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别说你怕鬼

  “再凶!信不信我把你指甲拔光了!”地奂之恐吓道,就连他身旁的肥猫也在附和:

  “他确实干的出来,我的爪子就被他拔过,不仅是爪子,连胡子都被他拔过。”

  正巧,微忱搬着棺材走了进来。听到他说话,便向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拔指甲,拔胡子?这样的事好像和他贵公子的气质不太符合。

  听到搬东西的声音,地奂之立马站了起来,想想刚刚他对那小狼说的话,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我不是真的要拔他指甲和胡子,就是要吓吓他,你的狼他不太喜欢我。”地奂之立马开口。

  “青狼,听话。”微忱开口。

  听到了主人的声音,青狼只好放弃挣扎。

  “青狼,原来他的名字叫青狼。”地奂之开口,微忱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搬着棺材,地奂之向她看去,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其实我可以用法术来搬。”毕竟让一个女生来搬重东西貌似很不好。

  “无妨,搬的动。”微忱开口,然后继续行动。

  可地奂之才不理她的话,直接起身使用术法,那棺材便从微忱的身旁飘了起来,然后正正好好落到它想要落的地方。

  微忱看的也是目瞪口呆,这地家的术法果真是厉害。

  地奂之为青狼处理完伤口,然后便走向棺材,手轻轻一推,便翻身躺了进去,他的肥猫无知也同样灵巧的跳了进去。

  微忱看着他开口问道:

  “你当真要住下去?”

  “自然是非常之真。”地奂之说着,与此同时闭上了双眼。

  “你之前不是去了施家吗?”微忱继续问道。

  “太过无聊,所以拒绝了。”地奂之再次开口,然后翻了个身,准备开始他的美觉。

  看着他的睡颜,微忱心中又有了邪念,若是就这样将棺材封死,他会不会就直接被憋死,答案自然是否。况且她也不会那么做,毕竟他今天对她确实手下留情了。微忱已经认命,于是直接上床休息。

  直到傍晚,夕阳渐渐落山,熟睡的微忱睁开了双眼,她先是看了一眼旁边棺材里的男人,睡的倒是十分的香甜。微忱回过神,然后起身用冷水洗了把脸,点了一炷香开始了今天的迎客。这几年来,她一直如此,每每到达夜晚,无论有多么不情愿,她都必须迎接她的客人。她再次看了一眼地奂之,她不像他那般腰缠万贯,根本没有拒绝客人的权利。因为和仙家一样,人类的社会同样残酷的很,不想饿死,就要辛苦挣钱养家。

  也许是她的动静太大,棺材那边竟也有了响声,地奂之坐了起来,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看着她。

  微忱没有理会他,既然他住在这里,有些事情早晚都会知道的。这也是她之前拒绝他住下来的原因。微忱将店铺的门打开,冷冽的寒风灌了进来,紧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鬼魂便跟着她走了进来。

  见到这一幕,地奂之瞬间清醒,随之的便是一声吼叫:

  “鬼啊!”

  下一秒,一人一猫便都挂在了微忱的身上,微忱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就连她身旁的鬼魂都被吓个不轻。

  “松开。”微忱开口,就在刚刚,她设想过地奂之知道这里会来鬼魂的无数种场景,可唯独没想到会是这样,

  “不行,我怕!”地奂之貌似抓的更紧了。

  微忱将自己的手用力从他紧抱她的胳膊中拿了出来,顺带着将这一人一猫都给推了出去。

  看这样子,地奂之不像是装的,他紧紧的盯着她身旁的鬼魂,甚至还在发抖?不过问题来了,他不是知道这里来了鬼而是看到了这里来鬼。

  也就是说他能看到鬼!

  这世上修真者很多,修仙的术法也有很多,但能看到鬼的修真者却少之又少,除非他们能够得道成仙,不过地家人也许不同,毕竟他们一直就与鬼打交道,不过怎么做到怕鬼怕成这样的?

  “地家人会怕鬼?”微忱发现这个男人仿佛超出了她对修真者的认知。虽说大多数修真者看不到鬼,可都会一些驱除恶鬼的法术,一般也都是鬼怕修真者,又哪有修真者怕鬼的。

  “谁说地家人就不能怕鬼!”地奂之抱起他的肥猫以求安慰,可他的肥猫,貌似比他还要怕吧。

  微忱眉毛弯了弯,他一个修真者,怕鬼还能如此的理直气壮。

  “地家不是住在墓穴吗?”微忱开口。

  “谁说墓穴里就一定有鬼?”这次,地奂之已经好了很多,至少可以对着她喊了。

  不过这话倒是叫她咬口无言,也许他们地家的嫡系子弟都比较的娇生惯养。

  “既然怕鬼还是早些离开吧,我这铺子里里外外都是鬼。”微忱说着。

  里里外外都是鬼?地奂之睁大了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哪里?”

