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有郎骑竹马来在线阅读

恰有郎骑竹马来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28.5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2-03 00:46

书籍摘要: 生而为神,八殿火神一直不是个有良好德行操守的神仙,违规违纪,知法犯法不在少数,强抢民男烧烤仙兽更是手到擒来,然两万岁生辰过后,凌霄殿前,天帝收到检举怒而将其投入凡尘。地界历尽八苦,火神殿下回天端正了心态,混吃等死什么的不大要紧,追到慕白才是头等大事。但是凡间就这么一百年调戏良家妇男的机会,天帝还要给她缩水,为啥每次都是她倒霉?为啥每次都是她被甩?司命是不是对她有意见?司命表示大神你要淡定,咱们有后台,一切都照剧本来!然一朝失志,全盘皆输。欢喜因你,伤悲因你,皆因你在心底。冷漠如你,厌倦如你,却为何放不下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楔子

  天地初分六界,天宫为尊,六界俯首。天之子多娇贵,今有八殿火神霄玉,霸美男无数,食仙禽无数,恶名昭著,令众神谈之色变。

  传闻一凛然的仙君,不堪折辱,历经百般险阻,状告至凌霄殿前,天帝震怒,将火神投入凡尘受百年轮转,涤荡仙根。

  天宫上下普大喜奔,仙音袅袅,一片祥和缭绕。

  事毕众神散去,余一小童静静坐于殿前玉阶,绞着衣摆,神色萎靡,唉声叹气。

  “这不是司命么,又遇上什么烦心的事?”但凡他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凌霄殿前,便是他大吐苦水的去处,天上地下拉个神魔,他能扯上三天三夜,身为他的好友,七殿月桑对此很有体会。

  司命抬头见是友人,语气无不怅然:“瞅瞅天帝给差派的这倒霉差事,万一干的不好,八殿下回来定然要将我打杀了,你可得救救我。”

  至于为啥他要在这么天真烂漫的年纪承受不属于他的压力,这要归功于他平常没事爱看两本地界的话本,并且于此道深有心得体会,于是,他就混成了司命。

  月桑唇边漾开一抹淡笑:“我的妹妹我最清楚不过,她不是会打杀神仙的神仙,你可以放心。”

  “哎,传闻有误,事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宝宝心里苦啊!”

  “事关小妹清誉,其中隐情还望司命守口如瓶,月桑在此谢过。”着白衣的神尊笑着拱手,周身莹润清冷华泽,眉目间却温润得如同一枚沉淀了万年的玉。

  司命看得愣神,不一会儿回过味来,擦擦唇边水渍,淡淡道:“海神殿下放心,这年头,不想撮合姻缘的司命,不是好月老!”

  月桑闻言,笑意戛然而止。

  光阴轮转四季更迭,这一转八殿入世第五十三年,途经第三世轮转,默默饮了孟婆汤后,望向司命处,面色森然。

  司命站在云头险些栽倒,小手扶额,懊恼不已:“这下完了,我完蛋了。”

  月桑问他:“这又为何?”

  他面色如土:“天帝陛下明面上命我助八殿历经世间八苦,面上总要做做功夫,前两世她尝尽苦楚,且都是红颜薄命,这位殿下向来是个极为记仇的神仙,她若回去想起来了,还能有我的好?”

  月桑抿唇深思:“世间多有潜心修道者,也有引人入道者,不如送她入道吧,学些自保本事,想必活得长久些。”

  “这……也甚好。”司命只得点头,让她一心向道,没准就看开了呢。

  月桑遥指远处:“我看地界这处神霄宗口碑极是不错,就选这里吧。”

  神霄宗立于创神山上,到如今,记不清已有几千年光景。宗门上下隐于山林其踪难寻,不知自何时起已不过问世事。相传有缘者若逢指引可上山拜见,无缘之人入此地,如同踏进飘渺雾海,囚困其中不见天日,来日破晓时分方才能窥探下山道路。

  我八岁那年有幸入了宗门,只因身上藏着个蛊,万千青阶上,爹娘抱着我一步一跪哀求师父收留,师父是个花白胡子的老头,他望着我的眼神满是凝重,架不住我几番糟践他的胡子,终于做主我可以留下。

  同年我弟弟不知所踪,我无法忘记他嬉笑的模样,那个五岁的孩子,他叫苏焉,是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

  我生来长着一双少见的紫瞳,偶尔能看见些神鬼之物,模样上虽然过得去,却人人惧怕,只有苏焉一人愿陪我玩耍,是他温暖了我生命中所有的颜色,我却将他遗失。

  十五载朝夕,我应师父要求当上了长老,神霄宗的一草一叶,一花一树均牢刻我心。师侄们大都觉得我冷漠不近人情,殊不知我须得刻意维系身为大长老的威严。

  我自知自己不是个太聪明的人,所以凡事都要比常人刻苦。说来惭愧,我入宗门深受熏陶,却也看不脱生死,我得救自己的命,因为每年蛊发的烈火焚炙脏腑实在煎熬。

  沉睡的那些时日我昏昏噩噩,似乎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时已经记不清内容,只是心中隐隐作痛,卦不出因果。

