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墙头草

  

  刘华星今天是真的来气,肖永健这种人为了讨好班上那群男生而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就好像他是某种提升好感度的道具似的,只要对他表示出厌恶就能和那些人搞好关系。今天刘华星就要让他后悔到哭,而且要哭到他初中生涯结束。

  肖永健平时表现得和他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尤其是考试找他要答案或者问他借作业抄的时候,笑得腼腆和气,这个时候倒是随风倒了,这种人是真的让刘华星作呕。

  在一部电视剧里,真正让人恶心的往往不是电视里的反派,而是那些墙头草。

  而在现场的这群男生里面,这样的人有好几个,撇开肖永健之外,陈亮和另外几个男生也是这样。平时和他笑嘻嘻的好像关系还可以,偶尔抄抄他的作业,考试的时候问他要个答案,到了要揍他的时候就干脆的来这里,一脸厌恶的看着他。

  刘华星真正反感的不是周博伟这样始终表现得很厌恶他的人,而是这些墙头草。

  所以刘华星今天是打算把这些人全部给打进医院里,反正这年头摄像头也没普及,他们在这里打架没人会看到。周围的居民知道这地方是是非之地,通常都不会过来。

  而不管是老师还是警察都不会相信,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能够一个人打十几个,还打得这十几个人都受伤,他完全可以想办法糊弄过去。至于人多人少对他来说差别倒不是那么大,他们班上的男生打架都弱爆了,更何况他还可以读档。

  “别他妈说我们欺负你一个人。”洛阳这时候上前来,指着刘华星:“我跟你单挑。”

  “别!浪费时间。都说了我赶时间回家,赶紧的!”刘华星不耐烦的说。

  “你他妈……”周博伟这时候来气了,上前一步,但又不敢跟他打,毕竟昨天才吃了苦头,所以只是指着他说:“你嚣张个%&*¥呢!?这么多人打不死你是不是!”

  刘华星瞪着他,不想再废话,于是主动上前攻了过去。他通常不会主动攻击,因为读档这个能力更加适合打防守反击,但是这些小鬼都是菜鸟,而他受过专业的搏击训练,对付这些小鬼不需要那么麻烦。

  谁知道他才刚走了两步,周博伟就吓得连忙后退,差点摔倒在地。

  看着刘华星那鄙视的眼神,周博伟站起身气急败坏的冲身边的人说:“别跟他废话了!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能一个人打我们这么多!”

  眼瞅着这场群架就要开始了,这时候突然一声怒喝从花园入口处传来:“你们他妈在这干什么呢!?这是谁的地盘不清楚吗!”

  “你是哪根葱在这里管你妈的闲事……”陈亮没好气的扭过头,然后一个激灵:他看到了郑智和几个不良少年从花园入口那边过来,郑智在学校还是很有名的。

  但是这个时候再道歉又有点丢人,所以陈亮一下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郑智上前来,拍了拍陈亮的肩膀,好像在帮他整理衣服似的,然后二话不说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清脆的一声“pia!”。陈亮整个人都懵了,捂着脸后退了一步,畏惧的看着郑智,郑智则是不耐烦的说:“滚!”

  于是,陈亮像孙子似的,捂着脸站在边上看了起来。

  “智哥,我们这教训人呢,这个B在班上特别‘跳’。”洛阳连忙解释道。

  “跳”是他们这些小鬼的俗语,大致意思就是“嚣张”。

  “哦?跟你现在一样跳吗?”郑智斜睨着洛阳问。

  “我、我没有啊,智哥……”洛阳卑躬屈膝的说,郑智瞪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这地方是我的活动点吧?嗯?在我的地方教训别人,我来了你还不滚,这不是跳是什么?”

