果实:烧烧果实 供应诸天第二站:神墓;契约人:辰南;恶魔果实:闪闪果实 供应诸天第三站:斗罗大陆;契约人:唐三;恶魔果实:金属果实 供应诸天第四站:遮天;契约人:叶凡;恶魔果实:响雷果实 …… 重温大神路,致敬经典。 这是一个供应诸天的故事。 PS:这是一本正经的书。群号:【159986264】
贫僧猪八戒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在线阅读
许多年前,有人从邃古遗迹里发现了一些记载了特殊文字的典籍,被命名为邃古文献。 有机缘巧合者成功破译了文献,也因此掌握了超乎想象的能力,成为了呼风唤雨般的神仙人物! 一时间,天下趋之若鹜,邃古文更是被奉为神迹。 无数年后,一名人文社科领域的研究生来到了这个时代,变成了一名外交官,并且成功的破解了邃古文的隐秘。 【滴……你发现了世界本源,尝试录入……录入成功】 【老子五千言】 【品质︰传说——幼生期】 【伴生物︰意识神国】 【类别︰戌佰·阉茂】 【技能壹︰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状态︰成长中……默念可触发】 【描述︰你可以对所观察的任何事物命名,并随机获得对方最少一项数据,无视实力差异,不受命理类技能影响,不受规则类技能束缚,任何技能对你不可探知,不可追溯,不可名状】 【技能贰︰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状态︰封印中】 【技能叁︰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状态︰封印中】 【技能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状态︰封印中】 【技能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状态︰封印中】 一时间,【梦溪笔谈】【齐民要术】【本草纲目】【天工开物】【三命通会】【海国图志】……无数人文瑰宝,创造了百家争鸣的超凡时代!
拉布拉咔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能升级万物在线阅读
新书《我的功法能帮我修炼》,请大家多多支持,感谢大家! “咦,发现一株十年份的玄参?升级了,万年赤血参到手!” “低级战技《大摔碑手》?升级成为《遮天揽月手》!” “等等,能量不够升级了?没关系,我还有元石!”秦易淡定的拿出一个储物袋,里面,全是堆成小山一般的元石…… 只要我有足够的钱,我能升级一切! 卑微作者终于建了个书友群:1092183274嘿嘿
吃饭没有肉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就是要横练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终焉

  “有什么不对,立马折返!”

  清河村口,男女老少熙熙攘攘。

  两鬓斑白的村长将麻绳结实扎在猎人腰间,语重心长的嘱咐。

  “放心吧村长,探明情况就回,若有危险,我不会逞强的。”

  精壮猎人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周围村民,在一双双担忧的目光中深吸一口气,踏步走入村外浓雾中。

  第六个了……

  人群中,江无夜看着猎人的身影消失在村外能见度不足五米的诡异雾气中,用力握紧了拳头。

  穿越这个世界已经五天了。

  起初只以为是普通的古代世界,但随着了解越来越深,江无夜的心却是越来越凉。

  每年入冬,除了清河村这样的人类栖息地以外,这片大地都会被不知起于何处的诡异浓雾笼罩。

  野兽、毒虫、以及各种未知而不可言说的危险充斥大地,普通人一旦踏入,九死一生!

  而今年,情况似乎更为严重了。

  清河村五个身怀武艺的猎人,包括江无夜前身的爹,昨日出村狩猎,却只有一人逃了回来。

  浑身浴血,披头散发,神态癫狂的大喊着:山神活了,山神活了……

  没出一炷香,就死不瞑目的断气了,其余人,生死未卜。

  山神庙,离清河村不过一里地,平素村民多有祭拜,敬畏有加。

  但从昨天开始,往日寄托着各种美好信仰的地方,却成了笼罩清河村的梦魇,谈之色变。

  是妖魔作怪?

  还是有人居心不良?

  常言道人心比诡毒。

  但,相比于那些莫可名状的东西,江无夜宁愿相信是人干的!

  “小夜,你爹武艺超群,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往年都能安然无恙回来,没事的,你放宽心。”

  村长走了过来,见江无夜脸色难看的盯着村口,不由拍了拍他稍显瘦削的肩膀,劝慰了一句。

  “嗯,我爹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江无夜目露感激,用力点了点头。

  虽然对这一世的亲人没多少感情,但以前身孝顺的性子,再加上十六七岁的年纪,他却是不能表现得太过淡漠。

  啊!!

  突然,一声高亢的惨叫声在村外的浓雾中响起,联系猎人的麻绳更是猛的绷紧,好似正被某种未知存在大力拉扯。

  出事了!

  江无夜心头一紧。

  前世今生,他都未听过如此惨烈恐惧的声音,难以想象那猎人到底是遭遇了什么。

  “不好!”

  身边的村长脸色狂变,第一时间疾步跑上前,拽着绳子猛力往后拉,江无夜和其他身强体壮的村民也纷纷加入其中。

  好凉!

  江无夜站在村长后面,接触绳子的一瞬间被手心传来的一股冰冷感觉弄得打了个激灵。

  这种冷,不是温度降低,而是如同走夜路时心头莫名涌起的那种寒意,深入灵魂。

  “叮,接触阴性能量,终焉修改器启动。阴气转化,正能量+1。”

  也就是江无夜握紧麻绳的瞬间,一道冰冷的机械合成音突兀的在他脑海中响起。

  但这声音太过短暂,几如幻听。

  怎么回事?

