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为什么感觉白给他打工?

  六月份到了。

  天气越来越热,整个剧组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闷闷的躁动感。

  电影进度比沈浪想象中要快。

  周福已经完全融入“陆爱国”这个角色之中了。

  在让黄波与陈深两人震惊的同时,沈浪心中却出现了一丝担忧。

  沈浪感觉周福融入得有些过分。

  自从拍了那一场歇斯底里的剧情以后,周福整个人就有些呆呆的,安排完剧组里的工作以后,总会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这么发呆。

  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大家只知道周福的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那种笑容,眼神之中也没了之前那种追逐梦想的炽热感。

  仿佛……

  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沈浪过去询问了周福几次,但周福却一直都是摇摇头,勉强露出的笑容看起来也像是在苦笑。

  沈浪知道……

  周福是入戏了。

  有些东西,就仿佛梦境催眠一样。

  如果你能找到离开梦境的钥匙譬如一脚踩空,比如被突如其来的恐怖给吓到,譬如剧烈一颤等机制,你就能从催眠梦境中醒来,但是,一旦你找不到的话,你就算是醒来也会一时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甚至你还会做梦中梦。

  入戏也是这样。

  你一旦真正地进入这个角色的身份了,你再想抽身出来的话,就很难。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周福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尽管沈浪提醒了几次,这一切都是电影,不要入戏太深,但周福却依旧没有转好。

  或许,在拍完电影以后周福需要进行心理辅导治疗。

  沈浪?

  沈浪不行……

  他只能把人带进坑里,想要拉出来的话,很难。

  不过,还好!

  其他人的角色倒是挺简单的,除了在拍电影的时候一时间有些无法适应这种巨大的角色反差以外,其他人倒算正常。

  嗯,这样,结束以后,立马给老周找个心理医生吧…

  ……………………………………

  “其实,这是一部荒诞的,包裹着喜剧片的,却又不是喜剧片的电影……”

  “剧情还是很老套,不过,感情宣泄却很浓,有些黑色幽默。”

  “这种电影,票房不好说……”

  “不过,演得很舒服,沈浪其他的不行,但是,对角色人心的掌控确实可以,嗯……忽悠人的能力也可以……”

  “……”

  当教室这场戏暂时告一段落以后,黄波一时间也有些难以从黄老师这个角色之中剥离出来。

  跟周福对戏的时候,他有一种被气势压倒,然后被牵着走的感觉。

  他很震惊。

  然后,他明白周福演的并不是角色,而是自己。

  这样的本色癫狂演出虽然在拍的时候NG了不知道多少次,但黄波却很感慨。

  也许……

  这就是人生吧。

  “黄老师……”

  “怎么了?”

  “这是你的第三张剧本卡片。”

  “哦?”

  当黄波接过沈浪的一张剧情卡以后,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随后微微苦笑。

  “沈浪……你一定要这么恶搞你黄老师吗?”

  “怎么能算恶搞,这不是结局嘛……黄老师也是青春的一部分,所有的青春片都以悲剧结尾,我就不能用喜剧结尾吗?谁规定一定要按照逻辑套路来的?”傍晚,沈浪推了推眼镜露出了一个让黄波感觉到毛骨悚然的笑容。

  “行吧!”黄波无奈又苦笑一番点点头,随后又无奈看着沈浪:“沈浪,如果你老老实实地拍,你可以写出一个真正的青春文艺剧本,不比赵宇的《我们的青春》差……只要,把电影恶搞的部分去掉……”

  “黄老师,如果大家都这么干了,那有什么意思,大家都同一个套路……感觉太枯燥了……”在黄波的目光下,沈浪咧嘴一笑。

  “行吧,这是你的电影,你说了算……”

  “嘿嘿,黄老师啊……”

  “什么?”

  “师娘最近有空吗?”

  “你干什么?”

  黄波看着一向来很厚脸皮的沈浪突然就变得有那么一点点羞涩感以后顿时警惕了起来。

  沈浪这小子……

  一肚子坏水,跟他聊着聊着,他就开始挖坑埋人了。

  “电影里,你爱的那个人一直没有露头,我琢磨了一下……毕竟是关于梦想和青春与爱情,要不……”

  “直说……”

  “要不,让师娘过来客串一下角色?就最后一场病床上的回归戏……”

  “滚!”

  “片酬肯定给,就一露脸,我不是那种不给钱的人,现在资金还有一点点……要不……”沈浪厚着脸皮嘿嘿笑着,脸上就差写无耻两个字了。

  “沈浪,你能少祸害人吗?是不是如果我的儿子过来,你也要给我儿子安排剧组的工作?”

