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散文随笔:《生活及其他//猪大肠和我》

  昨天晚上,朋友说下了一夜的小雨,还夹着点小雪花。

  她说昨天徬晚时分天气就已经变样了,变得不像早上那个时候明亮。我没有向窗外张望,我对于这样的景象,没有过多的激动,就像对待平常的日子一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春夏秋冬,四季的轮回,我似乎早就看淡了它的风霜。

  她是我早先在一中的同事,起先她是想通过视频与我联系,哪曾想我的手机一直处在占线状态。她要见我的心情,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拿着手机在屋子里不停的走来走去,家人说她就像丢了魂魂似的。我信她说的话,当我的手机终于停止忙碌的时候,我打开微信,发现她试着通过视频和我联系竟然有几十条信息提示,中间还夹着语言联系,我一下子就内疚起来。

  如果一个人她在与你联系又联系不上,想要和你说话的心情有多急迫,我想我是真的能理解的了。

  我开始准备晚饭,一整天我都在忙,只能喝粥,喝到想吐。就准备做点干饭,炒点绿色的蔬菜,再来个青椒烧大肠。两个菜一荤一素,我认为就可以很好的犒劳自己了,不必要的铺张浪费,是我一直以来保持良好的吃饭习惯。

  厨房里弥漫着诱人的香气。猪大肠在油锅里不停的跳跃着,它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亦或是它对于我的无奈吧。抽油烟机也在不停的呼吸着,一切仿佛都是刚刚好的样子。

  窗外的景致对于我此时来说,是若有若无的存在着,我只是专注在美食的诱惑中了,我有兴致的时候,也喜欢烹饪,做美食就不觉得是一种劳动,反而是一种享受了。

  忽然,就听见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知道,是那个给我打了N个视频电话的同事到了。

  我给她开门,仿佛还没有来得及,她就迫不及待的把身体挤进屋子。

  ‘’我以为你不在家呢,你的电话一直都是在忙碌中,咋回事!‘’她一进门就开始埋怨我,然后又说:‘’我闻到烧大肠的味道,在楼下就闻到了,好香,我特别想吃,你穿上衣服,我们俩出门去吃。‘’

  ‘’你闻到香味了,你知道是谁家的饭菜吗?知道我们俩就去谁家蹭饭去。‘’我笑着看她。

  她愣住了,看着我,仿佛不认识我似的,说:‘’谁家的,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上楼梯就没有仔细的闻闻,既然闻到烧大肠的香味,为什么就不能再闻闻是谁家的味道。‘’我把她拉在沙发上坐下来,她又站起来,眼睛里发着诱人的光,霎时间又迷惑不解起来。

  ‘’是的哦,我怎么就缺个心眼呢?知道是谁家飘出来的香味,你就带着我一起去他们家凑一顿。‘’她一本正经的说。

  我呵呵呵的笑起来,笑得似乎有点猥琐,她愣在沙发旁边发呆。不一会,我走进厨房,像变魔术似的,端上来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烧大肠。

  她还站在沙发旁边,看着我的身子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

  ‘’你干嘛?‘’她有点紧张起来。

  ‘’你吃饭了吗?你晚饭吃了吗,‘’我问她。

  ‘’我吃过了,两点多吃过饭了,现在不想吃别的,就想吃烧大肠,上楼梯的时候,我的脚步都挪不开,哈喇子流了一地,真的,我从来就没有这样子的。‘’

  ‘’你想吃,是吗?真的想吃?脚步都挪不开了,是真的吗?‘’我咧开嘴一笑,却不知道自己的口水落在手里的那盘烧大肠上。我想,烧大肠要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了。

  ‘’真的,你也流口水了,我真的看见了你也流口水了!‘’她急急的说,仿佛要证明自己是特别正常的一个人。

  ‘’我那是受你的感染,才这样子的,你是要嫌弃我了,那我手中的这盘烧大肠,你不要吃了,我把它倒掉吧,已经非常的不卫生了。‘’我平静的说,似乎在极力掩饰自己逗她玩的坏心眼。

  ‘’不要,是你做的烧大肠,你为什么不说你做的,害我流了一地口水。‘’她开始怪我咯。‘’我平时看你都是一副文文邹邹的样子,哪想到你还有这副嘴脸。”

  ‘’我以往什么嘴脸?‘’我开始有点忐忑了。

  ‘’你以前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玩笑话,都是中规中矩的样子,在你面前,我真的害怕自己会说错话的。‘’

  我抬头看她,接着逗她的心思就有点收敛了,也许我平时真的是个很无趣的人,也许我平时太一本正经,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有着逗人玩的心思。可是今天,我又表现出一个不一样的我,这大概就是我骨子里的东西,不是优雅的人,假装着优雅,在平常的日子里该有多累啊!我需要不断的反省自己,只有这样,才有利于自己的成长吧。

  ‘’干什么!你杵在那儿,快拿筷子,我要开动了。‘’她急切的呵斥我,屋子里暖气膨胀得似乎要连同我一起爆掉。

  我飞快的跑进厨房,在带着一丝凉气的厨房里,在弥漫着猪大肠的气息中,我深深的呼吸着,吐气再吸气。

  只听见她在客厅里使劲的吆喝我:‘’你掉进粪坑里,爬不上来了吗?要不要我去捞你出来。‘’

  这会,换着我屁颠屁颠的拿起筷子向她跑去。

  她拿起筷子,使劲的夹起一块猪大肠毫不犹豫的向她的嘴里塞进去。那块可怜的烧大肠本来还带着诱人的香气在诱惑着我,哪曾想就这样子被她消灭掉了。

  我的心情还处在复苏的萌芽状态,想着要和她说点什么,却又想她似乎不太想着要和我说点什么了。她两只眼睛里盯着的只有烧大肠,友谊啊,想着要见我啊什么的,早就丢在垃圾桶里了吧。

  我走进厨房,在电饭锅里盛了一小碗米饭,拿着筷子坐在小凳子上,干巴巴的吃起来。可是,这竟然是我吃过的最香甜的一碗米饭。

  朋友之间,同事之间,闺蜜之间,最能相处的,大概就是今天这个样子。平凡且温暖的生活,还带着种平常的心,这个时候,屋外的风声雨声,和着片片飘落的雪花,真的很美。

  猪大肠和我的故事,给了我一份美好的回忆。这个夜晚,我睡得特别安稳,一夜没有做梦,就像睡在母亲的怀里一样,幸福且温暖。

  ✍2019、1、31

兰心尔淑说
最简单的声音,最简单的生活,就是最简单的幸福。

散文随笔:《生活及其他//猪大肠和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