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寻真录在线阅读

逐梦寻真录

短篇 / 短篇小说

2.1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0-23 13:43

书籍摘要: 亲历算不算是现实?谢策经常会这样问自己,很多在他记忆里亲身经历过的事物,却从未在他身处的现实世界里出现过,但那些亲历如此真实,以至于他有时都不知如何分辨,难道他身处的现实并不是真实的现实?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吉米路西的错

  我强忍着心里极度的恶心,坚持看完了手机群里希族地区的愤怒人群残忍虐杀小偷的视频。

  登登坐在凳子上,摆弄着我前天从河滩捡回来的漂亮鹅卵石,姜璇一边帮她梳辫子,一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你们新来那个黄校长也是!就一个包裹而已,都专门让你再去希昌分院给她拿,真是公家的车不烧油啊!”

  我心不在焉的应了声!看了看饭桌上的豆浆和油条,一点食欲都没有,转头对登登吼道:“玩了我的东西要放好,我费心挑了半天,你乱甩弄丢了我可要打人哟!”

  登登看都没看我,也心不在焉的应了声,姜璇倒话多,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些破石头是你爸的宝贝,丢了他真的会狠狠打你哟!也不知道堆这么多石头有什么意思?!也没看他把玩过,捡回来就捡回来了!”

  大清早我也懒得和她争论个人爱好的问题,说句走了就拿起手包出门了!门即将关上时,屋里响起了登登和姜璇的声音:“爸爸再见!路上小心点!”

  希昌市是希族少数民族自治州的首府,希昌分院就坐落在城边的瓜子山腰中,那是个类似职高的卫校,我们医学院新上任的黄副校长,上个月就是希昌分院的校长,我叫谢策,是个专职驾驶员,医学院那辆最老的红旗就是我负责的,车老旧也有好处,领导们一般不会坐,平日里干些跑腿送文件拿资料的杂事倒也落得清闲。

  黄校长这个月初才上任,包裹邮寄地址忘改了,以至于有个很重要的包裹,还是依照老地址寄到了希昌分院,这次黄校长专门给了我一天时间,让我开车去希昌分院拿包裹,其实希昌离我们这里也就来回五六个小时的事,既然领导给了我一天时间,我倒可以慢慢的走,也算磨过了一个工作日。

  曾听同事们议论过希昌分院,说是省政府分配给我们医学院的,以不盈利的方式为主推广医学,在同事们眼里就是强加给我们医学院的负担,我们医学院不但要出钱,还要安排讲课的老师,正所谓上有政策下就必有对策,领导们为了不影响医学院的正常工作,只安排了两名年轻男讲师去分院任教,一名叫邹江,在医学院出了名的懒散混日子过的人,一名叫杨帅,有文化无人缘,做事极度死板,这两位以前毕竟在医学院干过,我和他们也打过交道,但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所以只能算互相认识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到希昌分院读书的学生大多是学习成绩不好或少数民族聚居区没钱的穷孩子,他们也没妄想读个卫校出来就能上医学院,大多数都是抱着混几年,出来要不在卫生院当护士,要不回村当个村医,平时看点不痛不痒的小病,整不住有风险的往大医院转运就是了。

  我跑得快,才十点多就已经到希昌城了,在过城中心的石柱广场时,我透过车窗看到广场边停着要到希昌分院的318公交车,而广场外围是纪念品市场,正中矗立着几十根间隔两米排列着的大石柱,这些十多米高的石柱有两人合抱大,它们组成了希族的神堂,说是神堂,其实更像露天祭坛,外区石柱顶端有延伸到中心的尖顶屋顶,但石柱之间并没有修墙,只有中间长宽八乘三的几根石柱修了围墙,独立出一个只有一扇大门进出无窗的希族神殿。

  一群皮肤黝黑披头散发大眼的少数民族演员,正在神堂前为游客们演出希族每天独有的蛮王感天仪式,蛮王头戴黄羽毛的头冠,身穿虎皮马甲和围腰裤,靴子都是虎皮纹的,他庄严的站在暗灰色石雕王座前,十名披着发袒露着黝黑胸肌,只围了条兽皮短裤的希族壮男与身旁穿了兽皮比基尼的希女互搭着肩,两人一组前三后二的围着蛮王,吼着叫着跳着并排舞,他们时而对着围观的游客乱叫一番,时而转过身来对着庄严的蛮王有节奏的大吼几声,引来游客齐声大吼,看上去真有几番古代蛮王感天的气势。

