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在线阅读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

青梅把酒

武侠·武侠幻想·111.3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12-26 14:32

新书《我修的是剑仙》已发,欢迎品鉴!穿越了。不是仙侠魔幻,而是武侠世界。天下第一只是小目标,长生久视才是真挑战。如何打造武学盛世?如何从武侠走进仙侠?一个穿越者的无敌之路,长生之路!群号1109185903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灭门

  清晨,伴着曦光安平城的四门缓缓打开,城门外等候的车马行人踏着雪白的大地鱼贯入城。

  玄意抖了抖身上的落雪,从城门两侧张贴的通缉令上收回目光,心想越是往南城外张贴的通缉令越多,不知是管理的严了还是犯罪的多了。

  他是燕州人士,常年与风雪为伴,对光州的冰寒天气毫不在意,一身有些单薄的青色棉衣也不觉冷,高削身躯在风雪中仍挺得笔直。

  何亦舒满脸欣喜的向玄意说道:“我家就在北城兴业坊,咱们一入城先去城门口的望北楼吃点东西暖暖肚子,他们家的饭菜极佳,尤其是早点特别出名,连府尹秦大人都曾特意夸赞过。”

  将要归家的喜悦让这位刚逃脱病魔不久的年轻姑娘压抑不住心里的想法,欢喜全部都表现在脸上。

  玄意点点头,知道他救起的这位何姑娘性格活泼,极善言辞,不必他搭话也能说上半天。

  这位何姑娘是他十日前在路旁一座山神庙中所救,彼时何姑娘已被风雪冻僵,受了严重的风寒,多亏他懂些医术才能救回来。

  果然,何亦舒继续说道:“不过若说安平城最好的酒楼还要数知味楼,楼里的大师傅是专门从徽州请来的大师,一手徽菜做的特别正宗,我家里若是请客吃饭第一去的便是知味楼。”

  玄意道:“哦,听闻徽州临近京城所在的中州,向来是物阜民丰,各种技艺发展远超北方诸州,我倒很想去见识一番。”

  “哎,我真羡慕你,可以无牵无挂的走去天南地北,看遍山河美景,尝尽九州美食。”何亦舒有些失落的道:“我呢,大概就只能在安平城附近逛逛,等哪天父母看中了谁家公子就嫁给他人为妇,然后一辈子相夫教子。”

  “我真羡慕那些江湖上的女侠,走南闯北,行侠仗义,真是无比的潇洒。”

  玄意心中颇不以为然,当今朝廷的局势虽然安稳,尚未爆发出大的叛乱,可天下盗匪四起,四边外族逡巡,江湖上又有正魔两道厮杀不休,绝非是女儿家享受生活的时节,若是能安稳在家度日何尝不是一种幸事。

  “世上事俱是有失有得,亦舒姐从小锦衣玉食,享受父母的疼爱,这何尝不是别人朝思暮想、求而不得的呢?”

  他摇头笑道道:“倒是我们这些江湖客每天的风里来雨里去,可享受不到这种幸福!”

  何亦舒侧过脸来,围巾下露出些许雪白的俏脸,扑哧笑道:“你还真会说话哄人,谁说闯江湖就一定要吃苦了?再说了我又不是怕吃苦的人,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学成武艺闯荡江湖。”

  她正当妙年,长的又极俏美,一颦一笑都充满光彩,引得不少人偷眼观瞧。

  玄意与何亦舒说笑着随人流走入光州城的北门。

  时辰尚早,这座北方的重城还未完全醒来,主街两旁的早点铺子已经冒起烟气,货郎、脚夫、仆役、行商各色人等渐渐来到街头,或是搭开铺子,或是疾走忙奔,或是吃食早点,繁华着实非是苦寒燕州可比。

  “真惨呢,那么大的一家子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真造孽呀!”

  “是呀,也不知道何家究竟得罪了什么样的人,有那么大的本事一夜杀光几百口人?”

  玄意脚步一顿,不露痕迹的看了何亦舒一眼,仔细聆听传来的话语。

  一家几百人被杀?怎么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惨事?

  “还能有什么人,肯定是江湖上的亡命徒呗。”

  “嘿,何家的钱庄开遍安平府,家里养了那么多看家护院,谁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说不定是老天爷看不下去要收了他们呢!”

  开钱庄的何家……

  玄意心里一动,何亦舒家里不就是开钱庄的,难道是他们家被烧了?

