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分配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走出校园十二年在线阅读

走出校园十二年

暂无评分/0人评过

现实 / 现实百态

22.54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这是一本职场小说,也是一个人的奋斗日记。本书介绍一个普通小镇青年许平南,走出校园后,在职场混迹的十二年。十二年酸甜苦辣,他终将走向成熟。十二年摸爬滚打,他能否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凉风秋月爱无边.
    粉丝等级: 执事
  • 粉丝第2名:书友20200113141426897.
    粉丝等级: 弟子
  • 粉丝第3名:书友20200117185223022.
    粉丝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现实百态小说推荐

生活的一千种苦难在线阅读
儿童跳着皮筋  大人忙着洗漱  房屋升起炊烟  烟拐着弯  拐到了没人的天空  四月的风吹着河畔的柳条  六月急忙下起了雨  竹笋透了尖  蜗牛衣衫褴褛  画中的人扶着纸扇  白杨树上乌鸦扎了窝  到了冬天  想着春天  转眼割麦子了  割了十年  镰刀锈了换  旧的走了,新的就来了  蜕皮的蛇最毒  门框里照进来阳光  老鼠在黑暗中嘲笑  找不到我  找不到我  我也背着光  看不清我  看不清我  蚊子吸了口饱血  我挠挠腿  今天不杀生  死亡从出生就埋下了种子  在将死时长成大树
已尔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投行之路在线阅读
【阅文×人民文学出版社《投行之路》(全三册)实体书现已上市!正在进行影视改编中】  【本书荣获“第四届全国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一等奖】  秉承大格局悬疑局中局文风,带你进入中国真实投行界。医药生物,国防军工,传统制造,物联网,云计算……一个拥有七千多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市场,不能离开尽职尽责的投资银行。  四大平行主角,为大家彻底打开上帝视角,拨开资本面纱,感受商场与职场的碰撞,生活与梦想的厮杀。  本书情节为主,专业为辅,不懂金融,也能看懂,看他们投行人如何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将泱泱大国的资本道路铸就得清澈而辉煌!  上雪微信读者群:LYSX6989
离月上雪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乘风破浪的女人在线阅读
吴凤一路跌跌撞撞、吃尽苦头,却坚韧不拔,用智慧的头脑,依托强大的祖国、奋进的时代,成长为一个21世纪强大的女人! 书友QQ群:418170776
静水流长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柔风花海在线阅读
我听说,物极必反,没准是真的。害,谁知道呢...
买白菜也讲价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你是我的缘由,我是你的远方在线阅读
作品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为背景,叙述了在那个峥嵘岁月里,几个风华正茂的西北联大学生,怀着“以科学为己任”的理念,在艰苦卓绝的日子里,身居陕南古路坝的乡野之地,刻苦学习,报效祖国,谱写了一段可圈可点、不枉韶华的青春之歌。  毕业后,他们相继到了战时的大后方河都市。在黄河之滨,他们依旧不忘矢志不渝的信念,投入到“太阳就要升起来”的信念中,以“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豪情壮志,迎接了共和国的黎明。  而后,他们在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中,以饱满的激情,奉献了热情,也付出了无言的沉重。心灵的最深处,也许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我是你的远方。述说中,既有诗情和音乐,还有风霜与泥泞。一路走来,作品彰显了特殊年代里,人生命运的跌宕,更有对事业孜孜以求的探索,也呈现了对美丽情缘的执着守望和缠绵痛心的爱情伤逝。
秋砆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蠢贼一箩筐在线阅读
天欲使其亡,必先令其狂。 富豪田家热闹了。 夫妇有钱,儿女爱钱,外甥女假装不爱钱 贪婪的手下,身怀绝技的女佣,脑残的保安 因为有钱,几伙社会人也喜欢上了田家, 就当田家内外一众老小跳蚤欢快跳跃时,刑警队长张小凡编织的一张大网开始收网了。 从此,跳蚤变成了蚂蚁,热锅上的蚂蚁……
三四得六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冷链二十年在线阅读
峥嵘二十年,冷链大国路 走进冰冷行业的热情岁月 “从田园到餐桌”的通力践行 大国崛起,每个行业奋斗不息!
树下小酒馆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在线阅读
出身革命家庭的退休干部王金山,一向以爱管闲事而闻名,每天背着手在小区里转悠,搬入新建小区后,王金山年纪一把被推选为业主委员会主任,积极带领业主搜集证据,将不规范的物业赶出了小区,他风趣幽默兼刻薄毒舌,勇于承担责任,关心小区居民的安危,谱写了一幕幕惊心动魄又忍俊不禁的都市退休老人生活场景。
老妖妖妖妖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超级农场在线阅读
偶得一块农场,小农民走上人生的巅峰,种田能闯出一片天地。坐拥金山花不尽,前呼后拥任逍遥。
雪碧加糖
日更千字
现实百态
当前位置: 现实 现实百态 走出校园十二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001章 分配