  我在车里,兴致也跟着起来了,脑子里突然冒出个想法,不如将车停到车库,下车看看演出再坐318公交车去希昌分院拿包裹,反正山路我又不熟,开车不如坐车去来得轻松。

  按着想法把车停好后,我走到了广场边的纪念品市场口,正准备拾阶而上进入石柱神堂时,突然被人叫住,我莫名其妙的望着正向我走来的他,用一脸的疑惑打量着那名矮个平头凸眼长得极像老外的纪念品摊贩。

  他来到我身边问道:“你认识吉米路西吧?”

  当听到这个极具老外风格的名字后,我的疑惑才正式被懵逼取代,并下意识的不停摇起头来。

  他看懂了我否认的摇头,却还是不肯就此罢手,反而提高了一个声门细说道:“吉米路西!你应该认识啊!他小时候犯了个错误,被他爸爸带到一个地方,看了些东西后回来就再也没犯那种错误了!你想起了吗?”

  我被这个假老外彻底整懵了,但出于对少数民族聚居区的畏惧,也不敢太过厌烦的哄走他,只能轻言细语的说道:“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吉米路西!听都没听过这个洋名字,我是来看蛮王感天的游客。”

  假老外似乎真心知错了,于是和善的对我说道:“可能是我记错了?!但你长得真像我那个朋友,吉米路西和他很熟!”

  假老外看我两眼直盯着蛮王感天的表演,也弄懂了我不再想和他废话的意思,于是转而给我介绍起蛮王感天的演出,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也没认真听,大概就听到两个信息,一是蛮王感天是看太阳阴影开启的,二是上午这场表演就要完了,下午四点多快五点时还有一场。

  出于对希族的畏惧,我连忙谢过后就快步的走向了318公交车站,反正上午的演出也没什么可看的了,还不如几下把正事做完来看下午的演出。

  上了公交车后,我用一元钱买了张希昌分院的车票,卖票的大姐习惯性的收钱后递了张车票过来,我接过车票随意扫了一眼,就扔进车厢内的垃圾桶了,感觉也就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我已经下车站到坐落在瓜子山腰中的希昌分院大门前了。

  现在好像是下课时间,门口有几个穿着像社会青年的职高学生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聊天,我走进校门也没人过问我,反而在只有三栋老旧六层楼组成的四合院般教学楼前被一名老保安拦住了。

  当我自信满满傲气的说明来意后,刚才还盛气凌人的那名保安,变成恭恭敬敬的回道:“黄校长的包裹已经派专人寄到医学院了。”

  这等于给我说明了这趟出差是纯旅游的白跑行为。

  正事也算干完了,我慢悠悠的往校门走去,身后响起了高亢的上课铃声,大多数学生都漫不经心的往教学楼走了,只有先前站在门口的那几个社会青年同学没有动的意思。

  还是那样帅气的邹江来了,他也只是象征性的对校门口吼了句上课了,便转身不再过问,而是催赶着校内的学生快些回到教室,自己却和我互点个头后,才慢悠悠的走向教学楼。

  反而是永远保持着古板脸的杨帅气势汹汹的冲到校门口,对那些社会青年同学一阵极具人生教育意义的训斥后,像押犯人般把他们押进了校门,一路直奔教学楼,看都没看我这位在领导身边办事的人一眼。

  站在校门口与公路间的炭渣路上,我的目光却被校门口右边小卖部吸引住了,在那家破旧平房改装成的小卖部中,我看到充满油渍的玻璃柜里,摆着哈哈瓜子的牛皮纸包装袋,上面还贴着两元标签,当然旁边就是一大编制袋的散装瓜子。

  突然好想吃瓜子啊!我还没走到玻璃柜前,那名五十多岁的老板娘就迎了出来,我指了指玻璃柜里的散装瓜子,她马上心领神会的回道八块一斤,还问我要几斤!

