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云飞渡万里山

惊云飞渡万里山在线阅读

惊云飞渡万里山

李未远

都市·商战职场·20.7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12-09 07:32

活力之城的经济异常活跃,各种的企业迸发着各自的活力,企业家们和职业高管们在行业舞台上扮演着核心角色,他们主导着各行各业的发展变迁。一个有为的青年云栖进入了咨询公司,有机会近距离的观察这些公司和这些企业家、职业高管们。这些企业家和职业高管们在各自的领域和发展阶段费劲心力迎接着各自的艰难和挑战,带领企业不断转型升级。面对挑战,他们竭尽全力,积极迎战,而且不论是胜是败,总是重新开始,不轻易服输。不同的企业家的天赋、品行、能力、机遇不同,他们就会停留在不同的企业层次,留在不同的行业领域之内:有的在高新技术领域锐意进取,收获着丰厚的利润;有的则停留在传统行业,利润率极低,焦虑,痛苦;有的自以为是,实则领悟不透,屡战屡败,难以摆脱。在这个过程中,云栖感受到了时代的课题,看到了企业的发展升级的过程,自己的底蕴和能力得到了巨大的提高,在迎接自己的时代课题,进行主动的承担。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商海转型风云激荡

  看清前路,做更好的你自己。

  ——题记

  活力之城,充满热烈的商业活力,商场上风起云涌,行业里风云激荡。

  无数的企业家成为活力之城的商业舞台的主角,他们精明过人,业绩非凡,生活的聚光灯之下。他们的形象不断的出现在网络、电视和平面媒体中,他们的成就、话语、文章被广泛传播,甚至一些企业家的观点被奉为金句影响着无数的怀揣梦想的人。

  云栖就是一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他在一家顶级高科技公司工作。这家高科技公司的行业地位、技术实力、管理水平、企业氛围都是行业翘楚,是众多企业学习的榜样和标杆,也是无数年轻人试图挤进门的梦想企业。

  这些年轻人有的是看重这家高科技企业的行业地位,有的是看重这家企业的管理水平,有的是看重技术实力,有的是看重金字招牌,有的很直接:就是看中钱!

  有钱就是好!这家高科技的收入也是行业翘楚,金光闪闪的钞票从企业的口袋涌进了员工的口袋,沉甸甸的、喜滋滋的。

  员工一面奋力拼搏、为公司赚钱,一面喜气洋洋、为自己数钱。这也是这家企业商业制胜的管理法宝之一。

  “既要会赚钱,也要会分钱!”这家翘楚企业的创始人毫不谦虚的说过,“赚钱是科学,也是艺术;分钱也是科学,更是艺术。”

  “我没有什么本事,就是会分钱,愿意分,舍得分,分得大家兴高采烈,精神振奋,”这位创始人谦逊的说,“然后就奋勇向前,不畏艰难险阻,不怕困难挫折,然后就是业绩飞扬。”

  在企业以外的人看来,这位创始人的话很朴实,但是具体是什么意思不太明白;然而对于云栖这些在企业内部的人看来,老板说的太实在了,“科学”指的是哪些,“艺术”指的是哪些,哪些和哪些是不能错,更是不能乱的,否则就是混沌汤,出不来业绩的。

  这些“赚钱的科学和艺术”、“分钱的科学和艺术”就成为了无价之宝,无数的企业都想了解这些“科学和艺术”,想学习这些“科学和艺术”,想应用这些“科学和艺术”。

  于是,关于“如何赚钱的科学和艺术”、“如何分钱的科学和艺术”的培训课程和书籍铺天盖地,遍地都是,让人眼花缭乱。

  有一次,一位云栖的女同事看到满眼的培训课程和书籍,不禁感慨起来:“哇!遍地都是,仿佛走进了科学和艺术的海洋。”

  旁边的一位同事笑了,说:“关键是读者要分辨清楚哪些是科学?哪些是艺术?”

  “是的,”另一位同事接话说,“于是题目演变成——如何科学地分辨出科学与艺术?”

  三个都一致点头:这是一个更有难度的题目!

  很明显,这里有科学,也有艺术,但是难度是:分辨哪些是科学?哪些是艺术?

