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在线阅读

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

短篇 / 短篇小说

2.02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0-10 00:03

书籍摘要: 一纸荒唐言,谁认真谁输。这是一个大型笑话。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一,关于英雄的出生

  这是一篇关于英雄的故事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儿时母亲教导的诗句,依然回荡在耳边。

  就像夹杂着黄土的高原之风,猛烈的吹打在高耸入云的云中城上。

  我迎风站立在如钢铁一样坚强的墙砖之上,俯视着五百万敌军如乌云笼罩般兵临城下。

  任凭猩红的斗篷,在身后凌乱飞舞,电闪雷鸣预示着:即将刮起席卷天下的狂风。

  “阿福!准备出阵!”

  我的副将听令,将一顶造型夸张招摇的头盔,隆重而又正式的安置在我的头上。

  就在头盔稳稳停止下沉的一霎那,我全身华丽的装甲浑然一体,发散出焕然一新的夺目光彩。

  我甩开披风,伸出右手,一柄刀把随即递到我的掌心,刀把的另一端,连接着四百米长的利刃。

  这,就是我的兵器。

  也是一直以来,跟随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阿福,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我头也不回,说完了这最后一句。

  随后我便呐喊着,从天空中一跃而下,冲进了一片刀枪林立。

  “乌鸦坐飞机!!!”

  落地引发的地震,瞬间摧毁了敌军的阵型;挥刀掀起的波澜,把一半的敌众送上半空。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我像是在打扫庭前枯黄的落叶。

  当时的我,感觉自己帅炸了。

  然而现在,每当我回忆起这一段往事,都觉得自己,简直蠢爆了。

  没错,简直蠢爆了。

  好了,在故事开始之前,我想先告诉你一下:

  正如你所见,我是,或者说我曾经是:

  一个英雄。

  (一)关于英雄的出生

  所谓英雄,不是能够拯救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领袖;亦不是可以超然众人之上的神明。

  说到底,终究不过是,一介普通人。

  我就是那位众所周知,并活跃于各种神话传说中的英雄。

  是的,某朝某代某英雄。

  具体姓名,对不起,不能告诉你。

  不过,我想,你应该能够理解。

  因为所有你所听到过的英雄传奇故事中,都是这样设定的。

  英雄人物不使用真实姓名,大家都用外号来称呼。

  美其名曰:为了保护家人。

  但,其实我倒觉得:没有必要。

  敢作敢当,不怕报复,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我叫“英雄”。

  对,你没有听错。

  英雄的英,英雄的雄。

  我,就叫英雄,是个英雄。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我不需要隐姓埋名,过着双重的人生。

  一方面是我觉得保护家人,不应该用如此简单粗陋的方法,这种办法在真正的恶人面前,根本没用。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其实我觉得,我的家人,根本没保护的必要。

  请允许我为大家正式介绍一下我的家庭:

  首先要说的,是我的妈妈,一个年过三千、风韵犹存的成熟少妇。

  你没有听错,年过三千。

  她是商朝人。

  一个神明。

  或者说的更好理解一点,她是一个早已得道升天的大仙人。

  她也是我力量的源泉。

  外貌选用三十五岁的女人,其实目前主要还是为了照顾我现今那个,有着某种不良癖好的父亲的审美。

  其实她在她悠长的、绵延的、似乎是毫无止境的生命中,为了适应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一直在不断地改变着外形。

  她曾扮演过从美姬到丑妇、从老太婆到小萝莉之间的各种形态,有时为了方便,甚至会扮演男性、宠物、野兽、以及怪物。

  用她自己的话说:“变形只是入门级的才能。”

  当然,她没有说实话。

  在我看来,不断地变化,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迫于无奈为了更好的生存。

  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毕竟人类是一种反复无常的生物,时而会将她奉为神明、虔诚供奉,时而又会翻脸成仇、赶尽杀绝。

  她也尝试过远离人群,但最终都会被找到,以失败告终。

  而且,我觉得她其实并不讨厌混在人群中。

  或者说,她可能原来是厌恶人群的,但经历了各种世事更迭、人海沉浮后,她目前对混在人类社会中的生活,乐此不疲。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说不定,她似乎更喜欢观察人们的生存状态。

  我只是继承了她的一部分能力,就已经是个英雄了,要说保护她,是完全没必要的,她头这么铁,不出去搞大规模破坏就谢天谢地了,还有谁会不长眼睛,找她的麻烦呢?

