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月考

  

  得到郑智的首肯后,刘华星班上这些男生如获大赦,飞一般的逃了。

  “你想学拳的原因是什么?”刘华星抱起了胳膊,转向郑智问道。郑智干脆的说:“当然是为了变得更能打,学武不就是这个目的吗?什么强身健体,那都是放屁扯淡。你要强身健体去跑步打篮球不好?练什么武?练武不就是为了打架吗?”

  “肤浅。”刘华星冷笑一声说,“你觉得‘武’是一种暴力的象征吗?恰好相反。‘武’是什么?是为了让那些身材矮小的人能够击败比自己高大强壮的人而诞生的,是‘技巧’,换言之是动脑子的结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郑智眉头紧锁,摇了摇头。刘华星耐心的说:“我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凡事都想着用暴力解决,那你就学不好搏击。暴力很多时候不能解决问题,头脑才能。来了一个人,你能打得过,那来了十个人呢?”

  “那来了十个人,你打得过吗?”郑智反问道。刘华星面无表情的看着郑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挥了挥手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那种思维方式是不适合学拳的。”

  当然实话说刘华星打得过十个人,但他打过十个人的方式并不是通过搏击,而是通过读档这种特殊的方法,所以理论上来说是靠作弊。

  郑智似乎感觉到刘华星是要敷衍他,有些不耐烦的问:“你别啰嗦!就一句话,教还是不教吧!别婆婆妈妈的!”

  有一句话刘华星是很赞成的。说习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这种话简直虚伪,武技本身就是为了破坏人体、对人造成伤害才诞生的,这世界上大把运动可以锻炼身体,为什么非要通过习武来锻炼?习武所追求的就是“强”。

  但话是这么说,他也不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教唆一群不良打拳吧?

  不说别的,以后这要是把人家打得怎么样了,有人去学校那里告状说是他教的,不是开除也要记个过,刘华星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敷衍一下郑智。

  因此,想了想刘华星决定教他一点防身术。防身术通常是用来给女性对付色狼用的,破坏力一般般,拿来给小孩子对付一些他们对付不了的敌人也比较合理。

  刘华星叹了口气,然后挥手示意郑智上前来,自己则是摆好了架势。

  “你、你要拿我做示范吗?”郑智有些警惕的问,“那还不如用你班上那些……”

  “只是跟你简单说明一下。”刘华星皱眉道,人挪活摆好架势,一掌推出,抵在郑智的鼻子底端,“看到了吗?攻击这里,这个地方是人的鼻软骨,特别敏感,攻击这里会造成强烈的酸楚,即便再强壮的人,这里挨上一下也会难受的流眼泪,接下来基本上就是任你鱼肉的状态。”

  “就这?”郑智皱起了眉头,刘华星咧嘴笑道:“你要试试看吗?”

  闻言郑智立刻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刘华星从地上捡起书包背在了背上,回道:“老大这个位置还是你自己坐吧,我只想过上一个精彩的学生年代。”

  说着,刘华星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向家里赶去,今天赶到家的时候也已经是六点多了,看到他妈脸上的表情,他连忙主动解释道:“放学被几个不良堵住了。”

  闻言,他妈连忙关切的问道:“真的?!他们有没有打你?”

  “没有,我骑车跑了。”刘华星糊弄道,他妈闻言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如果他们管你要钱,你就给他们好了,别让人受罪,知道吗?”

  刘华星敷衍了两句,然后跑去看电视了,因为明天月考,他也没作业要做。

  但他爸就有点不高兴了:“饭都不吃就先去开电视,就知道看动画片!快来吃饭!明天不是还要月考吗?吃完饭去复习一下去!到时候成绩比上次下滑了,有你好看的!”

