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里梦外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伐清1719在线阅读

伐清1719

历史 / 清史民国

226.5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2-21 18:12

书籍摘要: 回到了三百年前的大清康熙五十八年?康熙:朕还想再活五百年!宁渝:去死吧你!读者群:961378766进群口令:伐清1719VIP粉丝群:973851485,加群同学需提供订阅截图哦,感谢支持!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挣大洋娶媳妇.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笑乾坤.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癞蛤蟆与电饭煲.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清史民国小说推荐

又造一座围城在线阅读
皇帝要来祭奠奶妈呀,周围的百姓还不赶快各自逃命去吧,要不然所有属于你的一切马上就会让你眼睁睁发现都不再是你的,气不死你……
秦始黄绿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回到清朝做盐商在线阅读
1853年,太平军陷扬州,清庭势弱,列强环伺,董书恒灵魂穿越时光,以亿万分之一的概率附身这个时代。看我“师夷长技以制夷”,铸兵戈,兴洋务,推行教育,开启民智,唤醒睡狮,重铸中华。我泱泱华夏,本应傲立世界之巅!本书群号:570339907,欢迎大家进群聊天交友。
独孤赏月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闯关东的我们仨在线阅读
故事线来到20世纪初的东方大陆,政府的软弱无力,导致了边远地区的军阀割据,中原地带匪盘踞山麓,东方蓄谋已久的日寇早已虎视眈眈,再这样混乱的年代,谋求生路参军寻找机遇的刘国荣一伙;年幼父母双亡落草为寇的郑晓峰;出生在军人世家的纨绔子弟关王铭祖,再这样的乱世,不同背景的三人会以怎样的巧合相遇,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敬请大家阅读。
透总趴被窝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回到了清朝在线阅读
一个人不大一样的回到清朝乾隆年间的老套故事。纯粹娱乐,有限yy,和喜欢的朋友们一起分享。  《两千纪事》  被老友胁迫,宣传一下。  作者苦恼中,善良的朋友晃动一下老鼠,让这本书成为点推比最低的!哈哈哈哈.......
hanbingm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大清紫袍在线阅读
以清朝白莲教起义为背景,描写嘉庆时期高官命运,由盛转衰现象的一部历史文学小说,小说以历史为基础进行虚构。
小象爱旅游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经济大清在线阅读
这一年,美洲土著经受着残忍的掠夺,大清沉醉在康熙盛世中,俄国的彼得大帝东征西讨,英国光荣革命峥嵘初现! 这一年,一个累死在工作中的小审计员穿越到了大清皇子——胤祚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蝴蝶翅膀能否吹动大清的资本主义战舰扬帆起航? 朱三太子打算反清复明?胤祚说:“推翻大清可以,但只能采用君主立宪制。” 沙俄要犯我边境?胤祚说:“给它经济制裁,把他们制裁回原始社会去!” 朝鲜吕宋日本等藩国怎么办?胤祚说:“能统一的统一,不能统一的就用经济结构统一!” 有人问胤祚:“你最崇敬的人是谁?”胤祚说:“老罗斯柴尔德、卡内基、洛克菲勒……哦,不好意思。忘了他们都没出生……那现在看来只好崇拜我自己了!”
笔韵随风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太平晚清十四年在线阅读
公元1851年,清咸丰元年,南疆大乱,农家少年李秀成、陈玉成不甘一世平庸,毅然焚家举事、蓄发裹巾跟随太平军追寻、创建他们的太平天下梦……
遗臣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我当地主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一个当代大学生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大明朝崇祯时期,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地主,本以为可以做一低调的富二代,没想到好日子没过几年,天下大乱,各地农民起义,外族侵略,逢乱世的少年为了自己家族,被迫与当时各路英雄豪杰,枭雄,名将展开了智与勇的故事!
书香君子行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乱世情仇在线阅读
这乱世的情仇中,有你、有我、有他、……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奋不顾身的爱情,都会有义薄云天的友情,都会有难以言说的沉重和悲痛,我们虽未经历,但是,读过,看过,想过,感同身受过,那些爱恨情仇就会活在我们的时代。
霹雳天龙
日更千字
清史民国
当前位置: 历史 清史民国 伐清1719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梦里梦外