  而至于我的父亲,就更没有必要守护了,因为我每天都巴不得他死掉。

  最好是出车祸,或者被人谋杀。

  为什么?

  真不怕你说我不孝顺。

  因为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死有余辜的那种。

  我为什么这么说话?甚至不惜动用世界上最最恶毒的语句诅咒他?

  这还得从他和我母亲的相遇说起。

  前面我已经提到过了,我的母亲是一个仙女,或者说,是一个女神。

  作为一个女神,虽然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但一直严格自律,没有滥用自己超人的能力,也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我的父亲不一样。

  他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流氓、一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社会渣滓。

  虽然荒废了半生,依然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社会底层。

  靠着卖惨博取村民的同情,可算是通过为村民们放牛,混上一口饭吃,在村子里站稳了脚跟。

  众所周知,放牛是一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和劳动强度的工作,说得难听点,就是牵个大马猴过来,拿根香蕉练三天也能胜任。所以基本就是个未成年的牧童,边吹着笛子边干的营生。

  可是一个精壮的成年人,有手有脚的为什么干这个?也不来钱啊!原因请大家自行揣测,反正我是不好意思说。

  就是做着这么一份可以说是躺着挣钱的工作,他都不老实,不是昨天去偷了张家的瓜田,就是今天去逛了王家的果园,每天做着偷鸡摸狗的勾当。

  “想当个有钱人有什么错?我容易么我?”

  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这么一个人渣,竟然平平安安的横着活到了四十岁。

  难道大家都对这个无赖熟视无睹,这么宽容的么?

  想不明白。

  直到有一天,这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是小暑过后的第三天,我的母亲,我们暂时就先叫她“小仙女”吧!

  小仙女觉得炎热难当,身上也不舒服,于是决定去洗个澡。

  虽然自己用超能力煮开水不过就是一个响指的功夫,但是人犯起懒来是连一个指头都懒得动的,于是决定出去洗。

  天下江河湖海成百上千,但是又僻静又干净的,只有六芒村的不摇莲湖是最合适的,于是出发。

  重峦叠翠山映霞,

  林间溪谷无人家。

  波光潋滟清凉碧,

  凹凸有致洗澡呐?

  而偏偏巧,这一切就都被牵牛路过的,也就是后来的我的父亲,刚好撞到。

  请别问我他放牛跑到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做啥?我不知道,那时我还没出生。

  你说你看了也就看了,便宜也就占了,还拿走人家的原味衣服做什么?成心想搞事情的么?

  也请别问我为什么是原味的,明明草莓味的更受欢迎。我回答不了,因为我至今还不是成年人。

  人家上不来岸、出不了水,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喂!

  在岸上找不到羽衣的母亲,那冲天的怒火,可想而知。

  “一定是附近的村子里的人干的!!!”

  立刻施展神通,降下五雷天火,瞬间便将附近的十数个村庄从地图上抹去了。

  吓得父亲就更不敢坦白自己所做的龌龊事儿了。

  “你这么施展神力是不对的!”一个肉胖胖的大婶儿钻出来说。

  “不是……大婶儿你是从哪儿个苞米地里冒出来的?”母亲一脸诧异。

  “这你别管,反正你是不对的,我要去报官!”不知谁家的大婶儿,可能没赶上广场舞,内心的愤懑无处发泄,决定这档子闲事儿管定了。

  这就是新时代的退休职工,老当益壮,老骥伏枥,人老心不老,誓要与这种社会不良行为斗争到底。

  “那你告去吧!”母亲想:搞清楚我可是大仙人哎!谁能奈我何?你傻了吧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最终,我母亲被活捉了。

  ……

  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前面的话、算我没说。

  于是,一个活了三千年,只犯下一件错事的女神,被迫在一帮子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村民的撮合下,嫁给了我的父亲,成了那个偷看洗澡还盗窃衣服的流氓的妻子。

