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跟班和奶兄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民国时期,朱学休是光裕堂朱氏邦兴公的长孙,孙承祖业主掌光裕堂,左手枪杆子右手有票子,手握几百杆长枪称雄雩北。他一次次的做出选择,多情深处是无情,无情深处是多情。他幼时没了父母,结婚前舍弃了最初的恋人,结婚之后又没了祖父,涝湿、干旱、外寇内患、匪患误伤,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努力,然而世事不以人的努力及意愿开花和结果……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梵猪猪.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陆半斤.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凡间之过客.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现实百态小说推荐

千金聚散在线阅读
《千金聚散》书友群,群号621386657,欢迎入群讨论。 ---------------------------------------------------------------- 现实中也有神话翩翩,有人却反其道神话翩翩。 孟匀易,高招频出的职业经理人,小有成就后,玩起了“钱生钱”游戏,一发不可收拾。 雷志森,壮志不休,曾把亏损国营小厂造就成业绩辉煌的上市公司,最终,却迷失了方向。 吸金“高手”的浪漫情怀,为爱动容的悲欢离合。 千金缘何聚了又散? 因为他们都丢失了一件相同的东西。 从无到有,只为追逐。 从有到无,他们还能把持住人生坐标吗?
途半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余生让我来在线阅读
贾嘉佳是有名的危机公关处理人员,覆手间风云变色。做久了便想给自己放个假。  姜维负责所有的后勤保障,被气到不想干。 2人一同放假,老同学求着帮忙拯救公司,嗯……解决矛盾的事务所做不下去了?只能说是能力问题。  怀着不屑前来,却被现实按在地上摩擦!! 本文是由各种家庭矛盾组成,养老、房子、情感,学习等方面,现实的生活也需要艺术的调解。
蓁越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我就是要出去玩在线阅读
从一通电话开始,一个美好的旅行生活,摆在了我的面前,但是他为什么突然没时间了啊啊啊,玩不了了啊,可恶,没有万全的把握就不要给人打电话啊,我一定要去玩。(主角的人设大概是一40来岁的作家,文笔上可能有些偏向于传统散文,但相信我,绝对爆笑)
无风初云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山风微澜在线阅读
淡淡的岁月,多彩的生活,忙碌的身影,梦幻的拼搏,主人公印安东为您展示了一个别样的人生经历,如何适应纷繁复杂的环境,如何改造自己的处事态度,如何一步步日臻完美,尽在这个不断丰富的人生记录,人生就是如此渺小,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人不过一个短暂的瞬间,能在历史上留下一笔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东方浪来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海蓝之夜在线阅读
生意不易,生活不易,一部小人物的创业史。
伟德山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我手里有头虎在线阅读
老虎出林,地动山摇。我有一头虎,曾经它想吃掉我,后来我们成为朋友,从此我们的命运紧紧相依,谁也无法置信,我的身边,居然隐藏着一头虎!谈虎色变,男人惊恐,女人崇拜,商人趋之若鹜!
付勇军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老师快来在线阅读
第三届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银奖 听到当年所教的一些学生发生意外,心情不好的李快来老师在校庆晚宴上拼命地喝酒,一觉睡醒,发现自己重回2005年刚毕业到岭水镇中学报到的那一天……
夜独醉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青春正逝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全景式反映八零九零后年轻人爱情与奋斗的小说,通过他们的经历,深刻反映新时代的后浪们,在成长中面临教育、爱情、职场、结婚、买房等人生中一系列重大考验时所产生的各种困惑。 本书以男女主人公爱情为主线,以高房价给社会带来的种种矛盾为副线,以北漂族在北京的奋斗故事为核心,来深刻反映人性的复杂与多变。这些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随着阅历的成长,逐渐看清了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明白了爱情与婚姻的异同,懂得了人格与金钱的取舍。 在疯狂大涨的房价刺激下,被金钱奴役的人们会上演出一幕幕怎样荒诞可笑的人间悲喜剧?两个相爱十年的有情人历经种种磨难最终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青春正逝》--讲述逐渐崛起的九零后们在时代浪潮的裹挟下挣扎与奋斗的故事。
潜龙一生在渊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你是我的缘由,我是你的远方在线阅读
作品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为背景,叙述了在那个峥嵘岁月里,几个风华正茂的西北联大学生,怀着“以科学为己任”的理念,在艰苦卓绝的日子里,身居陕南古路坝的乡野之地,刻苦学习,报效祖国,谱写了一段可圈可点、不枉韶华的青春之歌。  毕业后,他们相继到了战时的大后方河都市。在黄河之滨,他们依旧不忘矢志不渝的信念,投入到“太阳就要升起来”的信念中,以“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豪情壮志,迎接了共和国的黎明。  而后,他们在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以饱满的激情,奉献了热情,也付出了无言的沉重。心灵的最深处,也许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我是你的远方。述说中,既有诗情和音乐,还有风霜与泥泞。一路走来,作品彰显了特殊年代里,人生命运的跌宕,更有对事业孜孜以求的探索,也呈现了对美丽情缘的执着守望和缠绵痛心的爱情伤逝。
秋砆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现实百态 最后一位大少爷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001章 跟班和奶兄弟

