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歇斯底里的爆发!

  傍晚。

  周福在筹备完剧组的住行以后,认真地拿出早上沈浪递给他的角色卡片看了起来。

  看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脸色大变。

  随后不断地喘着粗气。

  他站起来,心事重重地朝不远处正喝着小酒,跟陈导黄老师谈笑风生的沈浪走了过去。

  “沈导,我……”

  “怎么了?”

  “对不起,接下来这场戏,我真的,我……”

  “周叔,你还好吧?”

  “我可能,演不来……”

  “……”

  一阵风吹过。

  周福低下头,最终憋红了脸。

  他本以为,自己在这个剧组里面只是一个小角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的剧情已经结束了。

  但是……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不但不是一个小角色,甚至是串联整部电影所有人物的核心剧情。

  他被吓到了!

  从来都没有经过正式表演的他,根本就承担不住这一个角色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他不行!

  黄波和陈深两人看着周福心事重重的模样以后,又看了一眼沈浪。

  他们在刚才看过周福的第二张剧本卡。

  在看到第二张剧本卡的时候,他们也觉得这个角色太过于重要,甚至内心深处对沈浪也产生了些担忧。

  黄波不止一次劝过沈浪不要太托大了。

  这个角色实在是太重要了!

  如果拍得好,之前一切烂俗的桥段都能串联成一个故事,成为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

  而如果拍不好,那么整部电影可能真的要完全要崩盘,彻底成为一个笑话。

  但……

  沈浪却硬要这么做。

  陈深和黄波没办法。

  沈浪这个人某些地方无比偏执,他们怎么劝都没用。

  “周叔!你不是有梦想吗?”

  “我……我……确实有,但是……我不是专业的,而且我……”

  “我们这部电影,也不是专业的……我不是专业的导演,更不是专业的编剧……”

  “可是……”

  “周叔……实际上,我没有要求你怎么演……”

  “啊?”

  “其实,这个角色,就是按照你的形象写的,你的脸上充满了故事。”

  “……”

  夜,越来越黑了。

  沈浪推了推眼镜,认真地看着周福。

  周福看到了沈浪的眼神,注意到了沈浪眼神之中的炽热。

  “之前,那一段剧情,你拍得很好,虽然NG了很多很多次,但拍得真的不错!”

  “那是,我本来就……”

  “你是一个父亲,想象一下,你的孩子在学校里被人欺负,被人嘲讽,看不起……”

  “……”

  “你最爱的儿子,你觉得世界上最好的存在,被人嘲笑到抬不起头来,被人骂是没有妈的野孩子,被人打出了鼻血,被人扔了新鞋子,最后绝望地跑出教室……”

  “……”

  “周叔,也许你觉得我说的仅仅是形容词,分量不太够,那等接下来先拍了我的戏份,拍完以后,大概就知道够不够了。”

  沈浪拍了拍周福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笑容……

  ………………………………

  “开始!”

  “……”

  镜头逐渐拉到了学校里。

  陆远呆呆地听着周围的笑声,以及两边的窃窃私语声。

  “他爸是不是脑残?”“不知道,现在还有人拿番薯的?还让我们吃,哈哈!”“看起来像个捡垃圾的”“呀,还跟张语坐在旁边呢,他配吗?”“哟,还这样板着一张脸……当自己谁啊。”“这是他爸还是他爷爷?”“哈哈哈。”

  陆远低下头。

  所有的新同学都在看着陆远。

  他们都在笑,仿佛在看一个全世界最大的笑话一样。

  陆远的脸很红,很红。

  仿佛,全身上下都是肮脏的……

  他不知道怎么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他只知道自己已经堕入了深渊。

  但是,耳畔的声音却又缠绕着他。

  虽然声音似乎很轻很轻,但所有人的笑容,却仿佛一根针一样扎在了他的心中。

  一切,都毁了!

  全部,被他乡下的老爸给毁了。

  他握紧了拳头。

  他明明想跟这些人一样,好好地相处,好好地度过高中三年的时光的。

  但是……

  “哈哈哈哈。”

  “哈哈哈,你没看到刚才那个人的样子…像不像电视里面的那个背着罗锅的人?”