  纵然如此,企业的各级管理者要求员工们不要过多关注外界对于自己的关注,而是要聚焦到自己眼前的三亩田。

  是呀!企业外的人在拼命寻找“如何赚钱的科学和艺术”、“如何分钱的科学和艺术”,而企业内的人在拼命实践“赚钱的科学和艺术”、“分钱的科学和艺术”。

  云栖当然也不会过多关于外界的探究,而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久,他一度认为自己是产生了职业困倦。

  经过认真的自我观察,他认为自己的工作态度还是很积极,工作成效也让客户满意。根据这些指标,云栖否决了自己出现了职业困倦的想法。

  云栖慢慢明白:自己的疑惑在于自己的问题是否合理?

  自己身处这个行业最顶级的企业,在这里的发挥也很好,未来的前景也很好,但是自己却产生了离开这里的强烈想法。

  “是自己太不安分了,还是另有原因?”云栖需要探究明白。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思考,云栖慢慢明白了自己的问题:自己虽然是在行业最顶级的公司,发展也很稳定,但是自己毕竟是在一个稳定的系统之中,公司有着完整的体系保障公司的业务运行。而商业海洋中风起云涌,惊涛骇浪经过公司系统的过滤、筛选传递到自己这里已经变成了快速涌流,已经没有风浪涌击的惊险、凌厉。

  “难道自己是很想去试一试这些商海风头浪尖的惊险和锋利?”云栖在反问自己。

  看来确实是这样:

  外界商海的风起云涌、英杰辈出也在诱惑着企业内部的人,这些内部的人也在跃跃欲试,想离开这个极其优秀、极其稳定、极其高效的经营系统,去那个浪涌翻滚的商海里去感受、去拼搏、去闯荡。

  “去还是不去?”这也成为一个困扰的问题,云栖很是头痛。

  当云栖还在自我纠结的时候,云栖的一位朋友蓝道士约云栖出来聊聊。

  云栖如期赴约,才知道蓝道士所在的咨询公司业务大好,发展十分迅速,也需要大量杰出的企业英才加盟。

  “咨询公司?”云栖打量着蓝道士,他分辨不清企业与咨询公司的区别。

  “咨询公司可以算作企业成功的伙伴,”蓝道士解释起来,“也有可能成为企业衰败的罪人。”

  “是个高风险的职业?”云栖问了一句。

  “是。”蓝道士点了一下头,又喝了一口茶,“需要极度的专业、责任心和胆量。”

  接着,蓝道士介绍了一些自己曾经操作的咨询项目,与企业家们共同搏击商海汹涌的浪潮,感受风险临头的威势和艰险,也曾与企业家们共同制定策略和计划,打退各种浪涌的冲击,甚至摆脱离奇可怕的经营怪圈。

  “把自己与企业的兴衰联系在一起,”蓝道士总结说,“推动企业的不断成长。”

  云栖对蓝道士讲述的项目过程中的惊险和艰险很感兴趣,或者这就是云栖想要探究的。

  云栖表示自己愿意去试一试。

  他确实想试一试。

  “风起云涌,方显英雄本色;沧海横流,方知豪杰面目。”蓝道士对云栖的选择表示欢迎,也留下一句话。

  过了几天,云栖参加了咨询公司的面试。

  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史总亲自对云栖进行了面试。

  史总问的很细,包括云栖的职业背景、培训经历、具体的工作内容和业绩。史总尤其是对云栖的管理知识基础、思维方式、逻辑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更感兴趣,追问了更多的问题。

  云栖感觉这些对自己不是问题,感觉很轻松。他也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的功劳,而是自己所在的这家顶级公司日积月累对自己的培养和锻炼在起作用。

  云栖隐约感觉到自己即将离开这家伟大的公司,突然之间他才感觉到自己原来多么的眷恋这家企业!

