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朱尔旦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叫朱尔旦在线阅读

我叫朱尔旦

仙侠 / 古典仙侠

12.69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11-22 20:24

书籍摘要: 我一个穷游大学生,一眨眼竟然穿入到聊斋的反派人物朱尔旦,我也很无奈啊!可我真的不想当反派啊!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功盖三分.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独无泪.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恩吉葛纳.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青葫剑仙在线阅读
葫中藏日月,珠内锁阴阳。 剑斩天外天,非生亦非死。 古典仙侠,慢热爽文,布局宏大,连环相扣。 书友群1022791327
竹林剑隐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市井之徒的仙城在线阅读
万丈红尘,未必不能修行;嬉笑怒骂,岂知就非豪杰? 要什么霸业?图什么千秋?我只管守住我的小城! 还有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南中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聊斋当兽医在线阅读
飘摇乱世,强者争锋, 妖魔仙佛,儒道释巫, 以天地为棋盘,以生灵作棋子,合纵连横,各显神通。 有大妖屠城而食,有邪魔祸乱苍生, 有佛陀争天机气运,有道门镇一方平安 李秋默作为一名小小的兽医,性子懒散,只求粗茶淡饭,无病无灾,平安是福, 直到有一天,一头妖怪找上门,请他治病,,,,,,
树梢有个蜂窝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符图记在线阅读
广成子去了。 方外道派 都随着昆仑的雪花起落, 留下一片中土 几抹血光…… 邪魔、左道,还是正宗? 俗世翻滚,还是方外修行? 他的初衷很简单——好好活下去。 劫难的阴影,命运的安排,陆安平揣着不明来历的神秘符图,踏上谁也不曾料想的前路。 欢迎来到这方世界!
狄清平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让你当收尸人,你却在抓诡降妖?在线阅读
收吾尸身者,赐汝长生之术! …… 我是一个收尸人,是这个社会的最底层。 然而,当我走在京城的街道上: 天下的王霸之气,黯然收敛。 妖魔诡怪瑟瑟发抖。 他们并不怕我,怕的是我身后的血棺。
小熊猫爱吃糊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一品仙君在线阅读
两百年前,一名修行天才,成功突破“一品仙君境”的境界,与那渡劫飞升只差一步之遥。 然而,这位天才在修炼的最后关头,身体出现了差错,一分为三,各自诞生了意志,分别离去。 后为血莲教之主,季无忧…… 天机宫宫主,天机子…… 以及散修,林烨…… …… 两百年后,分别离去的三人,同时修炼到“一品仙君”的境界。 他们都想将对方同化吸收,达到最后巅峰的状态。 只是三人激斗了数月,最终全都重伤而去,各自下落不明。 直到又过了二十年,在一个平凡的县镇里。 一名从地球重生过来的少年,重生到了同名同姓的捕快身上,再次掀起了一场场风波。 让原本平静了已久的修行界,再次进入了混乱时代……
一只小澄子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异仙列传在线阅读
梦里误入桃花源,有个仙人拍我肩。
流浪的蛤蟆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青云之朝阳松涛在线阅读
青云山,朝阳峰。 太极坪云海舞剑,逐霞峰卧听松涛。 此心安处,便是故乡! 然九州大势,波云诡谲,各路神鬼妖魔尽出搅动风云。封亦终是明白,正与邪,并非只是阵营立场不同。除魔卫道,亦非虚伪托辞。 道之所存,义无反顾! 它是需要鲜血来践行! 当一个个记忆里虚幻人物化作真实,世间爱恨情仇,尽是曲折也。 封亦望着云海朝阳,红日大盛,怔怔出神。
殊屠未归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神通异世录在线阅读
历史学术狗一朝穿越到……元末之后怎么是林朝???  修士有飞天遁地之能,法家言出法随,阴阳家变幻无穷,修道者还能做官!这个世界怎么回事!  等等,我还是叛王遗孤?救命……  新书《木叶的天国神族》已发布。  读者群:536282600
二胖王览学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叫朱尔旦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叫朱尔旦

  陵阳镇。

  此刻一个秀才打扮的青年正要从文社中出来,这时却仍自回头冲身后的伙伴笑道:“尔等放心,今晚我便去那十王殿走一遭,明日必将那东厢的绿面宗师背负过来,届时尔等可要请我吃酒不许赖账哦。”

  身后的一众秀才却是笑骂一片,此时有一人应道:“小明兄,明早只要你将那绿面宗师负来,我们几人自当凑钱请宴于你。”

  那人却一脸满不在乎笑道:“好说好说,众兄台瞧好吧。”说完就背起双手溜溜达达的走了。

  等他走了,此时却有一个秀才忽然道:“这个家伙平时一向胆大豪气,猪二愣子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也说不定他今晚真把那绿面判官背出来,那我等岂不真的要请他吃酒?”

