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又不是不会写日记

我又不是不会写日记在线阅读

我又不是不会写日记

喂只魚儿

现实·人间百态·16.4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2-29 23:25

发现一个大佬,用日记记录生活发在起点上,保留一份当时的记忆时光,用作日后回顾。我呢?是一直想写小说的,也写了三五万字,断断续续的一直写不下去,到现在索性下决心就不写了。换个方向,也学学人家。小说我写不了,日记我还能不会写吗?!我写日记的用途大致如下:1.记一下每天的流水账(锻炼记忆力)2.趁脑子还算灵,把之前小时候的事情也做个备份(回顾人生)3.回顾下每日的生活,反思反思,有没有什么新的收获。(三省吾身)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序章:大概记录一下

  人生短暂,这句话是真的不假。

  前几天(2023年6月17日)晚上九点值班的时候,同事问我是几几年(出生)的?

  我随口说93的,同事也没在意:“那我还真没你大,得叫你哥。”说完随口又追问我多少岁了。

  我嘻嘻哈哈的说了句快三十了。另一同事说;“你不是快三十了,你是已经三十了。”我才恍然……

  自己已经三十岁了啊。

  暮然回首才发觉自己现在一事无成。

  1993年出生到现在,记忆中的事情模糊了一大片。照实说的话,我只能说我的记忆可能只是我脑子里对过往的印象,而不是事实发生过的事情。

  但是这又有什么呢?总之它是属于我的记忆。

  下决心写日记,也是昨天(2023年6月18日)晚上看小说的时候,在看的有一本“龙升云霄”的小说,书名《我有一个仙道世界》,在书评区发现他给“龙灯耀八方”回复了一句:“龙灯啊,你怎么才来啊,一直在想你”这样的话。这句话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的书属于我比较喜欢的题材,文笔也不错。一个我喜欢的作者(指“龙升云霄”)喜欢的作者(指“龙灯耀八方”),想必写的书也不差吧。于是我就点开了他(指“龙灯耀八方”)的头像。

  他(指“龙灯耀八方”)的专页上有三本书,一本528万字,其他两本不值一提。给我带来震撼的就是那本528万字的“小说”,姑且算作是小说吧,虽然它是本日记。

  “龙灯耀八方”说的没错,写日记到本子上,本子会丢,存在手机里,手机也会换。然后他就想到了可以在起点网站上写日记,并且他还真的行动了,时至今日还真写了500多万字。

  虽然他还是个Lv1的作家鶸,但我何尝又不是呢。在生活这个游戏里,我不也是在底层摸爬着,同样是个鶸嘛。

  总而言之,还是得行动起来,所以我也打算写日记!他妈的(语气助词)小说写不出来,日记我还能不会写吗?

  有句话说过,完成胜过完美。干就完了!

  下面回顾一下我这三十年脑子还记得的记忆,也许有些偏差,只是个印象,好在我还有大把时间去记录,去追忆……

  记忆中最早的应该是一场雨,也不记得那时候我有多大(年龄)。只模模糊糊的有个印象,那是在雨天,雨下的不大也不小。我和表姐在爷爷家老房子的屋檐下,从堂屋到西屋两个房间来回串。屋檐下的我们是那么的快乐,也不知道当时在高兴个什么劲,应该是来回乱串没有被雨淋到吧?!小孩子就是那么容易快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留下这个记忆,反正现在想起时,心中有的是一份小小的甜蜜,也许那就是我珍视的童年吧。

  有一个片段是坐在地排车子(一种农村的运输工具)上搬家的场景,小小的我坐在地排车子后沿(也许是前沿)跟着搬家,从我爷爷家的西屋,搬到了家西的一处砖土屋子里去。那是一处小院,没有围墙,只有一个下面是砖垒成的墙基,上面是土墙的那种房子……

  果然是久远的记忆了,已经有些记不清了。还好我是幸运的,至少我现在还能把记忆留下。(开心)

  有一个片段是学扒水的,直接被小伙伴推下水,喝了好几口脏水的记忆画面。浑浊的水中,我惊恐的胡乱抓着刨着,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水混了黄土的那种黄色。

  我他妈的(语气助词)真是命大,一群半大孩子也没个大人,一点学扒水的基础都没有,直接被推下水去学游泳。没被淹死,真是幸运!大概我就是这样学会的游泳吧。(该情况禁止模仿,游泳请找专业人员培训!)