  忽然之间,云栖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似乎泪水即将喷涌而出。

  史总感受到了云栖的情感细微变化,他有风度的终止了面试。

  史总告诉云栖,一周后会通知他面试的结果,然后就出去了。

  云栖又在咨询公司的面试室坐了很久,静静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终于,云栖平静了下来,他理了理思路,走出了大楼。

  外面是一片晴空,车水马龙,世界还在按照原来的方式运转着,然而云栖知道对于自己或者有些不同。

  果然,一周以后,云栖收到咨询公司的录用通知,他也向公司领导提出了离职申请。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公司领导很爽快的同意了。一方面是因为公司有充足的人才储备,对于各种离职情况都能应对自如,毕竟公司外还有无数排着队想进公司的优秀人才;另一方面,领导早就感觉云栖难以长久的按部就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领导说,“有的人就是能一辈子扎在一个坑里,有的人就注定漂泊。”

  看着云栖迷惑不解的眼神,领导继续平淡的说:“这不需要言语来表达,这就是不同人的不同味道。”

  “时间久了,你也能闻出来。”领导最后交代,然后按照惯例,安排部门聚餐,送送云栖。

  在送别的晚宴上,云栖才真的感受到弟兄般的深情厚谊,不禁泪如泉涌,他也不知道这一去究竟是对,还是错?

  “风起云涌,方显英雄本色;沧海横流,方知豪杰面目。”晕晕乎乎中,蓝道士留下那句话却清清醒醒出现在云栖眼前。

  经历了与同事们的生死离别,云栖加入了这家咨询公司。

  首先是学习咨询方法论,然后是各类案例的饱和学习,让云栖在最短时间成为了一个初步的管理专家。

  然后,云栖被安排进入了实质性的项目——一家进口贸易分销商的转型升级项目。

  这曾经是一家非常成功的行业领导企业,曾经无可争议的行业冠军,可惜在近两年的发展中出现了乏力,业绩停滞,人员大量流失。

  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梁总非常的困惑,他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使企业扭转颓势。他找了以前的好朋友支招,又请了BJ的知名专家教授出方案,还请了民间大师来把脉。可惜,这一切都没有使这家曾经成功的企业走出困境。

  梁总很无奈!他依然相信自己有能力把这家企业经营好,可是就是找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怎么改进才有效?

  万般无奈之下,梁总找到了史总创立的咨询公司,希望史总他们能够有让企业重新焕发青春的良策。

  史总了解了梁总的苦衷,安排转型专家老瞻来接手这个项目。老瞻是个企业运营专家,曾经在改革先锋企业里任职,有着出色的业绩,主导了很多企业的成功转型升级,有着丰富的辅导企业转型升级经验。

  老瞻对梁总的企业很感兴趣,但是详细了解情况以后,老瞻的脸沉了下来,他感觉梁总并没有把全部的实情告诉自己,也感觉到这家企业的转型并非易事。

  老瞻把项目组集中起来,开了一个项目启动前的会议。

  老瞻介绍了这家介绍了这家企业的发展历程、目前的困境和曾经的改进尝试,然后请各位项目组成员谈谈自己的看法。

  “不好办哪,”资深顾问老熊犯愁的说,“很明显,就是土老板一个。”

  老熊的话一出口,云栖就吃了一惊,一方面老熊作为资深顾问,这样的说法太不专业了;另一方面,用“土老板”的称谓描述客户,也不厚道。

  “不能简单地说是土老板,”另一位资深顾问老波反驳说,“人家毕竟曾经是行业第一。”

  老波是归国海归,对于基础管理理论非常熟悉,非常注重市场机制下公平竞争的重要性,他很喜欢说一句公道话。

  “那年月的行业第一,就是胆子大、动作快,什么管理都没有!”老熊不以为然地说,“那个时代就是草莽的时代,要不然出台那么多企业基本法干什么?就是要规范那些胆大、手快的草莽豪杰!”

  “时代虽然不同,但是人家企业也在不断要求进步呀!”老波也不客气,“虽然是草台团队,那也是行业第一,而且是客户!”

  “客户就需要尊重!”老波又补了一句。

  “问题就在这里!”老熊来兴致了,“正因为我们知道他是客户,需要尊重,所以这事情才难办!”

  老波和云栖都不解的看着老熊。

  老熊继续解释说:“作为转型专家,我们明明知道客户不对,”说到这里,老熊特意停了一下,然后用心良苦的说:“又因为要尊重客户,最后还得听客户的!这才是最要命的!”