  微忱看向了他身后的瓶瓶罐罐,地奂之也跟随着她的目光,缓慢的转过头去,果真,那些瓶瓶罐罐中发出了万千种声响。

  “啊!”一人一猫又抱在一起开始尖叫。

  若是细看,一定可以看到微忱得逞的笑容,她就吓吓他而已。

  “主人!”男孩的声音让室内的尖叫声停止。

  “发生了什么事?”青狼继续开口。

  可还未等微忱回答,地奂之却先开口:“你是青狼妖族?”青狼听后一愣,立马没了言语。

  “我早该想到,微忱管你叫青狼。”地奂之开口,仿佛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害怕。

  “与你何关!”这一次青狼开口,而且语气里还满满的不友好。

  “青狼!”微忱厉声开口。毕竟地奂之是他们的客人,礼节还是要守的,况且这男人不是省油的灯,他身上除了那胆小如鼠的肥猫,还有他腰上的金蛇。

  青狼听后立马低下了头。

  “没关系。”地奂之转过身,冲着她笑了笑,却又不小心看到那恐怖的鬼魂。

  “你可不可以让那鬼离我远点。”地奂之小声开口。

  看来他是真的很怕鬼。

  微忱走到离他很远的贵妃椅旁坐下,那个鬼魂也随之跟了过去。

  “知道这里的规定?”微忱看了看这浑身是血的鬼魂,直接开口说着。

  “我只听说你这里能帮我圆愿。”那鬼魂开口说着。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普化众生的菩萨。”微忱低头说着,还随手烧着纸钱。

  “你想要什么?”那鬼魂开口说着。

  “人的钱财或是鬼的灵力。”微忱说着。

  “正好我都有。”鬼魂说着。

  “哦?那说说你要的?”

  “我要报仇。”说到这里,这屋子里的烛火都晃了晃,那鬼魂身上都满满的煞气。

  微忱的眼中有了些光芒,看他这样子,倒是个死状凄惨的厉鬼,她这店中已经好久没来这么上好的厉鬼了。

  可她突然想到了一旁的地奂之,随之便用灵力控制一下。

  “说吧。”

  微忱的声音轻的很,可不知为什么,刚刚那已经濒临爆发的厉鬼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十分听话的坐在她的面前:

  “我本是李氏修真人,一生兢兢业业,潜心修仙,从无恶迹,可就在昨晚却因捕捉妖兽被池家的人杀害。”

  “池家?五大仙门的池家?”地奂之率先开口。

  “对,就是池家。”那厉鬼答着。

  “你如何确定那人是池家人?”这一次开口的却是微忱。

  “池家是五仙门人,有些标识天下仙门皆知,比如说他们脖颈上的莲花,而且我还听到那些跟随他的人称他为澜清师兄,谁人不知池澜清是池家的嫡子。”

  微忱了然的点了点头,若是他的话也不是不可能,那人丧心病狂的样子她见得多了。

  “那他又为何要杀你?”微忱继续问道。

  “因为那头妖兽,那妖兽是他精心养大,我不知情,只见它伤人无辜,才动手杀了他,可没想到那池澜清见后便对我下手,三十九刀,他对我砍了整整三十九刀,就连我死了都没有放过。我的幽魂就这样看着他们鞭挞着我的尸体。”

  “岂有此理!我仙门正道,竟有如此败类!”这一次,发出声响的是地奂之,而且,这声响还有些大,吓得微忱一愣。

  微忱摇了摇头,果真是地里面待久了,没见过什么世面。

  “一些修真者喜欢用人的血肉将妖兽养大,然后除之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和灵力。”微忱开口。

  “荒唐!简直是无耻至极!”地奂之继续喊道。

  听了他暴怒的声音,微忱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来,继续开口:

  “你走吧,这买卖做不了,我虽爱财,也知有些拿不得。”微忱看着那厉鬼,缓缓开口。

  “等等!”地奂之听后立马站了起来。

  “你不能坐视不理!”

  微忱直接忽略了他的话:

  “我是不会伤人性命的,现如今你只能期盼他成不了仙,因为成不了仙他就会死,死了自然就会下十八层地狱,不过以他这样的修炼速度成仙是早晚的事。”

  “不行!这种人怎么能成仙!”这一次,地奂之直接走了过来,明明刚刚还怕鬼怕的要死。

  “难不成你要去杀了池澜清?”微忱斜视他一眼,这男人胆小的样子她可是见过,不用说杀人,恐怕连鸡都没杀过吧。

  “我……”地奂之自然不可能去杀人。

  微忱嘴角勾了勾,貌似打趣他也挺有意思。

  她转过头来,对那恶鬼说着:

  “回去把你的钱准备好,我虽杀不了他,可也不会让他成仙。”

第五章:别说你怕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