  伪装出一副男耕女织的繁荣景象,最终还生了我,一家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别问我这故事为什么这么离谱和荒诞,难道你小时候听到的传说不是这样的么?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人生初见在线阅读
人生初见,梦幻泡影。 已完结,新书《医生不医熟》!恭候大家!
天晋藏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小说和解主角陆鼎诚在线阅读
本书共分为十章。前面三章主要讲述的是主人公陆鼎诚的成长过程。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会很大程度影响一个人的思维和品质,鼎诚的成长过程很励志也很健康,这是鼎诚最终会选择和解之道为人处世的内在因素。第四章写陆鼎诚失恋,第五章写陆鼎诚人生陷入低谷,第六章写陆鼎诚所在农村的现象,第七章写陆鼎诚的亲人去世。这些促使主人公进行深入地思考:如何自救?人生如何过?第八章写慧海大师传授鼎诚和解三重境界,详细地介绍了和解之道的内涵。和解是本书的宗旨,包括与自己和解,与家人和解,与社会及世界和解三重境界。主人公在实践中领悟了和解之道,由此人生迎来转折。第九章写鼎诚结婚及跟初恋彻底告别,这是主人公明悟和解之道后真正地走向新的开始的表现。第十章写鼎诚的心得体会,这是主人公运用和解之道笑对人生的新征程。 本书创作的初衷在于阐述和解之道,给大家提供解决矛盾和纷争的一种选择,希望大家可以得到启发,并从中受益。由于它是本人的处女作,难免会有些问题,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家人的鼓励是我创作的动力,您的支持和欣赏是我创作的价值。在此,我感谢家人的鼓励,感谢各位读者朋友的支持。
作家雨落惊尘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你好普通人在线阅读
【新书《再次成年》正在连载,期盼支持。】一个普通上班族,一个刚入职半年的小护士,一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一场原定于一个月后的婚礼。  一个饭馆老板,一个十字路口的交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患者,世界本就是一张网,网线的两端羁绊着你我。  24小时是一天,24小时是每天。  谨以此书向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全体人员致敬!  我们都是普通人,世界就是由无数个普普通通的人组成的。  我们都是平凡人,平平凡凡中往往孕育着伟大。
包子二爷o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荒原镇故事集在线阅读
英雄的时代结束了,小丑们粉墨登场。 一个见义勇为、反倒滑稽收场的现代鲁智深;一个钻进钱眼、后悔莫迭的可怜丈夫;一个临终时,等不到挂念的养子看望的老母亲;一个临终时,仍为一套房子念念不忘的老父亲;一场聊来聊去,只与钱和女人有关的茶会,因为在座的人,除此以外对一切都并不真的在乎…… 庸俗、可笑、绝望,他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世界也由他们组成。 但不起眼的角落里,仍有人在努力生活! (本书穿插一些小品文,不定时更新)
南方小镇的胡安伯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路过晴天下起雨在线阅读
卓飞为了喜欢的人奔赴陌生的城市——上海。 但一直坚守的他,却没能留住宫晴。 陈小雨的出现让他有了温暖。 繁华的城,悲伤的故事。
邓亦轩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我变成了一只苍蝇在线阅读
从前有一个叫做无人之境的地方,那儿生长着参天的巨大胡萝卜,吃完了一棵,就会再长出一棵。 那儿还生长着不会枯叶的树,吃掉一片叶子,会长出两片,吃掉两片,会长出一棵。 树下开满了花儿,花蜜会顺着花瓣流下来,汇成金色的河。 树上还挂满了肉骨头,三文鱼罐头,还有猫布丁...... 那里的水是甜的,雪是暖的,一年四季春夏夏春。老虎和兔子,狮子与鹿,从不打架。 那里还住着一个老人家。 他会无偿的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虽然满足的有一点点...... 差强人意。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
花藜同学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疯人院见闻录在线阅读
曾经,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正常。 直到有一天,一群人告诉我,我是个疯子,应该被关起来。 也许我确实疯了吧。 不然,为什么我看到的听到的和大家都不一样? 入院的那一天,院长给我个忠告:不要说话。 我忙问为什么? 院长笑着说:乱说话,会死的。
侧漏的是霸气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黎明的编钟声在线阅读
《黎明的编钟声》是由来自比利时的世界音乐大师尚·马龙(Jean-Franois Maljean)与来自中国的制作人何浏(Kelvin Ho)创作的抗疫歌曲,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第一首广为流传的由外国艺术家创作的公益歌曲。谨以此曲编译的中文曲目为小说书名,献给疫情中的每一位英雄和付出者。
凡间之过客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半山堂在线阅读
武侠世界,是是非非,  当一切真相大白,  结局总是让人无奈。  到底是谁的错?
宁溪南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一个关于英雄的故事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