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狼和少年

  尽管微忱走的很快,可地奂之依旧紧紧的跟着她。

  “微忱,你停下来,我们谈一谈吧。”地奂之开口说着,而听了他的话,微忱竟然就真的停下了脚步。

  “我真的没有骗过你,我的名字也是真的,只是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地奂之再次开口说着。

  “我知道。”微忱开口,地奂之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平淡的回答,没有愤怒,更没有任何表情。

  “那请不要赶我离开了,我在这人间是真的没有别的朋友了。”地奂之说着,语气里满是委屈。

  “除了那瞎眼姑娘,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虽然她做的蛋糕好吃,也没有那瓶瓶罐罐的厉鬼,可我还是想要住在你那里,我们是朋友。”

  微忱的眼睛微微动了动,可仅仅一秒,她便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收回,于是转过身来,看向他:

  “你来人间除恶扬善也好,伸张正义也罢,都离我远些,冷香也不要靠近。”

  “为什么?”地奂之走近,连忙问道,他知道,此时此刻他不想要离开。

  “你我本该殊途。”微忱说着,便想要向前走去,地奂之立马抓住了她的手。可微忱的脸色突然变了变:

  “不好!”

  “怎么了?”地奂之开口。

  “店铺里出事了!”

  于是她挣扎开他的手,立马向客栈跑去。

  不请自来中,一片狼藉,是她大意了。原来池家想要的根本就不是请君入瓮,而是调虎离山。

  看着室内到处乱窜的鬼魂,微忱的脸瞬间阴沉,随之跟过来的地奂之也是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弄的?”

  微忱看了他一眼:

  “出去躲着,这室内的都是厉鬼,不怕被吓死就老老实实的躲着。”

  听后,一人一猫极为顺从的点了点头,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躲了出去。

  微忱走近室内,便看到了被恶鬼缠身的池江沅。

  “你是疯了吗?”微忱大声喊着。

  虽说这阴阳绫是上古神器,可她这屋中的厉鬼可相当于千军万马,他打一个坛子还好,可干嘛将这室内的坛子都给打碎,现在可好,这阴阳绫左飘右飘,都不知道该攻击哪一个,反倒是他被攻击的狼狈不堪。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仙门中人,把自己伪装成小白花,没想到修的是此等妖邪之术!”池江沅一边对付着厉鬼,一边开口说着。嘴还是一如既往地的贱,微忱真想就这样放任不管,就这样让他一直被厉鬼缠着去吧。

  可她自然不能这么做,她与池家的纠纷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多上一些,眼前她只想与池家速战速决。于是还是闭上双眼,心念咒语,在那一瞬间,万千个鬼魂向她袭来,她手中的鱼骨剑也在不停的颤动。也就是在那一刻,池江沅解脱了。他向前看去,微忱正虚弱的杵着她那把鱼骨剑:

  “你为什么要放过我?”池江沅满脸的震惊。若是她刚刚对他下手,他定是必死无疑。

  “看来反正无论如何,我和池家的纠缠都已经开始了。”微忱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看着他缓缓开口。

  “我承认池澜清的事确实是我做的,不过是他罪有应得,残害仙门修真者在先,杀人本该偿命,更何况我还没要他的命,只是给了他一点教训,可你也不必来这送死。”微忱开口说着。

  池江沅听后冷笑一声,然后开口:

  “承认倒是痛快!现在装什么英雄,还不是看我受伤严重想要看我笑话,仙门大会时不是叫姓池的那个小子帮你推脱的挺干净的吗?我告诉你,你死心吧!就算死在你手中,我池江沅也不会求饶的。”

  看着池江沅这个德性,她突然有些后悔刚刚收手。有的时候嘴贱比人贱还要可恶。当然,她眼前的这位两者都占了。

  “本来我是想在仙门大会时承认的,不过看到池家那副鬼样子我就突然改了主意。”说道这里,微忱突然停下看了一眼他那副快要被气死的神情,然后继续开口:

  “我就是想让你们池家人感受一下以权压人,颠倒是非是怎么样的。”

  “你!”池江沅喊着。

  “虽然你将我这里弄的一片狼藉,可今日我不会再对你怎么样,在这世上并不是解决所有事情的方式都是以牙还牙。”微忱一边开口,一边看着他,池江沅竟然在她眼中看到了怜悯。说来可笑,他池江沅自小就生活在光环之中,今日还需要别人怜悯。