  而一觉醒来无端多了个儿子,我有些不知所措,问遍了宗门上下,所有人更是隐约其辞,谈到此话变色。

  好在小家伙颇乖,偶尔缠着我叫娘亲,大多时候都与师侄们玩耍,我故而也就暂时将他留在身边。

  若说我们之间有什么缘故,他的眉眼真有几分是与我相像的,不难看出亲爹长相亦是不差。我甚至在想,是否我玩心大起非礼了哪位师兄弟,留下了这个孩子,这才惹得他们有苦难言。

  我得空时也问过这孩子可记得爹爹是谁,小家伙只是摇头,反来问我何为爹爹,我便断定不是宗门中人。

  只是向来和善的大师兄月桑,据说因我最后一次蛊发作,他舍命救我,最后杳无音讯。师父本想将宗主之位传与他,可他失了下落,心中总觉得是有些对不住他的。

  近来我的记忆每况愈下,严重时竟然连自己是谁也记不住。大长老事务繁多,我无闲暇陪着这小东西时,总将他落在一旁,他若是倦了便在我院中卧榻小憩,我左右想不通,这孩子来从何处,只知道他以前已经取了名,叫苏珏,倒也算个美好的名字。

  我一直盼望着有人能给我一个说法,然而这位父亲是从不曾出现过的,我也无法卦出他的所在,想来是不在了。

  数日相处教养之下,我便将他视如己出。怕他烦闷,我时常教他些变化的法术,他也不胜其烦。苏珏这孩子实在比我聪明太多,术法的要诀拿捏得十分精准,也同我幼时一般顽劣,喜欢做些整蛊同门的事情,我时常路逢师侄诉苦,深感头痛。

  日子过得很快,距我醒来又过了两月,几位师兄大多云游未归,缺了左膀右臂,得空又得看管孩子,我忙的不可开交。

  我刚绞尽脑汁核算完本月山门的开支想着偷懒眯一会儿,小师侄喜眉笑眼来叩我的门:“师叔师叔,山外有位有缘人求见。”兴许是前不久刚接待过女羌国主,多少添了些油水,他看上去心情颇好。

  我当时正抱着一头突然狂躁的九尾银狐顺毛,这小东西不知何时起一直跟着我,有两日不吃不喝,比苏珏都难伺候,我心想还是珏儿乖巧,整日也不会与我闹心,一怒下将它丢给师侄,自顾自出了院子,装作不曾听见它凄楚的哀嚎。

  堂前站着的男人略显狼狈,本就白皙的面颊被一袭素衫衬得越发虚弱,仿佛一叶孤舟,清冷且单薄。

  他似乎等了多时,我缓缓踱步过去,觉着他有些过于约束,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大约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能入神霄宗的有缘人属实罕见,于是向来有求必应,这才使得众人趋之若鹜。

  他看我的眼神透着几分古怪,我邀他落座:“公子不远万里到此,想必是有要紧的事,不如坐下说说。”他瞧上去憔悴苍白,是命不久矣之相,不过一身贵气逼人,能来到神宵宗的,都不是等闲之辈。

  “公子?苏淼淼,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他的语气中颇感意外,顿了顿,却又有些悲哀。

  如果不去细数,他都快忘了,整整过了四年三个月零一日,当他终于摆脱了那些枷锁束缚来到她的身边,她竟如此漠然地喊他公子,苏淼淼竟忘了他。

  “不是公子,难道是我眼拙,你是姑娘不成?”我淡笑蹙眉,却心中暗惊,这么多年,早无人会呼我原来的名姓,只有爹娘才这般叫唤我,但我记得他们已经身故多年。

  他不可置信,望着我愣了许久,接着露出苦涩的笑意,仿佛与我过去十分相熟的模样,但是师父告诉我我从未踏出过山门,师父自然不必欺骗于我。

  但这一个两个都说认识我,我却又都不认识,难道这是外界新兴的什么骗术?

  “这位……公子?”我唤回他的理智,也止住他的遐想,实在不是我要赶人,而是宗门事务繁多,我这个代理宗主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并无闲心叙旧,“若来此并无什么要紧之事相求,我便失陪了。”

  他略略停顿了一番,已从椅上站起走到我跟前来:“苏淼淼,究竟是我认错了人,还是你装傻充楞的功夫又精进了,如今是故意要同我这样生分吗?”他望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我竟看不穿。

  “我与你生分?你倒说说我们以前是个什么样?”若说这是撒谎,那么他未免太过大胆放肆。

  我心下揣度之时已被他紧紧拥住,他没有说话,我却听见他沉重而压抑的呼吸交织着啜泣声。他身上的迦南香味过于熟稔,有灼热滚烫的液体淌过我的脖颈,没入衣襟,封尘的记忆似乎都在这一刻找到了归属。