  老波和云栖这才明白老熊的意思,也开始明白老熊说的“土老板”的真正含义。正因为这个说话尖酸又通世务的老熊,云栖也开始明白“话糙理不糙”的含义。

  到了这时,老波和云栖也开始明白老瞻召集大家开会的目的。

  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到真正的转型专家老瞻身上。

  老瞻点了点头,他对于刚才大家的讨论很满意,看来这些顾问并不是只看表面现象的糊涂虫。

  “大家刚才谈的都很好,”老瞻开口了,“这也说明大家对于这个转型升级项目的难度有了清醒的认识。”

  “客户曾经是行业第一,绝非等闲之辈,”老瞻严肃地说,“说明客户很有能力,也很有进取心。”

  老熊点了点头,愁容更重了。

  “但是,就是这么有能力的高手都遇到了问题,来找我们,这问题绝对不简单!”老瞻说,“这问题绝对不是轻易可以解决的!”

  这次,老波和云栖都点了点头。

  “因此,我们必须慎重!我们不敢说是精英中的精英,也必须努力做到精英中的精英!”老瞻逐渐显露出他的老练和沉稳。

  “胆大,还要专业,更有心细。”老瞻提出了项目要求,“既然并非等闲之辈来找我们,我们就要做好准备,迎接艰巨挑战,把这个项目做好,真正的帮助这家曾经的行业第一重新回到行业第一。”

  老熊、老波和云栖都认真的点了点头。

  在项目讨论会结束以后,老瞻草拟了项目计划,重点部署了内部访谈安排。

  这次的访谈,老瞻非常重视,他的要求是正确的访谈是成功的开始,也就是意味着错误的访谈就是失败的开始。

  “客户已经尝试过多次改进,都没有效果。”老瞻犀利的眼神在每一个顾问眼睛前划过,“为什么?一定要搞清楚!”

  顾问们都知道,这次访谈与以往的访谈截然不同,他们更像一位侦探:寻找那些不易察觉的蛛丝马迹。

  经过了一周的内部调研访谈,还包括对于供应商和客户的访谈,顾问们回到了咨询公司,他们要举行调研访谈分析会。

  老瞻并没有参加这一次的会议,他去了一个自己的专用的安静之地进行闭关去了。

  老熊、老波和云栖看着满桌的访谈纪要,在会议室里开始调研访谈分析会。

  会议还没开始,老熊突然把头向后一仰,整个人靠着办公椅上,叹息起来:“人精呀!”

  老波和云栖都看着他,不知道他又会说出哪些“话糙理不糙”的事。

  “我还以为你会感慨——老狐狸呢!”老波开起了友好的玩笑。

  “老瞻让我们成为精英中的精英,可是我们面对是人精中的人精!”老熊继续叹息着,“这家企业真的绝非等闲之辈,暗藏着很多经营高手。”

  “为什么做不好呢?”老熊独自一人揣度着,他忽然问老波:“老波,从管理理论上,高手与高手之间互不服气、互不信任,可以用什么理论解释?”

  老波笑了一下,认真的想了一想,说:“对于高手这种之间的现象,在管理理论上,可以用不对称的信息论和非对称性的博弈论来解释。”

  老熊一下来精神,他坐了起来,对着老波一阵夸赞:“厉害!老波!厉害!”

  “理论家就是理论家,”老熊继续夸赞老波,“即使理论家并没有亲身经历具体事件,也能通过理论把事件的实质表现出来——牛!”

  老波却不好意思起来,他谦逊的说:“那是有你这个伯乐!在别的地方,人家听不懂我说的理论,天天挤兑我,说我就是不着地的纸飞机!”

  老熊的嘴抿了一下,说:“唉!理论联系实际,理论联系实际——既要懂实际,还要懂理论。”

  然后,老熊回到了调研访谈的主题,说:“我感觉这家企业就可以用不对称的信息论和非对称的博弈论来解释。”

  “这家企业看起来高手很多,人人都是业务能力,”老熊继续说,“但是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感,高手与高手之间缺乏信任感,老板和员工之间也缺乏信任感……”

  老熊停了一会,继续说:“这样的企业看起来各个是高手,但是因为缺乏信任,结果人人都成为人精,企业却成为一条虫。”

  老波和云栖的眼睛亮起来,看来老熊真是“话糙理不糙”的高手。

  “老板找其原因来,发现各个环节都很强,”老熊继续说,“进行改进时,发现处处难下手。”

  说到这里,老熊摇了摇头。

  过了好一会,老熊才对老波说:“老波,从理论上来讲,这种不对称的信息论和非对称性的博弈论该怎么处理?”