  “你走吧,以你现在这副样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一个月后我会亲自去池家,将我们的事来个了断。”微忱开口,池江沅再次看向她,他还从未见过这样一个人,明明她说的话,做的事让他很难受,可却也让他很惊艳。此时此刻他不知道是眼前的女人矛盾,还是他矛盾。

  原本有无数句咒骂她的话,可到最终也没有说出口,直到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一个月后,池家门前,我们来一场公公正正的对决。”

  或许他赞同了她的话,这世上并不是解决所有事情的方式都是以牙还牙。若是可以,那就让纠纷从他们这里结束吧。

  池江沅走后,微忱开始清理着现场的狼藉,而一直在门外的地奂之也终于走了进来。

  “戏看完了,就该安安静静的离开。”微忱背对着他开口说着。

  “我也知道我最近的行为不妥,也想着就这样离开算了,可是这样的你叫我如何能走开呢。”地奂之看着她,微忱不知道他眼中的情绪是什么,或许是怜悯,或是惊喜,亦或许同她一样,他对她也有些些许爱慕。

  不可能的。

  微忱低下头,继续收拾地上的碎片,可就算她怎样的面无表情,目光的闪烁也是掩藏不住的。

  “若是你还怪我一开始没表明身份,我再次向你道歉。”说着,地奂之便向背对着他的微忱鞠了一个躬。

  “所以,希望你接受我真诚的道歉,并继续收留我吧!”

  这一次,微忱转过身来。她看向他,看向了他的眸子。

  这双漂亮的眼睛一直让她很心动,美丽的事物她也难以拒绝,她该怎样压抑着自己的心,毫无动容的说出那些违心的话,尽管她早已擅长伪装自己。

  “你应该早就发现不对的地方了吧。”微忱起身说着。

  “嗯?”地奂之看着她,她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此时此刻他也不懂了。

  “你应该早发现了我修的术法与普通仙家不同,准确来说,我虽是仙门出身,修的确是妖道。不仅仅是我,还有这里如沛和青狼,我们修的都是妖道。”微忱面无表情的说着,她紧紧的盯着地奂之,可她预想的惊奇,失望通通都没有出现,他只是淡然的笑了笑,像他平时一样开口说着:

  “术法不分好坏,善恶自在人心。”

  微忱听后继续开口:

  “你可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修的是妖术,以后可能也为妖。”

  这一次,地奂之没有笑,甚至变得有些严肃:

  “我明白。”

  “微忱,你说你我本殊途,可这三界很多东西都是殊途同归。仙和妖本来就不是划分善恶的标准,妖分三类,青丘、青狼和恶妖,据我所知,至少前两类都是好的。”地奂之开口说着。

  “你说什么?”微忱问着,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着微忱紧张的样子,地奂之又笑了笑:

  “众所周知青丘也是同蓬莱一样,都是修仙重地,不同的是那里修仙的都是狐狸或是一些小妖,所以有的时候妖也是仙,微忱何必如此在意。”

  微忱听后,上前一步:

  “我问你的不是青丘,而是青狼,你说青狼也是好的?”微忱紧紧的看着他,那一刻她极其迫切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嗯。”地奂之开口答着。微忱走近,她紧紧的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她听到地奂之继续开口:

  “据我所知,青狼族从未伤过人,甚至有情有义,我见过的青狼族人有的可以为了爱人而死,有的可以为了亲人而死,和他们相比,神仙也不过如此。”地奂之刚刚说完,门外恰好刚刚回来的青狼立马僵住了,于是微忱开口问道:

  “你是白胡子仙人?”

  听到他们说话,地奂之一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少年和狼?”

  青狼听后,立马跑了过来抱住了他,地奂之更是目瞪口呆:

  “不会啊,五年前那只小狼才刚刚出生啊。”

  微忱向前,然后隐忍开口:

  “青狼族幼年期很短,只需六年便可以成为成年狼。”

  地奂之听后,尴尬的笑了笑:

  “先时知道青狼是青狼族时我就比较好奇,可没想到你们竟然是五年前的青年和狼,这实在是变化太大,我都没认出来。”

  微忱看着他,连语气都有些颤抖:

  “原来早在五年前,你就救过我们。”

  那一刻,一向冷静的微忱眼眶中竟满是泪水,此刻,那些她不想回忆的过往竟历历在目。

第二十章:狼和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