  泛黄的旧事历历在目,水雾濡湿了眼眶,我缓缓伸出手攥紧了他的袍角,心间骤然疼痛起来,那些冗长的记忆怎能是梦,分明是我与他数十年来相思相忘的牵绊。是我选择遗忘,却是他先违背誓言。

  我深深吸了口气,将眼泪慢慢逼回眼眶:“这位公子,你定是认错了人,我自八岁入了宗门,从未离开。”我与他保持了距离,脸上是平日一贯的疏离与漠然。

  耳旁是谁轻许一世一人,回想起来却太过遥远。曾经也想不问前尘许诺白首韶华,不过很早以前就知道是错,错不该入戏太深,错不该有太多妄念,偏偏还是将他藏入心间。

  其实我一点也不聪明,但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也预想到了今日。对,像我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他。

书友还看过

古代情缘小说推荐

穿越后,小福女娇养了未来权臣在线阅读
顾七月战力无匹,嘴炮无敌。打打杀杀多年,突然成了古代被嫁人的小媳妇。  家产丰厚,还有个事事纵她的小夫君。  顾七月得意,开局就是人生赢家啊!  至于大赢家路上的障碍物…  某女:听说你又跟你家夫君也跟着下地了?这是打算当农夫了?  顾七月:听说你又跟你家夫君去倚红楼了?这是打算当花魁了?  男主视角:  人生倒带重来,容天洐毫无兴趣。不过他这个上辈子才嫁过来就把自己给吓死的小童养媳,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
兰初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重紫在线阅读
穿越成一只古代小萝莉,在一群不装逼就还是好朋友的各宫女官环绕下,小萝莉奋发图强,迎难而上。  面对神一样的天骄男主,小萝莉坚忍不拔,永不放弃!  面对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女配,小萝莉一步一个脚印将其扎实得踩在脚下!  可当小萝莉艺压群芳,金笔点凤,轻摘首魁时,她的出场方式是这样滴:  “打脸专业户又出来了!”  “大家快跑,防火防盗防打脸!”
甜幂柚子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梧桐花不开在线阅读
有些人就像南极与北极,同存于一个星球却只能隔海相望。就如我苏程南与你沈离北的缘,终究是清尘浊水,后会无期。
木明山思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女词人在线阅读
在历史的长河中,为数不多的女词人以其独特的个性和对词的热爱留下让人震撼的印记。 生在诗书大家,作为沈家嫡长女的沈修宜,不但长得一倾倾人国,再倾倾人城,还以词为友,对词怀有强烈的热爱之情。词同样也铸造了她坚韧不拔的性格。在豆蔻年华,遇到了具有强烈家国情怀的五皇子昭明。一个是文采斐然的淑女,一个是武功高强的谦谦君子,都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相识、相知、相爱。
爱德花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在线阅读
小女因父英勇殉公,得端翊公主之名号,不得已担起家事,为幼弟袭爵搬迁帝都,周旋于王宫贵胄间,得有道之人帮助,得有情之人协助,得有缘之人相助。 一枝玉茗,坠入帝都梦。岂敢提过往事,似等东风。 一心为父寻仇人、为弟谋前程,她何曾想过遇到他。 一切付出她心甘情愿,可他究竟是磐石还是她的劫?
周宫晓蒙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海之叶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果子艺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王爷,王妃今天又没电了在线阅读
一个机器女仆刚穿越就遇上了此地权利最大的王爷 ....然后...然后就被抓了个正着送去挖矿 落央:“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你瞧不起我落央!他日我定跳起来踢你波棱盖!!!” 墨尘:“哦” 然后她就被送上 了囚车... 但...上天眷顾落央,天赐飓风...将她送往了她翻身之地... 于是,她便一手大锤一手王爷,征伐天下,见谁不服就锤谁,锤不过丢王爷!
十六也凉凉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小时候,小茶音学着刚养的小猫,给为她打架景庆哥哥舔着伤口。   半大的小男孩看着怀里小猫似的小娇包,耳尖悄悄地红了,却不想被小妹妹抓了包,气鼓鼓地叉了腰质问他是不是嫌弃她的口水。   小男孩欲言又止地说着不是。   ——  许多年后,茶音让景庆哥哥帮她给耳后华冠磨破的伤口抹药。   刚刚翻墙而来的少年接过药膏,随手往旁边一撂,深笑邪肆地应着好,来到了娇软小人儿的身后,凑到她颈间轻舔细伤,顺便偷嗅了她的甜糯女儿香。   小人儿粉腮顿娇红,奶凶凶地推开使坏的少年。   还不等小人儿哼唧,少年噙着坏笑,很是理直气壮,“音音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嫌弃我的口水?”  小人儿想起了她小时候做过的蠢事,桃靥愈娇红,羞恼地把坏少年直往外推,却被他趁机一拽,娇软入怀。  【书友群号:792565837】群内活动多多,时有惊喜掉落,欢迎来交流~
糯棠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狐筹在线阅读
我只是没想到,我丢失的一魂,还能再爱上你。
沐琉清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当前位置: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恰有郎骑竹马来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