  “从理论上来讲,很简单,”老波说,“就是建立对称的信息体系,减少博弈。”老波停了一会,说:“实际操作起来,很难!需要巨大的成本和耐心。”

  老熊点了一下头,非常认同,说:“很多创业很成功的企业就是这一关过不了,结果半死半活。”

  然后,老熊叹了一口气,说:“创业成功的企业建立对称的信息体系,就是对曾经成功的自己的一次革命,有多少自以为成功的人愿意呢?”

  老波也点了点头。

  这时,老熊看了看云栖,说:“云栖,你一直在顶级大公司工作,也谈谈你的看法吧。”

  云栖笑了,说:“你们说的情况对于我们来说,有些太深了。我们以前的工作就是具体的事,都是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完成的。”

  老熊笑了,说:“难怪很多大企业出来的,进入不规范的企业,都水土不服。如果摊在桌面上的工作,你们都很厉害!按照组织体系,一路运转下来,做什么成什么。但是如果脱离了公开透明的组织体系,你们的长处就发挥不出来。”

  云栖还没有完全听明白什么意思,老波已经接过话头:“何止是他们!我们这些海归也一样,进了不规范的企业,就是睁眼瞎,处处碰壁;人下了套等着我们钻,一逮一个准!”

  云栖慢慢听出点感觉了,原来他们谈的是不规范组织系统的影响。他回顾了自己在老东家的历程,确实是公开透明的规范组织体系;以前自己不重视,今天听了两位资深专家的话,才隐约感觉到这被忽略的规范组织体系的重要性。

  而眼前这家企业存在的问题就在于不规范、不透明的组织体系。

  在这样的体系当中,每个人都难以获得全面、公平的对待,于是人人自保,不断加强自己的能力,守护自己的利益领地,对于公司的整体利益越来越不关注了。

  许多在大企业成熟、规范、透明的管理体系中工作的职业人并不了解这一区别,他们沿着惯性工作,只知道采用大企业规范、透明的运作方式进行工作,结果在不规范、不透明的大环境中处处碰壁,最后头破血流,一事无成,含恨而去。

  幸亏是老熊的提醒,否则云栖也会沿着这样的思路看待眼前这家企业,从这样的思路进行诊断,有可能与那些忽视管理环境区别的职业人一样的命运。

  从这一点来说,云栖很感激老熊这个“话糙理不糙”的资深顾问。

  老熊当然心领神会的笑了。

  “所以,世界的先进经济体非常注重建立规范、公开、透明的交易体系,”老波继续自己的理论阐述,“就是为了保证交易双方的信息对称,减少博弈,提高整个社会的福利。”

  “说得直白点,就是这家企业,”老熊接着说,“表面上是一家企业,实际是十几家企业;表面是一个老板,实际是十几个二老板。只是那十几个二老板比较乖,没有公开亮出自己的旗号而已。”

  老波点了点头。

  “人家科斯当年就是因为总结了企业内部的交易理论,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老波又开始了理论联系实际,“一个企业十几个二老板,就是有十几个交易主体,交易成本很高,把企业应该有的利润全都吃掉了,企业也就没有竞争力。”

  然而,在老波进行理论阐述的过程中,老熊的话却让云栖的心开始猛地收缩了起来,他感觉到了恐惧!

  这是自己以前的职业经历从来没有过了,他也感觉到老波上一句话中包含中斑斑血泪!

  无数职业人的惨痛的血泪!

  “问题是我们怎么在这样一家不规范的企业,十几个二老板的圈子里,建立起一套规范、透明、公开的运作体系?”老熊并没有察觉云栖的变化,继续问老波。

  “从历史的经验来说,先进经济体系建立规范、透明的交易体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老波慢条斯理的说,“甚至比我们每个人的生理生命花费的时间更多。”

  “老波,你这样说,没有意义。”老熊毫不客气地指出,“也就等于没说,我们的项目周期只有几个月时间。”

  “我当然知道我们的项目周期只有几个月时间,”老波为自己辩护,“我只是在说明建立这一套规范、透明的运作体系需要的周期很长、成本很高。”

  云栖看着两位资深顾问的一问一答,才慢慢知道企业的运作是多么艰险!