  他拿眼去观瞧说话之人,见是几个差役不由的心里发沉,这些差役身在公门中,消息比旁人更准确几分,所言之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不知是否真的是何亦舒家?她大病初愈,经不得大喜大悲,若真是她家,对她而言转恐怕又是一道生死关卡。

  什么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破家灭门的恶魔行径?

  朝廷有神武卫,武林有正道盟,什么人敢在这两大暴力机关眼下做这种大案?

  难道是魔道中人?

  若是这几人说的何家就是何亦舒家庭,送何亦舒直接回家岂非正好让她直面惨痛?一旦有个好歹可如何是好?

  “屁话,何家的护院里面那么多高手,‘流光剑客’更是第一流高手,连他都死在何家的大火中,肯定是被武林高手杀死后放火焚尸毁尸灭迹的!”

  “闭嘴,就你知道,木老大怎么吩咐的,不许嚼舌头!”

  “大小姐……”

  玄意还在心头转着如何将何亦舒骗住先去打探事情真相再做下一步的安排,不曾想一个小姑娘突然来到跟前,望见何亦舒眼泪立马就下来了。

  他顿时感觉不妙,预想似乎要成真?

  小姑娘约摸十三四岁,衣服素净,看模样有些憔悴。

  一望见何亦舒就嚎啕大哭:“大小姐……家没了……”

  玄意轻叹一口气,伸手一拎扯出根金针,准备随时施救。

  何亦舒满脸喜色一敛:“胡说什么,什么家没了?”

  小姑娘哭的更厉害:“老爷……老爷和夫人都没了,一把火把家里烧光了。”

  何亦舒脸色大变,怒斥道:“胡说八道,你个小丫头听谁乱嚼舌根子,敢咒我爹娘,找死不成?”

  小姑娘抹着眼泪抽泣:“大小姐,我说的都是真的,咱们家都被烧没了,衙门的人还在家里呢……”

  何亦舒身躯晃动,面色唰的变得惨白,拔腿就朝家中跑去。

  小姑娘连忙跟上,叫唤道:“大小姐……大小姐……”

  “这个小姐姐看来是苦命的人啊!”

  玄意心里有些可怜她,他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位姑娘从阎王爷哪里抢回来,当时还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现在看却应了另外一句老话。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何亦舒发了狂拔足狂奔,一口气跑出数百丈。

  她大病初愈,在天寒地冻的环境里狂奔出汗,不大会俏脸就已经通红一片,煞是吓人。

  玄意暗道不妙,一个闪身追到何亦舒身后,舒展手臂将其拦腰提起,右手拿针连刺她的几处穴位,将她弄晕了过去。

  小姑娘忽的抓住玄意的手臂紧拖着不放,叫嚷道:“抢人啦,有人抢人啦……”

  玄意无可奈何,厉喝道:“闭嘴,想害死你家小姐吗?”

  小姑娘吓得立即闭嘴,怒视玄意。

  玄意呵斥道:“你家小姐本就体弱,如今在天寒地冻中狂奔出汗,一不小心就会没命,你这丫头是想害死你家小姐吗?”

  “真的吗?”

  小姑娘半信半疑,又流起泪来:“那该怎么办?”

  周围的人有不少关注到这边的情况,玄意抱起何亦舒说道:“去何家,告诉我何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姑娘直摇头:“可是家里已经被烧没了啊,现在家里都是官府的人,我们这些下人也不让进了。”

  何亦舒的家真的烧毁了!

  玄意心里叹息,不知何亦舒会怎样伤心欲绝?这个姑娘的命着实不大好。

  “那你住在什么地方?”

  “我住在绿玉别院……”

  “就去绿玉别院吧,先把你家小姐安顿好。”

  ……

  绿玉别院在北城,三人很快就到,别院管事何锦把三人迎进府内,打扫好何亦舒的房间。

  玄意行了一遍针调理何亦舒的身体后将她唤醒,两人这才开始了解何家事情的始末。

  “二十二日晚上府内忽然走水,因为家中仆役众多,平日里走水也都是自救,外人就未在意。等到外人发现事情不对时火势已经完全烧起来了,府尊大人调派人手扑灭大火时已经天光放亮,不但我们家,连旁边的刘府和朱府也被烧了小半。”

  绿玉别院是何家在北城的一处房产,平日里何家家主也就是何亦舒的父亲在北城忙的晚时就歇息在此处,负责管理这处别院的何锦是何家的老伙计了。

  何亦舒急切道:“这些小事就别说了,我爹娘到底怎么样了?”