  江无夜甩了甩头,下意识看向四周,却无人说话。

  “拉!”

  村长的怒吼声打断了江无夜的思绪,见周围人开始发力,他赶忙收敛心神,重新握紧麻绳,全力拉扯。

  只是这一次,那股寒意却是古怪的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这么重?

  一用力,江无夜就发现了不对。

  按理说,这么多人用力,哪怕那猎人再重一倍也能拽动,但结果却是绳子绷紧,如同在拽一座铁山一般!

  更重要的是,从那声惨叫过后,浓雾中就死寂一片,再没了声息。

  “呜……当家的……”

  “娘!”

  凄厉的哭嚎响起,人群中跑出一对母女,不管不顾的就要往村外冲。

  “他婶子,你回来啊。”

  “芳芳,快拉住你娘。”

  ……

  喊声四起,人群顿时乱作一团。

  “拦住她们!”村长脸都吓白了,下意识松开绳子,边喊边追。

  但事发突然,再加上母女两担忧猎人,离村口不到几步距离,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冲出了村子,眼看就要迈入浓雾中。

  噗通——

  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妇女前脚刚准备迈入浓雾,却和一个立在雾中的身影撞了个满怀,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那是……”

  江无夜也跑了过来,他眼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挺立雾中的朦胧身影。

  稍稍辨认过后,他瞳孔剧烈收缩,接着像是想到什么,猛的回头,骇然发现没了人拉扯掉落在地的绳子正在诡异的一点点往后收缩!

  而绳子本该绑住的人……

  “爹!”

  “当家的,你回来了,呜呜。”

  母女两似是看清了雾中的人,激动的呼喊一声,就要上演一出一家团圆的戏码。

  而那雾中的人,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那么静静地立着,直到,母女两一同向他走来……

  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探出了浓雾。

  熟悉温和的声音响起:“芳芳不哭,我们回家,这就回家。”

  “别……”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看了个清楚,全都面白如纸,到了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想动的脚怎么也迈不出去。

  嘶——

  江无夜猛的一咬舌尖,疼痛刺激大脑,整个人清醒过来,三步作一步,飞速蹿上前一把抱住芳芳,根本不敢去看雾中身影,埋头就往回奔。

  至于那半脚踏入浓雾的妇人,他实在无能为力了。

  “小夜……小夜……你个兔崽子等等老子!”

  脚步刚动,雾中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与之同时,一股冰凉感透过衣服纤维缝隙涌遍全身,如一条条毒蛇在身体表面游动,让人几欲窒息。

  若是前身,长久以来建立的感情一定会让其停下脚步回头喊一声:爹。

  但江无夜可没有那种感情!

  “滚!”

  怒目咆哮一声,江无夜额头青筋暴起,不管不顾,抱着不断挣扎的芳芳飞身蹿入了村中。

  “呼呼呼——”

  刚跑进村子,江无夜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如溺水得救的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至于哭嚎的小女孩,自有村民上前拉走。

  一边换气,江无夜一边望向村外浓雾,却见两道身影转身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蹦跳而去,一眨眼的功夫便没了踪迹。

  “小夜,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

  村长一脸阴沉的跑了过来,声音中带着丝丝恐惧。显然,这一连串的变故,让这个久经沧桑的老人都一时难以接受。

  “绳……绳子!”

  江无夜勉强缓过一股劲来,指着前方落在地上,明明无人用力,却绷紧一点点往回拉的绳子大声提醒。

  “什么?”

  村长楞了一瞬,但立马又似回神般想起什么恐惧的事,冲着人群竭力吼道:“拿刀来,快点把绳子砍断!”

  “啊!血,绳子流血了!”

  “没人拉,它自己竟然往回缩,这太邪门了!”

  “山神老爷啊……您开开恩……放过清河村吧……”

  村长声音刚落,人群却响起了道道哗然声,尽都指着地面那似蛇般缓缓爬动,同时渗着猩红血水的绳子不断后退。

  更有一些年迈的老人跪倒在地,冲着村外某个方位不停的磕头求饶。

  就连一向稳重的村长见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也是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面无人色。

  干,绳子会咬人不成?!

  见到这一幕,江无夜心里下意识骂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明白,这是时代思想的差距,无法真的去怪任何人。

  “嘻嘻……哈哈……嘿嘿……桀桀……咯咯……”

  随着绳子不断往回拉,冒出的血水侵染了大片土地,村外浓雾开始剧烈翻滚,伴随着道道似真似幻,分不清男女老少的诡异笑声。

  仿佛有什么不可名状的存在正顺着血绳的指引,一步,一步向着村子走来。

  咚咚咚——

  一连串颠覆人生观的事带来的恐惧随着这怪异笑声的出现被推向了巅峰,江无夜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真实感觉到了死亡正在一点点降临。

  “拼了,想害老子的命,门都没有!”

  恐惧转化为愤怒,江无夜几步冲到血绳前,想到刚刚脑海中出现的古怪提示音,一咬牙,直接伸手抓向了血绳!

  “叮,阴气转化,正能量+1!”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