  我摇了摇头才说出只想称四块钱的瓜子吃起耍,她也不掩饰失望的给我说称五块钱的瓜子,还可以送我张318进城的车票。

  说完就递给我张只有二指宽度的车票看,我接过手看了下,上面确实写了318公交车的运行时间和票价,但怎么看都不像我上山时售票员大姐递给我的那张,于是我委婉的提出这张票是不是过时了的个人想法,并强调了一下四块钱的瓜子就够我吃了。

  老板娘本来还想争辩下车票过时的问题,我却不看她称瓜子,转而走到一旁,看一边案板上垒起来的油条。

  她接受现实也不慢,已经没提车票的事了,转而从玻璃柜中抓起瓜子称了起来,嘴里却给我解释说案板上的油条是早上卖剩下的,还大方的给我说不嫌弃的话可以自己拿起吃。

  别说我还真的有点想吃油条了,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居然真的没给老板娘提钱的事直接抽了一根,就掰断成几节吃了起来,谁知本就是垒成金字塔状的油条,在失去我抽的那一根后,竟然保持不住金字塔形,开始显露出坍塌迹象来。

  我左手拿着油条,嘴里也用力的咀嚼着油条,右手拽着刚掰成节的油条,以至于油条金字塔开始坍塌时,只能用右手背去扶,谁知慌乱造成了我出手范围的计算失误,虽然还是扶住了油条金字塔,却在扶之前先动摇了旁边的蒸锅盖,那铝合金锅盖的不平稳,直接造成了后续油条金字塔彻底坍塌掉地上。

  这下尴尬了!我都不好意思转头去看老板娘,谁知老板娘那无关紧要的声音却从背后传了过来,她居然说那些油条本来就准备扔了喂猪的,叫我弄倒了别上心!那一刻我不知道该感谢老板娘的大度,还是该自卑正在咀嚼油条自己。

  我尴尬的接过瓜子,还厚颜无耻的问老板娘要了个塑料口袋装瓜子壳,才快速的拦下一辆下山的318,一气呵成还极具连贯艺术风格的来到了石柱广场边。

  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不吃午饭减肥的方式,也不没感觉这趟路走了多久啊!到了广场时,下午场的蛮王感天表演已经开始了,前面的又没看到也不计较了,谁知我刚沿着石柱走到蛮王的右后方,蛮王就高举双手呐喊些我听不懂的语言,慢慢的走下了他的石雕王座,在那群披头散发黝黑希族男女和大群游客们的簇拥下,慢慢的喊着吼着叫着议论着走进了广场中间的神殿,居然还把我关在了大门外!

  我失落的坐在广场中圈的石阶上遗憾着,突然一阵孩子们的欢笑声从左边传来,我循声望去立刻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住了!这时的我才发现,广场左边竟然有条清澈见底绿得让人想尽情揉腻的小河,在河道射灯的衬托下,河底的水草也散发出神奇的绿光,两条黑底白点不知叫什么名的大鱼正悠闲的游着,岸边有穿着泳裤的大男人,带着几个同样穿着泳裤的小男孩在玩水,笑声就是他们那里发出来的。

  我快步走向小河,当靠近后才被彻底震撼住了,这座城市的广场中居然有个水族馆。

  是的!就是我在大城市才能看到的那种玻璃缸式水族馆,先前我未走近还以为是小河从广场下穿过,当那些如海鱼斑斓绚丽的怪鱼与我隔着玻璃游动时,我心中的惊叹已经如鲠在喉了,脑里想着快用手机录下来,手却摸了几下都错过了荷包,好不容易抓到手机了,正准备拿出来时,河道射灯突然灭了,先前那种美景一下就被淡淡的黑色渲染,失去了神奇的绿光,也就不再那么让人感动了!

  虽然美景不再让人惊叹,但我还是想沿着河边走下去,因为我看不到这个广场水族馆的尽头。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就是将石柱广场建在这条小河上的,只是河水流到广场中的石柱神堂后面时,被一大块玻璃墙给切断了,然后人就可以站在玻璃前看水底世界,还能沿着玻璃墙边的石阶走上河道下水游泳,其实最让我不解的是,这样一条位于人口密度如此大的广场小河,几乎天天被人进进出出,居然还一点都没被弄脏,有灯光就美得让人忘记呼吸,没灯光也能靠水中奇形怪状的斑斓鱼震撼观者,这中间需要多强悍的自我修复能力啊!