  “嗨,不是说了这次稳进全班前五吗?”刘华星端起碗筷说。

  有读档的能力在,月考这种事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饭后,动画片也看完了,因为今天没跟人家打架所以还有些体力,他顺便做了个无氧训练强化自己的体能,然后便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惯例的下楼慢跑,然后回家洗澡,买了早餐和杨颖一起骑车上学。

  今天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他要为自己设立好几个“读档点”,方便到时候出问题之后读档回来调整。这对他来说应该是最麻烦的事了,读档点是非常重要的。

  “哎哟,又月考了。”杨颖叹了口气烦躁的说,她在学习上偏科的情况非常严重,和一般女生相反,她的数理化非常好,但是英语政治历史这类文科却总是在及格线上下徘徊。

  “这有什么,考不好又不是这辈子就完了。”刘华星嗤笑道,“别听老师说的那些,什么你现在成绩不好以后就是社会上的败类,拖国家的后腿。人的一生是不会因为这么一时的失败或者成功就决定了的。”

  “你反正成绩那么好,当然说的轻松。”杨颖不满的嘀咕着。

  两个人来到了学校这边,把车停好了,来到班上的时候气氛有点诡异,不只是因为接下来就要月考,同时也是因为昨天晚上刘华星和不良之间的互动。

  班上的男生们这会儿都有些害怕他,但刘华星对于这个现状反而很满意,反正这群男生里也没几个他中意的家伙,他也不屑于跟那帮人做朋友,他们对他敬而远之最好。

  很快,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任霞带着一批试卷走进来了,淡淡的说:“把桌子拉开。”

  因为月考只是一种模拟考,不是那么严肃,不需要像期中期末考试那样分考场,只是在自己班上考试,同桌的两人把座位给拉开一些走个形式就行了。于是教室里一阵闹腾,学生们把桌子都拉开,开始准备考试。

  而刘华星这会儿则是准备给自己找个“读档点”,日常的生活是很枯燥和乏味的,但他要读档回来就必须得回想起当时的画面,所以如果不给自己留一个比较深刻的画面,到时候没法回到应该回的时间点,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因此,刘华星转向了秦雨璐,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别被我甩开了哦?”

  秦雨璐揉了揉被弹到的地方,噘嘴埋怨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用力在他胳膊上锤了一下,一股肿痛从被打到的地方传来,让刘华星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好了,第一个读档点有了。”刘华星揉着被锤的地方忍不住暗想道。

  这之后考试就开始了,刘华星先迅速浏览了一下题目,自己有信心的题目就先撇开,而那些答不上来的题目、主要是诗词默写这类的题目他就记在心里。

  接着,他读档回到了弹秦雨璐额头的瞬间,秦雨璐挥舞小拳头锤了下来,而刘华星则是举起手用手掌接住了她的粉拳,笑道:“赶紧最后看一眼书吧,马上考试要开始了。我有预感今天要考《智取生辰纲》里的内容。”

  秦雨璐一拳没打中有些气恼,又挥拳打了过来,刘华星哭笑不得,于是把手伸过去让她锤了一下,这小丫头这才胜利似的笑了笑,开始收拾桌上的课本。

  而他则是抓紧时间浏览了一下刚才看到的那些问题的答案,在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才把书本收好,然后开始了答题。

  早上考完数学之后,总有一个特别让人讨厌的环节叫“对答案环节”,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们兴奋的互相报上自己的答案然后看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借此来预估自己的分数。

  刘华星现在对此毫无兴趣,对答案是没有自信的体现。但班上别的学生仍然乐此不彼,在刘华星边上和秦雨璐对着答案。但是有一题秦雨璐的答案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而那一题的分数高达十五分,当时秦雨璐的表情就不太好了。眼瞅着她的情绪要影响到下一场考试,刘华星在边上托着下巴说:“别怕,你的答案是对的。”

  秦雨璐转向了刘华星,略有些惊讶:“你和我答案一样的吗?”

  “是啊,那个概率的测试有个小陷阱,虽然从公式上来说确实是他们那么算,但是我们在知道总球数和每一种颜色的球数有多少的情况下,抽到还剩最后一个球的时候,最后那个球是什么颜色就是一个已知量了,没必要算进去,所以答案是是25%。”刘华星笑道。

  “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秦雨璐兴奋的说,“那我们的答案是对的了?”

  刘华星点了点头,安慰道:“不要因为自己是少数就觉得自己错了。集中精神,别影响到下一场考试。”

  “嗯!”秦雨璐笑吟吟的点了点头,“你也加油哦。”

第十一章:月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