  他真的感受到风浪搏击的凌厉!

  “老熊,你的项目经验那么丰富,你肯定建立过这样的规范、公开的运作体系,你有经验,更有发言权。”老波开始反问老熊。

  老熊把双手收到了胸前,有把手摊开,说:“我是这样的项目经验,但是前提是人家老板愿意听我们的。”

  “请神就得信神!这事就好办!才能成功转型!”老熊毫不客气的补上了一句。

  大家都明白这才是决定性的一句,大家也明白老熊第一次开会的土话的分量。

  假如说这位老板请咨询公司过来,不是真心实意的愿意按照咨询公司的方案去推动,咨询的效果能出来吗?

  企业转型,主动权还是企业家自己手里,这才是项目成败的关键。

  老熊的担忧在这里,而这也是云栖以前没有接触到的。

  这也是老瞻的担忧。他们从过往的项目经历中敏锐的感觉到这位立志转型的梁总另有所图。

  为了对于项目的更加准确的把握,老瞻安排了两次与梁总的单独访谈,一次在梁总的办公室,一次在幽静的茶馆里。

  经过了这两次的单独访谈,老瞻对于梁总的真实心思有了实际的了解,然后又组织了一次项目的会议。

  在这次的会议上,老熊把上次大家的交流先简单回顾了一遍。

  老瞻点点头,表示认可,沉稳地说:“大家的讨论非常好,具有很好的管理视野,这是当前管理实践者最重要的素质。”

  “管理理论固然重要,”老瞻看了一眼老波,接着说,“但是,必须与不规范的企业实际相结合。”

  老波点了点头。

  “优秀的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固然重要,”老瞻又看了一眼云栖,说,“也必须与不同类型的企业实际相结合。”

  云栖也点了点头。

  “因此,我们的价值就在于将管理规律、优秀企业的先进经验与多样化的企业实际相结合,推动他们的管理进步,推动他们的转型,帮助企业走向更好的未来。”老瞻说。

  云栖很认同老瞻的话,只是老熊和老波的脸越来越沉了。

  “自从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以后,”老瞻继续说,“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企业,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体现出了市场经济的巨大活力。”

  “同时,这些企业的基础不同、资源条件不同、能力禀赋不同,最终选择的行业、领域、形态都不同。”老瞻说。

  “老瞻,你这句话就是太抽象,太浓缩了,只怕很多人听不懂。”老熊说,“通俗点,就是有王牌正规军,也有马路游击队,还有半瓶水晃荡的杂牌旅。”

  “话也可以这么说,”老瞻说,“在有些企业,老熊的这种表达,客户更乐于接受。”

  “不管我们使用哪种表达,重要的是这些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了下来,”老瞻用坚定的语气说,“不论是正规军,还是马路游击队,还是杂牌旅,他们都是经过了残酷的市场竞争考验,在市场中活了下来,是强者。”

  老熊、老波和云栖都点了点头。

  “因此,这些企业具有很强的两面性。”老瞻的语气有些严肃了,“一方面,他们是强者,经历了风雨的考验,都是好汉;另一方面,这种曾经的强大也形成了他们的强大的内在自我,独特的、甚至是有些扭曲的强大自信,这将会成为他们走向更加成功的双刃剑。”

  老熊和老波发自内心的表示认可。

  “在新的发展阶段,”老瞻说,“这些企业也认识到原有的模式不管用了,需要采用新的模式了,企业必须走向转型升级的道路,否则在新的竞争面前,他们将毫无优势,必将败下阵来。”

  “对于我们而言,”老瞻脸色凝重的说,“协助他们成功实现转型升级就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老熊、老波和云栖都郑重的点了点头。

  “同时,作为优秀的咨询顾问,我们必须知道不同类型的企业有不同的转型模式,不能一概而论。”老瞻强调说:“正规军有正规军转型升级的模式,马路游击队有马路游击队转型升级的模式,杂牌旅有杂牌旅转型升级的模式!”