  仙霞贯,这里居住的皆是客家人。

  至中原大地迁居至此,是为客家人,昔日华夏衣冠云集在此。

  孔子、杨震、钟子期、钟繇、钟绍京等子孙后人、颖川世第陈钟赖邬诸家、江夏郡黄姓、刘氏馀庆堂、朱氏光裕堂皆在此处有郡号或堂号。

  光裕堂是中国朱姓的一个堂号,在赣南有它的一个分支。祠堂就座落在雩县的仙霞贯乡。

  朱学休就是光裕堂的大少爷,他是邦兴公的长孙,兄弟两个,一对遗腹子。

  雩县光裕堂虽然只是一堂,却有三房。三房高祖从长至幼分别称为高公、赖公和章公。邦兴公虽然是光裕堂的族长,但他并不是长房高公名下,而是二房赖公的子孙。

  邦兴公的本名就叫朱邦兴。

  清末民初时期正值乱世,军阀割据、政府迭连更换,兴裕堂长房因此而衰落。为此,当年家贫、一无所有,只能出洋下海讨生活的朱邦兴,在接到家族的信息后,于十几年前带着家人和子孙回归故里,于战火纷飞之中,重新撑起了家道中落的光裕堂。

  邦兴公心思高明、手段老辣,回到仙霞贯没有经过多少年,就重振了光裕堂。几年之后,他又成为仙霞贯乡长,守护着仙霞贯全乡‘七坑六圾五块田,上下两陂仙霞贯’二十一个村子的平安。

  从此朱邦兴的事迹在仙霞贯,乃至雩县周边都有人津津乐道,几乎活成了传说。声名远扬!

  因此,朱邦兴也就变成了邦兴公,开始有了名堂,而光裕堂的族人和亲近之人则称之为老爷子。

  邦兴公先后娶过两位妻子,头妻生下一儿一女。女儿最大,早早在外地就已经出嫁。另外一位就是长子朱贤良,也就是大少爷朱学休的父亲。

  朱贤良死的早,在还没有启程回乡时,他就去世了。朱学休的母亲是回乡的路途中生下了大少爷兄弟俩。回乡之后,因水土不服,没有多久,这位可怜的女人也随着丈夫去了。

  邦兴公的第二任妻子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分别取名贤忠、贤民。回到仙霞贯之后,住了五六年,邦兴公的第二任妻子因病离世。

  清末民初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回乡之后,邦兴公响应号召,让次子朱贤忠参加了北伐军,尽忠报国。而在四五年前,邦兴公的第三个儿子朱贤民也消失不见,生死不知,从此下落不明。

  一年前,朱学休的同胞兄弟朱学德,去了国外留学。

  就这样,一家人走的走,散的散。偌大的光裕堂当家人邦兴公的家里,如今只留下祖孙两个,一老一少,相依为命。

  邦兴公是即当爹又当妈。

  这一天,天未亮,就有人在叫唤。

  “大少爷?”

  “大少爷,快起来,快起来。”

  “不然就晚了!”

  ‘番薯’身材魁梧,推搡着正在床铺上睡得正香的朱学休。

  ‘番薯’当然不是真的是番薯,那只是个绰号,乡下人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外号、绰号,绰号永远比人要更真实。

  ‘番薯’性情耿直,木讷老实,因此才有了这个绰号,而且这个绰号比他的本来名字还传的响亮。乡亲们都是番薯番薯的叫着,“番薯”本人也不在意,反而乐在其中。

  ‘番薯’是个可怜人,父亲死的早,他还没满周岁,母亲就一个人开始带着他生活。

  邦兴公见他们母子俩生活困难,衣食无着,因此让‘番薯’的母亲做了朱学休的奶妈,照顾着朱学休长大。于是,‘番薯’和光裕堂的大少爷朱学休两个人,就这样成为了一对奶兄弟。

  只是没有几年,‘番薯’的母亲也病死了,只能与叔叔婶婶一起过活。邦兴公见到‘番薯’孤苦无依,甚是可怜,于是干脆把他从其叔叔婶婶手中讨了过来,让他做了朱学休的玩伴和跟班。

  邦兴公是个老而成精的人物,这样的安排看似无意,但却是绝配。都说没母亲的孩子性子容易跳脱,皮的很。朱学休也是这样,经常的惹是生非。但是‘番薯’却是为人憨厚、木讷老实,只认死理。

  两个人搭在一起,一旦朱学休稍稍有什么风吹草动、或者是行事不对头,想着做某些出格的事情的时候,‘番薯’不是拖后腿,就是出言阻止他。这才让朱学休的行为大为收敛,不管他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要是朱学休真做了什么大错特错、丧尽天良的事情,‘番薯’一准会直接将事情捅到邦兴公面前,让朱学休吃尽了苦头。

  不怕官,只怕管,又有哪个孩子不怕自己的家长?光裕堂的大少爷也必须是这样!