  有一个片段是关于我和表姐在农忙时吃拌了农药的花生的。农村地区种花生,花生种子都是拌了药的,为了防虫嘛。

  记忆中我妈还叮嘱我俩,这些花生拌了药的,不能吃。然后我俩很听话的没有吃我家的花生,转头去吃了对面家的。还好发现的早,喝了老多肥皂水吐出来了。我的记忆到这儿为止,就这件事情,我问过我爷爷、我奶奶、我姑姑还有我爸妈。他们说不止是喝肥皂水催吐,还去了医院的。(禁止模仿,任何有毒的东西都不能入口,家长要教育好孩子,还要把危险品放到孩子接触不到的地方。)

  果然记忆就是不靠谱,我也说过我的记忆可能只是我脑子里对过往的印象。不过还好,我能接受,至少我还拥有它。

  有一个片段是在瓜田里,那个时候基本上整个庄子里都种西瓜,一片一片的。我总是能听到虫子的嗡嗡声,也总是以为是手机在响。那时候的我真的是太想要一个手机了,满瓜田里乱窜去追寻嗡嗡的虫鸣声,希望能够真的找到一个手机,结果很明显,自然是不能找到手机的。

  大学在外做了两年房产销售后回家的这几年里,有一次和我老爸聊天。我爸说村里人谁谁谁还说我在他家田里偷摘了瓜吃呢。

  我心里对了对号,心想那不是他家的瓜,是我从咱自己家地里摘的。不过是半路上听到的虫鸣的嗡嗡声,以为是谁的手机落地里了兴冲冲去捡,被他见了错以为我偷摘他家瓜吃而已。不过我没有说出来给我爸听,我自己知道就好。

  说起偷瓜,我还真干过。大概是在我在县城上学后,因为搭乘的汽车不过我们村,终点站是离我家有五六里的另一个村。一开始都是和我爸讲好,他来接我,后来就不让他来接了。我都是一路走回去。因为是住校。一个月满打满算也就回家两次,一年里走着回家的次数并不多。

  我走着回家根本不走大路,都是走地里的小道。一路上地里种啥我就薅点啥吃。有时候吃苹果、梨子、草莓、桃、葱、西瓜、胡萝卜、杏什么的。还兴冲冲的跑人家棉花地里去嚼人家的高粱吃,我把人家高粱臆想成甜杆儿(我们这儿叫他“甜秫秸”)了。现在想想真实罪过,小时候真的是不懂事。好在也只是摘一两个自己吃,造成的损失不大,希望那些主人家们能原谅我吧。等到了实在没什么吃的季节,就是寻摸一根木棍,一路挥挥打打的回到了家。男孩子嘛,没有不喜欢一根上好的心仪的木棍子的。(这个也禁止模仿,偷东西是不好的,小孩子没有偷盗这个概念,喜欢就去拿,家长要正确认识正确引导。)

  有一个片段是小时候上学,天都没亮,一个喊一个的名字结着伴儿的去上学。上学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我总是被欺负,直到我一个过肩摔摔哭了一个刁难我的同学之后就很少再有了。现在想来也许是小时候的我不够自重,不懂的捍卫自己的尊严,才让人看我比较好欺负吧。

  至于那个过肩摔,纯属是偶然。小时候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们这边会买一两毛钱的糖精,伴着雪来吃,算是当时时兴的“零食”。有时候会从家拿来一个空的酒瓶子用来化雪,做成雪糖水。

  那天早上,我就拿着一个我自个很喜欢的空瓶子去上学。路走了一多半还没到学校呢,就碰到了那个刁难我、找我事的同学。

  他非要抢我的瓶子,我不让,他非抢。他绕到我身后勒我,我抱着瓶子一弯腰,也许是用对了什么巧劲,也许是他没站好。总之他也被我一个过肩摔似的,从我背后摔到了身前地上。他哇哇的叫着痛,我哇哇的叫着哭……(这个也禁止模仿,霸凌是不好的,被霸凌的也要对家长说,去寻求帮助)