  “哈哈……我来学一下……”

  “……”

  声音依旧是窃窃私语……

  但是,他抬头,却看到了几个同学,正在偷偷地低着头,然后学着他父亲的模样,佝偻着,却又怯生生的。

  记忆中,他的父亲是一个很认真,很胆怯的人……

  他从来都没有进过城里。

  至少,在自己的记忆中,他没有来过……

  他也从来都不敢跟任何人大声说话……

  小心翼翼的,没有任何朋友……

  陆远握着拳头。

  握得更紧了。

  耳畔,不远处,那几个模仿的男同学在看到女同学忍俊不禁以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高一的学生按理说应该懂事了,不可能像小学初中那样不知轻重……

  但,总有那么几个觉得有趣的人……

  他们刚发育没多久,而女孩子,又是他们的渴望触碰的存在,女孩子的笑容,在他们看来比一切都值得……

  然后!

  一阵阵模仿的走路方式,惟妙惟肖……

  还模仿起了怯生生的表情。

  然后……

  一向来很沉默寡言,只知道认真学习,看起来似乎逆来顺受的陆远心中出现了一股火焰。

  小学时候,初中时候……

  一段段记忆涌上心头。

  记忆中,要么就是孤独一个人背着书包回到山上的老房子里。

  要么就是被嘲笑,被模仿,几个学习成绩很差的学生总是会撕了他的作业本……

  老师确实认真批评过,并让他们要团结。

  但……

  没用!

  他永远都是那个被嘲笑的人……

  火焰,越燃越高了!

  为什么!

  他们要这样?

  我!

  为什么要这样?

  他本来以为,换了一个学校,不再是镇上了……

  一切都会好一点。

  但……

  “啊!”

  曾经……

  一阵很沉默,一直被欺负的陆远突然间大吼……

  心中恶魔终于挣脱出了牢笼……

  他突然大吼!

  他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握着拳头冲了过去。

  一脚踹在其中一个同学的身上。

  然后……

  他被几个高个子的同学压在地上……

  他流出了鼻血。

  他闻到了地上灰尘……

  他感觉到自己的鞋子被人拿了起来,扔出了窗外……

  他转过头,看着那双崭新的鞋子……

  那是,前两天,父亲特地买了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校服撕了一个口子……

  他变得鼻青脸肿……

  “让开!你们让开!”

  “老师来了!”

  一个女孩出现在教室里,大叫起来……

  他听到这个声音以后,浑身一颤。

  几个高大的青年一惊,随后散开。

  就在这个时候……

  陆远捂着脸,赤着一只脚跑出了教室……

  “同学,你……”

  “嘭。”

  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已经完全没有了……

  他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他撞翻了一个水管工的梯子,水管工从上面摔了下来!

  “同学,301教室怎么……”

  “嘭。”

  他跑到楼下,又和一个拿着钱包的中年人撞了一下,中年人呆呆地看了看地上,然后又看了看上面……

  他跑到了花坛里,疯狂地找着那只鞋子……

  “娃,你……”

  旁边,一个满脸震惊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褶皱的,正坐在花坛里休息的农人。

  “滚!”

  “你给我滚,你给我滚!”

  “滚啊啊啊啊!”

  “……”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你……这个废物!”

  农人愣住。

  废物?

  眼睁睁地看到孩子捡起蛇皮袋里面的番薯,扔得到处都是……

  然后……

  他瞪大了眼睛。

  看到了孩子那恶狠狠地眼睛……

  然后……

  他浑身一颤……

  “娃,你别这样,谁欺负你了……”

  “滚……”

  “娃……”

  “滚,滚出学校,滚出学校,滚啊啊啊。”

  “……”

  “……”

  拿起蛇皮袋,被推了几下。

  农人愣愣地……

  然后,慌慌张张的跑了,像一个肮脏的笑话一样。

  他撞到了刚从保安室出来的保安……

  看到了地上的那把刀……

  然后……

  “他们欺负娃!”

  “他们欺负他!”

  “他们为什么欺负他!”

  “城里人为什么要欺负我们……”

  “为什么……”

  “都在欺负我们!”

  然后……

  他在保安呆愣下捡起了刀……

  “……”

  ………………………………

  “咔!”

  “很好!”

  “别入戏!都清醒过来!别愣着,干活了,这只是电影!”

  很多人沉浸在剧情里面。

  等待着接下来的发生……

  但……

  所有人呆呆地看着上一秒还是歇斯底里的沈浪,下一秒就做出了一个手势,拿起边上的大喇叭叫了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如梦初醒,却又一时间不太适应。

  就连黄波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复杂地看着眼圈红红的的沈浪。

  这人……

  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出戏的?

  情绪切换得这么快?

  他根本不知道沈浪心中仿佛被万千草泥马碾压而过去,后悔到了骨子了里。

  这辣椒……

  特么也太辣了吧……

  

第四十六章 歇斯底里的爆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