  只是如此一来,大少爷在行事前,就不得不慎重考虑前因后果。

  然而,勇气是经不得考虑的,越是考虑越会没有勇气,越是慎重考虑,胆子越会变得越是小。久而久之,光裕堂大少爷行事总算是规矩多了,邦兴公也因此省心,减少了他即当爹又当妈的辛苦。

  朱学休对‘番薯’,那是恨的牙痒痒。他打小就精灵古怪,但遇上‘番薯’这种实心眼,脑筋不肯转弯的人,却也拿对方没有办法。

  打?

  不好打,那是自己奶兄弟,心里就算恨的咬牙切齿,但也不敢往死里下手。

  骂?

  打都不好打,骂就更不好骂了,对方是自己的奶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如果稍不注意,不但骂到了他老妈,说不定连自己也顺势捎带了进去。毕竟往上溯几代,那就是正儿八经的一家人,出入的是同一条大门。

  喝了他母亲的奶水,你还敢对她的儿子怎么样?人总要顾几分情,更何况是自己的奶兄弟。

  想要和解?

  那是不可能地,朱学休根本不同意。“要是这样,堂堂光裕堂大少爷的颜面何存。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还能被他这么一个死脑筋给逼倒?”

  不但朱学休不乐意,‘番薯’也是有着满满的怨念。

  一个妇女同时奶着两个孩子,不管奶水够不够,每次喝奶水,两个小的总是要打架,谁也不肯相让。这世上,有谁愿意和他人分享食物,更保况还是母亲的奶水?

  于是乎,这种不满和怨念经常被他们俩挂在嘴边。

  一个想着的是要不是当初你仗着大我几个月,经常抢断我的奶水,我至于现在还被阿公说长得像一个马猴,偏偏你就长的牛高马大,一个顶俩?

  朱学休觉得自己吃了亏,但‘番薯’想的也一样。经常抱怨要不是对方抢了我的奶水,我现在肯定会更壮,三五个根本不在话下。

  朱学休和‘番薯’两个一个是性子跳脱,行事无法无天的尖嘴猴腮孙悟空;一个是长的牛高马大,偏偏又憨厚老实只认死理的巨灵神。从小到大,都是针尖对麦芒,谁也看对方不顺眼,偏偏又被绑在了一起。

  “同一个妈奶的,怎么会相差这么大?”经常有族里的人们和乡民们故意打趣两个半大的小伙。

  只是每每听到这样的问话,不管是朱学休,还是‘番薯’,都会立马学着大人模样,脸上一下就铺满了沧桑,唉声叹气。

  “唉……,都是生活逼的!”

  同样的摇头晃脑,同样的痛不欲生、生无可恋。只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都恶模恶样的望着对面,相互暗暗较劲却又要表现出对对方的不屑一顾,鼻子里哼哼有声。

  这样的表情和回答,不但无法解决实质问题,只能惹得周围的族人和乡亲们哄笑,不过无论是朱学休和‘番薯’,从来没有思想过去改变过答话的方式或语句。

  “事实本来就是这样,有什么好改的?”

  事实是如此,心情也是如此。更何况,这样说话还是另有典故。

  不过‘番薯’在朱学休眼里千不好万不好,但是总有一点是很好,那就是他很实在。只要是吩咐的正经事务‘番薯’总是能办的妥妥贴贴,从不误事。

  就比如说这天,朱学休让‘番薯’今天来叫他起床,对方早早就从家里赶了过来,叫他起床。

  “快起来,快起来,再不起就迟了!”

  ‘番薯’根本没有和朱学休客气,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也学不来不古代豪门大宅里那娇滴滴的丫鬟模样,说话也是瓮声瓮气。

  ‘番薯’用力推了几下,朱学休终于是醒了。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番薯’和屋里亮着的灯光。

  “怎么还点着灯,天还没亮?”

  朱学休稍稍一愣,不过很快就想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五月五,今天是端午节!

  朱学休想通之后,一咕噜就直接从床铺上爬了起来,眼都还没有完全睁开,打着哈欠就外走,嘴里还迷迷糊糊问着:“几点了?”

  “快五点了。”

  ‘番薯’拿着灯罩子一盖,就把油灯灭了,快步跟了上来。

  从卧室出来,穿过二道门,就到来到前厅,发现天色才蒙蒙亮。不过借着晨光,依旧可以看清一些事物,比如说前厅里摆放的的座钟就能看的分明,它正显示着还差七八分钟就到了五点。

  左右看看,稍作打量,家里一点声音和动静都没有。阿公不在,管家也不在,也没有看到其他人,朱学休就问了出来。“人呢?”

  “走了,老爷子、曾管家和壮婶都不在。他们去了祠堂。”

  端午节是雩县一年中少有的几个大节气,过得很隆重。去祠堂是正常,不去才是反常。朱学休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习惯性的问一问。

  “哦。”

  朱学休点了点头,再不说其它,快步穿过横巷就来到了后院,后院里有一口水井,主院的人员都在这里洗漱。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