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这是一个怪物!(四千字)

  湘南大剧院。

  沈浪以前觉得自己和这些观众们是不一样的。

  以前的他觉得这是一个充满艺术与学识的殿堂,所有的观众都文质彬彬,艺术涵养丰富,张口闭口世界名著,素质极高……

  至于沈浪……

  连一个《艺术学概论》都能挂科,毫无艺术细胞的衰仔,怎么可能和他们一样?

  但是,直到上一次,当他站起来的刹那,他才发现原来其实大家都一样。

  自己毫无任何艺术细胞,啥都不懂,整个人处于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懵逼状态。

  然后……

  这帮观众们也处于懵逼的状态,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比自己更呆。

  这个世界总有那么多伪装起来的,附庸风雅的人……

  沈浪发现他们也会破口大骂,他们也会趁着没人注意公众场合吐痰,他们也会没素质地脸红脖子粗,甚至还会偷偷的把餐巾纸塞进椅子缝隙里面……

  虽然,不能说他们不懂得欣赏,但无非就是懂多懂少而已……

  有区别吗?

  大家都是一样的道貌岸然。

  ……………………………………

  “音乐是很神圣的东西……”

  “我曾经穷困潦倒,在俄国的街头,拉着小提琴,追逐着神圣的音乐艺术……。”

  “后来,周围都是数不清的声音,这些声音在告诉我,你很穷,你没钱,你虽然高傲,但你一无所有……”

  “后来,我低下了头,放下了所有神圣的东西,走进了那家剧院,遇到了那个抽着雪茄的胖子……”

  “十年以后,我成为了“交响乐大师”,我拥有曾经所有的一切……数不清的金钱,数不清的荣耀……”

  “我开始麻木,因为,我站在台上,台下永远都是掌声,或许有几次瑕疵与失误,但没有人知道,毕竟,谁会觉得我这个大师会犯一些低级的错误呢?除非真正的大师,否则普通人根本就不会懂一个蚊子扇翅膀的声音频率的,就算他们听出来了,他们也只会觉得自己听错了,只会在一片掌声中跟着鼓掌……”

  “我拥有一切,我觉得自己很快乐,我偶尔会想到从前……偶尔,会莫名其妙地孤独……”

  “后来,我遇到了两个人……”

  “我突然醒了,仿佛,心脏重新回到了曾经的跳动……”

  “我失去了,对音乐的诚恳与认真啊!”

  “……”

  演奏会尚未开始。

  契科儿独自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对着镜子默默地自言自语。

  他的公关团队很强大!

  那一次本该造成轰动,但最后各大媒体却很少能看到消息。

  交响乐本来就是小众艺术,再加上娱乐这个圈子里各种各样的新闻层出不穷……

  最终……

  他依旧是那个权威的赫赫有名的交响乐大师。

  甚至,那一次失误,也变成了故意有人找茬……

  但是,他终归是明白自己错了。

  如果想要成为真正地大师的话,就要用心去演奏好每一场音乐会。

  虽然很多人不懂,但,终归是会有人懂的!

  当契科儿照完镜子以后,他整理了一下发型,随后推开了门。

  “契科儿先生,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在等着了。”

  “四号VIP的位置坐人了吗?”

  “坐着了。”

  “哦,好!”

  契科儿在助理目瞪口呆的状态下慢慢地走了出来。

  他刮掉了胡子,同时也洗了脸,身上甚至散发出了一丝少年的感觉。

  随后,他拿着指挥棒,一步步走上那闪耀的舞台上。

  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后,他抬头刚好看了一眼VIP位置上的那三个人。

  他转过身……

  指挥棒徐徐地落下。

  ……………………………………

  “契科儿的胡子呢?”

  “啊?胡子怎么不见了?”