  我跟着来回穿梭的人流上到河岸边,马上就被眼前的一个大水坑镇住了!这个坑就在离河几米远的岸上,坑不大直径也就两米左右,坑中的水依然清澈见底,目测水深只有一米五左右,但里面内容的丰富,让我根本想象不出来,这么小的一个水坑,居然有五六条奇形怪状色彩斑斓的神奇鱼,个个体积都犹如吉娃娃一般,这还没算那条趴在坑边,长得像小丑鱼,却拥有一对和身体比例一般长短,如翅膀一般鱼鳍的神奇飞鱼!

  我正在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物能力时,一条蓝底白点泳裤突然闯进我眼帘,我刚被他强行拉回现实,又立即被他的举动踹进不可思议中去了,那个穿着蓝底白点泳裤的小男孩居然一边呼唤同伴,一边飞跃跳进了坑中,水花都溅在了我身上,但那条飞翅小丑鱼,在感到小男孩入水后,才慢悠悠的滑进坑中。

  在那一刻我先生成了一个疑问,随后又生成了一个恶毒的诅咒,那个疑问是这男孩不怕水中那些奇形怪状的神奇鱼有毒吗?!当疑问被小男孩亲身点破后,我的恶毒诅咒出来了,愿那个在我眼前破坏美景的小男孩被怪鱼咬一口,哪怕没毒就痛几天都好!

  我心里这样想着,身后却传来了我没说出口的声音,他将我的疑问表达得再贴切不过,简直就像我自己说的一般。

  我转头才发现发出这个声音的,原来也是和我着装差不多的一名男性游客,我们穿着差不多,观点也如此贴近,让我也忍不住赞同的说道:“就是啊!他不怕被那些鱼咬到吗?!”

  那名男游客与我一起边摇头边感叹初生牛犊的无知,竟边走边聊的来到广场外围的纪念品市场中了。

  说是市场其实就是几十个连排的小摊位,都是卖纪念品的,围观的游客也不少,我们身处的这个摊位紧邻河岸,也许是想卖的东西有点多,摊位上摆满了首饰挂件装饰品等小物件,摊位前的地上还用塑料纸铺了一层,上面摆了些花色各异漂亮的石头,就跟塑料纸边河岸上的鹅卵石差不多。

  我心里还在想,这老板也是想钱想疯了!石头也拿出来卖,而且还懒得整理下场地,人家游客捡旁边的鹅卵石都能现场比较一番。

  我正准备收回鄙视的目光,突然被一根红底黄条纹的石头吸引住了!

  我定睛一看,不由得惊呼一声:“这根长得像筒子骨的石头难道是化石?!”

  我脑子里第一反应是恐龙的!曾听说希昌这边在恐龙时代是海底,经常会出土些恐龙化石,难道我眼前这个摊位就是卖化石的?!

  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马上蹲下细看起来,刚才和我一路的那个聊友还在我身旁不以为然的说着话,我却已经用手感证实了我的猜测,手上这根残缺的红底黄条纹筒子骨,石质绝对不是人造的,至少在我看来它就是一根穿越了几千万年时空的遗留物,而我早就想拥有这样一块时间产物了。

  我兴奋的在那堆石头中挑选,曾经那些吸引我的漂亮鹅卵石都不再会引起我的注意力了,唯有被时间沉淀后的化石才能留下我细细品味的目光。

  不一会我就选出了三块掌心大小的化石,其中一个还是完整的恐龙头,那个化石拥有恐龙典型的长下额,头上和类似颧骨的地方有三个凸出的包块,眼窝处居然还有石化了的眼珠,它的出现让我太满意了。

  与此同时,我也想起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这种近乎完美的化石应该价值不菲吧!

  我心里想着就站了起来,而此前的那位聊友才从我的收获中看到了惊喜俯身挑选起来。

  我不舍的将目光从手中三块化石上抬了起来,才发现这个摊位上居然没摊贩,于是就喃喃的自问了一句:“这些石头到底是卖的,还是岸边无人过问的鹅卵石?”

  谁知这句无心之话却被我知己般的聊友接上了,他竟然也一边挑选着一边回道:“都怕就是河岸边的鹅卵石哟!”