  老熊和老波的脸色更沉了,而云栖忍不住说:“王牌正规军那么好的管理经验,放着不用,不是很可惜吗?”

  老瞻看了云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然后对老熊说:“老熊是老顾问了,在正规军、马路游击队、杂牌旅里翻来覆去的杀过几个来回,让老熊说说。”

  “在马路游击队眼里,你们正规军的套路和打法就是一堆渣!”老熊瞪着眼睛,毫不客气的脱口而出。

  云栖听了这话,顿时生出一腾强烈的怒火,直冲脑门!他感觉这是对自己过去的团队和荣誉的巨大侮辱!

  老瞻狠狠瞪了老熊一眼,严肃的说:“注意点!不是所有时候都是话糙理不糙!”

  老熊收回自己的眼神,低声的嘀咕了一声:“现在说出来,挺多不痛快!总比死在别人的陷阱里好。”

  老瞻压住火,让两个人都整理一下情绪,继续低沉地说:“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协助企业的转型升级。”

  老瞻把这两次与梁总单独访谈的情况简单谈了一下。

  原来,梁总以前也是一贫如洗,在经济大潮奋力拼搏,才创立了这家企业。老梁当时特别立志,不赚到大钱誓不停歇!

  那时梁总也没有钱,只能靠扛大包、倒腾货物挣钱,只是梁总那时志气特别足,别人扛一大包,他扛三大包;别人跑三趟,他要跑六趟。

  早期的钱都是艰辛付出,梁总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积攒,然后到了今天的企业规模。

  在办公室里,梁总对着老瞻说:“扛大包,有的人就抗一顿饭就不扛了;有的人扛出了一套房,不扛了;有的人扛出了一栋别墅,不扛了;我是硬着一口气,扛出了一个产销过亿的企业!”

  老瞻回忆到这里,对三个顾问交代说:“这些早期创业者,非常能吃苦,特别能受罪,是值得尊敬的!”

  老熊一边点头,一边说:“吃过苦,受过罪,赚过钱,踩过坑,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信任别人?”

  老瞻点了点头,说:“这样的企业家都走过弯路,被人坑了不止一次两次,在对待人上,很谨慎,很多企业家吃了大亏以后变得很多疑。”

  “很多疑——”说到这里,老瞻轻轻的重复了一下。

  老波和云栖都认真的听着,云栖又一次感受到风浪搏击时,风头浪尖飞洒的浪尖凌厉的劲音!

  “也不只是这些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被人坑了,”老熊补充着说,“有一些老板也钻人性的空子,骨子里就不相信人性,更不相信制度。”

  老波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些制度经济学的理论辩论一下。

  “不论如何,梁总的企业发展到今天,遇到了新情况,再靠拼命扛大包是不够的。”老瞻继续自己的正题,“我们进行了反复深入的调研就是为了更加准确的了解企业的真实情况,能够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制定方案,帮助企业成功的转型升级。”

  “当然,我们也感受到了这个转型升级项目的难度。”老瞻说,“转型就是自我革命,不容易的。企业家早期复杂、艰辛的创业经历,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多疑个性,都会为项目增加难度,大家要做好准备。”

  三个顾问都点了点头。

  “当然,这也是时代的课题,多少曾经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的企业都要走向转型升级之路,即使风雨艰辛,也要往前走!”老瞻又一次坚定的说,“这些企业在创业的过程,经历风雨,艰难曲折,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也不会一帆风顺,同样会经历风雨曲折。”

  “千条路,万条路,转型升级一条路。”老熊再一次毫不客气的脱口而出。

  这一次,每个人对他这句话都很欣赏。

  老瞻环顾了一下面前的三位顾问,说:“我们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大家把这几天的讨论再系统的整理一下,我们对于企业的情况就更全面、系统一些,我们就陪伴着企业共历转型风雨吧!”

  三个顾问都心神领会的点了点头,准备离开,各自准备。

  这时,老瞻把老熊单独留下来。老瞻等老波和云栖离开以后,把会议室的门关上,静静的告诉老熊一件事。

  老熊听完之后,脸色大变,禁不住破口大骂:“这只老狐狸!”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惊云飞渡万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