  大清康熙五十八年春,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湖北汉阳府孝感县城外突来异霞,红光漫天,城中百姓谓之奇景,纷纷出门观看,以致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可是城西宁府中却是一片寂静,下人们只顾着低头做事,谁也不敢发出言语,连这城外的霞光都不敢偷瞄一眼。

  六重院落的大宅子显得异常空旷,府中祠堂上摆放着佛像,青烟袅袅,倒也颇有几份禅韵。

  一名身着锦缎大袄的老妇此时正跪在绣墩上念念有词,身旁服侍的婢女也都跪成一片。

  突然从门外闯进来了一名汉子,身着黑色劲装,剃光的额头上冒着青茬,一根又细又短的金钱鼠尾辫子缠在脑后,脸上的神色有些焦急。

  “娘,你已经跪了半日了,再跪下去怕是身子受不住.....”汉子在一旁跪着轻声道。

  老妇无动于衷,只是长叹一口气,念道:“阿弥陀佛,大慈大悲,保佑我宝贝孙儿早日康复,老身愿余生礼佛,青烟不绝。”说话间却是看也不看那身旁跪下的汉子。

  若是让这外人知晓汉子身份,看到这幅唯唯诺诺的模样,怕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人乃大清汉阳府城守营从三品游击宁忠源,年不过三十有六,之所以能受此职,也是祖上从龙入关的遗泽,数代人在这汉阳府经营,早已如同坐地虎一般。在这汉阳府一地,除却那么寥寥几位军政大员,其余人等没有不敬不怕的。

  可就是这么一位,如今也是一脑门子官司,前几日宁忠源独子宁渝在府中玩耍时突发高烧,随后便昏迷不醒,却让老太太惊慌不已,连夜派人去汉阳府城告知宁忠源,随后更是重金请来汉阳城名医陈德久,如今这名医病也看了,药方子也开了,可宁大少爷却一直未醒,急坏了府中上上下下。

  就在宁忠源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道娇小的身影从门外飞奔过来,嘴里叫着:“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原本跪着的老妇人此时长舒一口气,念道:“佛祖显灵啦,佛祖显灵啦。”不过这心口的一口气放下,整个人就垮了下来,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宁忠源喜不自禁,连忙爬起来扶起自己老母亲,让身旁的婢女好生照料,然后便快步走向了宁渝的院子。

  可是,此时的宁渝,却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小少爷。

 

  守在一旁的宁夫人默默垂泪,听到儿子的动静更是心如刀绞一般。

  宁忠源望着正在把脉的陈德久,低声问道:“神医,我儿到底如何了?”

  陈德久轻轻抚须,脸上虽然平淡如水,心中却翻天覆地,因为此病症他平生从未所见,初时脉象凝滞无比,离鬼门关也只是一线之遥,陈德久无奈之下,只好先开了一剂退热宁神的方子,可如今发现,这脉象又变得平稳无比,竟好似从未生过病一般,简直怪哉。

  不过陈德久也不会砸自己的招牌,只好含糊道:“宁大人,贵公子如今脉象平稳,身体已无大碍。只是重疴初愈,还需几日好生休养。”

  宁忠源和一旁的宁夫人一听此话,心中感恩戴德之下,连忙送上纹银一百两,并请陈德久给府中的老夫人看病。

  尽管已有名医诊断,可是宁渝还是过了整整一日一夜方才醒来。

  宁渝尽管闭着眼睛,可是感觉阳光仿佛穿过了自己的身子,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两世的记忆交织之下,让宁渝如同历经百年,无数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不止,来来回回不曾停歇。一直过了良久,宁渝才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终于慢慢清醒过来了。