  “啥?黄老师,你儿子要过来探班?欢迎啊!”

  “一边去……”

  黄波笑着把沈浪这好家伙骂走了,随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剧本。

  顿时又是一阵摇头,又好气又好笑。

  “黄老师,小浪给你准备什么剧本了?”

  “剧本的最后又来了一个反转,我暗恋的前女友又回来了,她说,其实她一直喜欢着我,跟那个大胖子只是贪图她的钱财,现在,那个胖子跑来学校看热闹,然后吃了不知道谁做的不专业煎饼果子,卡喉咙直接嗝屁了,现在,她成大富婆,她打算包养我,并且,要给我开整个湘南省最大的理发服务店,然后,我突然发现,原来我的梦想至始至终都是理发店,什么狗屁老师,不当了……太吓人了……”

  “沈浪的角色陆远的父亲是谁?”

  “是我的儿子……”

  “什么?”

  陈深听到这个剧本结局以后,顿时一阵草泥马碾压而过。

  沈浪这脑洞……

  明明大家拍可以拍好片的,为什么又要强行恶搞一下?

  难道是觉得这部电影的讽刺味还不够重?

  不过……

  这部电影好像……

  还确实挺讽刺。

  “这家伙,真是个鬼才……服了他了!”

  黄波看到陈深呆呆的模样,突然长长舒了口气笑了起来。

  …………………………………………

  “周叔,这是你的剧本卡。”

  “哦?”

  “拍完这些剧情以后,你的角色就能杀青了!”

  “啊?”

  高.潮部分剧情拍完以后,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零碎结局收拢剧情了。

  周福接到第三张剧本卡。

  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以后,他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17年前的过年……

  他是一个跟着工友们一起去讨债的包工头……

  结果……

  到了公司以后,工友们早就被老板给吓到不敢吭声,而他这个出头的反而被老板的保镖狠狠地打了一顿……

  喝得烂醉如泥的他宛如乞丐一样路过巷口,然后,他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哭声……

  失意的他抱起了那个婴儿,一时间手足无措……

  他突然感觉,他和这个婴孩都是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

  然后,他看到了婴儿旁边的一张纸……

  纸上写着“孩子有心脏病……”

  其他的……

  就没有孩子的任何消息了。

  后来……

  他抱起了孩子。

  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最终咬着牙,在把孩子安顿好以后,他把全身裹得跟粽子一样走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几年以后……

  孩子被取名为“陆远”……

  而他,从此变成了一个怯生生的庄稼汉,从此再也不敢进城了……

  ……………………………………

  “我是女主角?”

  “是啊,没错啊,怎么了?”

  “你给我三张卡片什么内容!”

  “啊?”

  “第一张,开学在黄老师的理发店里理发,看着黄老师上台以后觉得黄老师有些眼熟,然后就是盯着陆远看,在事情发生以后尖叫!”

  “对啊!这不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吗?自由发挥!”沈浪一愣。

  “第二张,继续尖叫,看到陆远在救人以后,也跟着上前,替陆远倒水救水管工,并帮忙打下手,被陆远一阵阵急切的声音弄得手忙脚乱……”

  “是啊!这也是角色的一部分啊!”

  “第三张卡片,跟在陆远的后面,远远地看着陆远,然后,在陆远要楼的时候,突然出现抱住陆远,然后大团圆皆大欢喜?”

  “有问题吗?第三张剧本卡里面,也有自由发挥的剧情,很有挑战性的!”

  “……”

  一张张剧本卡片发完。

  等发到秦瑶的时候……

  秦瑶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她突然觉得自己心态有些崩了。

  这是女主角待遇?

  怎么一个水管工都比自己有剧情?

  怎么感觉被坑了?

  水管工好歹……

  也是破产装修集团公司的老板儿子好吗?

  “秦瑶……虽然第三张剧本卡片就是结尾了,但你剧情和镜头还是蛮多的,还有很深的提升空间嘛…”沈浪看着秦瑶脸色铁青的模样,顿时嘿嘿笑了起来。

  “……”

  这笑容……

  秦瑶突然很想揍沈浪一顿……

  这人……

  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等等!

  不对!

  为什么我有种白打工的感觉?

  我还为了他的《老男孩》,帮他谱曲,配乐,以及参与各种后期处理,甚至还教沈浪唱歌……

  然后,结果,这货就忽悠我演了个配角?

  这……

  看着厚脸皮嘿嘿笑的沈浪,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的沈浪……

  秦瑶闭上了眼睛。

  很想打他一顿。

第四十九章 为什么感觉白给他打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