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若蝉声

兰若蝉声

扫叶僧 著

短篇
类型
2019.09.30
上架
85.6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弁言

  人浮一世,命理大同。

  年少轻狂,血气方刚,欲与天比高;

  人近不惑,仰首再望,苍天依旧遥。

  彼时浮躁无定性,偶弄文墨,拼凑歪诗,贻笑大方。

  效颦学步,枉书武侠,胡夸玄幻,游戏耽美无一不沾,然十文九阉,无一卒本。

  而今痛定思痛,方知非勤无以成事。

  来此世间一遭,终究还是应当留下些什么。

  虽然而今心老,文思不复当日之隽,再无提笔万字,一气呵成之畅快,但文中沉淀,回甘悠绵,亦非少时能及。

  故趁此墨香正浓,笔未结霜之际,再试毫风,取娱读者。

  对于小说,鄙人一直有一种执念。

  这种文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小说写的越好,往往罪恶性越强。

  比如脍炙人口的《三国演义》,无论在汉代官制,公家幕府,地理考究,人物事迹,性格塑造等方面,绝大多数都靠作者的虚构和发挥,但却成为了国人三国史观蓝本。以至于国人对三国历史的理解长期不如山海彼岸的邻国。

  那么这样一本小说究竟应该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从读者群体和影响力来讲,它绝对是巅峰级的存在。

  但文者之所以为文,总还是需要有那么一些使命感,希望能给读者带来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当然,感官的爽快必不可少。

  只是单比这点,小说怎么也比不过屏幕艺术和道具。

  之所以还有人喜欢小说,关键在于小说更容易触及启发性联想,有更多的空间构建完整的世界观,或者知识链。

  既然如此,捉笔人就应当发挥小说的长处,让自己的世界观更严谨,知识链更完整,就是要做到无懈可击。

  尤其是历史体裁的小说,背负的就是让读者了解历史,或者引导读者去了解历史的使命。

  回到本文,

  笔者究竟是要去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构建怎样一个世界观呢?

  读者会看到一个非常低调的主角,在以观察者的身份认识世界。

  但他一旦开始起飞的时候,再回过头来回味他的低调……

  嗯,可能会对开头的故事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

  虽然主角起飞较晚,但笔者也并没有打算写成一个慢热的故事,这样读者早就逃光了。

  前期亮点还是有,坚持下来更是一片光明。

  本文在世界观的构建上触及了许多民族观,民族史观层面的东西。

  这类命题容易写死,笔者完全是了解的。

  所以有必要先做一个澄清,省的作品忽然心梗。

  笔者是大华夏史观的支持者,一直认为东亚民族之间的亲缘非常之近,无论是典籍记录,文化风俗,语言比较学,最后给出的都是相同的答案。

  华夏族的历史,源流,和影响力远远比我们通常聚焦的范围要丰富。

  华夏之魂在文化,文化是华夏民族延续,君临八方数千载的核心所在。

  目前世界的主流世界观由西方定义,其实西方对东方文化的理解一直有偏(qi)差(shi)。

  而东方在经济崛起后,迟迟没有迎来文艺的复兴,从而使迷信西方,和文化不自信成为学术主流。

  因此破除许多偏见,也是本作的使命之一。

  讲着讲着,就象王婆卖瓜一样,把自己作品的格调定得特别高。

  其实不然,本作的文风还是比较轻(dou)松(bi)的。

  无论你是怎样一个淑女,站在娱乐节目的舞台上都要尝试放飞自己。

  小说的根本,还是娱乐,

  无论我们想讲多么深入的话题,都不能太过严(zhuang)肃(bi)。

  写到这里,连笔者自己也比较凌乱,这文风究竟是偏于老派表述方式,还是拥抱新派语言艺术?

  哎,就权当是天赋异禀,武魂双生吧~

  最后,关键的问题只说一次。

  如果您喜欢本作,请将它介绍给身边的同好,一起看看,聊聊。

  对于笔者来说,有更多的读者了解,阅读,参与到讨论当中来,远比收到月票和打赏更有成就感。

  吾爱真理,更爱能够产生共鸣的读者们。

弁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