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威胁

  

  刘华星不能撇下郑智独自战斗,否则他能读档也只是能顾好自己,郑智很快就会被打得鼻青脸肿。所以刘华星径直从他们之间穿过,然后来到了郑智边上,这样也能避免腹背受敌。他摆好了架势说:“我打十个,你打五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郑智凶狠的咆哮着,向面前的人扑了过去,但刘华星拉住了他。

   “别急着打,跟着学。”刘华星叮咛道,“知道什么叫组合拳吗?你那样上来就用动作那么大的攻击是不管用的。”

  说着,刘华星摆好了架势:“组合拳是搏击中的基本,通过快速打击来创造机会,再跟上更重的攻击,直到你有机会使用一记决定性的攻击。看着我怎么做的。”

  随即,刘华星迎上一名不良,低头躲开对方的攻击,然后右手一记快速刺拳打在这不良的脸上,趁对方吃痛跟上一记左勾拳将对方打得向后仰倒,而打出这一击左勾拳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向后压,做出了一个很大的挥拳动作。

  左勾拳打中的瞬间,右手挥舞,打出了一记沉重的摆拳将这不良击倒在地。

  郑智挑了挑眉头,也跟着迎上了自己身边一个不良。不过他的办法明显要笨很多,他强行吃下对方一拳,然后学着刘华星打出一套组合拳,将那不良打倒在地。

  “记得低头,摇摆,躲避。如果躲避不了,举起你的胳膊,永远不要放下!硬吃对方的攻击就是傻子!”刘华星训斥道,向第二个不良发动了攻击。

  但那些不良也在听他说话,闻言立刻把手举起来放在了脸颊边,但他们只学了个表面,并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

  刘华星二话不说就是一拳穿过他的双臂,正中他的鼻子,但这次他没有用左勾拳,而是抬腿一记下段踢扫在面前这不良的腿上踢得他一个趔趄,这才跟上左直拳打中他的面部,右手顺势下压,一记上勾拳打在他的下巴上。

  “你越熟练,组合拳的方式就越多,对方就越难防御。”刘华星解释道。

  郑智虽然打得有点杂乱无章,但还是差不多理解了他的意思,三拳两脚又放倒了一个不良。但这个时候,几个不良抄家伙围攻了上来,准备以多打少。

  其实打群架不像想的那么简单,通常来说受到位置的影响,正面同时面对两个人就差不多了,边上的人挥舞拳脚的时候多少会阻碍到自己身边的同伴,而对于被围攻的人来说就不太需要考虑这点了,只要找好合适的角度,避免把破绽露给其他人就行。

  这时候,郑智被人从后面一棍打在了后脑勺上,见状刘华星立刻读档回去,然后在那不良挥舞木棍的时候按着郑智的肩膀让他低头,躲开了这一击。

  “喔——!爽!”郑智气喘吁吁的说着,抓住一个抓着钢管的人手腕跟他扭打到一起,但动作已经明显放慢了,好像他的胳膊已经酸软了。刘华星提醒道:“不要做太多无谓的动作,搏击是一项需要持久的无氧运动,尽可能的保存体力。”

  这时候,一根钢管迎面而来,刘华星举起手挡住,顿时觉得胳膊一阵剧痛,骨头似乎断掉了,但他马上就读档回到两秒之前,在对方挥舞钢管打过来的时候扭住他的手腕,另一手抓住他的手肘用了个巧劲儿,就将对方的胳膊反扭住,然后对方就松开了手。

  钢管向地上落去,刘华星刚好抬脚接住,颠了一下抓到手中,一棍敲在这不良的小腿上。这不良疼得捂着腿倒地哭喊起来,而不远处外的郑智腿上挨了一棍摔倒在地,被几个不良围着一顿揍。于是刘华星再次读档,将手中的钢管对准郑智背后那人扔了过去。

  依靠这种不断读档的方式照顾郑智,让郑智帮他拖延时间,分散火力,然后他再自己解决面前的敌人,十五分钟后现场就只剩下了三个人还站着。

  “好了,现在,让我来结束这场闹剧。”刘华星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的周鼎说,“我可是特意把这盘菜留到了最后吃。”

  “让你来。”郑智举起手示意刘华星上,他的鼻息也很粗重,体力已经见底了。

  尽管刘华星小心翼翼的计划好每一步,用读档来确保自己用最小的力气解决敌人,但是两个人打十几个还是太难了。现在场上除了那几个女生之外,就是刘华星、郑智和周鼎,周鼎因为郑智最开始那一脚,最后才从地上爬起来。

  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带的人完全足够解决问题,所以他才不慌不忙的躺在地上看戏,但是当最后一个人也倒下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但是,周鼎抓紧了手中的钢管,看着刘华星还想最后再拼一把。

  “老子今天杀了你!”周鼎铆足了一口气,向刘华星扑了上来,双手抓紧钢管用力向他头顶砸下,摆明是下了死手。这一下如果真的打中,是绝对会出人命的。不过这种动作太过明显了,即便不用读档刘华星都能躲开。

  他微微侧身躲避钢管,左手一记升掌打推在周鼎下巴上,打得他向后仰倒,整个人也趔趄了一步。接着刘华星双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他的胳膊反扭到背后,然后抬脚从他肩膀上穿过,向前倒下,带着周鼎和他一起一个前滚翻倒在地上。

  接着,刘华星就用腿架住周鼎的右手,完成了自己的木村锁。

  木村锁有很多形式,不只是可以用双手来完成,碰到力量和体型胜过自己的敌人也可以用双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然后借用腿部的力量来完成木村锁。

  只是,关节枝通常是一种迫使对方认输的技巧,它造成的实质伤害无非也就是关节脱臼,只要接回去就行了,但是在完成这个关节脱臼的过程中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剧痛。

  “啊啊啊!”周鼎疼得直拍地,但刘华星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双手用力扭动。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周鼎的胳膊呈现了一个反向的九十度角。

  而这还不算完,刘华星松开他的右手,又抓住了他的左手,两个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刘华星将他的左手也用十字固锁住了,然后干脆的用尽全力扭动。

  骨头脱节的声音传来,周鼎在地上像一只跳上岸的鱼那般奋力挣扎着,但他的胳膊却呈现一种不自然的姿势,根本无法动弹。

  “就是这双手打的杨潇潇,嗯?”刘华星喃喃自语道,然后站起身,踩着周鼎的脸,“听好了,你这个无药可救的杂碎。我接下来说的话,每个字,都给我听清楚了。”

  说着,刘华星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离我,还有我身边的朋友,以及我的学校,远一点。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只要看到你一次,我就打断你的胳膊。再看到你一次,我连你的腿也打断。还有下一次,我就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断……明白了吗!?”

  周鼎这会儿已经因为剧痛而失去了硬气,只能无奈的点头。

第四十三章:威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