  另一个秀才却不在意说:“放心吧,十王殿入夜之后据说阴森恐怖,多少人进去都会吓破胆。里面的十殿阎王自不必说,还有那绿面判官、红衣钟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以及各种小鬼。都是能工巧匠用木头雕刻而成。白日看去面目倒是惟妙惟肖,而入夜看去则个个活脱真鬼,哪怕他胆子再大,也必然不敢深夜前往,更何况将那绿面判官背出来。”

  众人均是点头称是,说笑几句便不在意,不多时便作鸟兽散。

  ……

  却说那个刚刚夸下海口,一身秀才打扮的青年离开文社后,在车水马龙的街巷中一路穿行。

  周围临街店面货品琳琅满目,路上挑担的小贩亦是叫卖声不绝于耳。男子一路东瞧西看不疾不徐的走着。不多时走到北巷的一个院落前却忽然停下喊道:“娘子,我回来了。”

  片刻男子推开院门,老旧的木门因门轴生锈发出了“吱扭”一声,院内却是一片安静。男子一愣,因为平时这个时候自己的娘子就应该答应一声然后出门迎接,但今天却没见不到人。

  于是他便朝着屋里喊道:“娘子,我回来了,给我弄点吃的,你相公我快要饿死了。”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有一道白色影子瞬间从堂屋的门缝里直窜了过来,快的犹如闪电一般!等到他看到的时候,那个影子已经直撞上了他的额头,男子“啊!”的一声便仰面朝天倒下,顿时晕厥过去。

  这时,那道影子忽然定住,看上去似是个一身素白的长发女子,但仅仅是一瞬,白影一晃便飞出墙外瞬间不见了踪影。

  又过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有一名穿着粗布衣裙的年轻女子从邻居的院子中出来,笑嘻嘻的往这边走。只见她走到院落门口,刚刚推开木门便不禁惊呼了一声。

  “相公!你怎么了相公?莫要吓我!”

  女子一边蹲坐在地上,将倒在地上的男子的头颈托在臂弯里,一边不停的拍打他的胸口呼唤。

  过了片刻,那个刚才仰面摔倒的男子才悠悠醒转。

  “相公你终于醒了!”年轻女子破涕为笑,连忙起身想要将男子扶将起来。

  “相公?”男子正在揉脑袋却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

  女子没有在意却接着道:“都是我不好,要是早点回来就好了,相公你刚才吓煞了我哟,你怎么躺在地上?”

  那个秀才打扮的青年此刻仍然觉得额头有些发沉,于是他一边捂着额头一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对面的女子。片刻说:“这是哪?您是哪位?我怎么在这儿?”

  他明明记得上一刻他还独自一人在AH青阳县的陵阳古镇游玩,怎么突然眼前一黑就倒在了一个院子里?眼前还多了一个一身古装的年轻女子。看这女子除了荆钗布衣外,面相也是普通,算不得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只是从她那一双充满关切的眼神和微微攒起的秀眉来看,似乎对自己非常在意,这点让他着实有些不适应。

  已经习惯做单身狗的他,似乎左右都是女孩子的白眼,今天怎么突然青眼有加了?这不科学啊?这到底什么情况?

  这时,年轻女子顿时紧张兮兮的说道:“相公啊,这可是咱们家,公爹一早出门做事去了。我刚从张婶家回来,您从文社刚刚下学的吧,怎的?你莫不是记不起来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在逗我吗?”男子心里暗暗想着,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脑袋似乎嗡了一声几乎炸开,有许多场景往事就像流水账一般瞬间从某个地方涌现了出来。片刻之后有些琐碎的事情却又逐渐忘记,但有些事情却慢慢清晰了起来。

  “我叫朱尔旦?”男子表情古怪的说道。

  然后他又指了指对面的女子,试探性的说:“你……你是少荣?我娘子朱柯氏?”

  对面的女子顿时一扫愁容展颜笑道:“是啊是啊,相公你终于想起来了!”

  “我勒个去,我居然穿越了?”男子此时自言自语的说道。面上却是一副惊疑不定的表情。

  “相公,别站在这里了。快回屋我给你端茶来饮。”朱柯氏表情雀跃的拉着男子的手直往屋里走。

  这位叫做朱尔旦的秀才一边迟疑的走着一边忽然问道:“娘……娘子,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朝代?皇上叫什么?我还有点糊涂。”

  朱柯氏笑道:“相公诶,奴家只知道现在是大夏七年,至于皇上叫什么,我这个妇道人家就不知道了,等到公爹回来你问问他就好了。”

  “大夏?难道是夏商周的夏朝?可是看着服饰又不太像,我不会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位面吧?”

  此时朱尔旦坐在堂屋的椅子上,手里端着朱柯氏递过来的一个青瓷茶杯,茶杯里是清淡的绿茶,看叶片类似于毛尖的一种。

  朱尔旦喝了口茶,砸么了一下滋味。心里却暗想:“我这个穷游的大学生,居然穿越到了另一个位面的古代。我叫朱晓明,可这个新身份的名字却叫什么朱尔旦。这个名字依稀我哪里听过似的,却想不起来。按照记忆我好像是什么秀才,每天还要去什么文社读书。”就这些问题便想的他脑仁直疼,他甚至觉得自打穿越过来后,忽然间脑子不够用了。。。

  朱柯氏看着相公一边品着茶水一边暗自思索,只是笑着看着他却不打扰。

  这时,朱尔旦却问道:“娘......子,你刚才说公爹,是不是就是我爹呀?”

  “相公又冒傻气了,那是当然了。”朱柯氏嘻嘻笑道。

  “我爹他,是做什么的?”朱尔旦看了一眼堂屋的布置问道。

  “公爹可是孝廉呢,你忘了?公爹最是要紧相公的功课啦。”朱柯氏说。

  “孝廉是什么?官位吗?”

  “孝廉就是举人老爷呀。”

  “哦,这样啊……”朱尔旦看到朱柯氏穿着布衣,已经预感到自己穿过来的这家是个普通民家。但看堂屋的布置却有些书香意味。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禁心里一惊暗道:“嗯?夜闯十王殿?把那绿面判官背出来?这么不着调的事我也能干?”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