  ……

  还有好多,一时想不起来了,等想起来再记录一下吧。(不得不说,在起点写日记,真是个好方法)

  没上学的时候,我和表姐是玩伴。后来上了学也时常去我姑、我舅家去住。一路跌跌撞撞就这么上完了学。

  我学前班上了2年,一年级上了2年,二三四五六年级都是一年。五年级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我爸许诺的奖励还是自个的兴趣,学完了六年级的数学,一度让我爸引为骄傲,到现在也是(我爸挺自得这件事情的)。遗憾的是当时没跳级,直接去上初一。(直到现在我才有那么一点意识到时间的重要性,当时应该去跳级的,也许那样我的人生会有变化吧)

  学前2年加上小学7年合计是9年。

  初中一开始是在我们镇一中,上了一个星期,我爸就把我转到了私立中学。私立中学上了半年,学校就黄了,然后就是县实验中学两年半。

  在县城里我见识了在农村乡下见不到的花花世界。学会了打游戏机(就那种投币的游戏机,有个叫《三国战记》的街机我最爱玩)、打台球、上网吧玩网游,还有就是看小说。那时候还是去书店租书,一个小屋子里摆满了各种小说,也是从那个时候我进了小说的坑。

  然后不出所料的成绩下滑,家里让复读。然后就去了一个在我们市有名的私立学校,虽然还是学的不咋地,好歹算是考上了县一中。在哪里(指私立学校“初四”)我认识了以我这三十年阅历来说,都比较认可的三个好朋友。人生兜兜转转,幸运与不幸?谁又说的清楚呢?

  这是我的初中4年。哦,初四那年也是QQ农场火起来的那年,我们没少翻墙去网吧去偷菜,也只是为了去偷菜。

  高中的我还是一如既往,沉迷小说和网络游戏(我忘了啥时候接触了LOL了)。三观也是被小说塑造的有些奇怪,我居然真的相信能修炼。家里有本老旧的气功书,应该是当年气功热的时候留下的,我傻乎乎的跟着练,直到我真的练到了丹田一跳。(这里推荐下“徐公子胜治”的《神游》)

  我以为神功有成,大冬天乐呵呵的给同学“科普”怎么调运气血御寒。同学自是不信,一脸夸张的答复我:“我叫你神吧!”就这么给我头上安了个绰号,于是我有了人生中第一个绰号:“神”。

  修炼我都敢信,学习自是不怎么好的。2013年高考400分将将冒头,报了个“临沂大学”的“电子商务”的专科,家里觉得考个专科丢脸,又被叫去复读。

  于是我就去了当时新建的一中新校区西校去复读,还是跟着我原来的班主任学生,和我复读的还有一个我原来的同班同学。他有个绰号叫“狗腚”,到了西校翻身做主人变成了“高富帅”;我则是上了梁山,在“神”后加了“哥哥”俩字,变成了“神哥哥”。

  事实证明,任何绰号都不能对命运的权重动摇分毫,第二年(2014年)高考,我考了450分不到,有长进但是长进不多。原来是专科现在还是个专科。

  她妈的(语气助词)!初中四年,高中四年,大学竟然不是四年!真是操蛋的人生,不过也是自作自受,我选择接受这样的我,这样的现实。

  专科学了个“动漫设计与制作”的专业,我们这届还是(新校区)刚签的第一届学生,教师和教材都是新鲜热乎的。新进大学的我,想来个改头换面,上课认真听讲,除了大二混了个三等奖学金之外,并没有什么成绩。呼呼隆隆大风吹过似的,我就毕业了。

  现在想来高考这道坎,不光是难在考分数,还难在择校择专业上。换成我现在的见识,当年我那450不到的分数,也许能弄个三本也说不定,蹭下本科的边子。也不至于现在还在考编大军里沉浮,啊,宇宙的尽头啊,我饥渴的遥望着你!