  “许平南”,主席台上喊了一声。

  “到!”坐在台下的许平南应声回答,却止不住内心怦怦直跳。

  主席台上站着一位西装革履、长相斯文的中年男人,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此刻他正面无表情地盯着手里那张纸,自顾自念着。

  台下黑压压坐着一百多号人,许平南就是其中之一,忽地听到自己的名字,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全神贯注的等待着……

  念过名字,主席台上的中年人略作停顿,一只手扶了扶眼镜,才又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清阳”。

  尽管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此刻真的听到这个结果,许平南心中还是止不住巨大的失落。

  “他妈的,”他不禁在心里暗骂:“大不了老子不干就是了!”

  后面的一连串名字都已与己无关,他也懒得再听,只等会议结束,他便第一个冲进自己房间收拾行李滚蛋了。

  此时此地,是2007年6月的江南省省府东州。

  两个月前,刚刚大学毕业的许平南参加了发展银行江南省分行组织的校园招聘,没成想几轮考试下来,还真被录取了。

  这让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专业不对口不说,对银行工作完全不感兴趣才是关键。

  抚摸着手上那本三流学院的本科毕业证,又想想一连数月无头苍蝇似的投简历,许平南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去试试,毕竟工作不好找啊!

  主意打定,许平南便不再犹豫,拿着报到证办好手续,紧接着就参加了发展银行江南省分行2007年新入职员工培训。

  一转眼,为期半个月的培训结束,今天是最后一天,上午由本届培训班负责人张小克老师召开总结大会,并在会上宣布新入职大学生的分配方案,之后大家便可以各奔东西了。

  这届培训班共有108名学员,70%都是重点和一本院校毕业,研究生也有十几个。所以,头天拿着下发的花名册研究的时候,许平南便开始暗自得意,自己还是蛮有实力的嘛!

  想想当初,复读一年才勉强考上了东州商学院这个三本院校,如今不也和这几十号一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吗。一百多名学员里面,倒是发现了一名校友,不过却并不认识。

  培训班学员就住在发展银行培训中心的宾馆,两人一个房间,规格和档次比学生宿舍自然强了许多。

  和许平南同住一屋的叫贾亮亮,长得人高马大,十分结实,江南财大毕业,天生就是自来熟,所以没几天下来,两人倒是十分融洽,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儿。

  其实有关自己的分配问题,许平南早在两天前就从贾亮亮那里得到了情报。

  据贾亮亮讲,他老爸在省城经商多年,多少和发展银行有些关系,关于参加此次培训的一百多名大学生,基本会按照户籍地的原则,分配到省内的十几个地市。

  至于省城东州,则是竞争十分激烈,毕竟省会城市,各方面都比下面要强,而且发展空间也大。

  听贾亮亮说完这些,许平南就知道自己想留在东州的愿望恐怕是要破灭了,且不说那么多的重点和研究生,还有多少像贾亮亮这样有背景的关系户隐藏在波涛之下,自己一穷二白拿什么和人家竞争呢。

  可要按户籍地原则,把自己发配到清阳去,又是许平南坚决不愿意,甚至是不允许看到的。不是说内心里不爱自己的家乡,而是那里实在太落后了。

  清阳,古称青州府,依大别山余脉——青山一侧而建,地域面积不算小,但其实全市才辖两区三县,人口不足百万。

  其所辖临江、福元、平南三县中,临江、平南两个是国家级贫困县,剩下一个福元还不是很穷,够不着国家的标准,却也把江南省贫困县的帽子牢牢戴在了头上。

  所以,如果让苦读了寒窗十几载、加之生性心高气傲的许平南到清阳去工作、生活,甚至是下半辈子都可能会留在那里,那无疑,是他坚决不能接受的!

  可是如今,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当听到“清阳”两个字从张小克的嘴里悠悠而出的时候,许平南不知道自己该怨什么,怨自己没有背景,还是怨自己不够努力,抑或是怨家乡太穷不够发达?一股怨气袭来却无处发泄。

  许平南双目空洞地盯着主席台,忽然觉得台上那波澜不惊的张小克,此时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许平南便迫不及待的起身离开会议室,直奔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一边收拾行李,许平南一边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如果不去清阳报到,自己又能去哪呢?南下深圳闯荡?这个想法倒是他毕业前的既定计划。

  不过,又如何向家里开口呢?想想过去自己通过发展银行每一轮考试、甚至是体检,都会给家里打电话,向父母汇报这个好消息。如今好消息变得不再好,甚至是要放弃,他们会同意吗?