  “胡子呢……”

  “这……”

  “怪怪的……为什么感觉……”

  “别吵……”

  在观众的一阵哗然之中,契科儿演奏起了一首新的交响乐。

  不远处的小提琴声音响了起来……

  仿佛,一个流浪者正在街头,追逐着那虚无缥缈的梦想……

  孤寂之中,又透露着对未来的向往。

  秦瑶静静地听着。

  “这是契科儿曾经创作的第一首曲子,名字叫《野篱笆的春天》……”

  沈浪听到这首曲子以后眯起了眼睛,仿佛已经确认什么东西一般,打开手机看了一眼。

  最终,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秦瑶转过头奇怪地看着沈浪,总觉得沈浪想干什么……

  至于陈雨彤则一声不吭地看着刮掉胡子的契科儿背影陷入了深思……

  “秦瑶,你听出了什么吗?”

  “我?”

  “旋律方面,以及乐器节奏,各方面都没有任何问题,和之前那场演奏会比起来,完全是两个概念……当然,这首音乐本来就是契科儿对自己曾经那段经历的致敬,里面还带着如梦如幻一样的述说……”秦瑶轻轻地回答道。

  “我听出了非常诚恳的歉意……还有,许许多多契科儿想对我们说的话……”

  “啊?”

  秦瑶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沈浪。

  而陈雨彤也呆呆地转向沈浪。

  “还有……邀请!”

  在两女的目光之下,沈浪盯着舞台,笑得越发灿烂了。

  “你不是不懂交响乐吗?”陈雨彤非常奇怪。

  “嗯?”陈雨彤愣愣的,还以为沈浪是天才,一时间真的被沈浪给唬住了。

  至于秦瑶则深深地看了沈浪一眼,专心地听起了交响乐。

  ……………………………………

  一波一波的旋律,仿佛海上的波浪一样,在偌大的剧院里回荡着。

  观众们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点点头,不管懂还是不懂,反正都是偷偷看着旁边点点头以后他们也点点头,一副无比欣赏的模样,甚至有几个人听着听着,眼眶就湿润了。

  仿佛,感同身受。

  VIP座位席上。

  “像个笑话,这不是悲凉的曲目。”秦瑶默默地摇摇头。

  “他们来我们剧组,演一个角色没问题……”沈浪却摸摸下巴看着那些感动到不行的观众们。

  演技这么好,来这里当当龙套岂不是浪费?要不……

  跟这帮人聊聊梦想?

  音乐会终于到达了尾声。

  在一阵无比热烈的掌声以及几个“文艺青年”泪流满面之下,观众们一一离开现场。

  VIP三个人站了起来。

  “演奏环节有瑕疵的地方吗?”沈浪小声地看着秦瑶。

  “很完美!”秦瑶摇头“应该是契科儿音乐会最完美的几次之一。”

  “很好,那走吧。”

  “出口不是在这里……”秦瑶看着沈浪离开的方向顿时很奇怪。

  “去聊梦……嗯,不对,去谈合作……”

  “???”

  …………………………………………

  “契科儿先生……”

  “你好,沈先生,这位应该是秦瑶小姐吧……”

  “是,你好!”

  “……”

  后台,契科儿静静地看着沈浪和秦瑶。

  眼神闪过一丝复杂。

  翻译坐在旁边很吃惊地看着契科儿,又看了看沈浪三人……

  事实上,从咖啡厅偶遇的时候,他就觉得契科儿怪怪的。

  “契科儿先生,我听出了你的诚恳,也听出了你的苏醒……恭喜你,你距离真正的大师又近了一步了……”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沈浪率先看着契科儿说出了这句话。

  “你听出来了?”契科儿瞳孔闪过一阵莫名。

  “嗯,听出来,我记得一句话,真正的大师,永远都需要一颗学徒的心,上一次演奏会上,我听到的只有麻木和茫然,你的指挥,以及你的音乐仿佛失去了活力一样开始沉眠……”沈浪看着契科儿认真地看着。

  “沈先生……你还听出了什么?”契科儿声音似乎带着一丝确定。

  “对生命的向往,每一曾经的自己,都有一个极为美好的梦,你以为的风花雪月,实际上,并不是梦……我听出了你很孤独,但这种独孤并不是陪伴,你不需要陪伴,你只需要认同,但这种认同,又不是那种虚假的掌声以及虚假的眼泪……音乐,本身就是万千变化的东西……”

  秦瑶盯着侃侃而谈的沈浪,眼神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陈雨彤同样呆呆地看着沈浪……

  这人,有点东西?

