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种菜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超脑太监

暂无评分/0人评过

武侠 / 武侠幻想

331.73万字|完本

书籍摘要: 重生成了一个发配到孝陵种菜的小太监,在这个武学昌盛的世界,大脑融合了原本世界的超级计算机,思维速度是常人数十倍,内力运转速度数十倍,修炼一天抵得上别人一年。……可我不是男人了!怎么办?!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粉丝榜

我的头像

  • 粉丝第1名:林深时见鹿吴.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2名:猪娃娃.
    粉丝等级: 盟主
  • 粉丝第3名:龙傲天ismydad.
    粉丝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无武江湖在线阅读
很多书友给我留言,说,我的小说不属于任何一个类别,如同大海自由自在创作。(不属于,玄幻,仙侠,都市,奇幻,科幻,轻小说,武侠,科幻等等类别。) 全新一代小说,既然独创,就叫,徐派 独一无二创作模式。 这本小说轻松幽默搞笑。 你看着看着哭了,哭着哭着笑了。 有所有人经历的影子,人和事。 剧情触动你的心灵共鸣地方很多。 人在江湖,乱世纷争,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名与利,爱与恨,生与死,情与仇。 大侠也孤独,仰天长啸,泪横流。 欢迎观看
徐秀军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重生之最强王爷在线阅读
一个考古学家在一次考古过程中,误触机关导致灵魂重生到千年前的王朝成为皇帝的七皇子,从此引气长生诀制霸武林,铁人铜马军纵横疆场,大魏王朝最强王爷就此诞生...... 建了一个QQ群,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加群讨论:699158328
海天升明月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剑与魔法与武侠在线阅读
热闹的酒馆里,冒险者们聚在一起喝酒吹牛,分享着最近的经历和收获。 罗德坐在酒桌上,盯着突然出现的系统发呆。 为什么我明明穿越到了一个西方奇幻世界,却多出来了一个武侠系统? 别人法师打架念咒语搓火球,难道我要问他一句“你有没有见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系统赠送的铁布衫又是什么鬼? 居然靠挨打来升级! 我就算是让其他人继续嘲笑我,也不会练你的武功! 算了,我现在就出门找人打我……
睡到十点起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在线阅读
平安县衙役陈渊穿越而来,脑海中藏着一座气运祭坛。 只要献祭气运,就能获得天机指引,神通、功法、邪术、天材地宝... 这个世界有仙,有佛,有妖,还有庙堂之高,江湖之远。 有三千剑仙御剑长空,有佛门罗汉一指擎天,有江湖……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我叫陈渊,来自深渊! —————— 杀伐果断风,已有两百万字老书《从山匪开始的武侠》欢迎阅读
叮叮小石头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在线阅读
项凡尘:大爷,这是哪? 大爷:天牢九层! 项凡尘:哪?卧槽!你干啥? 大爷:小子,来了还想跑,接我功力! 一次Cosplay,项凡尘来到了天下第一……
王咸鱼咸王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在线阅读
一场普通的车祸,平庸的中年人沈元景带着金古黄武侠系统穿越到了白羽世界,附身在了一个因父亲去世而哭死的少年身上。 这是武学昌盛的世界,宗派林立,世家如雨。 小时候的武侠梦成真了,他发誓这一生要过得灿烂! 沈元景从一个养鸽子的小门派走出,以古龙武学为基础,于金庸黄易世界里面练级,一步一步的走到白羽世界的最高点! 碧血连城风火路,覆雨翻云几诸。神雕侠侣问谁读。惜风陵旧事,有女射雕孤。 大唐边荒留故传,倚天屠鹿成书。天龙八部酒一壶。人间多少梦,看笑傲江湖。
催墨成书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祖师模拟器在线阅读
传说中,至圣为求永生,开天辟地,创世轮回。 ··· 某小世界,苏衍死后三十年才唤醒金手指——祖师模拟器。 为什么是祖师模拟器? 难道这就是你在我死三十年后才姗姗来迟的理由? 吐槽后,苏衍开始在本世界发展门派,在诸天世界扮演各种祖师爷。 “嗯,祖师模拟器···真香!” (门派建设、弟子养成文,欢迎试读。)
灵灵吼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江湖锦衣在线阅读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再世为人,便要成为人上人。  朝廷鹰犬,人心鬼祟,披上官身便入了江湖。  (群:617330553 )
我自听花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功夫电影大穿越在线阅读
(ps:新书-漫威的霍格沃兹巫师,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 这是一个出生于漫威世界的普通人,无意间获得一枚,可以穿梭于不同世界的佛饰,而拯救世界的故事, 练武、修佛、学习魔法,汲取每一个世界的精华,不断强大自己…… (简介被吐槽,改了个简单的…╰_╯╬)
挂前川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种菜