  我不知道他有心给我鼓劲,还是我有心给自己借口,我竟草草的四下望了下,就撇下聊友和四周那些讨价还价留念忘返的游客们,迈开步子往市场外走去。

  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左后方传来了摊贩的声音,他一边应道有人,一边快步的从我左后方走向摊位。

  也许是聊客帮我吸引了摊贩的注意力,也许是我手上提着的瓜子带让他误认为,我是位刚买过东西的顾客,反正我明显感觉到他瞟了我一眼,才回到摊位上去的,他没有过问我,而我也感觉自己都拿着化石走出两步了!再回去问价?!一怕太贵买不起,二怕遭人白眼说我有心想偷,又怕被发现了才再回去问价的,我就在那里纠结了两秒钟,便用已经蒙混过关的思想安慰着自己,再次迈起了离开的步伐。

  我高度紧张的和那个摊位拉开了十多米的距离,突然还是听见背后响起了那几个最怕听见的字:“喂!那位客人还没付钱哟!”

  这短短的几个字却将我吓得不轻,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了早上手机群里,惨死在希族愤怒群众手里的小偷死状,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趁人多又乱再冲十多米就能逃出市场了!

  一个人当被求生的欲望逼迫着,勇气这些东西就会无限增长,而有了勇气,我就敢迈出第一步,接上第二步,第三步,最后变成快步!

  也不管背后那摊贩说的那位客人请等等!你还没付钱啊,或是保安们喊的站住啊!又或是游客们帮着喊的喂!喂!别人在喊你的这些话了!

  真要感谢中午时买的那包瓜子,那包假的牛皮袋哈哈瓜子和上面印着的两元标价,让两三位和我对穿过的保安只是扫了一眼我的袋子,便放弃了盘问我的想法,再走三步我就能离开可怕的市场范围了,可就是这短短的三步距离,让我无法再走了!

  一只手从左后方搭在了我的右肩上,并顺势把住了我的身体,耳边也传来了熟悉的名字:“吉米路西!你认识吗?”

  这个老外的名字让我讨厌,他总是在不失时机的关键时刻闯进我的耳朵里,第一次没让我看成蛮王感天表演,这一次竟然将我挽留在了危险区内。

  因为保安们竟然为了抓捕那位忘记付钱的游客,准备封锁市场了!而我就是那位故意忘记付钱,又没来得及离开,即将被关门打狗诠释的游客!

  虽然如此,我还是故作镇定的转头对那名矮个平头凸眼的假老外说道:“老兄!你又认错人了!”

  那个假老外用似乎已经将我看穿的凸眼,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一边看似无意的把着我往市场边的一处墙角走,一边用绝对包含深意的语气说道:“吉米路西!你确定忘记他的经历了?”

  我就像一个被抓到了小辫子的人参娃娃一般,只能顺从的跟他往角落走,也不敢反抗,也不敢大声强调他认错人的事实。

  我们经过了市场边最后一个卖洋芋的摊位,就站在市场与公路交界处的墙角,他再次给我讲了遍吉米路西小时候犯了一个错,结果被他爸爸带到一个地方,去看了一些东西后,回来再也没犯同样错误了的经历!

  此时保安的封锁还未彻底合拢,我还准备抱着最后的侥幸心理再申辩一次,当我抬起头对视到他那双神一般预知所有的凸眼后,最后的申辩也彻底消散了。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他一直强调吉米路西的原因了,而且我真的感觉到了吉米路西,也一下明白了吉米路西小时候犯下的错和我刚才做的是一样,偷东西!

  假老外似乎也领会了我的通透,他柔和的说道:“吉米路西被他爸爸带到了一个地方,看了些东西后回来再也没犯那种错误了,我也准备带你去那个地方看看,你答应我就让你走,不答应就嘿嘿!”

  我没有选择嘿嘿的余地,因为早上那个惨死的小偷让我深刻领会了嘿嘿的含义,我只能像小时候的吉米路西一样,顺从的点头同意去看那个地方,哪怕那个未知的地方会让我再次恐惧,至少此刻他不吼,我就不会活在恐惧中了!