  至于契科儿,则无法掩饰心中的那一丝颤动。

  “沈先生……还有吗?”

  “还有很多东西……”

  “沈先生,我资料没错的话,您应该是一名学生吧?”

  “不,我其实是一名导演……”沈浪推了推眼镜。

  “哦?”契科儿一愣。

  “契科儿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

  “是!我觉得,你今天的乐章仿佛跳动的小精灵一样,拥有着生命,每一个音符,都拥有着浑然天成无可替代的独一无二感,我仿佛听到了音乐里面的喜怒哀乐,同时,我也从里面听到了一个个故事,而我,是一个写故事的,同时也是一个拍故事的人……”

  沈浪推了推眼镜,声音之中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真诚,这种真诚伴随那无时无刻仿佛在暗示的声音,仿佛直接把契科儿拉进了他的领域之中……

  “嗯?沈先生,你好像什么东西掉出来了。”

  “咦?合同怎么掉出来了……我记得没带合同的啊?”

  “……”

  ………………………………

  天黑了。

  “一起共进晚餐吗?”

  “不了,契科儿先生……”

  “那,太遗憾了,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国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了……”

  “我会去你的国家找你的,那时候,我希望可以看看你口中的那个地方……”

  “随时欢迎!”

  “再见,契科儿先生……”

  “再见,祝电影大卖!”

  “谢谢!”

  沈浪在陈雨彤目瞪口呆下,拒绝了契科儿一起吃饭的邀请,带着几份合同从里面徐徐地走了出来。

  或许,她这辈子都忘不了,沈浪在面对契科儿这样的大师的时候,完全是占据了主动侃侃而谈……

  没有羞怯,没有自卑,仿佛身上带着奇怪的光辉一般,丝毫看不出任何不专业……

  他们聊了很多东西。

  聊到了童年,聊到了契科儿的家乡,聊到了街边灯光,孤寂的夜晚……

  如果,不是陈雨彤手机响起来的话,他们可以聊很久很久……

  她发现,在这场聊天之中,沈浪占据了主动。

  身份完全不对等的两人,却完全没有那种拘束感……

  仿佛,一堆相见恨晚的老朋友。

  “沈浪,你不是不懂交响乐吗,为什么你……”陈雨彤终于忍不住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秦瑶也看着沈浪,她也非常想听到沈浪的回答。

  “我确实不懂交响乐,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

  “我懂人心……”

  “??”

  “他很孤独,他需要人认同他的努力,毕竟,成为真正大师的路本身就是孤独的……”

  “……”

  “当我在咖啡厅遇到契科儿的时候,我就开始分析他的性格了,之后我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他的资料,然后一直从他的成长经历来分析和排除他的性格特征,并判断他的目的,他为什么会邀请我参加他的音乐会……”

  “……”

  “其实,我有赌的成分。我跟契科儿聊得第一句话就是赌,他的各方面性格推测我也是在赌,不过很幸运,我赌成功了,然后,从他的眼神之中,我更加确认了接下来我们要聊天的方向……并且,按照那个方向来……”

  当沈浪很认真地跟两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

  秦瑶沉默地看着别处。

  而陈雨彤却感觉一股毛骨悚然感袭遍了全身……

  这是一个怪物!

  “所以,你又免费拿到了他的几首原创音乐授权?”

  “秦瑶,我沈浪什么时候免费拿过别人的东西?”沈浪突然停下来盯着秦瑶。

  “不是吗?”

  “说话要讲证据,你看到合同没有,合同上面写着什么字?”

  沈浪看到秦瑶那一副平淡到仿佛看穿一切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人格受到了质疑,随后二话不说就拿出了合同,指着上面的“一人民币”授权,义正言辞地瞪着秦瑶。

  “……”

  “一块钱也是钱!和免费完全是两个概念好吗?搞不好未来,这会成为一段佳话呢?这叫,君子之交,淡如水!”沈浪严肃地说道!

  旁边的陈雨彤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莫名晕眩。

  

第四十二章 这是一个怪物!(四千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