  在一旁守着的婢女轻声叫了起来,连忙招呼屋内屋外的婢女过来,将这一好消息告知了宁忠源夫妇,二人大喜过望,将老夫人也请了过来,一家人眼泪婆娑,不过考虑到宁渝初愈,未曾久待,便吩咐婢女好生伺候休息。

  只是躺在病床上的宁渝却一直恍恍惚惚,如是这般养病三日,才渐渐弄清楚了自己如今的身份和状况。

  原来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康熙年间,还是康熙五十八年,如果用公历来算,那今年就是公元1719年,也是波澜壮阔的18世纪开篇。虽然出生的地域跟前世没有区别,可是身份却大大不一样,从一个三十出头的上班族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土豪二代。

  可千万别以为这土豪二字是现代人发明的,早在《宋书·殷琰传》中记载:“叔宝者,杜坦之子,既土豪乡望,内外诸军事并专之。”

  何为内外诸军事并专之?说白了,妥妥的地方地主豪强,手里有人有钱有枪。

  根据宁渝对自己身份的了解,发现自己还真是不一般的金贵,这宁家虽然明面上在官场上是一个从三品武官之家,可实际上远远不止于此,宁氏休说在这汉阳府橫霸一方,就是在这湖广地带也堪称一方豪强。

  宁渝这一代人丁不算深厚,宁忠源仅有三子一女,其中宁渝为嫡长子,还有两个庶出的弟弟以及嫡出的姐姐,但是家族实力却极为雄厚,宁忠源有兄弟七人,姐妹五个,这些兄弟们分别在湖广地带从军从商,还有一个更是中了举人,在地方为官。

  虽然这些叔伯兄弟没有占据高位,但是手中握的资源却是实打实的,盘根错节之下,才让宁氏一族越发强盛,奠定了如今的赫赫声威。

  除此以外,宁夫人娘家程氏一脉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族,程老太爷是以户部右侍郎的身份致仕归来的,在这湖广地带,也能堪称是大人物,除了等闲高官,这旁人也是难得一见。宁夫人的几个哥哥如今也身处高位,高的如今已是知府知州这样的高位,低的也是县令县丞一流,家中权势显赫无比。

  在这个年代,做官的权势已经深入人心,正所谓破家县令,灭门府尹,这普通的百姓如同草芥一般,任人欺压也是无力反抗,这钱财自然如海一般流了过来,享尽了人间富贵。

  因此宁忠源安安心心在汉阳府做游击,拿着那份微薄薪资,可家族的商铺矿山田地奴仆却日益多了起来,就仅仅在这孝感一县,就有良田三千余亩,在汉阳全府中,所有的良田加起来早已超过了两万亩地。

  宁渝此时已经彻彻底底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在前世的他本身就是一个孤儿,从小吃足了苦头,受够了磨难,孤身一人毫无牵挂。如今有幸重生在大富大贵之家,更是彻底抛却了心中最后一丝羁绊。

  宁渝美滋滋的想着未来的豪门少爷生活,却不经意间摸到了头顶的那根金钱鼠尾辫子,额头上的青茬断发有些扎手,那根辫子似乎正在提醒他,你只是一个奴才。

  奴才,一个很刺眼的名词,在宁渝脑海里蹦跶出来,他心里有些发慌。

  作为一个现代的灵魂,宁渝无论如何自我欺瞒,都不能掩盖他此时只是一个奴才的事实。

  哪怕良田万亩,哪怕权倾一方,在如今的大清盛世,就是一介奴才。

  在如今的大清圣君康熙皇帝眼里,这三千里江山,哪一处不是自家的牧场?哪一人不是自家的奴才?

  予取予夺,只在一念之间。

  宁渝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发慌,因为无论他拥有再多,在这个八旗亲贵掌天下的时代里,他也只是一介草芥,在八旗的铁蹄下,一切都是虚幻。

  可是在这大清的盛世下,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宁渝提醒着自己,如今不是1898,不是皇朝末期,而是一个所谓的康雍乾盛世时期。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