  话说回来,再不济,大学的时候把注意力从专业课上挪到学校图书馆也行啊,我一个学“动漫设计与制作”的一毕业,毕业证就成了“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的学生,这也属实出乎我的意料。学的再认真,出了象牙塔也只是积累,不能直接变现。我也是幸运的专科,计算机类的专业能报的三不限岗位真的是太多了(狗头滑稽)。

  学前2年(1997-1999)、小学7年(1999-2006)、初中4年(2006-2010)、高中4年(2010-2014)、大学3年(2014-2017)。

  这么算来我是97年开始上的学,我才四岁!真够早的!

  如果我不复读!……

  接受现实,没有如果。

  毕业了,实习找了个数据校对编辑的工作,校对一页一块钱。干了两个半月,不到仨月吧。我坐班坐的脊椎疼,一开始还能忍住,后来越来越疼,直到躺在床上都疼。实在受不了就辞职回家了,我爸跟我说他联系了一个工作还不错,让我回家看看。

  回家一看,县城保险公司的文员!我又囫囵个的调查了下县城里租房子的价格,决定还是回省城。我跟我大学同学商量好了,准备在我学校附近的写字楼卖盒饭!两人一合计,累是累了点,但是不少挣。

  回到省城,还没开干就遇到了创城行动,我和大学同学一起转身进了房地产公司,做了链家的经纪人,干起了租房子、卖房子的中介买卖。

  现在想想,盒饭生意没做起来,也许是幸运的。俩大学生,呸!这几个字咋一打出来给骂人似的?

  俩大学生连注册公司啥的都不懂更不会,考虑都没考虑过这些事情,能买个屁的盒饭啊?纯纯的黑作坊,客户吃出来问题,或者碰到同行打压,一举报一个准!分分钟死干净利落赔个底掉!

  经纪人干了三年(2017-2019),中间浑水摸鱼做了次炮灰,2018年公考考了52.9。同学托关系还是考试进了某学校做起了合同制的老师,我不是很清楚。反正他成老师了,小学的(老师)。而我那时则是一心想着专科满两年就能考研了,也没关注有没有更好的就业途径(比如说考公)。经纪人期间我还请了次长假回家考了驾照,说起这个我还真是谢谢我当时的领导。他妈的(语气助词)一私企还能留职停薪一个月。

  现在想想,我请假这个事也能侧面说明那个时候的房地产就已经开始不行了,泡沫要破!(也可能是公司有我没我都一样……)可惜没有现在的洞察力,更没有胡吹滥侃的胆子,说不定还能多挣几个大钱呢!不说了,都是废话,接受现实,没有如果。

  到了2019年,还没等我考研,我就回了家。没办法,一是年龄大了,家里催婚。二是中介这行业,咱没那个天赋,更不认同这个职业。总觉得这职业不创造价值,不如回家建设家乡。说白了就是没挣着钱。

  回到家,算是被我赶上了个小机会。赶上某单位招聘,考了个劳务派遣合同工。钱少事多离家近。

  期间也考了两次研究生,一次205,一次204。就是考到300也没用,第一次英语特么就考了13分,第二次英语到时有了长进,几乎翻了一倍:25分。不过也没什么卵用,分数线卡的死死的……

  好在机缘巧合下我遇到了一个极好的听书App(“樊登读书”,现在改名叫“帆书”了),在樊登的叨逼叨下,我总算是明白了几分事理,心胸开阔了些。算是中和了这几十年小说的流毒,虽说现在还没戒掉小说这个破玩意儿,估计这辈子也够呛能戒掉了……

  接下来就是各种相亲,在相亲中慢慢地重新认识了自己,也给自己定个位,确定了要找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做老婆。好在上天还是比较宠我的,让挑了个家教极佳的老婆结了婚。(这里应当猖狂大笑!用古话来说就是当浮一大白!)

  然后时间流逝,一步步地就这么走到了今天。

  下面!我要正式开始写日记了!我又不是不会写日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我又不是不会写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