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不请自来

  地奂之瞳孔瞬间变大,这好像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威胁,这女人确定真的是他的救赎吗?此刻此刻,微忱手中那把沾满邪气的鱼骨剑正向他刺来,这剑的邪气和他腰上的金花石蛇倒是有的一拼,他正想着,缠在他腰上冬眠了近一百年的某小蛇瞬间舒展开来,向着微忱发起进攻。

  微忱连忙向后躲去,这到底是条什么蛇,杀伤力这么大,一身的煞气扑面而来。让她连一点进攻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不停的躲着,若是没有她手中的剑可以压制,她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见到主人有危险,青狼想要去帮助,可奈何被那只肥猫缠的死死的,不仅如此,此时此刻,他的脸上还多了不少抓痕。

  微忱有些抵抗不住了,虽然那男人并没有出手,可那蛇的威力已经超出了微忱的想象,它层层进攻,身上的煞气将微忱团团包围,让她狼狈不已。看来地家被称为五仙家之首是有原因的,是她轻敌了。她今天是真的遇到对手了,微忱有些落了优势,若是地奂之再动手,那么局势可就完全会调转。她可就成了被杀的了。可这男人分明就没有恋战的想法,只听他开口:

  “天真,快停下来!”

  听到了地奂之的声音,那条被打了鸡血的小蛇瞬间停了下来。僵硬而又不协调的歪着自己的脑袋,若是没有经过刚才那种战斗力,微忱也会觉得他有些可爱。可这世间有很多东西往往都不能看外表而决定的。

  那条叫天真的小蛇缓缓的向着地奂之爬去。天真?他的取名方式真的让她难以苟同,微忱想着,虽然此时的她还没有完全解除危险。

  “为何不杀我?”微忱擦了一下受伤的嘴角缓缓开口,对付她,他分明很轻松,可为何要放过她。

  “你这人很不讲理,说的我好像怎么着你了,分明是你突然对我动手?若是你不伤我,天真也不会动手防备的。”地奂之连忙说着。

  “成王败寇,任君处理。”微忱开口,虽然狼狈,可不缺英气。

  “这地上的人都是你这般吗?我到底做了什么?”地奂之看向她。

  微忱看向他再次开口:

  “我已然是阶下囚,不如坦然些,直接告诉我你接近苏家所为何事?也许我可以帮你做到。”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地奂之有些愣。

  “就那又穷又破,功法又烂的苏家,我有什么可图的?”地奂之不解的说着。

  微忱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不过他说的确实没有错,对比于五仙门之首的地家来说,苏家确实是又穷又破,功法又烂。要说有所图也应该是苏家对地家。

  “那又为何跟踪苏冷香?”微忱再次开口问道。

  “原来那个瞎眼女孩叫苏冷香,是苏家人?”地奂之开口。

  他的样子看上去很诚恳,难道是真的不认识冷香?

  “我只是想吃个蛋糕,打听了许多人才知道她家店里的比较好吃。”地奂之继续开口。

  仅仅是因为蛋糕?

  微忱向他看去,可貌似看不出任何表情。

  不可能,事情怎么能如此简单?现如今仙道动乱,仙家百门都想着要重新洗牌,他一个地家嫡系子弟出山,目的就如此简单?

  “地家嫡系子弟出山对付苏家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只要你想,我都会帮你,我说过,任君处理。”微忱开口说着,可地奂之那脸却是明显的震惊:

  “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地家的嫡系子弟?”

  微忱笑了笑:

  “在下人称百事通,知道的自然多些。”微忱回答着。

  “百事通?”地奂之随之笑了笑。

  “就你这样不知原因随便伤人也能称百事通?”

  “那么请问这位百事通,我此次出山所谓何事?”地奂之继续开口。

  微忱听后直接开口:

  “那是阁下的事。”

  地奂之向她靠近:

  “不是人称百事通吗?”

  “那只是个代号,这世间有谁又真的什么都知道。更何况是人的心事。”微忱答着。

  “我每五年都会出山一次,为了吸收一下人间的精华,也了解一下世间的变化。这次本不该出来,可却应了师傅的要求,来人间来查看仙门的动荡。”地奂之再次开口。

  听了他的话,微忱抬头看向他,无论他的话是真的还是假,她还是惊奇他会如此详细的向她解释。

  “你不必对我说这么多。”

  地奂之完全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开口:

  “其实,我还是用了手段的,之前遇到你确实不是什么巧合。”

  微忱听后立马抬起头来,这人此时看起来怎么有些傻?有自己说自己用手段的吗?