  正在胡思乱想,同屋贾亮亮也回来了。一进门看到正在收拾行李的许平南,便满脸堆笑,打趣道:“怎么了许,这是急着去清阳报到啊?!”

  许平南却没有搭理他,仍自顾自的叠着衣服。

  看到这情形,贾亮亮立即就明白了,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劝道:“许,我知道你对分配结果不满意,毕竟大家都想着能留省城不是。可毕竟名额就那么几个,你是不知道竞争有多激烈!就连我这个名额也是我老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定的!”

  听他如此说,许平南知是推心置腹,也只好收起自己的情绪,强自欢笑道:“哎,无所谓了,反正还年轻,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说着将叠好的一条运动裤往皮箱里一扔,继续道:“到哪不能混口饭吃啊!”

  “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贾亮亮脸上又有了笑意,忽而又一脸忧伤地说道:“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什么事都能自己做主。我就不同了,别说这份工作我喜不喜欢,就连当初上大学选什么专业都不是我说了算的!”

  “哦,还有这种事情?”许平南不解地问道。

  “我老爸一辈子经商,经常和银行打交道办贷款什么的。他私下里老对我讲,将来家里能有个干银行的就方便多了,所以才强迫我学了财会专业,这不,现在又如愿以偿的进了银行。”贾亮亮半是无奈半是嘲讽的说道。

  听他说完这些,许平南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老贾,好好干吧,能不能帮上家里暂且不说,毕竟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贾亮亮认同地说道:“谁说不是啊。咱们毕竟是本科生,本钱不大,哪有人家当研究生的洒脱啊!”

  许平南听他话里有话,就问道:“研究生怎么了?”

  “怎么,你还不知道?”贾亮亮说到这顿时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说道:“咱们班的第一美女,那个研究生汪小涵,今天的总结会都没开,直接走了。”

  “哦,还有这事?”许平南一边顺口问着,脑子里却想起早上下楼吃早餐,在电梯口碰见汪小涵拉着行李箱离开的那一幕。

  “可不是,千真万确。听说是行里为了安抚几个分到下面地市的研究生,提前和他们谈话沟通了,汪小涵就是其中之一,但人家当场就给拒绝了。”贾亮亮果然是继承了他老子的人脉传统,消息灵通得很。

  “那等于说是辞职走人了?”,许平南继续问道。

  “辞职个屁,咱们这是培训又不是入职,既然都没入职,又何来辞职一说啊!”

  贾亮亮一脸不屑,继续说道:“你想人家一个西北政法的研究生,怎么会跑去清阳那破地方上班?!”

  这话一出口,贾亮亮当即觉得失言,慌忙改口道:“对不起啊许,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替咱们的大美女鸣不平罢了!”

  许平南却没当回事,摆了摆手,只在心中暗想,看来东州的名额竞争比我想象中的激烈得多。

  了解到这些情况,在替汪小涵感到惋惜的同时,他的内心反而轻松了许多:反正老子没关系,老子也不打算和你们玩了,愿意争就争去吧!

  收拾完行李,许平南婉拒了贾亮亮共进晚餐的邀请,独自登上了东州开往家乡平南县的大巴车。

  不过,临走的时候,贾亮亮倒是比往常更添了几分殷勤,还搂着许平南的肩膀说:“相识一场就是兄弟,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言语一声!”

  愣是把场面搞得让许平南内心卸下诸多不满,平添了几分感动。

  贾亮亮把许平南送到培训中心大门外,直到看着对方在出租车上挥手示意,也没有转身离去,而是一直怔怔的望着许平南远去的方向,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来到家里,许平南一脸沮丧,闷闷不乐。见此情形,母亲便关心地询问起来。

  三问两不问,许平南不禁发了脾气,恨恨地说道:“我不想在银行上班了,更不想去清阳那个破地方上班,我要去深圳找工作,我要自己闯出一片天!”

  父亲则在一旁坐着,点了根烟,吧嗒、吧嗒抽着,默不做声。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瞅了瞅在沙发上抽烟的父亲,才对许平南沉声说道:“伢崽,咱村东头二保他叔在你们那个银行当领导哩,你爹在你面试前专门跑了趟省里,说了多少好话人家才答应帮忙照顾哩,你可不能这么就丢了……”

  母亲几句话没说完,就被父亲粗暴的打断了:“你个婆娘,和伢子说这些干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