  假老外看见我点头后,便信守承诺的走向了他的摊位,我没跟着过去,因为一直拽在双手中,被汗水包裹着的三块化石让我揪心。

  我四下望了下,发现洋芋摊后的墙角前有一张似乎被人遗弃了的塑料布,便翻起塑料布的左上角,将那三块渴望又不可及的化石放到了下面,小心翼翼的盖好塑料布,心里还抱着有可能回来再拾初心的幻想后,才极不情愿地走向了假老外的摊位。

  假老外就站在摊位前,我所做的一切他的都看在眼里,却没说什么,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的木讷着。

  当我终于走到摊位前后,假老外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接下来的一天时间你要给我了!”

  一天?!我今天办完事就必须回去上班了!哪还有一天的时间哟!我鼓起勇气小声的说道:“我等下还要回城,明天还要上班!”

  假老外听见后也没有生气,反而平和的回道:“那我们尽量快点吧!”

  说完他也没有再等我的意思,转身就走向了广场中的石柱,直到走到第二排石柱后才站定转身看着担惊受怕跟来的我!

  他示意我就站在第一排他的左前方的石柱边,然后他神奇的从石柱上扳下了一块石板坐好,那意思就是告诉我照做就行了!

  我这才意识到,石柱上有可折叠收放的石板当休息椅坐,而我刚坐上石板,眼前的一切都快速的向后奔去,仿佛我和他坐的这两排石柱,在我们坐上石板的那一刻,就变成了一辆正在提速的高铁,而我身后他的那一句系上安全带的提醒,更让慌乱系好安全带的我彻底醒悟过来,他绝对不是人,准确的说他在我心中已经变成了一个能预知未来,并多次用这种方式教化世人的神!

  两排石柱就像已经飞驰起来的高铁一样,除了我和他所处的这四根石柱,还有前方隔了一对石柱的那个四根石柱组成的车厢外,所有的一切都在飞速的向后逃跑,以至于石柱外的所有东西都变成连线的一体!时不时还会从石柱外传来一些莫名的怪声,那声音又像惨叫,又像风刮过发出的撕裂声!

  前面那四根石柱车厢中,右边两根坐着一对母女般的人,她们没有假老外脸上的淡定之色,也没有我脸上那种惊恐慌乱的心虚之气,只有她们独特的好奇神色,仿佛她们真是坐高铁旅游的一对母女两!

  我正欲揣测下她们的身份时,一声女性尖锐的惨叫声,突然从那对母女所处的石柱外传了进来,我还没来得及辨明声音是左是右,大脑就已经接收到了眼睛传来的答案。

  一只惨白的手突然伸进母女坐的左边那两根石柱间,直接伸至上臂,并像试图抓住救命稻草般的落水人一样乱舞乱抓一番,惊得我和那对母女都差点跳了起来。

  之所以没真跳起来,也不过是系了安全带的原因,而我后面那位神却没什么异样,只是用再淡定不过的声音说道:“别乱动就没事。”

  惨白的手臂和叫声转瞬间便被石柱外连线的划过物带走了,那对母女和我也镇定了下来,就当我觉得还会有怪物出现时,那对母女突然转过头来,并准确的将我的目光捕捉进了她们的眼睛里。

  就在我们六目已对的那一刻,她们的瞳孔竟变成了一个有下划线的黄十字标记,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的,竟然读懂了下划线黄十字的意思,那是代表病体,即人最终都会面对一副包含衰老退化脆弱的躯体,当这副躯体已经彻底困死你的灵魂后,就只会出现另一个黄色的标记,它也有一个醒目的黄色下划线,唯一区别是上面的黄十字变成了黄十字架,而这个标记的出现,也就意味着你的一生就此终结,曾经追求过,拥有过,争取过又失去过的所有皆会随之消散,只剩下孤寂,直插心底的寒冷孤寂。

  这种孤寂的感觉让我心寒无助,但却并没有就此征服我,让我鼓起挣扎勇气的,竟然是那三块恐龙化石还放在塑料布下等着我。

  但那种心寒的孤寂太深入,太猛烈了,使得被捆在石板上的我,都不由得奋力挣扎起来,就是这个挣扎的动作一下猛冲里我的大脑。

  我醒了!之前发生的这一切竟然是场真实的梦,醒后我能确切的感受到,我正睡在自家卧室的新床上。

  可是我仍不愿甘心的睁开双眼接受苏醒,哪怕我已经感受到了人生终结时的孤寂,我心中想的还是假老外讲的吉米路西的错,也清晰的记得他不止一次的强调吉米路西犯错后被爸爸带到了一个地方,看到一些东西后回来再也没有犯同样的错了!