  “没、没有没有!”洛阳连忙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块钱,“来来,智哥,拿去买点饮料,天气热带弟兄去喝点冷饮吃个冰棍吧,我们这马上完事……”

  话还没说完,郑智就是一脚蹬在他肚子上,蹬得洛阳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倒在地,捂着肚子干呕起来,当时那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忍了半天没忍住,低声抽泣起来。

  接着,郑智来到了刘华星面前,小眼睛里闪动着凶光看着他。

  这货,不是还想打一次吧?刘华星挑了挑眉头暗想道,不过再打一次其实也挺好的,当着全班这帮孬货面前再打一次,也好让这些人睁大眼睛看看谁才是狠角儿。因此刘华星都做好了心理准备,而郑智开口就是一句:“老大,教我打拳吧。”

  “蛤?”刘华星一时愣住了,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这发展也实在是在他意料之外。

  “这是我兄弟!”郑智抓着刘华星的肩膀说,“都他妈给我放尊重点!谁敢惹他,别怪老子带人把你们打进医院!你们不是喜欢休息吗?!让你们休息三个月!”

  现场的人也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平时在班上畏畏缩缩、打起架来笨手笨脚的刘华星去哪了?这还是本人吗?为什么郑智叫他老大,而且还让他教打拳?刘华星不是全校前一百,班上名次前十的优等生吗?

  不过刘华星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反正局面已经这样了,不如拿来利用一下。

  于是,他冷哼一声,来到了肖永健面前。

  “不是要打吗?!来啊!”刘华星推了肖永健一下,但肖永健只是被他推得后退了两步,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不敢说话。

  “你这边儿可选的好吧?!嗯?说话啊!”刘华星拍着肖永健的脸,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问:“你是个死太监吗?啊?墙头草随风倒?平时找我抄作业的时候笑呵呵的,这个时候为了讨好他们又立马倒戈。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死太监?”

  刘华星拍他脸的力道相当大,和打耳光差不多了,这种见风使舵的小人实在是让他很生气,几巴掌下来肖永健的脸都被打出了一片手印,委屈的直掉眼泪。

  光是肖永健刘华星还不解气,他扭过头扫了一眼班上其它男生,洛阳和周博伟等人立刻低下了头,但他的目标其实是人群里的个别人。

  “钱永川,陈亮,滚出来。”刘华星指了指人群里另外两个人,那两个人哆哆嗦嗦的出列了,这两个人都和肖永健一样是见风使舵的死汉奸,平时没少抄他作业。

  “你看,我这人呢,对于讨厌我的那些人,我还是挺佩服的,人家该讨厌就讨厌,平时也不跟我来往,表里如一,多好。”刘华星帮他们俩整理了一下衣领说,“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样平时找我抄作业嘻嘻哈哈,到了这会儿又划清界限的人了。你们的原则去哪了?”

  这两个人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小孩子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刘华星又表现出了那种大人才有的腔调和姿态,他们完全被镇住了。这时候刘华星转向了郑智笑道:“你不是想学拳吗?来来来,我教你一点基本的,刚好这有两个人给我当沙包。”

  郑智挑了挑眉头显得有些意外,但他立刻欣喜的上前,踹了陈亮和钱永川一脚,没好气道:“听到没!?给老子好好当沙包,不然打得你们一个星期起不来床!”

  “听到没?站好了啊。”刘华星不怀好意的看了看陈亮和钱永川笑道。

  “我、我错了,我只是担心不合群,我……”钱永川这时候心生怯意,开始道歉。

  “错你妈,闭嘴!”郑智一下急了,就是一耳光打在他脸上打断了他的话,似乎怕他道歉了之后刘华星就反悔不教自己打拳了。

  钱永川捂着脸,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而陈亮也是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

  看到他们这副模样,刘华星又有点不忍心了,毕竟他心理年龄三十多岁,这帮小鬼才十几岁,跟他们一般见识稍微有点残忍,现在他们也受到教训了。

  更何况,今天这事闹大了捅出去,对谁也没好处。

  “瞧你那熊样!”刘华星没好气道,“滚吧滚吧!都滚!”

  但钱永川和陈亮还有点害怕,试探着看了看郑智,而郑智则是转向刘华星问:“不是说好要教我打拳的吗?”

  刘华星懒洋洋的说:“今天先教你点速成的理论好了,以后我哪天心情不好,再教你‘实战’。”

第十章:墙头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