  大月朝

  孝陵位于玉京之南一百多里的崇山峻岭之中,乃大月朝历代皇帝的陵墓,如今已然二十三座陵墓。

  太祖皇帝打下大月江山,定都于玉京,龙驭归天之后葬于这孝陵内。

  虽然大月都城后来迁至神京,但历代皇帝仍葬于孝陵。

  巍峨巨峰三面环抱,二十三座庞大墓陵依山而建,好像二十三只巨兽坐北望南的盘踞。

  南边开敞,地势平坦,绵延着数重牌坊与城门及神道,庄严肃重。

  西南有一座湖泊,湖面如镜,天空白云倒映其上。

  湖水外流,分出数条小河,如玉带般穿过山谷。

  西北一座山脚下的树林里建了一片院落,隐于树林之中,外人看不出。

  最西北角的落院里忽然响起一声惊叫。

  李澄空猛的坐起。

  他一头冷汗,脸色苍白。

  自己身为超算研究员,正在湖下检查超级计算机倚天,地面忽然剧烈震动,自己竟被震飞。

  身在半空中,看到地面好像纸一样被撕开,湖水汹涌眨眼淹没倚天。

  强大电流化为银蛇在湖水上蹿动。

  自己手舞足蹈仍旧无可避免的落回水面上,被银蛇吞噬,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哪里?

  他扭头四顾。

  自己正坐在一张坚硬的床榻上,薄薄一层被子已经湿透,嘴里还有一股药味。

  这是又活了?可这家具与摆设怎么这么怪?怎么还有三张床榻?

  他后脑勺隐隐疼痛,伸手一摸,疼痛骤然剧烈,他眼前一黑,又仰天倒下去,这一倒更加剧了疼痛,直接昏迷。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一动不动躺在榻上看着藻井,静静出神。

  终于全记起来了!

  没想到自己运气如此之好,却又如此之糟!

  他把手探进被子里一摸,脸上露出欲哭无泪神情。

  自己果真重生于一个小太监身上!

  做一个太监,那还不如直接死了,说不定还能换一个人附身。

  “砰!”房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满脸麻子的魁梧青年大步流星进来,三两步到他跟前:“李澄空,我说你也躺够了吧?都几天了?!你来这儿不是享福的,是干活的,赶紧的!”

  李澄空抬头看向他,做呆滞状。

  “怎么,脑子也坏了?”魁梧青年冷若冰霜:“坏了也得干活,快!”

  李澄空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同名同姓小太监的记忆,知道这青年的身份,神宫监的掌司秦天南。

  他慢慢撑起身体。

  好汉不吃眼前亏,胳膊拗不过大腿,至于死不死,先等等再说。

  他浑身虚弱无力,想快也做不到。

  秦天南一把掀掉薄被,将他扯下榻,冷冷道:“磨蹭!”

  他直接抓住李澄空衣领,大步流星往外走,好像拎一只小鸡般轻松。

  一出屋,风一吹,李澄空不由打个寒颤,这身子太过虚弱,屁股与后背隐隐疼痛。

  他强压着屈辱,仍不忘打量四周。

  太阳霞光万道,正是清晨,霞光把院子照得亮堂堂,照得他暖融融。

  这是一个宽阔院子,有百多米见方,东西两排屋子有十间,南北都有门,显然只是院落的一重。

  自己正从西厢房最南边的屋里出来,院子里正有两个小太监在阳光里扫地。

  看到他们,两个魁梧的青年停住扫帚,笑嘻嘻看着这边。

  秦天南喝道:“干你们的活!”