  这是明确可以回归梦境的暗示,也是我久久不愿睁眼承认只是梦一场的原因,我在等假老外让我看透人生后,在把我带回藏着三块化石的世界,可是我真的醒了,就算我再不愿意接受,也已经醒了,那个世界仿佛就此终结在我的新床上了。

  等等!难道假老外并没有骗我,他想用我终结这一生,来换取再回到藏着三块化石的世界?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飨情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三脚架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七日吞噬在线阅读
7座天空城 7日倒计时   黑洞和利益的漩涡   吞噬或被吞噬 这是一个问题
非白非墨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长叹戏终无旧人在线阅读
梨园一曲唱罢,官场逢迎,不过逢场作戏。 梨园之花落尽,听戏人亦散去,不过,这听戏与唱戏的皆不是普通黔首。
故里烟云缓缓归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意识容器在线阅读
这一代“黑脑1号”指挥全部意识分离机对准蓝星,一瞬间分离掉所有蓝星人既有意识,使蓝星成为黑星附属星。 凭借屏蔽技术,蓝星上唯一躲过意识分离的“蓝脑1号”,提取自己的脑神经细胞元,与显微“意识发射机”合成出数枚人工脑神经细胞。 以自我爆炸的方式,他把这些脑神经细胞播撒到黑星第3颗具有意识加强功能的卫星上,输出程序在“黑脑1号”大脑设置临界点。每到临界点,黑星对惨白星的侵略战役就陷入战备死循环。
刘险峰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门牌四一七的秘密在线阅读
学校里出现了一系列的恐怖事件,好像在说明什么问题。宿舍门牌号为417的房间里到底有什么秘密?通过调查这一切都和荒山下名为徐村的小村庄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导致这一切?是神灵的惩罚还是背后有人在作怪操纵着这一切。   冒险5人组会遇到怎样不可思议的经历,最后的结局为什么会那么的让人意外,其实恐怖就在我们身边。   最后是否会准确的锁定目标,解开这神秘的一切?
早安地狱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作弊者的校园规则怪谈在线阅读
在一座没有大门的校园之中,死亡似乎并不算是终点,神明在此地把玩着手中的棋子,他们傲慢而贪婪。 乌鸦的眼睛永远看着一切,为什么不能有所行为?因为毫无意义,因为宇宙本身没有意义。黑色的羽毛在雾气之中模糊不清。 “我要死了,你要帮我。”故友的信封之中带着好消息与坏消息。”看来他真的执行了他的计划”乌鸦在小屋里想着。 “我要做什么?”来自残破秩序之中的新生儿悲鸣。 随意拿出一个灵魂,把他的记忆切掉,把他的震惊切掉,给他增添一些勇敢,一些无畏,一些对死亡的恐惧。我们该死的主角诞生了,一本新人的小说诞生了,乌鸦会为我歌颂吗?他不会,他只会嘲弄着他的创作者。 一个最初的启蒙者开始了无数次的探险。
快乐的一只小可爱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阳光照耀下的城市在线阅读
一名小男孩生活在一座独特的城市——阳光城。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更多了。 本书涉及到的所有人名、地名、事件与现实生活无关。
元浩宇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时代展览在线阅读
天命玄鸟,迎来属于蒸汽的时代,5.2374的蒸汽都燃起烈火! 然而……有少女从蛮荒走出,某舰队指挥官成天忙着带孩子,还有仙人执意逆天…… 所有人都是展览中的演员,谁又是时代的看客? (理论上本书可以从任何一卷开始看,不会影响阅读。每一卷有相对独立性,但所有分卷的内容加起来才是完整的故事呦~)
山林了余生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旋风小子麒麟仙在线阅读
在凤凰山下,一个猎户家里,出生了一个奇怪的婴儿,在周围人惊异的目光下,他渐渐长大,可是族人们还是不喜欢他,认为他是个怪物,正当整个族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却挺身而出,救了大家,从此,将自己的扑朔迷离的前世,与今世就缠在一起,从而发生了许多离奇的故事……
飞梦飘雪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逐梦寻真录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