  “我们地家人修炼的术法比较杂,但占卜却是很精湛,我出山时为自己算了一算,卦象显明能遇到福星,而你就是我的福星。”

  福星?微忱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叫她。

  “要说我有预谋,那也不该是那瞎眼姑娘,而是你。”地奂之的身子又近了近。

  “阁下可能学艺不精,我命格很硬,只可能是灾星。既然阁下不需要我那我便离开了。”微忱开口说着,然后便带青狼离去。

  “喂!你干嘛去!我还没答应让你走呢!”地奂之喊着。

  “若是后悔了,大可随时取了我的性命。”微忱停下脚步,缓缓开口。

  “不是!你这人为何总想着别人杀你,我是想说我在人间的这段时间你要收留我。”地奂之开口喊着。

  “您若是要我帮您做事可以,可收留您,恕难答应。”微忱说着,便继续向前走去。

  见人已走远,无知才伸了个懒腰:

  “您真的确定这次的占卜没有出错吗?”

  “你什么意思?”地奂之的脸色瞬间变的有些不爽。

  无知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喵了一声,有哪个福星想要了你的命啊!

  微忱回到店铺,直接坐在贵妃椅上,以往这个时间她早已经休息,可此时此刻,她却没有任何睡意。

  她了解这天上地上很多事情,可唯独地家她知之甚少,除了那个元吉仙尊,她貌似一点都不了解地家人,就连上次那个地家下等子弟的鬼魂也是她费尽心思才找到的。

  她不知地奂之说的话有几分真意,可她知道的是,地家,她确实不应该招惹。微忱冷静的闭上双眼,今天是她冲动了。

  她用手抚摸一下青狼,可却感觉到一阵湿润,微忱立马伸过手,竟是一片血迹。

  “青狼!”微忱连忙将他抱起查看伤口,怪她,竟没发现他伤的这么重。

  她刚要起身拿药为他包扎,敲门声突然响起。微忱转身去开门。

  “是你。”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微忱看到了阴魂不散的一人一猫。

  “没错,就是我。”地奂之冲着她笑了笑。

  “我已经拒绝了尊驾的请求,就算是杀了我也别想进我这店。”微忱开口说着。

  地奂之抬头看了看她店铺的牌匾,然后缓缓开口:

  “什么打打杀杀的,我这是应了你的要求,不请自来。”

  微忱不语,没错,她的店铺的名字确实叫‘不请自来’。

  微忱没有理会他,她想要关上门,可却被地奂之迅速拦住。

  “我就在贵宝刹借住几日,什么都不干,不行我支付你钱财,你这开门做生意哪有拒客之理。”地奂之再次说着。

  “抱歉,本店已打烊。”微忱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用力关门。

  “你那狼应该伤的不轻吧!”门外的地奂之突然喊着。

  “虽说我这猫长得人畜无害,可也是凶得很,上次被他挠的那个最后怎么样来着,让我好好想想。”

  微忱听后,正在关门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听见他继续开口:

  “对了,好像是浑身青紫,最后化作了血水。”地奂之说着,直到最终,微忱还是松开了手,将门打开。她可以不顾自己死活,可不能放任青狼不管。

  “说吧,你来我这到底为了什么?”微忱开口,地奂之冲着她笑了笑,然后直接登堂入室。

  地奂之仔细的打量着室内的一切,看着室内的各种瓶瓶罐罐,还有各色各样的纸钱。

  “虽然整洁度不够,到也还马马虎虎,可以住下。”地奂之开口说着。

  微忱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直接开口:

  “帮我的狼疗伤。”

  可地奂之那厮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而是直接走到她的床前,这床是由紫檀木制成,小的很。

  “可以在这床边加一副棺材,我们地家人一向都住在棺材里的。”地奂之说着。

  微忱这店铺名义上是寿材店,棺材倒是可以有。

  “可以。”微忱答着。

  “那就水晶棺。”地奂之继续说着。

  “只有紫檀木的。”微忱回答。

  地奂之看向她,虽然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还是知道自己不应该得寸进尺,然后笑着开口:

  “紫檀木的也行,正好和你的床比较般配。”

  “那么,可以疗伤了吗?”微忱开口。

  地奂之摸了摸头,然后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这就去。”

  “我给你搬棺材。”微忱说着,便向后院走去。而地奂之也走向了那只受伤的狼,看了看他的伤口,他不得不感叹他家猫超强的创造力了,其实他没有吓唬微忱,上一个被无知挠了的某生灵,确实是化作血水了。

  地奂之拿出药瓶,想要给这狼上药,可这小家伙不但不领情,还瞬间炸毛,甚至还向他发出了不怎么悦耳的叫声。仿佛他要动他一下,他就会和你上爪子。

第四章:不请自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