  “秦掌司,这小子的命还真够大的呀。”一个青年笑眯眯的道:“可悠着点儿使,别真没命了,秦掌司你还要担责任。”

  “啰嗦!”秦天南冷哼,拎着李澄空出了南门,沿着一条铺石子小径穿过树林。

  李澄空一动不动,任由他拎出两百多米,上了山腰,在一间松木屋前停住。

  “砰!”李澄空被扔到地上。

  李澄空抚平自己衣领,看向四周。

  眼前是一座荒地,约有五亩左右,地头的这间松木屋是刚建的,犹散发着松木香气。

  “吱嘎。”木屋的门打开,一个矮胖的老太监走出来,须眉皆白,脸白如雪,圆圆脸庞圆圆的大眼,气色红润,有鹤发童颜之姿。

  他圆脸露出可亲笑容:“哟,秦掌司,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汪头,又躲着偷懒!”秦天南哼道:“给你添个作伴的,从神京挨了二十杖送过来种菜的。”

  圆胖老太监打量李澄空,嘴里啧啧作响:“二十杖,啧啧,又是个可怜人呐。”

  “谁也别说谁可怜。”秦天南冷冷道:“秋天要是收不到两百颗白菜,你们两个谁也逃不掉梃杖!”

  “明白明白。”老汪笑呵呵的道:“放心吧,不会给秦掌司你找麻烦的!”

  “那就好!”秦天南沉着脸瞪向李澄空,又瞥一眼老汪:“好好干活,活干好了,随你怎么偷懒,要是干不好活,哼哼!”

  他露出森然一笑,转身便走。

  李澄空目送秦天南离开,一直没有说话。

  自己现在这身份,说不说话没什么区别,在秦天南眼里都是卑微如蚂蚁,谁管蚂蚁说什么。

  “呵呵,小家伙,今天开始,我们就搭伙儿干活,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啦。”老汪拍拍他肩膀,和蔼可亲的笑道:“我这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不知道晚上一觉睡下去,明天还能不能醒,所以干活还是要靠你啦。”

  李澄空笑笑。

  他刚刚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仍还处于一种懵懂状态,隐隐感觉不太对劲儿。

  这具身体也叫李澄空,原是负责清扫宫中东阳门,结果不长眼,在清溟公主经过的时候还埋头打扫,灰尘落到公主眼里,惹得她大怒,打了二十梃杖送到孝陵种菜。

  这二十梃杖打得不重,没什么大伤,就是后背屁股疼而已。

  可这个李澄空运气不好,刚进孝陵第二天早晨,起来到院子里洗脸的时候,脚下踩滑,仰天摔一跤,后脑勺撞到地上的石头,昏迷过去,被自己占了身体。

  这个李澄空运气不好,自己运气好,可也未必好到哪里去。

  孝陵种菜,依例不得迁转。

  意味着这一辈子只能在这里种菜,活在这里,老在这里,死在这里,干得再好也不能离开孝陵,也不能升官。

  他感觉不对劲的不是自己运气这么好,能转世重生。

  惹怒清溟公主挨梃杖那一幕在原主的记忆很模糊,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原主发懵,恍然一场噩梦。

  但现在的他却能清晰回放那一幕。

  能看得到当时的天空、阳光、清溟公主的衣着、薄怒冷漠的神情、绝美的脸庞,还有她身边两个宫女近乎一模一样的秀美脸庞上的冷硬与厌恶。

  这让他感觉到不对劲儿。

  就好像这具身体的记忆制作成了电影,他回忆就是电影回放,而且影片回放的速度还能任意控制,可快可慢,可放大可缩小。

  就像自己正对着一台电脑。

  更不对劲的是,他感觉周围一切都变得缓慢,一切都放慢了十倍。

  这是身为工程师的严谨所做出的严谨推算。

  不管是秦天南的说话还是动作,还是老汪头的说话与动作,都缓慢十倍。

  这让一切都变得不真实。

  他隐隐有一个推测。

  自己这状态很可能是与超级计算机倚天有关。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