  何锦双眼一红,背弯的更低:“大小姐节哀,老爷、夫人和两位少爷都没能逃过这场大难……”

  “不可能……不可能的……”

  何亦舒眼泪哗哗,喃喃道:“我离家的时候明明好好地,小弟还让我给他带好吃的,怎么会死?”

  “家里有池塘水井,也有冰窖和地室,再大的火烧光地面上也就是了,我爹娘怎会不逃入地下避灾?”

  何亦舒猛然抬头:“官府有没有说我爹娘的死因是什么?怎么确认他们的身份的?”

  “老爷和夫人的遗体是在地室里发现的,他们躲进地室的时候没能来得及关闭大门,大火蔓延至地室了。”何锦说到:“官府在老爷和夫人的遗体上发现了他们平常佩戴的黄金玉饰,对比身高、体重和身体特征确认的身份。”

  何亦舒一下子跌靠在椅子上,双目失去神采,只觉无比的绝望。

  玄意有些纳闷,说到现在何锦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只当是意外走水,并未说出是否有凶徒上门的事情,难道是以为何家数百人都是被一场意外大火全部烧死吗?

  “何管事,尊府的看家护院呢?他们都有翻墙越壁的本领,可逃出来了吗?”

  何锦道:“玄意道长有所不知,此次大火来得太急、太凶,看家护院的师父们也没能反应过来,都葬身在火海里了。”

  玄意心里一动,何锦此人不通武学,不知道武林中人的本领,他若是如此想也没什么问题,可官府岂会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而且刚才那些差役话里的意思明明是官府已经知道何府的人是被人所杀,为何没有明白告诉何锦?

  或者是何家没有主事之人,官府因此才没有告知?

  “官府给出明确的书文说明了吗?确定是意外走水吗?”

  何锦迟疑:“还没有,出事之后官府就安排人封锁何府,一直在府中搜寻死者,探查走水的原因,尚未给出明确的结论。”

  “那何员外和何夫人的遗体呢?”

  何亦舒悲切不已,一直在伏首啜泣,闻言连忙抬起头望着何锦。

  何锦脸色有些怒容,答道:“老爷、夫人、少爷的遗体一直停放在府衙的殓房,我几次上府衙去讨要都被赶了出来。”

  何亦舒大怒:“他们敢!”

  何锦满脸无奈:“老爷不在了,官府的人根本不在乎我们。不过老天保佑大小姐你得逃大难,家里总算有主事的人了,只有大小姐您出面才能要回老爷夫人的遗体,早日安排下葬。”

  “锦叔你放心,我既然回来了肯定不会让外人欺负我爹娘,你先安排丧礼事宜,把灵堂布置好,一切礼仪用度都要最好的。”

  何亦舒努力止住眼泪,想了想目前的情况,又道:“再安排两个人,为我去华光城送一封信,要得力的人!”

  何锦躬身答是,欲言又止。

  何亦舒问道:“可是有什么困难吗?”

  何锦道:“大小姐,银钱调度方面有些问题,我向来只管绿玉别院的事宜,没有资格调动钱庄的钱,庄里的银钱不多,得大小姐您亲自到钱庄取钱才行。”

  何亦舒面露不满,她满腔心思都放在爹娘和两个弟弟的遗体上,对钱的事情一点也不上心。

  好在她还记得办事情总是离不开钱。

  “派人把城内四处钱庄的掌柜依次唤来,我跟他们见一面吧!”

  何亦舒想了想,现场写了一封书信,印上代表身份的印记后交给下人带出往华光城。

  如今何家遭逢大变,她一个弱女子想要把家业撑起来太难,只能寻找亲人的支持,她母亲的娘家人是最值得信任的了。

  她又起身朝玄意郑重行了一礼,道:“我知你要前去冀州,但我身体尚未痊愈,随时可能需要救治,所以请求你暂留一段时间为我调理身体,一旦家中事情办完,我安排车马送你去冀州。”

  玄意连忙扶起她:“亦舒姐言重了,相识便有有缘,如今你家里遭逢大难,我岂会在此时离开?”

  何亦舒感激不已,转而对何锦道:“帮我准备马车,下午我们去府衙。”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武侠幻想小说

我在武侠世界求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